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訪談對話朱砝 | 寒冬將盡,行情回暖,投資者應選擇買幣還是挖礦?

買賣虛擬貨幣

訪談主題:寒冬將盡,行情回暖,投資者應選擇買幣還是挖礦?

訪談時間:4月26日15:00

訪談地點:解析區塊鏈·OK訪談一直播直播間

訪談嘉賓:幣印礦池聯合創始人 朱砝

一直播ID:232405465

大家好,我是本期的主持人Cindy。《解析區塊鏈 · OK訪談》是OK區塊鏈商學院推出的高階系列專訪欄目,透過採訪國內外行業頂級專家、專案方、資本方及技術大咖,從監管引導、行業剖析和技術落地等角度出發,深度解讀區塊鏈行業的現實問題,推動區塊鏈行業健康發展。

本期嘉賓是朱砝,幣印礦池聯合創始人,區塊鏈資深佈道者,2015年進入加密貨幣行業,與潘志彪一同建立BTC.com,離職後創業建立幣印品牌,服務於全幣種礦池、瀏覽器、錢包等領域。

以下是本期訪談的主要內容,希望能給大家帶來收穫,不枉此行。


從螞蟻礦池到幣印礦池

主持人:您最早是在螞蟻礦池負責產品工作,當時是甚麼樣的契機加入了這一行業?

朱砝:最開始接觸到比特幣,接觸是很早,但是當時並沒有行動起來,就像很多人說當年馬雲來找我投他,可是我沒有投,這絕對不是一個說明牛逼、傻逼的故事,2012年的時候,開啟了我的電腦,用我的CPU挖了幾天比特幣,發現這個每天已經交不上電費了,這個是當時我跟比特幣的第一次緣分,後來零零碎碎又接觸一些比特幣的知識,實際進入行業已經到了15年,當時位元大陸公司,至少北京辦公室也沒有幾十個人,那麼他作為一個硬體和晶片的公司,當時其實我是做網際網路軟體的產品經理,那麼加入到了這個螞蟻礦池。

主持人:您在螞蟻是非常成功的,跟咱們潘志彪一同建立了BTC.com礦池,後來怎麼又同潘志彪雙雙離職,一同建立了幣印礦池呢?

朱砝:好像故事就直接跨過了兩年,我們先講這個故事的結局,最後我覺得離開原因有很多方面吧,那麼我們當時在BTC.com工作到了後期,我們遇見得到,未來會遭遇一些瓶頸,公司內的環境也很複雜,這樣讓我們覺得可能我們出來單幹會做的更好一些,然後9月份我們就離開了位元大陸,去做我們自己想做的東西。

做礦池的門檻:誠信、開放、多元

主持人:離開位元大陸後,您又在17年同BTC.com原核心團隊建立了幣印礦池,現在幣印已經是排行前三的礦池了。做礦池的門檻是甚麼?需要哪些資源?為甚麼你們可以發展的這麼快呢,尤其是考慮到熊市行情不好。

朱砝:講最實在的話,其實這個領域最重要的是誠信,我一開口說這兩個字,我感覺好像這個行業太傳統了,就好像很多傳統行業,比如做裝修、做地產開口就講誠信,那我們就先不講這個吧,這個實際是做任何事的一個基礎,我覺得我們適合做礦池,跟我們的一些特性有關係,我們是立足於產品和技術的一個團隊,我們在經營、在運營、在市場工作上,我們相對更開放多元一些,你可以看到我們的活動,我們都邀請了大量的競爭對手,甚至各種傳言與我們不合的競爭對手,其實那都是沒有的事情。

我們覺得這樣一個氛圍,你會在一個相對傳統的領域裡讓使用者很放心,那我說的這個相對傳統,其實我指的是礦業相當於區塊鏈行業中的實體經濟,大量的重資產、大量長週期的投資回報,還有很多依賴於地區的長期的經營和耕耘,這些都是非常實體的一個事情,所以,你技術產品過硬,這樣別人就敢用、放心用、方便用,你的運營比較開放多元一點的話呢,這樣能滿足各種各樣群體的需求,尤其我們知道現在這個行業進步的很快,每天都有新的勢力在加入,所以你必須是跟這個比如最土豪的煤老闆,然後跟這個最潮的各種科技,來自於網際網路、來自於華爾街,這樣科技、金融的弄潮兒能夠玩到一起,做事情能夠得到各種人的認可,這是比較重要的一點。

區塊鏈的三大時代紅利

主持人:您在年初發朋友圈稱比特幣下輪牛市將到50至500萬,您這個資料是怎麼計算來的?

