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的節點,就不是你的驗證


節點冗餘的提醒

遠遠看去,兵馬俑似乎表現出同質化的冗餘,但每個士兵獨特的面部特徵卻描繪出了一支相當多樣化的軍隊。

“除非使用者體驗比受信任的第三方更好,否則它不會成功,但我們需要從非常基本的教育過程開始,也就是信任一個可以完全訪問你的比特幣的第三方,與用一箇中心化銀行系統取代另一箇中心化銀行系統並無兩樣。”—— eric martindale。

對於那些在加密領域相對精通比特幣語言的人來說,我們都多次聽到比特幣文獻中宣揚的諺語“執行自己的節點”(run your own node)。它與“不是你的鑰匙,就不是你的加密貨幣”(not your keys, not your crypto) 或“囤幣”(hodl)同義。

不管它們是否被加密社羣所遵守,它們確實有著自己的優點,也有辦法在最糟糕的時刻喚起人們的懊悔。人類的本性往往傾向於犯同樣的錯誤,mt.gox、quadrigacx以及okex等等的例子不勝列舉。

那麼為什麼我們會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同樣的錯誤中呢?

因為方便。在中心化的交易所開一個賬戶,並把比特幣放在裡面是非常容易的。然而,當隨之而來的fud(害怕,不確定及懷疑)的情緒滲透到我們的決策中時,高買低賣也時常出現。

在比特幣的生態系統中,有一個領域確實沒有引起太多的散戶關注,也更別說使用了,那就是運營自己的比特幣節點。這是比特幣中為數不多的沒有被“制度化 ”或“貨幣化”的領域之一。不過這是有充分理由的,因為它不應該產生貨幣激勵。相反,它所消耗的成本與開採的區塊有著線性關係。它被設計為在基層發展,而不是其他以金融為動機的挖礦、交易和拖管領域。

當一個人執行他/她自己的節點時,他們不必依賴第三方來廣播、傳播、驗證和確認他們的交易。這樣一來,他們就是完全自主的。

因此,拿前面提到的“不是你的私鑰,就不是你的加密貨幣”來說,同樣地,“不是你的節點,就不是你的驗證”。

隨著加密社羣擁抱第三次的比特幣牛市,不可避免的,下一代比特幣信徒將冒險進入這個兔子洞。而這無疑會對已經存在的第三方服務提出更多的需求,甚至可能是壓力,包括錢包提供商、交易所甚至是挖礦網路。而後,這自然也會要求增加執行的節點數量。但要由誰來執行呢?

“比特幣社羣的成員似乎正在失去對託管完整節點的興趣。而這是值得關注的事情,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行業內的大公司可能不得不填補空缺。” —— daniel cawrey

比特幣社羣有時會就網路中擁有一定數量的冗餘節點產生分歧。這是對網路有所幫助呢還是對個人有所幫助呢?

這是同構的。


但這裡的關鍵詞是“冗餘”。如同在自然界中所看到的生態系統冗餘一樣。

鸚嘴魚是一種以生物豐富的海底珊瑚小型藻類為食的魚類。而光是依靠這一事實就足以讓珊瑚在滿是競爭對手的海床上茁壯成長。在鸚嘴魚滅絕的情況下,其他功能類似的物種,如頰紋鼻魚和褐籃子魚,就會填補這一空缺。就我們的自然生態系統而言,這種冗餘為系統作為一個單元提供了一個恢復力的等級。

另一個支援生物多樣性冗餘的例子是一系列不同體型的物種所做的種子散佈,這在整個地球上的任何森林中都普遍存在。如果一個物種子集滅絕了,那麼另一個子集就可以填補這個空缺,而且不會有任何停滯的時間。但此外,還有一個更不穩定的注意事項,據研究,體型較大的物種的滅絕,相比於功能相似的小物種的滅絕,其對當地生態系統的干擾和抑制會更大。

簡而言之,冗餘體現了俗話所說的“不要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而正是這種冗餘性(等同於多樣性,我們在本篇中將交替使用這兩個詞,以說明一個普遍的觀點),對自然、社會、機器、政府等系統來說是必不可少的。

