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足加密貨幣日企財報:疫情期間虧損,靠炒幣逆風翻盤

買賣虛擬貨幣

在數字貨幣領域,日本16家上市企業保守預估掙了30億日元。繼特斯拉之後,這16家上市企業的財報透露出,一些公司在該領域戰績顯赫,一些則以慘淡收場。

作者|毛利五郎來源|鏈得得

近日,日本投資網站cryptact資料顯示,日本上市公司中16家上市企業(保守估計)在數字貨幣投資領域戰績顯赫。最新財報顯示,這16家企業在上一輪決算期內至少在數字貨幣投資領域掙了30億日元。

GMO、Remixpoint、Monex Group、FISCO 等旗下擁有持牌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公司,在2017年之後幾起沉浮。其中GMO和Monex集團的股價,更是隨著數字貨幣的起伏大幅波動,一度讓集團深陷泥沼。但是,從這些公司的最終財報可以看出,幾家歡喜幾家愁。

—1—

旗下有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風光無限

作為網路投資巨頭,Monex 集團自2018年宣佈接盤鬧出“數字貨幣交易業界最大盜幣事件”的交易所之後,該集團社長松本大算是All in了數字貨幣交易行業。松本大的步子跨得大,也佈局很早,不過代價卻是,該集團的股價每天都跟著比特幣價格跳水或者漲停,如過山車般刺激。

Monex集團的股價波動與數字貨幣市價變動

Monex 上個月披露的集團財報顯示,公司2021年3月以前的年度淨利潤創下了143億日元的新高,是上一年度同期的4.8倍。這主要受益於旗下Coincheck的交易抽成和來自美國市場的交易佣金。2018年Coincheck宣佈重新起航時,業界這個曾經的“世界第一”讓日本其他交易所聞風喪膽,重回寶座雖然艱難重重,但遇到執拗的松本大,也算是有了善終。

Monex 2020財年年度營業收益為779億日元,翻了1.5倍,在財務披露會見時,松本大更是宣佈“目前公司各部門都運營良好,集團託管資產約有6.4萬億日元,與日本頭部地方銀行可以匹敵。”

不過,對於更早佈局的上市媒體GMO來說,就沒這麼好運了。

—2—

手拿尚方寶劍卻不揮舞的GMO

GMO集團的股價波動與數字貨幣市價變動

鏈得得對GMO也有長期的觀察,GMO的主營業務是廣告業,該公司本著“申請一下也沒什麼損失”的心態,獲得了當時十分不起眼的數字貨幣交易牌照,而且還是首批牌照。這張牌照讓GMO在2017年的比特幣大火之後更是金光十色,更是能輕而易舉涉足挖礦、NFT等炙手可熱的細分行業。

但是,GMO還是比較保守的企業,在交易所的投入和經營上似乎並沒有擴大,而且,業務還是囿於本行——廣告。雖然2018年完成了“從完全沒有業績,到終於開始交易”這一0到1的飛躍,但在隨後的4年,GMO依舊沒有什麼搶眼的業績。

日本業內預估,GMO旗下的加密資產只有101萬日元,作為首批交易所來說,這個數字實在是很難讓人接受。

同時,另一個接盤持牌交易所的Remixpoint,也沒有那麼風光。

Remixpoint是接受了Bitpoint這一最早持牌交易所的企業。因為2017年的盜幣事件之後,各大交易所的牌照水漲船高,深知單靠數字貨幣交易業務無法立足虎狼四伏的加密行業,當時持牌的16家交易所命途多舛,都在暗地裡尋找大靠山。

但是,Bitpoint在Remixpoint這一保護傘下活的並不風光。Remixpoint原本只是買賣二手車、為酒店做策劃的公司,在數字貨幣交易行業算是新手,再加上新冠疫情影響之下其他業務的萎縮,該公司5月14日披露的最新財報顯示,最近一季度為赤字29.7億日元,1-3月的最終損益更是赤字20億,銷售業績比上一年度同期差不多擴大了40%。

