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比特幣實驗,一個小國的“自取其辱”?

買賣虛擬貨幣

鳳凰網《風暴眼》出品

文|顧北 歐陽

儘管面臨諸多爭議,薩爾瓦多政府還是堅持了之前的決定:將比特幣作為國家法幣。

三個月前,薩爾瓦多國民議會以絕對多數投票透過了薩爾瓦多總統Nayib Bukele提交的比特幣法案。

9月7日,該法案正式生效。薩爾瓦多也因此成為世界上首個採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國家。

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或許是一個勇敢的人,卻不一定是能將“螃蟹”吃好的人。

實際上,就在比特幣正式成為當地法幣的第一天,薩爾瓦多就經歷了市場閃崩、錢包故障、國內抗議……

對於這場歷史性的金融實驗,薩爾瓦多是否真的做好了準備?在加密貨幣擁護者們的狂歡聲中,比特幣又是否真能成為美元的“掘墓者”?

圖片來源:推特

比特幣正在成為薩爾瓦多的PayPal、支付寶。

“剛剛走進了聖薩爾瓦多(薩爾瓦多首都)的一家麥當勞, 看看我是否可以用比特幣支付早餐費用, 說實話, 我完全希望被告知不能。”

當地時間9月7日早上,比特幣正式成為薩爾瓦多法幣的第一天,記者Aaron van Wirdum來到薩爾瓦多的一家麥當勞餐廳,他想實驗一下這裡究竟能不能進行比特幣支付。

“但是,看,他們列印的門票與QR,現在我正在享用我喜歡的傳統德薩尤諾!”

最後的結果是,Aaron van Wirdum很順利地使用比特幣買到了自己喜歡的早餐。

隨著比特幣成為薩爾瓦多的法定貨幣,在當地接受比特幣支付的企業名單也在不斷增加。

除了麥當勞外,目前星巴克、必勝客這兩家國際知名連鎖餐飲品牌在當地的門店,也允許顧客使用比特幣支付。

鳳凰網《風暴眼》瞭解到,在薩國政府的大力鼓勵下,就連當地一些街頭巷尾的小雜貨店,也都開始接受比特幣支付。從店外張貼的比特幣收款二維碼地址來看,其使用體驗大概和我們國內的支付寶、微信相似。

自今年6月份比特幣法案透過以來,薩爾瓦多已經採取了許多措施推動和普及比特幣在當地的使用。

目前,薩爾瓦多政府正在安裝200多臺帶比特幣兌換功能的自動提款機,可將個人數字錢包裡的比特幣轉換成美元后提取出來,無需繳納手續費。

薩爾瓦多的比特幣ATM機(圖片來源:推特)

除此之外,總統Nayib Bukele和執政黨還在不遺餘力地推廣Chivo 錢包。Chivo 錢包是薩爾瓦多政府的官方比特幣和美元錢包。

鳳凰網《風暴眼》瞭解到,Chivo錢包與其他比特幣鏈上錢包和閃電錢包相容,允許使用者在沒有佣金的情況下在薩爾瓦多人之間傳送和接收比特幣和/或美元,允許使用者將比特幣換成美元,反之亦然,無需佣金。

此外,Chivo與薩爾瓦多銀行系統連線以在平臺上存入或提取美元,並與Chivo ATM網路連線以現金存入和提取美元。Chivo還有公司版本,可以讓企業使用者快速輕鬆地收費、為員工分配支付終端和納稅。

伊布·布克勒(Nayib Bukele)此前表示,Chivo錢包對於民眾來說並非強制使用,它支援身在國外的薩爾瓦多人使用。

為鼓勵民眾使用比特幣,總統Bukele還宣佈政府將拿出1.2億美元,用於向至多400萬註冊使用Chivo比特幣錢包的民眾,每人發放價值30美元的“虛擬幣紅包”。

尷尬的“比特幣日”:閃崩、故障、抗議……

看起來,比特幣似乎給中美洲的這個“彈丸小國”帶來了煥然一新的氣象。但事情的另一面,可能並非如表面這般“美好”。

事實上,就在9月7日,薩爾瓦多的“比特幣日”。先是國家支援的加密貨幣收發錢包Chivo出現技術故障,又趕上了比特幣突然而至的14%大跌,還有發生在國家最高法院外的抗議……

9月6日,總統Nayib Bukele在推特發文,興奮地期待著即將到來的“比特幣日”:“明天,史上首次,全世界的目光都將關注薩爾瓦多。”