朱砝:這個是這麼計算的,因為幣價不是我們一個人說了定的,所以很多時候我們是觀察大家流行的一些不管是段子啊,還是我們能看到的一些共識,那麼有個流行的說法是,一次熊牛轉換這樣的過程中,低點和最高點的幣價差距大概是100倍這樣的量級,說數量級就是它有可能是90倍、有可能是200倍,但肯定不是8倍、不是5倍、不是1萬倍,那麼按照100倍這個量來算的話呢,我們下一輪牛市即將到來的高點可能會是250萬人民幣。

這個聽起來很誇張,那麼有兩派聲音,有一種認為比特幣不會一直這麼漲,也就是我說的這個100倍的經驗以後是沒有辦法去複用的,那麼我們就下調一點,把250萬調到50萬,這個已經非常低調了對吧,然後另外一種聲音是相對比較悲觀的說法,認為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牛市,就還是比特幣不會一直這樣漲上去了,那麼我們再上調一點,調到1倍,從250萬調到500萬,所以我得到了從50萬到500萬這樣的數字,如果往更樂觀的去說,我其實就不願意去做預測了,我覺得50到500萬這樣的數字是比較中肯的。

主持人:之前您在採訪中提到了比特幣當前有3大時代紅利。能不能跟大家解釋下具體是哪3大紅利?

朱砝:第一大時代紅利就是我們所謂的基礎設施投入的持續性增長,那麼這個是以前的熊市中,我們看不到的,以前的熊市中我們看到礦機的價格幾乎已經跌到恨不得白送,當然這次我們也看到有很多的礦機當做廢鐵去賣,這樣的新聞都有,但是最主流的、最好用的、價效比最高的那幾款機器,一直有人持續地在搶,在囤,那麼這個現象在上一輪熊市也算是還見過吧,就是你不管多少錢價格總有人在買,那麼礦機商在持續投入研發新的機器,我們現在投入的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產能,我們現在做的16nm、7nm的晶片,我現在手上拿的這個iphone X,這個是7nm的,跟我們最先進的礦機晶片質成是一樣。

那麼這感覺好像不像是一個熊市,你不能說熊市一定有甚麼預兆,我只能說這樣的情況以前沒有出現過,我們看到各路大資金對礦機晶片、對礦機、礦場、礦池、主流貨幣的投資、對基礎設施公司股權的投資都非常積極,從去年的10月份到現在,我們一直都有大量的投股權的資本在做接洽,所以我覺得以前這種現象是比較少,或者更加不主流的公司在做這些事情,而現在都是很主流的公司在加大對這方面的投入,這是第一大時代紅利。

第二大時代紅利是各種宇宙級的一線機構在場外投資,買幣建倉,那我說的是比特幣,因為我們這邊做礦池,我們有大量的礦工客戶,我知道有這樣的事情,大量的一線這樣的機構在收幣,而且他們的成本範圍使得我做出這樣年初幣價底部的預測,這個事情也是以前沒有的,因為以前那個錢太小了,就算他真的來買了,哪怕花了一個他忽略不計的錢,可能我們這邊幣價也上天了。所以這個事情以前也沒有發生過。

第三個我認為當前各國政府的態度,平均來講是處於一個歷史低點,我們不特指某個國家,就是世界各國,那麼這個就很像一個彈簧,那把這個彈簧壓縮到極限,他擁有了一個很強的能量,我們可以看得到,在未來的5到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我認為剛才我所講的這三個東西,它構成了一個長期的基本面,這個基本面是可以穿越2到3輪牛熊的大利好,它的釋放會非常緩慢,因為你想行業的基礎設施投資,這是行業的硬實力,那麼機構買幣是對它硬實力的認可,可是從機構到普通散戶投資者,這中間隔著非常大的資訊不對稱,這個還不需要人為的製造這個不對稱,因為你除非是大機構幹甚麼就馬上上新聞給你講,給投資者彙報,它沒有這個義務的,所以我認為當全世界都看到區塊鏈的基礎設施,在我們18、19年投入的基礎設施,可能在5年後、在10年後大放異彩,可能那個時候我們的行業有一個很漂亮的結果。

