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了解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

買賣虛擬貨幣

今晚,想先和你一起聽首歌。

搖滾樂隊 Kings of Leon《When You See Yourself,Are You Far Away》

When You See Yourself,Are You Far Away

一些人可能聽說過 Kings of Leon,成立於上世紀 90 年代末,風靡於本世紀初。而在本世紀的第二十一個年頭,他們又再一次被人們銘記——源於一個新興概念,NFT。

今年 3 月,Kings of Leon 聯手 YellowHeart 釋出 NFT 音樂專輯,也是整個音樂界第一個以 NFT 形式發行的專輯,這一舉動促進了音樂行業和區塊鏈技術應用的革新之旅。

NFT音樂產業發展簡述

隨著數字化趨勢不斷主導著傳統產業,Spotify、Soundcloud 等平臺為音樂家們創造了新渠道,將他們的音樂作品貨幣化,增加曝光率。接著,NFT 透過區塊鏈技術提供了類似的解決方案,允許音樂家以全新的方式吸引粉絲,獲得更多收入。

Musicoin是第一批迎合音樂行業新發展的專案之一,提供了免費平臺,讓藝術家可以直接得到粉絲的獎勵。Rarible、Nifty Gateway、OpenSea 等新平臺壟斷了市場,製造了 NFT 的狂熱,這些平臺也提供了形式廣泛的 NFT 產品。

自 2020年底以來,NFT 在音樂行業掀起了一場大風暴。隨著疫情讓很多演出擱置,音樂人們越發迫切地希望從流媒體服務中賺取更多版稅。這正是非同質化代幣發揮作用的地方,NFT 透過營銷唱片的單一性為音樂貨幣化提供了新機遇。

隨著需求的增加和新專案的開發,NFT 音樂市場正在不斷擴大。區塊鏈可以授權音樂人透過私鑰持有其音樂或影片,透過 NFT 分發,買家將有權獲得其獨特的副本。

2020 年 12 月,Deadmau5成為業內第一個走 NFT 路線的大玩家,拍賣了一套名為“Rarez”的收藏品。該系列不包括音樂作品,但有藝術品、貼紙等趣味物件。當月晚些時候,他再次以高達 8 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 In Titan’s Light 的單份副本。

電子唱片公司Monstercat很快加入進來,以超 5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由 Varien 製作的原聲帶。Linkin Park 主唱Mike Shinoda以 3 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 37 秒的音訊剪輯《One Hundredth Stream》。Shawn Mendes雖然沒有釋出 NFT 音樂,但已經透過出售其他藏品賺取超 60萬美元。

舞蹈二人組Disclosure在 Twitch 上表演了新歌 N.F.T-N.R.G ,NFT 版本迅速出售,盈利約 6.9 萬美元。著名電子製作人 3LAU 在出售 33 個 NFT 作品後獲 1160萬美元。

最後,就是文章一開頭提到的Kings of Leon,第一個以 NFT 形式出售整張專輯的大熱門樂隊,銷售額已經超 200萬美元,且在可預見的未來將持續飆升。

NFT 無法解決所有藝術家在疫情期間已經或正在面臨的生計問題,但仍然給他們提供了新的機遇。

NFT + 音樂行業發展潛力

眾所周知,在藝術界,非同質化代幣已掀起巨大波瀾。而在音樂界,NFT 的颶風效應也是如期而至。Water & Music 收集的資料顯示,僅在 2021 年 2 月,NFT 音樂行業盈利就已經達到近 2200萬美元。

瞭解 NFT音樂行業最好的方法之一是關注該領域出現的一些關鍵早期玩家,隨著音樂 NFT 迅速擴張,他們也引領著其發展方向。Water & Music 統計的資料顯示,過去半年多的時間裡,音樂 NFT 的銷售額增長了 150倍。似乎每個音樂人和音樂公司都在試圖參與一把。

音樂 NFT 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包括但不限於音樂會(虛擬和實體)門票銷售、取樣包、未發行歌曲預覽、藝術品等。隨著音樂 NFT 的不斷增長,該技術的潛在用途將迅速擴充套件,遠遠超出如今的 NFT 使用方式。

為什麼購買 NFT 版本音樂?