同時,Nayib Bukele還透過社交平臺透露,政府於當日分兩次購入了400 BTC。按照6日18時 BTC 51690美元的價格計算,這400 BTC價值約為2067萬美元。

該訊息公佈後,比特幣價格一路飆升至52681.85美元,創下5月以來最高水平。但好景不長,比特幣出現閃崩。

9月7日下午,比特幣價格迅速跌至42830美元的低點,跌幅超7000美元,日內跌幅達18.73%,薩爾瓦多政府持有的BTC價值瞬間縮水了340多萬美元。

資料來源:CoinMarketCap

著名的比特幣看空者經濟學家彼得·希夫(Peter Schiff)對比特幣和薩爾瓦多進行了嘲諷。他在推特上寫到:“薩爾瓦多,歡迎來到比特幣世界,你們的法幣在一小時內失去了15%以上的購買力。習慣就好,這只是比特幣鯨魚精心策劃的又一次暴漲暴跌。這太糟糕了,這一次他們不得不犧牲一個國家來實現它!”

在薩爾瓦多的“比特幣日”到來前,薩爾瓦多國家支援的加密貨幣錢包Chivo錢包就開始在薩國各種媒體渠道上進行安裝和使用的推廣,薩爾瓦多日報及日報網的明顯位置都有相關的教程和說明,該錢包可以在蘋果應用商店、谷歌應用商店和華為應用商店下載。

但在比特幣大跌前,Chivo卻出現了技術故障,Chivo錢包於當日凌晨推出,為本地使用者免費提供價值30美元的比特幣,但在5小時後由於伺服器容量不足而斷開連線。

薩爾瓦多的“比特幣日”當天,總統伊布·布克勒在推特上連發帶轉了49條推文,比過去的任何一天都多,足見他對此事的重視程度。儘管總統先生熱情高漲,但一些民眾似乎並不買賬。

當地時間9月7日下午,超過1000人參加了在首都聖薩爾瓦多舉行的抗議活動,他們在最高法院外焚燒輪胎,燃放煙花,以此反對這個國家採用比特幣。

路透社採訪的抗議者稱,“這種貨幣非常適合想要用自己的經濟資源進行投機的大型投資者。”但他認為,這種“貨幣”並不適合普通人。

據外媒報道,反對派政客約翰尼·賴特·索爾(Johnny Wright Sol)對媒體表示:“對於布克勒總統、他的政府和他的比特幣實驗來說,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

“大多數人對加密貨幣知之甚少。我們所知道的是這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市場。今天,這一點顯而易見。”索爾說到。

儘管出現不少“插曲”,但該國總統似乎熱情不減,薩爾瓦多總統布克勒於9月7日晚些時候再次發推文表示,該政府利用了此次下跌的機會又購買了 150枚比特幣。

布克勒在Twitter上寫道:“薩爾瓦多目前持有550枚比特幣,其中大部分是本週一以來購買的。”

薩爾瓦多為何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自今年6月份宣佈將比特幣作為國家法幣以來,薩爾瓦多就遭到了來自各界的質疑和警告。

此前,IMF等機構曾連續發出警示,希望薩爾瓦多政府慎重對待比特幣。IMF表示,薩爾瓦多采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決定可能會帶來一系列風險和監管挑戰。

9月7日,世界銀行發言人重申,“考慮到環境和透明度方面的缺陷”,該行不會幫助薩爾瓦多采用比特幣。

此外,由於比特幣的極大不確定性,評級機構穆迪(Moody's)也下調了薩爾瓦多的信用評級。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名譽經濟學家Steve Hanke認為,比特幣將為薩爾瓦多帶來大問題,它的極端波動性、腐敗潛力和不確定性只是一長串問題清單的開始。

“Nayib Bukele(薩爾瓦多總統)住在幻想鄉里,他的BTC法是災難的秘訣。”Steve Hanke在推特上寫到。

儘管批評和阻撓的聲音不斷,但這個人口不足700萬的中美洲小國,還是率先邁出了這顛覆性的一步。

此前名不見經傳的薩爾瓦多,為何會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呢?這或許要從薩爾瓦多的社會歷史、經濟結構以及美元霸權等說起。

薩爾瓦多位於中美洲北部,面積2.1393萬平方千米。薩爾瓦多地區原為印第安人瑪雅族居住地。1524年淪為西班牙殖民地,1821年9月15日脫離西班牙的統治獨立。

1979年至1992年,軍政府與左翼遊擊團體聯合組織之間爆發激烈內戰。1992年內戰雙方簽署《查普爾特佩克和平協定》,建立了多黨制的憲法共和國,直到今日。

內戰遺留衝突、文化水平低、政黨鬥爭等因素,嚴重限制了當地的經濟發展。作為中美洲人口最密集、面積最小的國家,薩爾瓦多的經濟以農業為主,是世界上“中低等收入國家”之一。

