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朝九晚五,一文了解區塊鏈新組織形式 DO

買賣虛擬貨幣

注:原文作者是Bankless聯合創始人 David Hoffman。

"朝九晚五"死了。

“去辦公室”的日子也該結束了。

我們生活在網際網路時代,世界因為新冠大流行而加速了數字化的程序,人們想用自己的方式,在他們想呆的地方工作。

但數字經濟並未針對自上而下的組織進行最佳化,你如何衡量貢獻?人力資源部在哪裡?公司制不適合開放且無需許可的數字世界。

相反,未來是屬於數字組織(DO)的,這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的表親,它仍然是數字化的,但並非完全自治。數字組織 (DO)並不嚴格依賴於程式碼,而是依靠人和Token來進行協調。

這些是自下而上的緊急協調工具。

這就是未來的工作方式。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們就來聊聊什麼是數字組織(DO)。

1

未來的工作方式

哪裡有價值,哪裡就有機會,而有了機會,就需要勞動力來幫助抓住這個機會。

在加密貨幣行業中發現的巨大機會,使得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顯得相形見絀。因此,相比其他地方,加密貨幣行業對人才和勞動力的需求也是瘋狂的。

在過去的12年裡,這一行業價值和資本的大規模擴張,已經超過了地球上多數人的認知。總的來說,全球人口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才能慢慢轉向解決勞動力過剩的問題。即使是像 Coinbase 這樣的公司,也無法抓住這個機會的全部,因為這個機會本質上是網際網路原生的。

只有網際網路原生組織才能充分利用網際網路原生貨幣和金融革命帶來的機遇。隨著加密財富總價值的增長,對加密勞動力的需求也會隨之而來。

而這種加密勞動力,將由數字組織(DO)提供。

2

數字組織(DO)是未來

未來的工作是屬於數字組織的,用之前的術語,我們會稱之為DAO,但這並不是數字組織的正確標籤。

DAO是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其概念是以程式碼為中心,而人只在外圍。DAO是以太坊上的智慧合約或智慧合約系統,它們是自治的,因為它們沒有對人類的依賴關係,它們在以太坊上作為自主軟體執行。Uniswap、AMM以及RAI都是符合DAO最初定義的好例子。

DAO的理論最終變得越來越複雜:

“如果我們能把Uber變成一個智慧合約,所有的Uber司機都會為DAO工作,並且能夠保持更大的利潤份額呢?”

像這樣的評論在以太坊早期(2015-2017年)階段是很常見的,那時的以太坊是一個完全虛擬的狀態機。

DAO的組織形式是一片無限可能的土地,我預測,一旦以太坊組織人類的能力成熟到比民族國家和管轄組織架構更有效,這些自治系統將在2040年以後最終到來。

我們將在幾十年後重提 DAO,但現在還不是談論DAO的時候。

3

當下,是屬於數字組織(DO)的時刻

數字組織(DO)是以太坊的下一個邊界,它也是工作方式的未來。

對於數字組織(DO),瞭解魔獸世界公會和團隊,或者任何其他MMORPG組織的人應該能很容易地理解它的概念。

數字組織(DO)是由人類組成的,其沒有地理限制。目前數字組織(DO)主要依託於Discord伺服器(但不完全是!),數字組織(DO)是志同道合、目標一致的人的集合,他們共同努力朝著某些目標前進。

數字組織(DO)傾向於有機地形成,那些與組織的目標和願望最有共鳴的人越來越傾向於Discord伺服器和社羣。

現在,有了以太坊,數字組織(DO)可以使用一種新工具,將其從具有內在動機的社羣轉變為具有財務動機的組織。

而這個工具就是Token。

Token是社羣的動力,它是將被動的 Discord 頻道轉變為主動頻道的東西,Token是DAO 勞動者為為組織產出價值而消耗的燃料,它們為數字組織(DO)提供和催化動力。

Token代表了數字組織(DO)成員可以將他們的時間和勞動投入其中的儲備。數字組織(DO)的成員追求的就是token,如果他們不想要token,那麼他們可能就不會出現在數字組織(DO)的Discord 伺服器中。想要擁有更多的token,是參與者向數字組織(DO)注入勞動力的原因,並有助於使其首先成為一件值得擁有的東西。

數字組織(DO)作為其自身token的控制實體,有權向為數字組織(DO)工作的成員鑄造/發行/獎勵代幣,如果有足夠有興趣的勞動力願意為數字組織的token而工作,那麼這個數字組織就有可用的潛在能量來實現其預期目標。

