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盤 Uniswap 贈款事件始末:獲利千萬美元的 DeFi 教育基金是個什麼組織?

買賣虛擬貨幣

7月13日,一個名為DeFi Education Fund(DeFi教育基金)的組織拋售 50 萬枚UNI獲利超千萬美元,引起加密社羣的廣泛討論與關注。此前,該組織從Uniswap金庫獲得100萬枚UNI,那麼它為什麼能獲得如此多的撥款?這些撥款又將用於何處,鏈捕手對該組織的背景與目的進行了詳細調查。

作者 | 谷昱

DeFi教育基金是個什麼組織?

本次拋售時間最早要從5月28日說起,當日一個名為「HarvardLawBFI」的使用者在Uniswap治理論壇釋出「溫度檢查」民意測驗提案。據鏈捕手瞭解,HarvardLawBFI的實際名稱為哈佛法學院區塊鏈和金融科技計劃,該組織自稱為哈佛法學院的一個學生組織,主要團隊成員都是哈佛大學的在讀博士生。

根據提案內容,HarvardLawBFI提出應建立一個社羣監督的組織,為從事加密貨幣政策遊說的現有和新政治團體提供資金,其目標是:1) 教育政策制定者先發制人地應對DeFi的監管、法律、政治和稅收威脅;2) 實現去中心化金融和相關活動的監管清晰度;3)推進支援去中心化金融和去中心化治理的法律;4) 激勵其他 DeFi 協議的治理社羣為這項工作做出貢獻(透過該組織或他們自己的組織)。

「(DeFi行業)迫切需要這樣一個組織,因為世界各國政府都在意識到DeFi,並在沒有適當瞭解其利益的情況下急於規範專案。」HarvardLawBFI表示,「該組織將幫助資助政策制定者的教育工作,以在世界範圍內實現更加平衡的法律框架。這將類似於網際網路早期成立媒體民主基金的一群資助者,它依靠專家在倡導更加分散和民主的網際網路的組織之間分配資金。」

6月1日,HarvardLawBFI在Uniswap治理論壇釋出了更為詳盡的提案內容,「如果 DeFi 協議的治理要長期存在,我們需要積極參與目前正在進行的政策制定討論,以確保代表數百萬 DeFi 使用者的利益和立場。」HarvardLawBFI稱,「Uniswap 社羣最有能力領導保護去中心化金融的工作。」

該組織建議為名為「DeFi政治防禦基金」的組織最初注入100萬個UNI,並在4-5年內分配這些資金,為思想領導、法律分析、政策倡導、資訊傳遞和基層等領域提供資金。「該實體不會複製現有組織的重要工作,例如Coin Center、the Blockchain Association,、 Defi Alliance等。相反,它將資助這些組織和其他組織來擴充套件他們的能力,以便能夠更有效地保護 DeFi。」

「DeFi政治防禦基金」組織委員會的初始成員也在該提案中公佈,其中包括Uniswap Labs首席法務官Marvin Ammori、Aave總法律顧問Rebecca Rettig、Compound總法律顧問Jake Chervinsky、Variant Fund 總法律顧問Jake Chervinsky、世界經濟論壇執行委員會加密貨幣主管Sheila Warren、Brex總顧問Katie Biber與Reverie聯合創始人Larry Sukernik,大多擁有豐富的法律行業經驗。

在迴應為何需要如此高昂的資金時,HarvardLawBFI表示:「頂級律師、說客和教育公關活動非常昂貴。當美國財政部在去年 12 月提出「午夜規則」時,區塊鏈倡導組織被迫在短短几個月內花費數百萬美元用於機構評論和準備訴訟。鑑於這些問題的複雜性和新穎性,我們需要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才,其中許多人的薪水比職業運動員高。」

同樣在6月1日,該組織在Snapshot正式發起提案投票進行「共識檢查」,主題為「是否應該從社羣金庫分配 100 萬個 UNI 來保護協議和 DeFi 免受法律和監管威脅並幫助確保 DeFi 的承諾?」。6月6日,經過近5000萬枚UNI的投票,約73%的投票贊同該提案,該提案正式透過「共識檢查階段」。