When You See Yourself 這張專輯陸續在 Spotify、Apple Music 等流媒體平臺上發行,QQ音樂上也已經發布,YellowHeart(基於區塊鏈的流媒體平臺)提供了專輯的 NFT 版本。

很多人會問,既然傳統平臺可以找到音源,為什麼還要購買 NFT 版本?

新奇效應

對一些人來說,毋庸置疑,NFT 新奇且炫酷,50 美元的套餐除了提供電子專輯下載許可權外,還有限量版金眼黑膠唱片實體版本,以及獨一無二的 NFT 專輯收藏品。除此之外,NFT Yourself 系列中,Kings of Leon 還發布了六張“金色門票”的拍賣,拍賣到門票的粉絲可以終身享受其音樂會前四排座位。NFT 的底層區塊鏈技術能夠將金票直接傳輸到粉絲的數字錢包中。

NFT 專輯在音樂行業仍還是一個相對較新的概念,對於不熟悉 NFT 行業的人來說,這很像向 90年代從未見過網際網路的人解釋網際網路。NFT 所具有的高度概念性和前所未有的創新性對於很多人來說還新奇,透過購買自己喜歡的音樂人發行的 NFT,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以最直接的方式瞭解這個新興概念。

限量稀有

NFT,“非同質化代幣”,往往數量有限或獨一無二,這恰恰是粉絲經濟的關鍵——來自偶像,限量珍貴。大多數音樂人會以有限的模式釋出歌曲或專輯,為粉絲創造獨特、可銷售的數字商品、藝術品,帶來獨特的音樂體驗。

雖然 NFT 是一種數字商品,但購買 NFT 的底層邏輯其實和購買實物商品相似。例如,即使一張專輯可以在網上可以免費或付少量費用播放,許多粉絲仍然會想要購買限量版黑膠唱片。

NFT 的走紅和那些依靠營銷驅動的品牌有共通之處。Supreme T 恤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仍然十分特別,因為它只供少數人擁有。Supreme 的限量發售、收藏家的限量黑膠唱片以及 NFT 的稀缺性使得它們成為一種身份象徵和紀念品。

為稀有和獨家音樂支付天價已經不是鮮有耳聞了。前製藥公司 CEO Martin Shkreli 曾為武當派的唯一一張專輯《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花費 200萬美元。英國 DJ Scaramanga Silk 一張不起眼的單曲最近成為 Discogs 上最昂貴的黑膠唱片,售價超 40,000美元。

獨特權益

一些音樂人正在使用 NFT 來給他們的支持者提供前所未有的體驗,包括前排門票、個人紀念品等等——總的來說,這是一次豐富且獨特的嘗試。因此,下次從音樂家那裡購買 NFT 時,記得購買到的是獨一無二的物品。

投資目的

有些人購買 NFT 資產可能是出於投資的目的,希望其持有的 NFT 會在未來實現保值或升值,可以從轉售中獲利。NFT 的波動性和不確定性使得 NFT 持有風險比一些傳統投資要高一些,但對於許多投資者來說,他們願意承擔這種風險。

正如上文所說,NFT 可以簡單看作是一種“數字資產+身份驗證證書”混合體,對於任何能夠將現實世界與 NFT 聯絡起來的用例都具有很大的發展前景。由於 NFT 可以進行驗證且極其安全,音樂人可以更好地留存粉絲,創造新的互動方式,不僅獲得更多的版權收益,也能減少傳統固有成本的開支。簡單來說,NFT+音樂其實是將音樂——歌曲、專輯等——與 NFT 相連。

NFT 如何賦能音樂人?