—3—

備受爭議的網路遊戲公司COLOPL

另一家網路遊戲公司COLOPL,也是排名第一的悶聲發財的上市公司之一。這家公司還涉足VR業務和投資業務。

該公司最新財報顯示,自2020 年 10 月至 2021 年 3 月,其數字貨幣銷售盈利5.42 億日元。因為COLOPL也涉足投資業務,目前財報無法推斷公司是否有加密資產的投資相關業務。

財報雖然挺風光,不過COLOPL還面臨著任天堂高達96億9900萬日元的智慧財產權訴訟案。2016 年 9 月以來,任天堂共對COLOPL提出五項智慧財產權侵權,兩家公司一直沒談攏,任天堂對其索賠金額為 96.99 億日元。

但是,有些上市公司並不全是佈局長久,這些公司入局數字貨幣的契機千差萬別,但是,背後透露著日企最精華的部分,那就是“一切為了客戶,為了客戶一切”的精神。

—4—

不務正業的gumi,賣幣逆轉財報

網路遊戲開發gumi 6月4日宣佈,在截至2021年4月的財年中,公司淨利潤為 18 億日元,比上一財年增長4%。這在文創領域表現其實是很差的業績。因為新冠,文化、遊戲等室內可以消費的行業,都有至少2倍的增長,gumi的業績可以說十分平淡甚至可以說是令人失望。

因此,公司本期收益主要是來源於數字貨幣的投資收益。其主營業務遊戲使用者反而減少了很多,並且因為發行週期拉的太長,除了與遊戲軟體巨頭史克威爾艾尼克斯控股合作發行的《最終幻想》系列表現不錯外,其他作品的銷量均有所下滑。公司銷售額下降 6% 至 186 億日元,營業利潤下降 32% 至 15 億日元。

但是,該公司旗下數字貨幣的投資收益引人矚目。公司持有的加密資產市價(2021年1月)預計為11億日元,賣出的淨收益9.3億日元。這為財報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才讓全年淨利潤較上一財年增長了4%。

—5—

歪打正著:疫情虧到沒褲子的飲食企業KICHIRI

其中,歪打正著的,是疫情期間虧得最嚴重的飲食行業的KICHIRI HOLDINGS。該公司旗下經營了高階居酒屋「KICHIRI」、漢堡店等飲食相關事業。

隨著數字貨幣在日本的興起和普及,作為支付的合法方式,匯入數字貨幣完全是為了方便客戶餐後的結賬。在2017年,鏈得得駐日研究員曾報道過,日本餐飲店、酒館、電器城在數字貨幣到來時,就已經開始了數字貨幣支付方式的匯入。

KICHIRI控股也是此時涉足數字貨幣的,但是與其他企業立即折算成日元結算的方式不一樣,KICHIRI持倉了。沒想到此舉反而歪打正著,2021年6月的最新財報顯示,該公司所持的數字貨幣目前(2021年6月1日)市值為3743萬日元。

但由於疫情,日本餐飲酒店行業大部分都已破產、倒閉,KICHIRI總公司同期也有赤字4.33 億日元。截至2020年6月,集團盈利結餘總額為5億4868萬日元,但一年後的今天只剩下1億202萬日元。公司目前的持倉暫時是為了方便客戶,但在數字貨幣動盪的情況下,其實對財務上有較大威脅,公司很有可能會賣掉所有的數字貨幣。

根據日本的數字貨幣徵稅法案,法人的數字貨幣盈利稅率約在19%-23.4%之間。本次6月份是財季結束,相比3月數字貨幣幾乎翻倍的價格來說,估價上幾乎腰斬。不過按照日本的繳稅規則,對於KICHIRI 來說,其實是不利的,何時賣出成了問題。

對於總公司來說,這更像是不定時炸彈,連著兩期財報赤字嚴重的KICHIRI,危機四伏。

隨著世界各大傳統巨頭們紛紛宣佈涉足數字貨幣行業,在賺得好名聲同時還能盆滿缽滿,鏈得得估計,只要謹慎一些不要像馬斯克那種花樣作死,利還是大於弊的。所以,本輪財報季中,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上市企業涉足加密貨幣。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