挖礦現狀

主持人:礦圈對普通投資者比較陌生。大部分人也沒有挖礦的經歷。前段時間成都開礦業大會,感覺大家在豐水期又都熱血沸騰的,礦機也開始搶售一空了。豐水期對礦工意味著甚麼?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下目前挖礦的情況?包括電費、挖甚麼幣種合適等。

朱砝:在2018年的牛市中,有很多團隊積累了大量的資金,我們行業裡一直有牛市炒幣,熊市挖礦的共識。大家對共識的認可和參與導致了礦圈投資品的價格偏高,比如:礦機,我覺得接下來礦機的價格可能會回撥。

目前來說,收益最好的是BTC和ZEC,尤其是ZEC,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參與挖礦的人少,如果參與的人多了情況就不一樣了。比特幣挖礦是最穩定的,當然由於近期漲了一波,礦機的價格偏高,所以如果你已經有礦機,那用礦機挖礦是最合適的,如果還沒有礦機,那現在買任何機器都偏貴。

豐水期靠譜的電費價格是0.25或者0.26元,礦場在信用和服務上都是靠譜的。全年電的話,我認為在0.34元左右,如果低於這個價格太多,我認為會有些問題。

目前礦機商的定價策略是300天回本,我認為目前礦機商的定價都挺厚道的,對外說的都是一年回本,實際上就300天。如果買的是二手礦機,由於價格不是礦機商定的了,那麼回本週期就差別非常大,少的可以到100多天。

給普通投資者的一些挖礦建議

主持人:礦圈據說也有很多坑,比如機器被扣留,打壓競爭對手等,你也是老礦工了,有沒有遇到過一些悲慘的經歷?對於普通投資者,你建議他們挖礦嗎?又該如何參與其中呢?

朱砝:我是做礦池的,沒有參與過大規模的挖礦過程,只是接觸過很多挖礦的客戶和朋友。他們在這個行業裡面接觸過很多風波,但在傳統的行業裡面,這種事情其實也很多,只是不被大眾所知,這件事情要被曝光,如果沒有被坑幾個億,我們都無法在微博,在央視和各省衛視看到這樣的事情。

在礦圈,我們經常看到的都是幾百萬、幾千萬級別的,這個比例和實體行業是一樣的。目前,很多法律機構進入到了我們這個行業,想要對礦圈做一些法律的支援,我覺得礦工應該多和律師打交道,我們提前把合同確定,可以減少很多損失。

現在很多媒體把負面資訊放大了,覺得礦圈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跟著律師一起走,在做任何決定和合作的時候一定要讓律師事務所參與。在礦圈,90%以上的人都吃過不懂法的虧。

對於普通投資人,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直接投幣的波動很大,會使人成為短期投資者,很難成為長期投資者。我建議在我們這個未來長期向好的行業裡面,我覺得應該適當地配置一部分礦圈資產,比如:投資礦場、入股礦圈企業、挖礦等,如果覺得都有難度的話,買雲算力也是不錯的方案。

雲算力:6成賺幣,4成賠幣

主持人:我自己買過雲算力,用比特幣支付的費用,但最後挖出的比特幣還沒有我支付的多。你是怎麼看待雲算力的?影響雲算力收益的因素是哪些?

朱砝:幣的價格有漲跌,礦機的價格也有漲跌,不能說一定能踩到點上,但礦圈一定是把幣圈漲跌放緩的,但這不是說挖礦一定賺錢。如果用幣本位來買雲算力,有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在熊市中的概率是6成能賺到幣,4成是要賠幣,但虧幣也虧不了太多。所以最好是用法幣資產去換礦機,買完機器後還要認為這些錢是法幣資產,這樣才能賺錢。

比特幣減半對挖礦的影響

主持人:比特幣每四年一減半,最近一次減半在明年5月份,本次減半後比特幣的獎勵將變成6.25個,這意味著挖礦成本提升一倍。到了2048年,比特幣出塊獎勵不足0.1BTC。礦工都是逐利的,如果礦工無法在比特幣網路中獲得收益,那麼他們必將離開。屆時,比特幣價格必須漲到足夠支撐挖礦成本,有人計算2048年後若比特幣價格無法漲過90萬美元即180倍,比特幣挖礦將變得不再有吸引力。