對於音樂人來說,NFT 提供了令人興奮的可能性,可以去除行業的一些中間商和第三方,以全新的方式將他們的作品代幣化。例如,Linkin Park的聯合創始人 Mike Shinoda 曾經拍賣了一首未發行歌曲的 37 秒預告片,配有視聽 NFT 動畫,售價高達¥30,000。

重點在於,即將將歌曲的完整版本出售給領頭的 DSP 娛樂公司,在 DSP 和唱片公司抽成加上營銷費用後,大多數音樂人獲得的收入遠遠不可能達到 1 萬美元。對於大多數音樂人來說,公司經理、唱片公司、出版商等從他們的音樂中獲取的利潤遠遠超過音樂人們,留給他們的只有一小部分。

儘管電子藝術家最先加入 NFT 音樂行業,如收入最高的 3LAU、Deadmau5 等,但各種流派的音樂家正在加入這一新興產業,包括 Kings of Leon。

這也為音樂人帶來了新的可能性。格萊美提名音樂人 Illmind 最近以 NFT 的形式釋出了世界上第一個節拍取樣包。任何人都可以收聽,但所有權和使用權只歸出價最高的人所有。這種銷售模式可能會對音樂的授權和銷售方式產生重大影響。

目前,對唱片公司、出版商及其律師來說,音樂授權和所有權轉讓是一個相當繁瑣的過程,手動清除樣本使用或所有權轉讓甚至會推遲音樂的釋出日期。但使用 NFT 可以讓音樂授權和轉讓像線上購物一樣方便快捷,文件傳輸高效且安全。

YellowHeart 執行長兼創始人 Josh Katz 曾說道:“YellowHeart 的使命是在藝術家和粉絲之間建立共生關係,為他們賦能,讓他們可以直接向粉絲出售音樂作品和門票。”

“透過 NFT 和智慧合約技術,我們正在改變粉絲與藝術家互動的方式。我們很高興能與 Kings of Leon 合作,開創了一種透明、粉絲友好的體驗,最終將控制權歸還給藝術家和粉絲。”

由於新冠病毒疫情給音樂行業帶來的沉重打擊,越來越多人認為 NFT 可以作為減少數字作品盜版、幫助為藝術家創收的一種新方式。

NFT 如何賦能音樂公司?

Shawn Mendes 的經理 Andrew Gertler 與創意指導機構 STRODY 合作,推出了名為 STRODY.Exchange 的新 NFT 音樂市場,成為行業領跑者之一。在此之前,Gertler 和Mendes 也曾涉足 NFT 市場,出售獨家配件,如 Mendes 帶有 Fender 的數字版簽名吉他。

創意工作室、唱片公司、管理公司 IAMSOUND 與唱片公司 88Rising 以及Zora合作,於 2021 年 2 月與 Toro y Moi、Yaeji 和 Mura Masa 一起舉辦了第一次 NFT 藝術展。最暢銷的藝術品之一,Yaeji 的數字寵物魚售價相當於 2.7 萬美元。

華納音樂集團多年來也一直是 NFT 的支持者。2019 年 9 月,早在 NFT 音樂炒作開始之前,華納的創新和新興技術部門就投資了總部位於溫哥華的 Dapper Labs——CryptoKitties創始人。Cryptokitties,一款允許使用者交易和出售虛擬貓的遊戲,第一個非同質化代幣遊戲專案。一年後,雙方還和華納簽約的搖滾樂隊 Muse 合作,推出了兩個受樂隊啟發的限量版 NFT。

NFT 音樂平臺

如果上文的介紹已經讓你對 NFT 音樂行業有了基本瞭解,那麼接下來Sophia (ID:lovebit98)將盤點一下兩個相對有名的 NFT 音樂平臺——ROCKI 和 Audius,幫助大家進一步瞭解 NFT 音樂平臺如何為粉絲和音樂家賦能。

ROCKI

ROCKI 是一個數字音樂流媒體服務和支付網路,是幣安智慧鏈上最大的音樂平臺,旨在透過其應用程式內原生令牌$ROCKS 直接獎勵藝術家。該平臺採用混合型以使用者為中心的執行模式,藝術家可以獲得貨幣作為獎勵。值得注意的是,ROCKI 是第一個既獎勵藝術家也獎勵聽眾參與的平臺。