根據世界銀行資料,薩爾瓦多全境21040平方公里,然而人口卻有650萬。在IMF排名中,該國經濟排在第106位,GDP總量不到700億美元。

剛開始,薩爾瓦多國內通行薩爾瓦多科朗,由於通貨膨脹嚴重,薩爾瓦多科朗體系崩塌。隨後當局決定自2001年1月1日起把美元定為法定貨幣,薩爾瓦多央行不再發行科朗。匯率固定為1美元兌換8.75科朗。

目前在薩爾瓦多國內,美元已經成為民眾生活的硬通貨,民眾買麵包、交房租皆用美元支付,至於薩爾瓦多科朗,其收藏價值甚至大於本身價值。

換句話說,薩爾瓦多沒有自己的貨幣,其金融體系和經濟發展嚴重依賴美元。不僅如此,薩爾瓦多經濟也對外依賴嚴重。

據統計,截至2020年,有多達150萬薩爾瓦多人在世界各地打工,“打洋工”者,佔了薩國650萬人口的近四分之一,僅在該年就向薩國的親屬匯款59億美元(世界銀行,2021),也佔了薩國GDP的近20%。

與此同時,薩爾瓦多的經濟交易主要使用的卻是現金,大約70%的人沒有銀行賬戶或信用卡,這意味著薩爾瓦多民眾需要在國際轉賬上支付昂貴的費用。據測算,如果在外打工的薩爾瓦多人使用比特幣匯款,將節省約4億美元的匯款費用。

據證券時報報道,經濟學教授張銳認為,薩爾瓦多是一個以現金交易為主導的經濟體,大約70%的人沒有銀行賬戶或信用卡,無法享受到銀行服務,不過,薩爾瓦多的手機普及率卻高達146%,每人手握約1.46部手機,因此如果能讓他們透過手機終端學會運用比特幣點對點式的轉賬交易,就可彌補無法企及銀行零售服務的缺陷,同時大大提高金融的普惠程度。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也對鳳凰網《風暴眼》表示:“通常跨境轉賬的手續費十分昂貴,中間銀行一般都要收取10%以上的費用。在此背景下,具有迅速、便捷、無需佣金特性的比特幣自然就成了薩爾瓦多比較理想的貨幣,方便其接收付款和匯款。”

而近年來美元通脹嚴重,也直接影響了薩爾瓦多經濟。尤其是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影響,美聯儲本已在2019年縮減的資產規模再度提升了約21%,這也令全球物價乃至不動產價格、勞動力價格和股票、債券價格上揚,加劇了貧富分化的同時又降低了工薪人群的購買力。

該國總統布克勒就聲稱,由於國家自2001年起使用美元作法定貨幣,而疫情期間美聯儲的量化寬鬆政策令美元走弱,削弱了該國的購買力,故為抵消美聯儲政策的影響,有必要提升比特幣這種供應量不受央行控制的交易媒介為法定貨幣,並將之與國內流通的美元看齊。

所以,薩國在法定貨幣美元之外選擇比特幣,也並非一時興起,而是想擺脫美元對國民經濟的影響以及降低鉅額匯款費用的一個辦法。

“比特幣實驗”背後,少數人的“權力遊戲”

但薩爾瓦多將比特幣列為國家法幣背後,可能有更為複雜的原因。

“比特幣日”上演的民眾抗議活動,或許也暴露出薩爾瓦多國內對於比特幣的割裂態度。

總統Nayib Bukele和加密貨幣擁護者們在社交平臺上不遺餘力的“宣傳”,可能矇蔽了很多人的眼睛。

據外媒報道,早在6月法案透過後,薩爾瓦多民眾就進行了多次反對遊行。他們認為此舉不會幫助該國最貧窮的民眾。

一位居民告訴路透社:“這是一種對pupusa小販、公共汽車司機或店主不起作用的貨幣”。

中美洲大學(CAU)的調查顯示,約70%的薩爾瓦多人反對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而反對黨議員也已發起廢除該法律的努力。

薩爾瓦多Universidad Centroamericana José Simeón Cañas 大學在本月釋出的一項民調也顯示,超過65%的薩爾瓦多人不希望政府花納稅人的錢來採用比特幣,80%的人對比特幣幾乎或沒有信心。

