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礦業大變局:有人高位套現離場,有人奔向詩與遠方

買賣虛擬貨幣

這兩天行情真不錯,比特幣引領其他幣種一路上漲,成功突破35000美元關口。行情反彈,沉寂已久的幣圈彷彿一下子活躍起來,有人甚至直呼:“牛市回來了!”

與炒幣者相比,礦工朋友卻沉寂得多。自挖礦大省政策之靴紛紛落地,礦工們不得不面對自己悲催的處境,而最痛的哭泣往往掉不下半滴眼淚。

“踩著礦機行情的高點入場,花了30萬買的S19,最終只好5萬割肉離場。”在接到不能挖礦的通知時,用借唄買礦機的小胡強顏歡笑。

他說:“國內不允許,我也沒那出海的實力,只能放棄!”

當下,礦工小胡們不勝列舉,而他們面前也只有三條路可選:一是出海,二是等待,三是出圈!

出海:那不確定的詩與遠方!

如何出海?出海哪裡好?很多礦工頭腦中有大大的問號,對於出海,他們持遲疑態度。為了方便礦工瞭解出海的政策、礦場情況等,包括位元大陸在內的多家礦企進行了礦業出海主題的分享,而前往現場參會的礦工們也在想盡辦法力求給礦機尋找一條靠譜的出路。

“如果國內有條件,誰也不願意出去。”一位老礦工直言。然而眼下,這些逐便宜電而居的“候鳥們”,不得不遠走他鄉,開啟一段全新的旅程。

但是,海外有太多不確定因素,一些有條件的礦企可以繼續“冒險”之旅,而一些礦工則是進退兩難。他們一方面擔心礦機出海之後的局面,一方面又沒有辦法退出,只好硬著頭皮走出海這條路。

從目前的公開資訊來看,立足海外比較早的礦企也就那麼幾家,相對而言,他們掌握的資訊更全面些,產業佈局也相對要大。而礦場則主要集中於哈薩克、美國、俄羅斯等國家。

一哈薩克礦場主對獵雲財經表示,他們的礦場執行正常,並在逐步擴容,目前正從哈薩克向加拿大擴充套件。

他還稱:“哈薩克還在繼續建,先建設一個8萬的,再建一個12萬的。”對於,哈薩克要對加密貨幣礦工使用電力收取附加費用的訊息,他表示,這是比較早的資訊,只要加錢就好,大約每度電加0.15RMB。同時,他也指出,後續哈薩克的電價還會繼續漲。

對於加拿大那邊的情況,他說:“目前在推進當中,今年能建一個幾千負荷的就算成功。”這也驗證了此前大家所說的,海外礦場幾乎絕大多數都處於建設狀態。

目前,對於新晉出海成功的案例還比較少,據媒體報道,中國廣州的物流公司向CNBC確認,它將3000公斤(6600磅)比特幣礦機空運到美國馬里蘭州,大體有幾百臺礦機。此外,6月21日位元礦業(原500.com)宣佈首批320臺礦機運抵哈薩克,第二批和第三批共計2600臺礦機也陸續運抵哈薩克。

這段時間,比特幣全網算力有所上漲,據BTC.com資料顯示,7月4日比特幣全網平均算力近一天、近一週、近30天的資料分別是97.31EH/s、93.88EH/s、87.97EH/s。這表明,比特幣全網平均算力在增加。QKL123資料也佐證了這一點,比特幣全網平均算力在6月28日觸底至68.01EH/s,此後回升至90EH/s以上。

對於算力上漲可能出於幾方面的原因,有業內人士解讀稱:“一是有礦機成功運往海外並‘安營紮寨’,二是老礦工都懂的2016年挖礦模式重新上線。”

等待:萎縮 or 死透?

如果時間重新回到2016年,那是怎樣的情景?這裡不再贅述。

不過前不久,獵雲財經在知乎上看到了一則引起很多人關注的帖子,這裡給大家簡單分享下。該知乎作者非常精闢地指出,很多大小產業,包括礦業,說到頭也是一個模式:

“早期: 放任自流,野蠻生長;中期: 加強管制,上下打點;後期: 淘汰大部分,剩下的緊跟‘政策’,形成錯綜複雜的利益鏈條。”

他指出,現在的四川斷電事件,只不過是到了中期的暫時收緊,淘汰掉關係不行的。挖礦這個產業始終是會存在的,但洗牌過後,剩下來的就是關係特別硬的。

“管制歸管制,各路小電廠、大電廠,多多少少肯定有餘量,特別是到豐水期。偷偷賣掉毫不奇怪。礦業生意最後剩下來的,是能搭上門路或者本身就是門路的礦場主。”他還表示。

針對礦業的未來,他還稱:“整體上,萎縮是肯定的,死透是不可能的。可控化、利益鏈條化、集團化才是礦業的出路。”

對此,有網友調侃稱:“聽君一席話勝讀幾個月新聞!”“你是誰?你說這些是什麼居心?你背後是誰?”……

也有網友堅定地指出,只要單位時間產量比電費高,這個行業就暫時還能繼續夾縫裡生存。但要說集團化,這個可能性幾乎沒有,國家政策層面禁止的事物,不大可能逆勢擴張。

如果說手裡有幾臺礦機小打小鬧,那上千礦機的轟鳴可不是鬧著玩的。正如,一些手裡有成百上千臺礦機的礦工,不急於用錢的,也只好暫時躲平,以邊思考邊尋求下一步的發展之路。

出圈:賺了 or 虧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礦業變局,有人破釜沉舟大膽一試,有人選擇暫時躺平,也有人無奈被迫出局。

正如開頭所說,割肉離場的大有人在。某小礦場主也表示,他總共有30多臺礦機,原價4500元左右,不得已以2000多元打包賣掉。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從前段政策出來之後,便有大量二手現貨礦機湧向市場。以至於,礦業巨頭也不得不選擇調整銷售策略,“暫時只開售遠期小幣種和比特幣超算伺服器,現貨將全球停售。”

至於何時能夠恢復銷售?內部人士也說不準。

不管怎麼說,有些礦工還是經歷了從躲著賺錢,到躲平虧錢的尷尬處境。有人評價稱:“這真是,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但是,我們要說的是,沒有經歷過風雨,哪來的詩與遠方?

何況,由於最近一年的幣價暴漲,晶片奇缺,算力增長緩慢,一直持有礦機或在2018年已經入場的礦工,大多其實都賺得盆滿缽滿,而且聰明的投資者甚至在今年3月份已經將千臺礦機如數出盡,這一輪行情與政策下來,只能說驗證了他們的英明策略與遠見卓識。

為什麼有些人高位接盤,而有些人高位套現離場,這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