ROCKI 在 ROCKI 平臺上推出了兩個獨特的音樂 NFT——ERC721“版稅收入權”NFT 和 ERC1155 “獨家收聽權”NFT。其獨特的混合訂閱模式允許音樂家可以以貨幣賺取流媒體收入。以使用者為中心的支付模式通常被稱為線上流媒體最公平的支付模式,在法國流媒體巨頭 Deezer 的推動下,廣泛贏得了媒體的關注。

ROCKI 為藝術家開闢了新的收入流,同時帶來了新粉絲參與度和價值。在 ROCKI上發行音樂 NFT 的獨家收聽特權和音樂 NFT 的版稅收入權利是下一步 ROCKI 的發展目標。

在 ROCKI 上,無論音樂家初始受眾規模大小,都可以利用其現有粉絲群,引入音樂 NFT以及獨特的支付模式,即使在疫情仍然肆虐的不確定時期,也能讓音樂家有收入可得。

此外,ROCKI 透過在 ROCKI 平臺上用 ROCKS 代幣獎勵聽眾,感謝他們收聽贊助和策劃的音樂,擴充套件了“以粉絲為中心的”的定義。聽眾在建立播放列表、提供反饋和主持社交活動時都可以獲得 ROCKS 代幣,這是該流媒體平臺創下的先例。

ROCKI試圖解決以下問題:

•省去中間商和第三方,讓粉絲和藝術家直接建立關係

•與完全擁有自己音樂的藝術家,即獨立藝術家合作,這也是迄今為止增長最快的音樂家類別。

•利用區塊鏈的力量來處理運作:透明度、安全性、無需信任的合同、金融。

•用混合模式支付流媒體版稅,並將大部分訂閱收入分享給音樂家。

•獎勵聽眾,吸引更多使用者參與。

同時,該公司透過 Bounce.finance 成功拍賣了以色列 progressive house 風格的 DJ Guy J 的歌曲 COTTON EYES 的版稅,該歌曲以創紀錄的 40 ETH 的價格成功售出。

Guy J Cotton Eyes

這首新的獨家曲目以創紀錄的 40以太幣(撰寫之時約為$24,880)的價格出售了該作品未來 50%的 ERC721 版稅收入權,透過去中心化拍賣協議 Bounce.finance 拍賣。

該平臺原生代幣 ROCKI 為早期參與的音樂家和聽眾提供獎勵,代幣的特點還可以促使代幣持有者不把代幣作為投機資產,而用於在平臺上探索實用功能。對於那些能夠為平臺執行提供幫助的個人和集體,ROCKI 也會頒發代幣進行獎勵。此外,ROCKI 代幣還旨在建立活躍積極的社羣,是平臺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

該平臺飽受新冠疫情打擊的藝術家和音樂家們提供了急需的收入來源。儘管該平臺仍然只推出了測試版本,但截至 2020年 12 月,該平臺已經有數千名獨立藝術家和超過 3 萬首曲目。

Audius

Audius 是一個去中心化流媒體平臺,在多個節點上執行,以確保音樂完全歸藝術家自己所有。該平臺每月使用者超 300萬,旨在替代 Spotify 和 SoundCloud。該平臺開啟了新的可能性:將自己的 NFT 圖書館納入網路。

該平臺自稱是“創作者經濟的基石”,是藝術家/粉絲互動的樞紐。該平臺還啟用了 Audius 護照,允許使用者連線到 Web 3.0生態系統。該網路無需許可權。因此,創作者能夠利用整個圖書館,利用現有音樂呈現出帶有新外觀和新感覺的新作品。此外,網路參與者可以執行節點,做出貢獻並獲得獎勵。

與 ROCKI 不同的是,Audius 並不出售 NFT,而是推出了“收藏品”功能,允許參與藝術家和一定級別的使用者(音樂家和使用者都必須持有至少 100個 Audio 代幣——截至本文撰寫時約 240美元——才能擁有 Silver Tier 帳戶,並有資格使用 Collectibles 功能。)展示其已經擁有的 NFT。這是一個音樂家營銷、出售 NFT 藏品的好機會,也是使用者發現併購買中意的數字物品的好機會。