比特幣能否漲到這麼高?如果比特幣挖礦到時對礦工不再具有吸引力,那網路的安全勢必受到威脅,該如何解決?我能想到的解決方案就是改變共識演算法,您覺得比特幣的共識演算法能否被改變?如果改變了,礦池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朱砝:每個塊的獎勵低於0.1個BTC是不可能的,因為比特幣的獎勵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我們稱之為基礎區塊獎勵,這部分錢每個區塊鏈都一樣的,目前來講這部分錢是12.5個幣,還有一部分是交易手續費,又叫礦工費。這個礦工費能有多少呢?很誇張,我作為一個礦圈的人比較有發言權,在17年底和18年初,交易費對基礎獎勵的比例最高到80%,這還是平均值,其原因就是比特幣擁堵。

我接觸過很多圈裡大咖,他們都認為從下一個牛市開始,比特幣網路將永久擁堵。我個人認為比特幣網路未來是滿而不堵,區塊的平均交易手續費將在1個到6 個比特幣之間,交易手續費的佔比一定是一直上漲的。

比特幣是不可能修改演算法的,首先是沒有修改的必要,比特幣目前沒有遭遇到更高層面的威脅,來自行業內的威脅是不存在的,比特幣也不會因為行業內的因素修改演算法。再說一下外部,外部強大的因素很多,比如說因特爾、美聯儲、FBI等,想要對比特幣做點事情還是沒問題的,我個人覺得當外來因素能夠威脅到比特幣的時候,修改演算法不是不可能,但目前來講,還沒有任何威脅。

SHA-256(比特幣的共識演算法)是最安全的演算法,這個需要的算力很大,而且和比特幣是高度繫結的關係,因為這種對自己安全,對別人不安全,高度繫結,算力很大,這些都構成了比特幣沒有理由更換演算法。

IEO:傳統金融對映到行業的產物

主持人:最近由於IEO熱潮,市場開始回暖,尤其是各個交易所的平臺幣。您怎麼看待IEO這種模式的?您覺得現在IEO真的可以持久嗎?能不能帶來新的入場資金與使用者?

朱砝:其實我們對IEO的參與力度不大,所以,沒有實踐就沒有發言權嘛,我只能站在更外圍的市場角度,從外面來看這個事情,我覺得我們圈子在做的所有的事,不一定每件事情都是去中心化的,我覺得IEO這樣的事情也有它的價值存在,我覺得IEO專案它一定要自信,然後我認為這個是傳統金融產業裡面很多事情投射到我們這個行業的產物,都是合情合理的,那麼目前看來短期確實帶來了入場資金,那這些入場資金可能也是之前,就是上一輪牛市就已經在這個行業裡的資金,我認為是這樣的,長期對我們這個行業有甚麼利弊,其實我講不好。

發改委檔案多年以後回看會是正能量

主持人:前段時間國家發改委釋出了《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裡面將虛擬貨幣的“挖礦”活動列入了淘汰類產業,而且明確指出挖礦是指比特幣的生產過程。我們知道您作為做礦池的從業者,一定有看過這個新聞,希望能夠聽聽您對這個新聞是怎樣解讀的。

朱砝:這個檔案(《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我們不止看了那一段,還看了其他部分,有很多部分十年前也是在這個列表裡面(我沒有別的意思)。基本上來說,我覺得淘汰部分的挖礦產能可能是監管機構看到了一個比較積極的事情;而留下部分產能,我覺得可能是他們在做的一些事情。

很多地方的能源是處於天然廢棄的狀態,我們稱為“棄風”、“棄水”……這種能源你不去利用它才是最大的錯誤。我相信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地方政府都不會把這個錯誤犯得特別徹底。所以我覺得這個檔案我們以後回頭看,可能會覺得它是一個正能量。

主持人:那您在解讀這個檔案過程中,或者說您在礦業這麼多年以來,有沒有慢慢感覺到咱們礦業其實是不斷在正規化?

朱砝:對,目前我們從礦場的建設、礦機的設計,然後從礦場對當地法規的配合來講,我們所看到的都是從“灰色”走向“法制”和“規範”。我相信相關檔案以及各個監管層面的引導在各個層面都會將我們這個行業帶到世界領先水平。

主持人:謝謝朱砝老師為我們畫了一個“大餅”。但是讓我們用最悲觀的態度做好一切準備,退一萬步說,比如說政府真的決定整治礦業了,那我們礦工本身會做好哪些應對準備呢?