6月12日,該使用者在Uniswap治理論壇對其提案進行了更新,將「DeFi政治防禦基金」更名為「DeFi 教育基金」,委員會成員新增了dYdX Trading 總法律顧問Marc Boiron,贈款地址由7名委員會成員多籤管理,並在提案透過後 90 天內釋出詳細預算,每月公開發布社羣更新進度、撥款分配、策略等。

6月底,Unniswap官網治理頁面對該提案進行最終投票,最終以7968萬票數支援、1504萬票數反對的形式獲得正式透過,其中約1045萬票數由HarvardLawBFI組織所投。7月4日,Uniswap向該組織公佈的錢包地址轉入100萬個UNI。

為什麼提案能透過?支持者是誰?

從上述資訊可知,該提案的發起方為哈佛法學院一個對區塊鏈感興趣的學生組織,DeFi參與經歷也並不多,那麼它為什麼能擁有超過一千萬的UNI選票?該提案的其它支援方又有哪些機構與個人?

對於HarvardLawBFI持有的投票權重,實際上大部分都與Uniswap的委託投票機制有關。相比大多數DeFi專案只支援代幣持有者直接投票,Uniswap的治理機制允許UNI代幣持有者將投票權力委託給第三方代理,這意味著Uniswap投票權力有可能會集中在少數委託人實體手中。

根據投票委託網站sybil.org顯示,目前Uniswap投票權重最高的10個地址擁有約50%的投票權重,相當於1.05億票數。而根據Uniswap的治理機制,任何提案經過「溫度檢查」、「共識檢查」階段並進入最終鏈上投票階段後,如獲得4000萬票數即可成功透過。

在本次針對DeFi教育基金的最終鏈上投票中,總計7968萬票數支援該提案,總計1504萬票數反對該提案,支援票數遠超投票透過所需的4000萬票數。

儘管Uniswap最終投票頁面沒有顯示具體哪些地址在支援該提案,但該提案在Snapshot的「共識檢查」階段投票顯示了具體的投票情況,包括支援該提案的地址與反對該提案的地址。

在支援該提案的地址中,排名第一(1046萬票)的地址即為HarvardLawBFI,該機構從今年2月開始參與Uniswap等DeFi專案治理,也是目前Uniswap投票權重第五高的地址,為5.6%。

排名第二(1025萬票)的地址所有者為Kenneth Ng,此人曾擔任以太坊基金會的贈款協調員近兩年時間,在2018年推動以太坊基金會向Uniswap授予了首筆贈款,還曾在去年參與撰寫Uniswap首個成功透過的提案「Uniswap贈款計劃」併成為該計劃負責人,目前也是Slingshot Finance營運長。

排名第三(約800萬票)的地址所有者為Variant Fund創始人John Palmer,此人曾為a16z合夥人、Mediachain(後被Spotify收購)創始人,與Kenneth Ng共同撰寫了Uniswap首個成功透過的提案,目前也是Uniswap贈款計劃審稿人之一。需要指出的是,DeFi教育基金的初始委員會成員也包括Variant Fund 總法律顧問Jake Chervinsky。

排名第四(約500萬票)的地址所有者為Blockchain at UCLA,該組織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法律、商業專業的學生與教師組成的區塊鏈團體。

排名第五(約300萬票)的地址所有者為Penn Blockchain,系賓夕法尼亞大學學生組織運營的區塊鏈組織 。該組織該表示還參與了Aave、Compound等協議的委託治理投票,委託代幣價值約1.4億美元。

排名第六(約250萬票)的地址所有者為Blockchain at Columbia,系哥倫比亞大學學生的運營的分散式賬本技術組織。

排名第七(約250萬票)的地址所有者為Blockchain Education Network,由全球對區塊鏈感到興奮的學生、校友等組成,旨在提供無邊界的區塊鏈教育。

在這些參與「共識檢查」階段投票的機構或個人外,還有部分機構也公佈表示對該提案的支援,例如ConsenSys 的總法律顧問Matt Corva就表示該公司將支援該提案。

「我們相信在這個時刻為立法者提供理解的教育至關重要。」Matt Corva稱,「Uniswap邁出的第一步可能會打破其他支援類似舉措的大型金庫的閘門,我們將對此予以支援,並且已經向我們的投資組合公司傳達了我們希望他們也考慮這樣做的願望。」