數字組織(DO)是其自身的利維坦,共同的目標和文化構成了組織,而token獎勵是保持組織凝聚力並朝著共同目標前進的動力。

在托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提出的利維坦中,他聲稱國家是用武力組成的。入獄或傷害身體的威脅,是民眾不偷竊、納稅以及在道路右側行駛的原因。

數字組織(DO)沒有這樣的權力,它們靠正面激勵的力量組成自己,而且僅僅是依靠激勵。例如,Bankless DAO為參與者提供BANK token獎勵,所有的成員都是因為激勵機制而選擇進入這個組織。

4例項化目的與目標

Token是共同目的和共同目標的例項化。每個數字組織(DO)都會發展自己的社會契約和自己的文化,而Token會是社羣的圖騰,作為數字組織(DO)所代表的一切的代表符號。

它成為了數字組織(DO)軍隊背後的旗幟。

這使得人們能夠與集體目標產生共鳴,為他們內在相信的事情而工作,而不僅僅是一份工作或事業。

我在上面說過:如果有足夠有興趣的勞動力願意為數字組織(DO)Token工作,那麼這個數字組織(DO)就有可用的潛在能量朝著其預期目標前進。

而一個數字組織(DO)是否有可用的潛在能量來實現其目標,與該組織想要實現的目標高度相關。

“即使是十億美元的資本,也無法與一個有靈魂的專案相抗衡。”

—— Vitalik

所謂擁有靈魂,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有目的和意義。與以往任何組織結構不同,數字組織(DO)有能力在共同目標和願望下,將世界各地的人凝聚在一起,這些目標和願望是基於內在慾望而不是外在的利潤動機。

ETH 多頭願意接受最少的代幣發行量,以為系統提供充足的權益。那些與以太坊最一致的人為它做的工作最多,成本最低。

數字組織(DO)也會產生同樣的效果。人們加入數字組織(DO)是因為他們與該組織的目標、抱負和文化內在地一致。這些人發現自己想要做出貢獻,而不是被迫做出貢獻。

這些人會以最低的成本為數字組織(DO)工作,因為他們本質上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而且他們也比任何人都更想要數字組織(DO)token。

數字組織(DO)是一個嚴格的選擇加入系統,唯一為數字組織(DO)提供勞動力的人,正是那些本質上想要在那裡的人。

例如,想象一下,一個年輕的數字組織(DO)擁有一個全新的代幣,這個代幣的市值很低(甚至沒有市值),流動性也很小。而這個數字組織(DO)想要建立一個相對雄心勃勃的網站,那麼它可以做以下這些事情:

尋找一個網站代理構建方

從數字組織(DO)內部尋找人才

因為這個數字組織是新的,它沒有任何資本,而只有自己的代幣(市值很低),流動性也很低。想象一下,要說服一個第三方代理為這個數字組織建立一個網站,同時讓其接受該數字組織的非流動性token,這會有多困難。

如果網站代理機構本質上對這個數字組織(DO)的優勢不感興趣,那麼這將是非常艱難的推銷,他們可能會想要超額的代幣來抵消相關風險。

而另一方面,如果這個數字組織(DO)正朝著參與者內在信仰的方向努力,那些對實現願景感興趣的人自然會被這個數字組織所吸引,也願意幫助這個數字組織(DO)得到它想要的東西。他們可能免費為這個數字組織工作,以便從其他數字組織成員那裡贏得社會資本(又名榮譽),並提升數字組織(DO)的社會影響力。也許他們也願意打賭,這個數字組織(DO)將來會為他們的勞動獎勵代幣,透過展示他們對數字組織的承諾,他們將處於一個很好的位置來獲得未來的補償。

也許這些激勵措施會吸引足夠有才華的 Web 開發人員和專案經理,使數字組織(DO)可透過這個人才庫中建立自己的網站。

數字組織(DO)是從符合數字組織願景和精神的人才中獲取勞動力的工具,並且是構建與人類價值觀高度一致的組織的工具。

數字組織(DO)有能力在其成員中形成對未來的共同願景。

而這種願景越是美好,吸引的人才和勞動力也就越多。

數字組織(DO)是建立從根本上符合人類價值觀的一種工具。

看好人性🚀

5

新的擴充套件限制

網際網路原生組織有能力在網際網路規模上調整激勵措施,然而,人們已經可以看到像Twitter、Facebook和Google這樣的Web2應用程式的漏洞。這些傳統公司在使用其服務的不同方之間存在根本性的激勵失衡。

Web2 社交網路最初是作為正規化轉換平臺,允許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聚集在一起並分享文化經驗。