收藏品功能聽起來很像 Lazy.com 的 NFT畫廊,但 Audius 的特色在於嵌入了一個專屬音樂網站。只是在以音樂為中心的基礎上Audius 也可用於展示各種 NFT。Audius 目前與SuperRare、OpenSea、Zora、Rarible、Foundation、Catalog 和 KnownOrigin 的 NFT可以實現相容,預計在不久的將來會有合作。

Audius 允許音樂家向粉絲髮行並直接獲得收益,特點是:

1. 由 Audius 平臺代幣($AUDIO)、第三方穩定幣和藝術家代幣驅動的高效代幣經濟。

2.用於分享音訊和後設資料的去中心化儲存解決方案和分類賬戶。

3. 可程式設計的機制。

4. 供使用者有效查詢後設資料的發現協議。

5. 去中心化的管理協議,藝術家、節點運營商和粉絲在平臺變更和升級的決策中都可以擁有或個人或集體的權利。

Audius 平臺還可以根據使用者的點贊、關注和轉發推薦熱門歌曲,玩家重新整理就可以獲得新推送。該平臺還推出了 APP 版本。本文撰寫之時,該平臺熱榜第一的歌曲 Boss Up Remix 已經已經播放 4k+,抓人的旋律受到許多點贊和轉發。

Boss Up Remix-Sango

Audius 的原生代幣$AUDIO 提高了網路安全性,帶來專屬功能訪問,促進社羣自主治理。Audius 協議賦予每個使用者分享、貨幣化和收聽音訊的自由。持有$AUDIO 的使用者可以透過對網路做出積極貢獻,贏得發言權,參與平臺未來發展方向的決策。

NFT 對音樂行業的賦能方案

智慧財產權

眾所周知,數字媒體可複製、可共享、可竊取:種子下載和音源洩漏無疑削減了整個音樂行業的利潤,威脅到傳統的分銷和貨幣化模式。透過投資 NFT,音樂界的創作者、策劃人、畫廊家和其他利益相關者正在試圖創造和捕捉“數字稀缺”的價值。一首 NFT 歌曲的價值不一定只是它的聲音,而是讓消費者可以擁有對該歌曲檔案的獨特所有權,將所有權透過以太坊區塊鏈直接從藝術家本人手中轉移到買家手中。

對於超級粉絲來說,這分光榮、炫耀與權利可能就足夠使之傾倒;而對於那數百名湧入 NFT 市場,推高 NFT 資產,如 GIF 和 JPEG,價格的投機者來說,他們希望,NFT 音樂媒體的新穎性將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二級市場上不斷積累價值,讓他們透過轉賣獲得更多利潤。

從 Illmind 取樣包的成功出售案例可以看出,NFT 可以比當前更容易、更快、更安全地轉移歌曲、錄音和取樣等智慧財產權所有權。透過區塊鏈進行所有權轉移,可以透過“智慧合約”記錄,幾秒鐘之內便能處理完成。

音樂人的額外收入流

新冠病毒讓音樂行業受到重創。最賺錢的現場音樂在過去的一年裡幾近停滯,許多藝術家和公司難以維持。NFT 提供了一種潛在的新收入形式,可以彌補這一損失,還為粉絲提供了直接支援藝術家的機會。

由於Spotify 等流媒體平臺通常將 90%的版稅分配給幾乎不到 2%的音樂家,因此大多數獨立音樂家到手的收入幾乎微乎其微。而根據花旗集團關於音樂行業的一份綜合報告顯示,音樂行業所有收入中,只有 12%最終落入了原創音樂家手中。因此,假以時日,NFT 音樂將成為所有型別獨立音樂家的首選模式。

在最好的情況下,音樂家可以輕鬆地從二級市場獲利,並從未來數字音樂作品的轉售中賺取預定的利潤份額。從理論上講,它還鼓勵投資者尋找未進入音樂領域的人才,像投資股票一樣投資有潛力的音樂創作者,在他們獲得歡迎後,實現變現。

方便靈活

NFT 最為重要的一個特點就是其便利性。粉絲只需要建立數字錢包,就可以訪問並接收內容,參加拍賣,有機會獲勝競品。這使得購買獨家音樂作品像網上購物一樣簡單。音樂家也只需註冊上傳作品,設定意願價格等條目,然後等待買家拍賣即可。