事實上,比特幣法案在薩爾瓦多快速透過並實施背後,可能是一場少數人的“權力遊戲”。

據媒體報道,比特幣的正式採用,正值總統布克勒面臨越來越多的經濟發展阻力、不斷擴大的預算缺口以及進入債券市場的渠道有限之際。

此外,薩國與拜登政府的外交關係一直很緊張,因為國際組織指責布克勒用獨裁手段控制薩爾瓦多。

今年5月,布克勒所在的執政黨議員解僱了該國最高法院的所有成員。上週五(9月3日)晚些時候,新任命的最高法院法官們裁定布克勒可以連任兩屆,從而使布克勒能夠競選連任。美國駐薩爾瓦多大使館表示,這項裁決違反了薩爾瓦多憲法中禁止直接連任的規定。

據外媒報道,薩國總統布克勒及其支持者為了擺脫美國控制,鞏固執政黨地位,“在沒有經過民意調查的情況下,快速透過了這一法案。”

反對派政客賴特·索爾透露,當時比特幣法案很快就透過了:“比特幣法在議會幾乎沒有經過任何辯論就獲得透過,整個過程只花了大約5個小時。”

“薩爾瓦多效應”或將挑戰美元霸權?

薩爾瓦多的舉動,也在美洲大陸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

薩爾瓦多《比特幣法》透過以來,已經有一些中美洲與南美洲國家紛紛站出來亮明自己對比特幣的官方態度,其中古巴開始將島上已經使用的加密貨幣合法化,而巴拿馬和烏拉圭等國的立法者也提出了類似的立法條例。

南美的巴拉圭眾議員Carlos Rejala在薩爾瓦多官宣當天表示,計劃在本週提交與比特幣相關的“重要法案”。該法案將允許加密數字資產公司使用加密貨幣為巴拉圭業務提供資金,並將其利潤資本化到本地銀行。

更為激進的巴拿馬國會議員Gabriel Silva在推特上宣佈:巴拿馬或將成為第二個支援加密貨幣加入法幣的國家。

除了薩爾瓦多,美洲先後有巴拉圭、巴拿馬、巴西、哥倫比亞、阿根廷、墨西哥、厄瓜多7個國家的政要以不同方式表達出對比特幣的濃厚興趣。

而這些國家基本上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絕大多數國家都對美元依賴性極強,甚至發行的官方法定貨幣也已被美元替代。

經濟學教授張銳認為,這些國家也失去了貨幣政策的獨立性,政府調控經濟的能力顯著邊緣化。雖然說如同薩爾瓦多那樣選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並不是為了“去美元”,但如果透過數字貨幣的應用能讓本國經濟獨立性增強,也是它們所共同願意看到的結果。

張銳表示,諸如薩爾瓦多之類的經濟體並沒有中國以及歐美國家那樣強大的金融科技,只能藉助私人虛擬貨幣的力量來完成法定數字貨幣的佈局,甚至在比特幣被許多大國所“封堵”的背景下,不少弱小國家還想趁機“揀貨”,以快捷地獲取自身短缺的外部金融資源。從這個意義上說,薩爾瓦多以外或許還有更多國家將比特幣升級為法定貨幣,其中可能帶有金融博弈的成分。

薩爾瓦多在美洲掀起的比特幣法幣化風暴,會挑戰美元的霸權地位嗎?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李揚此前在接受鳳凰網財經採訪時曾表示:

“薩爾瓦多、巴拿馬等國家採用比特幣,說明它們已經不信任美元,確實想擺脫它,美元的信用程度也在降低。但是現在由於美元在國際金融領域長期的統治地位,你暫時還擺脫不了,尤其是小國。”

有美國金融諮詢機構的研究人士對鳳凰網《風暴眼》表示:“即便是在薩爾瓦多,比特幣法幣化的普及仍然存在很多困難,美洲其他國家也只是跟風,並未實質性實施。未來美元的霸權地位或許會被削弱,但要經歷漫長的階段,而且也不一定是比特幣充當這個角色。”

暴漲暴跌,比特幣“法幣化”風險重重

眾所周知,法幣的一大特點就是其穩定性。而比特幣的特點,正好相反,其價格波動極大,因此作為法幣,也將面臨極大風險。

就在9月7日,薩爾瓦多的“比特幣日”,比特幣價格突然閃崩。一個多小時內,從50000美元左右的價格,一度跌至42830美元的低點,跌超7000美元,日內跌幅達18.73%。