然後,隨著股東激勵的接管,擁有這些平臺的公司從增長轉向提取。如果平臺是免費的,那麼你就是產品。

Nic Carter 在他的文章《你的財產權應該擴充套件到社交媒體中》,為社交媒體賬戶上的“擅自佔用者權利”進行了爭辯。

Nic認為:

創造價值的是這些 Web 2 平臺的使用者。

根據每個 Web 2 平臺的“權利法案”(ToC),使用者並不擁有自己的財產(Twitter、YouTube賬戶、Facebook頁面)。

Web 2 平臺對其使用者定居的房地產進行了不受監管和錯位的治理實踐。

使用者可能會遷移到更“政治穩定”的平臺,在這些平臺中,他們作為賬戶所有者的財產權擁有更強有力的保證。

選擇摘錄:

“Facebook、Twitter等並沒有真正在他們的平臺上建立所有內容,也沒有真正擁有這些內容。相反,他們定義了一個使用者使用、構建並在某些情況下商業化的名稱空間。使用者而非管理員創造了絕大多數價值,因此使用者是其數字財產的合法所有者。‘……很明顯,目前最大的網際網路平臺正在採取一種不可持續的數字治理方式。’

我們可以預期,如果主要平臺繼續不負責任的運作,使用者將被更政治穩定的系統所吸引,並體現對財產的真正保護。”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由使用者建立的組織,也就是為什麼數字組織(DO)是由個人在一個共同的目標下形成的,這個共同的目標是生產團隊共同想要的東西,這一點特別具有革命性。

這種自下而上的組織允許底層決定平臺的方向。由於數字組織(DO)由選擇加入的個人組成,而不是由 VC 資助的領導層,因此其產生的產品符合集體的願景,而不是少數有遠見的企業家的創業精神。

最終,數字組織(DO)將能夠滿足 Web2 平臺目前所填補的類似利基。但是,這些解決方案將是使用者構建、使用者管理和使用者導向的。他們將擁有一個數字組織token,以確保那些管理數字組織的人與組織保持一致,並且該代幣將既為進展提供資金,又從系統中獲取能量以維持自身。

6

改變工作文化

Discord和Slack有著很多相似之處,它們基本上都屬於協調軟體,可以讓工作流保持專注和有條理,以實現人與人之間的非同步協調。你不必永遠在一個場地幹活,事情可以在你不在場的情況下進行,你可以在準備好的時候調整它們,並跟上進度。

不同的Slack/Discord頻道針對不同的工作流而啟動,並且頻道之間的流動允許工作流根據需要聚集在一起。

但Discord和 Slack的主要區別在於,Discord 要更開放,它的文化中有某些東西促進了開放性和可訪問性。Slack的文化是非常自上而下的,這非常企業化,而Discord的文化則是自下而上的。

下面就是BanklessDAO discord頻道在誕生一週後的情況:

對於年輕一代來說,Crypto文化是適合市場的產品。對於網際網路原住民來說,Discord數字組織正在模糊勞動和娛樂之間的界限。工作發生在人們重創造的地方,每個人都接近進步和放鬆。

數字組織成員正引領著WFH生活方式,他們不僅沒有辦公室,而且也沒有“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與 7*24小時的 加密貨幣市場一樣,DAO 永遠處於“開啟”狀態,但工作成員會流暢地開啟和關閉自己,因為這符合他們的生活方式。

在傳統的世界裡,你會把工作放在生活之前,這樣你就可以保住一份工作。

而在數字組織(DO)中,生活方式決定勞動,而不是由勞動決定生活方式。

數字組織(DO)將提供一個實驗,它既可以在工作文化中建立新的正規化,也可以探索生產力意味著什麼。眾所周知,在公司裡,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人員每天實際的工作時間大約只有2-3 個小時,然後他們會花5個小時假裝“忙碌”,等到下午5點下班後就走人回家。

Crypto行業習慣於從事物中剝離不必要的部分,以便深入瞭解問題的本質。為數字組織(DO)工作的人已經在家了,所以在工作時間內,沒有人是處於閒著的狀態,數字組織(DO)找到了創造性和創新的方法來補償產出。

這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夢寐以求的工作和生活文化(在自己家裡舒適地工作,沒有或幾乎沒有自上而下的權力壓迫)。

世界上的傳統機構不僅要與以太坊提供的無需許可的勞動力貨幣化工具競爭,而且還要與這些工具提供的生活方式競爭:為自己工作的自由。

7

流動性工作

與典型的僱傭不同,數字組織(DO)不會讓你簽署僱傭合同,並完全致力於這些合同。數字組織(DO)成員可以自由地在各大數字組織(DO)之間流動,在他們適合的地方貢獻他們的技能。

