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擊數字貨幣承兌商(OTC)附司法判例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鏈審科技ChainAudit

2017年9月4日中央7部委聯合釋出《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正式宣告,在我國開設數字貨幣交易所,利用人民幣進行代幣融資界定為違規。但是並沒有出臺相關法律,針對這一行為提出明確適用的違法罪名和執法細則

因此,大量數字貨幣交易所,例如火幣網,幣安網,均採用了將伺服器,組織架構,人員設立在境外,但是仍然面向中國使用者提供服務的形式,“巧妙”的規避了監管。

但是,由於《公告》已經禁止了使用人民幣交易的行為,各個數字貨幣交易所並不敢頂風作案,因此,紛紛引入“USDT”,泰達幣,作為計價單位進行交易。即,參與數字貨幣交易行為,需要先將人民幣換成USDT,然後才可以使用USDT購買比特幣,以太坊等多種數字貨幣。

承兌USDT和人民幣的承兌商,由此應用而生。他們透過以美元實時匯率的比例,收取使用者人民幣,並兌換給使用者USDT。而當使用者需要將盈利換成人民幣時,他們還提供將USDT換成人民幣的逆向服務。透過手續費,交易點差,匯率波動等方式,這些服務商獲得相應的鉅額收益。

這種個人對個人的交易,根據目前的法規並不屬於禁止範圍,而由於他們經常透過QQ群,微信群等場外交易的方式進行這種C to C的交易,這類承兌商因此又被成為“OTC承兌商”。非常類似於,博彩行業的“洗碼仔”

目前,主流民事裁判觀點支援個人之間的法幣交易,同時承認虛擬數字貨幣具有財產屬性,因此,個人與個人之間從事一手交錢、一手交幣的OTC行為,在我國並不違法,還是民法所保護的民事行為。因此,“善意第三方”的辯護意見更是一種幫助“OTC承兌商”逃避執法機構的處罰的有效說辭。於是“OTC承兌商”披著法律保護的外衣更加肆無忌憚。

同時,由於數字貨幣的匿名性,除了正常參與買賣數字貨幣的使用者,大量黑灰產資金湧入數字貨幣,希望透過數字貨幣完成資金的清洗和逃匿,而“OTC承兌商”正好為他們提供了這樣的通道。根據網際網路資料顯示,30%的人收到黑錢且被凍結過銀行卡,由此可見黑灰產在這個承兌鏈條中起到了巨大的支撐作用。

以火幣網,專門從事此類“OTC承兌商”為例,使用者在火幣上向其銀行卡支付人民幣後,火幣網會將“OTC承兌商”的USDT支付給使用者,火幣網從中做USDT的凍結擔保,保證了交易的順利進行。每交易一筆,每個USDT“OTC承兌商”可以獲取至少0.07元的差價收益,“OTC承兌商”通常一個月雙向累計交易可達1千萬元人民幣,收益就可以達到10.7萬元之多

鉅額的暴利,簡單的操作,法律的保護,海量的需求讓“OTC承兌商”迅速成為賺錢的“香餑餑”,很多人使用親戚朋友的銀行卡,甚至購買“人頭卡”成為“OTC承兌商”。根據鏈審科技2020年12月釋出的文章,目前USDT已經成為了數字貨幣已經淪為博彩、逃匯、洗錢、提現的工具,而“OTC承兌商”就是這個環節中重要的“跑分平臺”。

面對“OTC承兌商”,執法機關難道就束手無策麼?其實我國針對利用數字貨幣進行違法犯罪的情況,已經在積極行動。

2020年發起的“斷卡行動”,可以有效打擊利用“人頭卡”的進行“OTC承兌商”。

2021年4月22日,中信銀行發公告指出,一旦發現使用者涉及C2C的數字貨幣交易,將停止其銀行卡服務。

2021年5月三協會出臺規定,明確要打擊並限制虛擬貨幣交易兌換業務,國內機構均不得為虛擬貨幣交易兌換提供服務。

2021年5月21日,劉鶴總理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中指出,要針對從事C2C的大額交易商提供數字貨幣交易的行為進行重點打擊。

因此,目前可以得出的結論是:正常的個人對個人,即C2C買賣數字貨幣的行為,是合法且受到保護的,但是“OTC承兌商”是明確的違法行為,且可以入刑。

那麼什麼樣的行為符合可以打擊的“OTC承兌商”?