當第一線四分衛因前十字韌帶撕裂而倒下時,第二線的人就會出現,而他可能會表現得更好。當比特幣節點的一個子集遭受一些網路中斷時,其他節點就可以輕鬆地接過驗證交易的工作。這是對網路威脅的一種風險保險。它是容錯的。而且,隨著越來越多的小個體執行節點,而不是將它們放在容易受到集中攻擊的大玩家手中,執行的成本也會變得更低。

加密世界的各個角落都在宣揚這種觀點,而且非常清楚:每個人都應該執行自己的節點。但這也需要更多的教育,更多易於使用的工具,或者,上帝保佑,另一種型別的意外的鏈分叉來喚醒大眾。透過為使用者提供一體化的節點套件設定,執行節點的便捷性和重要性將被激發出來。

節點的普遍性還沒有出現。但是,看似冒險的政府利益的倉促行動,可能會是一場大災難,敦促網路將其推到無法觸及的地方。這也可以說是一種多樣性,或者網路彈性。

在這一點上,在太空中放置節點的嘗試仍在進行中(儘管目前blockstream的衛星可以說已經是“足夠接近”這一目標了)。

我們一直在努力實現效率最大化,但冗餘和多樣性的價值更高,儘管要犧牲成本。

“一個完整節點的資源需求,已經超出了普通使用者的能力範圍。這本質上並不是一個問題,畢竟大多數人也不會自己種植食物,自己裁剪衣服,或者把鐵匠工具放在手邊自己鍛造馬蹄鐵。”—— justus ranvier。

繞回開頭,安逸會導致依賴。而依賴則可以被誤解為懶惰,甚至是知識的缺乏。這些特徵是實體在替你處理事情時所帶來的首要影響,而且不止一個方面。但我們並不希望機構湧入比特幣生態系統的節點執行領域。假設這種情況發生了,那麼它們就會支配我們的交易驗證。而在生態系統冗餘的背景下,正如瓦赫寧根大學的marten scheffer所言:“雖然冗餘可能是小型生物的規則,但大型生物的功能獨特性可能意味著它們往往是生態功能的阿喀琉斯之踵。”

(注:阿喀琉斯,是凡人英雄珀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的愛子。忒提斯為了讓兒子煉成“金鐘罩”,在他剛出生時就將其倒提著浸進冥河。遺憾的是,阿喀琉斯被母親捏住的腳後跟卻不慎露在水外,在全身留下了唯一一處“死穴”。後來,阿喀琉斯被帕里斯一箭射中腳踝而死去。後人常以“阿喀琉斯之踵”譬喻這樣一個道理:即使是再強大的英雄,也有致命的死穴或軟肋。)

現在的節點生態是怎樣的?

從目前和歷史的角度來看,捕獲啟動和執行的比特幣完整節點的準確數量一直不是一門完美的科學。根據bitnodes.io(一個仍處於測試階段的社羣開發平臺)的資料,有接近11000個節點在執行全節點客戶端。這個數字被認為是“可到達的”,或者,像其他人更準確地表示為“監聽節點”。此外,包括luke dashjr在內的其他訊息來源則表示,其實節點的數量要大得多,大約在5萬到10萬之間,而且或許還有更多,包括那些私有節點。

從coin.dance看到的圖中可以得出,自2017年牛市之後,節點數增加了一倍多,從5000左右到目前的1萬多。雖然交易量和節點數之間沒有完美的線性關係,但趨勢是很明顯的。 

對於使用者來說,執行一個完整的節點是複雜而令人生畏的。而且,與礦工不同,節點運營商不收取交易費或獎勵。執行一個節點會有一些成本,但幾乎微乎其微,其中包括額外的磁碟空間和網際網路頻寬。不過,隨著比特幣交易記錄的增加,這些成本可能會有所增加。

除了直接走原始路線,下載有一定複雜度且功能有限的比特幣核心軟體外,已經有眾多提供商提供了比特幣全節點產品,這些產品不僅可以讓你同步整個區塊的交易歷史,還提供了大量的功能,比如多籤、tor、使用者友好的ui、閃電網路全節點、必要的硬體等等。而最值得一提的供應商有casa node、nodl one、lux node、bitboxbase、mynode、umbrel以及htc exodus 1移動解決方案。

這些不同的供應商是我們所需的“冗餘”,而且也可以表現出與網路中的多樣性形式、速度和抗干擾能力有關的微小有益的差別。

作者:eric choy

編譯:公眾號@萌眼財經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