礦圈“出海”,薩爾瓦多“點亮燈塔”,世界加密行業辯證發展

買賣虛擬貨幣

文 | 龍轅聖武 /出品 | 奔跑財經

加密市場在國內經歷了三次大的監管,13年11月五部委釋出《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通知》強調比特幣不是貨幣,不能當做流通貨幣使用。

17年9月4日,七部委釋出《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IC0代幣發行是違法行為,關停了國內虛擬貨幣交易所。

2021年5月,三協會發布《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的風險》,宣告新一輪的監管來襲。21日,國務院金融委釋出申明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

國內新疆、內蒙古多地宣佈禁止比特幣挖礦,礦場“出海”成為熱門話題。從利益和能耗辯證來看,全球各地對比特幣挖礦存在著不同的聲音。

挖礦的利益驅動

隨著去年比特幣價格暴漲,挖礦也隨之大熱,顯示卡被炒出天價,甚至出現“顯示卡冷靜期”這麼一個新鮮詞彙。

挖礦到底有沒有利潤?

比特幣挖礦經歷了從普通計算機、顯示卡、大規模積體電路到專業ASIC礦機的四個階段,數十年間一直是暴利行業。

按目前價格和全網算力統計,礦工回本週期大概在400天左右,礦機的使用壽命是2-3年。排除市場幣價波動和全網算力增加等因素影響,挖礦收益最高能達到200%,所以挖礦的利潤是相當可觀的。

相比於交易比特幣獲利,挖礦屬於以時間換空間的模式,可持續性更強。

利益與能耗辯證關係

關於比特幣挖礦浪費能源的爭論一直存在。

根據英國劍橋大學研究人員統計,比特幣網路一年耗電量大致為12萬太瓦時,相當於阿根廷或荷蘭一年的能耗。如此龐大的能耗資料,成為各路專家抨擊比特幣挖礦的理由。

其實比特幣挖礦最主要的能源消耗為電能,目前世界上大部分比特幣礦池大多采用風能發電,水利發電等較為廉價和可再生資源。

如果將比特幣挖礦同銀行系統或黃金開採進行比較,方舟投資在研究中指出,"傳統銀行每年消耗23.4億焦耳(GJ),黃金開採5億焦耳,而比特幣消耗1.84億焦耳。" 比特幣網路對能源的消耗與銀行系統及黃金開採相比體量很小。

我們可以把能源變成 "錢",同時讓資產更加安全可靠。因此,比特幣挖礦不是浪費能源,而是讓網路正常運轉,並提供去中心化服務。

監管之後,礦圈“出海”

從國務院金融穩定委員會發表申明嚴厲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各地紛紛出臺相關政策,內蒙、新疆、青海等地對比特幣挖礦行為進行整頓。

只有四川,於6月2日召開“虛擬貨幣”有關情況調研座談會,具體方案尚未出臺。受監管影響,國內比特幣礦池雜湊率急劇下降,降幅達20%。

從目前的政策上看,在國內挖礦的前景不容樂觀,國內礦場老闆只能與17年交易所一般,紛紛選擇“出海”。

強監管下,以中國為主導的加密貨幣挖礦產業正在向海外轉移,同時出現全球化分佈趨勢。以嘉楠科技為例,從礦機銷售來看,頭部礦企正在嘗試出海。

6月1日,嘉楠科技董事長張楠賡表示,截止2021年5月31日,嘉楠未完結總訂單量逾14.9萬臺礦機,與美股上市公司Mawson和國際礦業巨頭Genesis均簽訂了超過一萬臺的礦機採購訂單,超過1000臺訂單的客戶有29家。

此外,嘉楠表示6月上旬將在哈薩克啟動自營挖礦。根據嘉楠科技釋出的2021年第一季度財務報告顯示,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來自海外市場的收入佔總收入的78.4%,而2020年同期僅為4.9%。

而面對眼下的監管,來自SlushPool礦池的愛德華·埃文森(Edward Evenson)近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最近有300-400MW的比特幣礦機與他取得聯絡,尋求在北美和歐盟的某些地區安置機器,還有一些人準備將機器運送到哈薩克,轉移到中亞附近地區。

中國的算力並沒有下降,而是在移動。比特幣算力在全球範圍內分佈越來越廣泛。

礦場預轉移中亞地區

經過這輪監管,筆者在四川開礦場的朋友都叫苦連天,他們對於將礦場繼續留在國內持悲觀態度。

他們也參加了這次四川召開的研討會。研討會結束後,並未發文表態,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仍懸在礦老闆頭上。

四川作為全球算力最大的集中地,曾一度佔據全球80%的挖礦算力。國內政策的不穩定性讓這些礦老闆們愁雲滿面。他們說萬一哪天直接斷電,這個損失不可估量,所以他們打算將礦場轉移到哈薩克等中亞地區。

他們透露,四川目前不會對挖礦產業趕盡殺絕,但也會淘汰掉大部分礦場,只留部分較為有實力的,在豐水期消納廢棄水電。

結語

橫向來看,全球各國對比特幣以及比特幣挖礦的態度各不相同。

根據加密貨幣分析公司Chainalysis的報告顯示,與傳統的經濟排名相比,相當多的國家在比特幣投資方面取得了巨大收益。例如越南,一年的GDP全球排名53,而加密貨幣採用指數全球排名第十。

加密貨幣挖礦已然成為眾多發展中國家經濟收入的重要部分。6月9日,薩爾瓦多總統在推文中表示,薩爾瓦多國有電氣公司以非常便宜、100%清潔、100%可再生、零排放的方式促進比特幣開採。

其實,比特幣是不受任何國家監管的數字貨幣,國家的採用和接受需要仍舊存在經濟和法律的隱患,因此,對這個行業進行監管洗牌也是必要的,監管只會暫時影響整個加密貨幣行業的暴力增長,但不會阻止加密貨幣行業發展的未來。

總之,世界加密市場的辯證發展是加密行業的重大進步。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