總體而言,該提案的主要支持者為以HarvardLawBFI為代表的高校區塊鏈組織,以及Kenneth Ng等Uniswap贈款計劃成員,其中前者總票數超過2346萬票數。不過相比「共識檢查」階段的票數,最終投票的支援票數多出近3000萬票,這部分票數來源尚不得而知。

那麼,為什麼Uniswap治理機構會出現這麼多的高校區塊鏈組織?這實際上與a16z的DeFi治理理念密切相關。

此前,a16z在其官網撰文表示,為了增加治理中觀點的整體多樣性,減少整個網路中投票權的集中度,決定將自己在 Compound、Uniswap 等協議中的大部分投票權委託給合格參與者,其中包括高校學生組織,例如HarvardLawBFI、 Blockchain at UCLA、Blockchain at Berkeley等。賓夕法尼亞大學的Penn Blockchain在官網也明確表示獲得來自a16z的支援。

作為Uniswap的主要投資機構之一、A輪融資領投方,a16z預計在UNI的18%投資機構份額中佔據可觀份額,這使得該機構也在Uniswap治理中擁有較大話語權。不過在將其投票權分配給高校後,a16z並沒有進一步澄清與這些高校組織間的具體互動機制。

Snapshot投票記錄還顯示,票數約530萬的Compound創始人Robert Leshner、票數約520萬的Uniswap社羣KOL「DCinventor」以及票數約490萬的Uniswap贈款計劃成員John Palmer等投下了反對票。

外界為何質疑該提案與組織

從DeFi教育基金頗為豪華的委員會成員以及獲得高額UNI選票來看,該組織在獲得贈款的程式是合乎規則的。同時,獲得UNI贈款的地址由7位委員會成員多籤管理,發起方HarvardLawBFI並不能直接動用其中資金,也初步保證了資金使用的安全性。但是,這並不能令社羣充分信服。

實際上,在提案公示與投票期間,來自Uniswap社羣的質疑聲佔據主導地位,主要質疑點包括:贈款規模過大,工作與預算計劃不明確,應在具有工作證明後再申請;委員會成員不夠多樣性,不應由少數律師決定如何為社羣其他人部署遊說資金;政策遊說與市場教育成本應由DeFi行業承擔成本,主要DeFi協議應平等參與,而不應僅有UNI持有者。

Uniswap工程師Noah Zinsmeister也表示,他更喜歡直接支援Coin Center這類主流教育組織,而不是建立另一個聲譽較低且使命不明確的實體。

隨著7月13日該組織拋售50萬UNI,更多質疑與批評出現在輿論市場,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向:

第一,存在資訊不透明的情形。目前DeFi Education Fun仍然沒有官方網站,外界仍然對該組織的工作計劃與使命知之甚少,並認為該組織本可以根據實際使用需求再出售UNI,缺乏具體解釋;

第二,存在內幕交易的可能情形。在DeFi Education Fund出售UNI代幣前,其中一名委員會成員、多籤持有者之一Larry Sukernik在5小時前出售了價值約5萬美元的UNI,被質疑提前得知內幕訊息後的汙點行為;

第三,存在承諾未兌現的情形。在針對提案的解釋中,HarvardLawBFI曾表示這些資金預計將在未來 4-5 年內分配,因此不會產生與一次性出售 100 萬個 UNI 相同的稀釋效應,但如今該組織決定分兩批在24小時內全部出售100萬UNI代幣,無疑對UNI持有者的利益造成損害;

第四,疑似是a16z的利益輸送行為。由於前述種種異常行為,長期跟蹤該提案的行業觀察者Chris Blec懷疑該組織實際上是a16z出於自身利益而推動成立的遊說基金,透過鼓動代理其投票權的高校機構支援,以使其 DeFi 投資組合受益。

在更大範圍上,此次DeFi教育基金贈款事件也引起了行業對投票治理機制的進一步反思,例如如何避免投票權優勢方利用權力以及DAO結構進行利益輸送?作為DeFi頭部專案,Uniswap投票權力是否過於集中?

無論DeFi教育基金的最終命運如何,該事件後續都將在DeFi治理史上留下其頗具深遠意義的印記。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