此外,藝術家對想要拍賣的物品有很大的靈活性,可以是數字的,但也可以是實物的。專輯、數字作品、聲音片段、商品和音樂會門票都是音樂家可以釋出的非同質化代幣形式。粉絲們樂意為這種新奇的體驗付款,音樂家們自然可以“坐享其成”。

安全且去中心化

數字交易是安全即時的,沒有中間商,NFT 直接連結了音樂家和粉絲。但音樂家們交換的不是數字貨幣,而是 NFT,包括音樂會門票、限量版體驗、數字內容、商品和音樂。粉絲們參與這些代幣的拍賣,出價最高的人透過安全交易直接存放在數字錢包。

在這些不涉及第三方唱片公司交易所中,音樂家可以為他們拍賣的內容籌集資金並保留所有內容。粉絲們為獲得獨特的內容而花費資金,所得物安全地存放在自己的數字錢包中,而拍賣資金幾乎可以歸音樂家所有。

此外,區塊鏈內編碼的使得 NFT 音樂行業具有永續性,存在於任何媒體平臺之外。一旦檔案被編碼為 NFT,就很難被竊取或進行其他違規操作。只要區塊鏈正常執行,NFT 音樂就幾乎會持續下去。

創作者無需受制於 Spotify、YouTube 等平臺不斷變化的干擾,創作者可以讓原始創作發揮全部價值,在保證傳播的情況下,出售給那些珍愛原創、重視原創的粉絲。

票務活動

長期以來,現場和虛擬活動的票務一直面臨著許多困境:低效率、機器人程式、黃牛、隱藏費用、假冒偽劣票等等。據 CNBC 報道,12%購買音樂會門票的人經歷過詐騙。但得到區塊鏈技術支援的 NFT 使得詐騙可能性降到最低,所有權轉讓記錄一目瞭然,票務驗證輕鬆完成。NFT 票務(或“智慧票務”)也可以革新二級銷售市場。如果票務公司禁止轉售和黃牛搶票,智慧票務可以在其計算機程式碼中編碼不可轉讓資訊,防止門票轉讓。

未來挑戰

新興音樂家

市場上對 NFT 音樂代幣的需求往往來自對特定音樂家作品的需求。流行或老牌的音樂家可以毫不費力地吸引粉絲,參與競拍。但對於新興藝術家來說,這種需求還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和精力裡創造。新藝術家沒有那麼多機會從這種新音樂形式中受益。

到目前為止,進入 NFT 市場的新興藝術家數量仍然很少。NFT 的銷售通常由地位和炒作驅動,而不是由水平驅動,因此新興藝術家沒有爆紅也是情有可原的。此外,很多市場有意將名氣較小的藝術家拒之門外。OpenSea.io,最主流的 NFT 交易市場,以及其他對新興 NFT 音樂開放的市場平臺往往收取高額預付費用用於鑄造或釋出作品,提高了進入壁壘。

製造稀缺性

NFT 可以激勵新的藝術形式,但如果藝術的價值純粹是其稀缺性,那麼有限的發行和藝術家訪問許可權就是重中之重。

數字稀缺性和物理稀缺性大不相同。座位有限是現場表演稀缺的一個例子,這也是物理條件帶來的限制,但 NFT 直播節目門票出售的數量同樣需要製造稀缺性,門票出售數量可由藝術家自行決定。NFT 依賴於人造概念:讓本不稀缺的東西稀缺起來,價值自然也就隨之出現。但價格過高可能也會使很多粉絲產生被排斥感,把很多粉絲拒之門外。稀缺性高低的決定仍然需要視尺度而定。

泡沫

這會是新一輪的泡沫嗎?我們是否因為 NFT 當前的火爆程度而高估了什麼?如果出售 NFT 的價格是基於炒作和稀缺性,那麼對於那些購買 NFT 作為投資產品的人來說,人們一旦興趣下降,他們面臨的風險將是不可估量的。