與僵化的垂直公司結構不同,數字組織(DO)工作可以類似於組織的扁平網狀網路。有趣的是,很多數字組織(DO)很可能會共享大量相同的成員,因為他們可以為多個數字組織(DO)工作。

如果你是一個年輕人,你正在尋找目標、意義,或者為的是獲得一份薪水,那麼將自己確立為一個強大的DOer(數字組織人)會是最佳的立足點之一。數字組織(DO)是新事物,它需要引導,這可以是你,你可以透過做一個好的DOer來提升自己的聲譽。如果你相信數字組織是未來,那麼你現在就應該開始嘗試,這樣你就能成為數字組織所需要的稀缺資源。

8

未來的人工智慧世界

在進入加密貨幣世界之前,我最為之著迷的是即將到來的人工智慧世界,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以下這兩本書籍:

《Life 3.0 》- Max Tegmark

《Homo Deus》 - Yuval Noah Harai

關於人工智慧、人類和勞動之間的關係,這兩本書在很大程度上得出了相似的結論。

總結如下:

技術的意義在於減少對人力的需求。社會的進步,是我們找到方法來自動化所有我們不想做的事情,這就是我們無論如何都需要做的事情。

從邏輯上說,人類將會創造廣義的人工智慧,人工智慧可以真正完成我們需要的每一項任務,以求生存。

這是烏托邦,因為有機器人在做我們所有的工作!

但這是更不利的,因為從經濟上講,很大一部分人口將無法為自己的生活提供資金,因為他們會失去工作。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需要為特定的人類勞動力重新創造市場,而這正是數字組織(DO)能為我們做的。數字組織(DO)有機會透過捕獲可用人力資本的供應並將其引導到文化輸出中,將這種錯位的未來重新導向更積極的未來。

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全部意義在於創造文化,而消除低價值的工作(做漢堡包等)可以為文化創造帶來福音。

將會有一些東西/產品/服務是人類特別想要從其他人那裡得到的。這些產品和服務將不受人工智慧進步的影響,因為這些產品將由人類生產,並且它們也是其他人類所需要的。我相信數字組織(DO)在很大程度上將是一種文化生成設施,而數字組織(DO)的競爭最終會集中在哪個數字組織(DO)可以為其貢獻者、創作者、成員和消費者創造最好的文化?

文化即產品只能由人類製造,供人類消費。未來的工作將集中在文化創作上,資金將來源於對文化永不滿足的購買慾望。數字組織(DO)和做工作可以成為人力資本的避難所,不受非文化人工智慧的影響。

你可能會想:“服裝?NFT?部落格?人工智慧能生產所有這些東西嗎?它們可以像人類一樣創造文化!人工智慧的關鍵在於,它們的輸出與人類的輸出是無法區分的。這是一個很好的批評點。

但已經有跡象表明,世界上總會有人想要人類製造的產品(即使機器人制造的產品同樣優秀)。手工製品總是很貴的,人們只是為人類的勞動付出更多,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希望數字組織(DO) 會把注意力集中在人類所希望的由其他人類所生產的產品上。

結論

我們即將開啟一場偉大的遠征!數字組織(DO)將幫助我們做的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如果能實現上述願景的話,它將具有巨大的潛力。

當然,也可能無法實現。

也許數字組織(DO)沒有它所需要的,也許在沒有自上而下控制的情況下緊急組織系統,這種期盼過於巨集大了。

但如果它真的發生了,它就會發生,因為人們會幫助其他人弄清楚做這件事的意義。成為一名優秀的 DOer 意味著什麼?數字組織(DO)最需要什麼工作和勞動力?當需要支付租金和需要照顧家庭時,數字組織(DO)如何公平地補償組織成員?我們如何確保不同數字組織(DO)的不同部分得到公平但不同的補償?

我們需要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而這些答案將來自合作實驗。與所有事物一樣,這將是一個不斷迭代的過程,可以發現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無效的。

如果你想參與,甚至只是觀察這些實驗,你可以成為Bankless DAO 的一部分。

如果 Bankless DAO 的目標和價值觀不適合你,你也無需擔心,最終,每個人都會有適合自己的數字組織(DO)。任何有任何特定興趣的人,都有一個相關的數字組織(DO)可以與之保持一致,這只是時間問題,就像每個愛好都有一個 subreddit 或每個興趣都有一個 Facebook 群組一樣。

我們正處於數字組織(DO)的前沿。

Just DO it。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