朱砝:“搬家”,從不正規的地方搬到正規的地方,然後做各種“合規”(措施)。假如有的合作可能本身就有一些“紕漏”和“瑕疵”,那我們就找律師,主動找當地的監管機構諮詢怎麼樣才能夠合規,以及接下來的趨勢是怎麼樣的。我覺得這些都是能夠解決的。

但是短時間來講,肯定會有一些人踩坑。比如說有些人可能剛剛投了礦場,可能剛剛搬家到一個剛簽好合同的地方,那你讓他怎麼辦?所以這個可能是一些行業發展中的“陣痛”,一些可惜的事情吧。

挖礦“浪費”電很正常,做任何事情都有成本

主持人:除了政策因素以外,關於咱們礦工還有一點一直備受質疑,就是挖礦特別浪費電。其實國家的發展趨勢對咱們的用電是追求越來越高效的,所以您怎麼看“挖礦很浪費電”這樣一種理論?

朱砝:我們見過很多的領域都在費電。我記得之前發過一個朋友圈,我們大家現在拿著手機上著網,其實很費電。手機要充電、電腦要充電,這個功耗可能沒多少,那我們交給馬化騰“馬爸爸”的會員卡,充的點卡,這些都是騰訊伺服器的電費,是騰訊的工程師甚至所有員工辦公室的電費,以及他們在家所有的電能支出消耗的電費。如果說沒有買賣就沒有浪費,那請問我們要不要為了節省能源,大家馬上把所有的流量套餐停掉,王者榮耀的點卡以後不要再充了,愛奇藝這些影片的會員卡也不要用了,把這些全都給終止掉,這樣節省的能源肯定比我們PoW挖礦要好得多。

所以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成本的,我掏了這個成本,比如我充值了騰訊的點卡,騰訊給我服務,那請問其他行業還有甚麼能夠說三道四的呢?我們知道網際網路一開始有很多爭議,比如“戒除網癮”、“遊戲殘害了下一代”、“摧毀實體經濟”“各省電視臺沒人看”……但都沒說到“浪費能源”這個點上。這種都是沒有必要的一些想法,因為做任何事情都有成本。

礦工自己已經把這個電費掏了,這個成本在很多人的經濟學的理解和框架中,構成了比特幣的價值,這些錢並沒有被浪費掉。那麼從能源上來講的話,任何一個行業使用“棄水”“棄風”這些原本就會被浪費的能源的比例中,比特幣挖礦的肯定是最高的。

主持人:那其實大家都知道,最近外部的一些人士也在湧入這個行業,比如我昨天晚上看到鳳凰網發的一個影片,看到一些大爺大媽高喊助威,拿出了自己的畢生積蓄來投入這個行業,說“投資區塊鏈就是為國家分憂,為人民分憂”,不知道朱砝老師是怎樣看待大爺大媽入場這種行為的?

朱砝:“分憂”這個怎麼定義呢,我覺得這個事和我們實體中現在的主流經濟秩序沒有甚麼關係。中心的價值不會消失,這是我們幣印一貫的理念。你看北京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這個牛我們吹得起,對吧?那麼這個是甚麼來保障呢?是我們整個國家的治理結構、法幣的經濟體系帶來的結果。你說這種安全不是價值嗎?所以我覺得“認為比特幣和區塊鏈能夠顛覆原來所有秩序”的想法都是非常理想主義的,也可能是很早期的一些人的想法。我不知道這個問題裡說的“分憂”指的是甚麼,反正和主流經濟體系關係不太大,你對它不會有太大影響,我覺得區塊鏈不會是任何其他行業的威脅。

區塊鏈科普會在下一輪牛市前後真正爆發

主持人Cindy:最後讓我們感謝朱砝老師能夠做客OK區塊鏈商學院,跟我們分享很多關於挖礦、礦業、比特幣、共識演算法、還有減半行情等相關知識。我們OK區塊鏈商學院也專注於做區塊鏈行業的科普,希望朱砝老師今天能夠在直播間對我們做科普這樣一個事情提一點意見。

朱砝:我覺得我目前還沒有看到特別好的,在堅持的且受眾特別廣泛的培訓或者科普渠道。我覺得我們這些工作,應該會在下一輪牛市前後,才會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爆發。之前做的都不太算,以前的受眾都太窄了。OK商學院加油啊!

結語

以上就是OK訪談第七期朱砝的精彩回答,對熊市中的同學們有很多參考意義,如果還有其他想要請教的問題可在後臺給我們留言,我們期待與您交流對區塊鏈的看法。

未來我們將請到更多行業大咖來到直播間,為大家傳道授業,答疑解惑。這裡是OK區塊鏈商學院,區塊鏈學習者的大學。

- END -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