擁有一首帶有 NFT 標籤的歌曲或專輯可能需要花費數百美元。NFT 音樂物品已經不是簡單的音樂或 MP3,而更多意義上已經進入了收藏品行列,售價往往要高得多。此外,還有一些音樂家正在創作擁有 NFT 標籤的作品副本。理論上,它確實能讓每件作品都獨一無二,但其價值也會在現實世界中大打折扣。如果作為一名收藏家,希望購買的資產能在未來實現保值、增值,可以嘗試購買那些真正獨一無二的作品,而不僅僅是附加 NFT 標籤的副本。

智慧財產權

儘管 Illmind 的取樣包 NFT 可以證明使用區塊鏈轉讓智慧財產權所有權的潛在好處,但這其中仍然存在許多不確定性。鑑於該技術剛剛推出,而全球版權法又極為複雜,去中心化系統中的智慧合約很有可能遇到問題,這都需要在前進的途中不斷髮現,不斷解決。

出售模式

NFT 可以在市場出售。絕大多數音樂 NFT 使用拍賣模式,但有些則以固定價格出售。哪種方法優先取決於賣方意願。大多數市場不接受使用信用卡或傳統現金付款,這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很多粉絲的進入。

但如果真的想購買 NFT,最好的方法是密切關注最喜歡的音樂家的推特。大部分音樂作品拍賣訊息都會在推特上釋出預熱。

環境問題

目前,為以太坊區塊鏈撰寫新交易能效極其低下。為了確保區塊鏈的安全性和保真性,大型計算機網路爭相成為第一個得出複雜演算法的解決方案,為區塊鏈條新增新事務、新“區塊”。目前的這些“工作證明”流程重視單方努力,導致伺服器之間缺乏互操性。

僅在 2018 年,以太坊驗證其區塊鏈使用的能源就與整個冰島國家一樣多。儘管工程師們正在研究新的共識演算法,但該演算法目的在於獎勵以太坊的投資者,而不是著眼提高計算能力,這種升級可能至少還需要一年時間。舉例來說,購買一場音樂會影片可能會消耗為整個社羣供電所需的能量。

未來已來

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認識到 NFT 音樂行業的價值,這個新興市場逐步開始得到認可。最近,Catalog 正在建立一個類似於 Bandcamp 的商業模式,藝術家可以上傳、收集並交易獨特的數字條目。正如該公司所強調的,市場上的 NFT 將由藝術家自己認證並認可。音樂家們可以在0-100%之間自行選擇獲得所有銷售額的佔比多少。Catalog 的價值在於,它基於統一性和稀缺性,創造了 1 對 1 條目市場。

此外,已成立的電子音樂出版公司XLR8R提到了開發其 NFT 市場。同時,TUNE.FM還將推出自己的市場。目前,更多市場,如上文提到的STURDY.exchange,正在建設之中。每個市場都有自己的價值主張,以幫助藝術家與粉絲建立聯絡,並輕鬆地將智慧財產權貨幣化。

如果你是一位試圖進入 NFT 行業的音樂人,可以設計限量且有意義的 NFT,讓支持者購買到的是正宗且獨特的物品。這不僅能為他們帶來更多價值,也能建立雙方之間的親密和信任關係。

總而言之,NFT 對音樂家以及音樂行業都會帶來顛覆。它讓音樂家享有更多控制權和決定權,也能為他們提供了新的收入流,這在疫情尚未結束的今天尤為重要。同時,它讓粉絲能有機會享受到擁有愛豆全球單品的快感,也讓更多粉絲能夠更近距離的接觸音樂家,也能更加安全、更有保障地獲得可驗證的 NFT 資產。

不可否認,新興的 NFT 音樂行業面臨著很多問題,這是否是一場集體無意識狂歡,我們還不得而知。這是否會重塑音樂人和粉絲的互動方式,依舊有待觀望。但我們能夠思考,除了 NFT,音樂還可以和什麼聯動的,比如音樂 + DAO,比如......加入我們社群一起討論吧!

(P.S.你知道嗎,就連屁也能成為售價85美元的音樂 NFT哦~)

Angry Fart NFT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