根據最近各地判例,有以下三點之一的即可以列為打擊目標:

明知或者可以推斷知曉是違法所得,依然幫助承兌的;

未做交易對手身份稽覈(KYC)的,包括:交易流水,影片驗證;

利用他人身份和銀行卡從事的。        

鏈審科技將針對這3點進行詳細闡述如何打擊“OTC承兌商”。

NEWS

明知或者可以推斷知曉是違法所得

根據鏈審科技,2020年3月釋出的《最高檢:利用比特幣洗錢案例典型剖析》,2021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國人民銀行聯合釋出6個懲治洗錢犯罪典型案例,其中就有一起利用比特幣進行洗錢的犯罪案例,被告人陳某明知陳海波因涉嫌集資詐騙犯罪被公安機關調查並出逃,仍將非法所得透過數字貨幣轉給犯罪分子,根據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9)滬0115刑初4419號判決結果,被告人陳某犯洗錢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對於某些“OTC承兌商”狡辯稱,並不知情,實踐司法判例中主要透過以下三個方面佐證其知曉其承兌的人民幣涉及違法所得:

#01

承兌收益遠高於正常市場水平        

#02

微信,蝙蝠,telegram等聊天工具中明確提及系違法所得

#03

員工,親屬等證人證詞                

NEWS

未作交易對手身份稽覈(KYC)的,

包括:交易流水,影片驗證

根據《刑法修正案(九)》,其增設幫助資訊網路犯罪活動罪,即針對明知他人利用資訊網路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網際網路接入、伺服器託管、網路儲存、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援,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的行為獨立入罪,在刑法學界又將幫信犯罪認為是幫助犯的正犯化。按照法律規定,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一般“OTC承兌商”僅針對參與使用者做簡單的KYC,即僅包括姓名,身份證號碼,照片的核對。但是在實踐司法判例中,沒有做以下KYC認證的均有被認定為幫信罪的先例:

#01

姓名,身份證號碼,照片一致           

#02

影片認證,即要求對方手持身份證、銀行卡錄製影片,內容通常為“我的姓名,身份證、銀行卡均是我本人所有,我的資金來源合法正當,並願意承認任何法律責任”

#03

提供銀行交易流水,如果交易流水不足一個月的,還需要對方使用銀行卡向對方的微信轉賬,再用微信進行提款至銀行卡的操作,用以證明這張卡是“活卡”,同時還要認定對方的微訊號是否存在異常情況

2021年5月12日,杭州西湖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涉嫌非法經營罪、幫助資訊網路犯罪活動罪案件,被告人包括幣圈大佬趙東等在內的12人。趙東是圈內赫赫有名的“OTC承兌商”,他的審判具有重要的里程碑式意義。據報道,檢方在庭審中主要根據其僅履行了姓名+身份證號碼的簡易KYC稽覈,且資金主要來自境外博彩平臺“跑分”的第四方支付平臺交易,進行了訴訟說明,並建議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NEWS

利用他人身份和銀行卡從事的

根據94公告,任何機構不得從事法定貨幣與代幣、虛擬貨幣相互之間的兌換業務。同樣,在2021年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明確指出要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

因此個人如果利用他人身份進行OTC承兌業務,且以營利為目的,並非法律保護的個人對個人的行為,可視為以商業主體從事法定貨幣和虛擬幣之間的行為,也會涉嫌非法經營罪。

綜上所述,各級執法部門可以針對“OTC承兌商”的違法事實,開展沒收違法所得,處以違法所得收入的數倍罰金,以及有期徒刑的多方面打擊。同時,由於鏈上交易均可追溯,便可透過歷史鏈上記錄檢視每筆交易,執法機關可以聘請鏈審科技這樣的第三方專業人才追蹤鏈上交易情況,協助監管圍堵問題資金可疑交易,並對加密貨幣資金流動加強監管。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