比特幣閃崩導致全網加密貨幣普跌導致大量資金爆倉,資料顯示,截至北京時間9月8日6點半,過去24小時內,共有39.7559萬人爆倉,爆倉金額達281.61億人民幣。

其中,過去24小時內,最大單筆爆倉金額甚至達到4370萬美元,約合2.83億人民幣。

有分析師認為,獲利回吐是此次比特幣在利好訊息出現後閃崩的主因。

據金十,分析師Tony Spilotro表示,投資者或交易員可能並不看空比特幣,但獲利回吐從來都不是一個壞主意。這可能對過度槓桿化的多頭交易者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影響,造成了止損的連鎖效應,導致比特幣接連失守數道關口。

Tony Spilotro認為,擔心比特幣法定貨幣化很難在薩爾瓦多之外實現,也是市場對比特幣上漲信心減弱的原因之一。

Valkryie Investments的執行長Leah Wald表示,比特幣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大挑戰。市場的反應並不令人意外。他表示,“一段時間前”,市場已基本消化了這一訊息。

Wald說:“最值得關注的是,拉丁美洲或世界其他地方的鄰國是否也開始採用比特幣作為本國貨幣。”“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就會看到一個拋物線式的上漲,因為更多的人可以即時訪問加密貨幣,這將導致更多的人採用加密貨幣,更多的控股和更高的價格。”

比特幣看漲者、億萬富翁Mike Novogratz認為,週二比特幣的突然暴跌是投資者們情緒過於亢奮的結果。

至於比特幣價格走勢,他表示,過去幾周雖然表現強勁,很難預測它在短期內會如何演繹。但他表示,從長期來看,比特幣的發展軌跡是明確的。“據我瞭解,已經有足夠多的大型機構認為這是一種重要的價值儲存手段。”他表示。

對於薩爾瓦多而言,比特幣定價權並不在自己手中,這也意味著,在將來整個國家都要承受比特幣價格大起大落的風險。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獨立經濟學家譚雅玲認為,在正式成為薩爾瓦多法定貨幣當天,比特幣價格又暴跌19%,40萬薩爾瓦多國民遭受損失。沒有達成“去美元化”,反而增加了被美元打壓的風險,薩爾瓦多得不償失。

“目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對比特幣有所限制,比特幣交易量大起大落,加密貨幣交易平臺技術問題連連,薩爾瓦多無法應對市場動盪,只能被迫接受代價。”譚雅玲表示。

比特幣仍存爭議,全球競速央行數字貨幣

對於比特幣的爭議仍在持續,但數字貨幣的浪潮卻已席捲全球。

今年以來,全球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驟然提速。中國、日本、德國、英國等全球主要大國都紛紛加速了數字貨幣的研發和落地程序。

泰國央行宣佈將在明年第二季度開始測試零售型央行數字貨幣;日本央行釋出公告稱,從當天起對央行數字貨幣進行第一階段的驗證性測試;瑞典央行表示,未來一年內將讓銀行測試央行數字貨幣e克朗。

俄羅斯央行也表示,計劃在2021年12月前搭建數字盧布平臺,明年第一季度啟動測試;英國央行宣佈,將聯合英國財政部成立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工作組,以協調本國數字貨幣探索。

國際清算銀行釋出的調查報告顯示,目前,全球有86%的央行都在探索央行數字貨幣,已有超過六十個國家試驗本國央行數字貨幣。

而中國在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和落地應用方面已經走在世界前列。目前,中國全國範圍內的數字人民幣試點地區已經有10個城市+1個冬奧會場景。

4月18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李波透露,接下來要進一步打造數字化人民幣的基礎設施的生態系統。

今年4月18日晚,時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李波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分論壇“數字支付與數字貨幣”上表示,數字人民幣推出還沒有一個具體時間表,並且強調,數字化人民幣的發展重點目前主要是推進在國內使用。

2021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數字人民幣研發工作組釋出的《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顯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數字人民幣試點場景已超132萬個,覆蓋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購物消費、政務服務等領域。開立個人錢包2087萬餘個、對公錢包351萬餘個,累計交易筆數7075萬餘筆、金額約345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在2021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中國金融學會會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名譽院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曾對正在試點的數字人民幣相關誤解作出澄清迴應。

周小川表示,DC/EP的發展主要是立足於中國國內支付系統的現代化,跟上數字經濟和網際網路時代的步伐,提高效能、降低成本,特別是為零售支付系統服務。設計的本來目的和努力方向就沒有想取代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和國際上支付貨幣的地位。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