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幣圈投資就是一場零和遊戲,投機風險不容忽視

買賣虛擬貨幣

原標題/《新華解讀丨監管部門堅決打擊虛擬貨幣交易 投機風險不容忽視》

21日,中國人民銀行發文《人民銀行就虛擬貨幣交易炒作問題約談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監管部門態度十分明確,一方面維護正常經濟金融秩序,另一方面保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訊息釋出後,比特幣價格下跌10%左右,以太坊價格下跌近15%。

從監管政策來看,我國對虛擬代幣發行、融資、交易、炒作的行為一直是嚴禁的態度。早在2017年9月,人民銀行等七部門就釋出過《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嚴禁虛擬代幣發行,同時透過對虛擬代幣交易平臺的嚴格管理,切斷了法幣與虛擬代幣之間的兌換通道。這項政策的釋出和實施後,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代幣價格大幅下跌,國內虛擬代幣交易所也全部關停,部分業務轉移至海外。

從監管架構來看,我國已經形成了針對虛擬代幣等帶有非法融資屬性金融類產品的監管體系,不存在監管的“真空地帶”,也不存在技術鴻溝導致的“無法監管”。具體來看,由中國人民銀行、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和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及其附屬機構主要負責虛擬貨幣交易、代幣融資等具有金融屬性的相關活動監管,各地方金融管理部門配合落實相關法規和具體執行。

此次約談物件不僅包括國有大行也包括支付機構的代表支付寶,不僅要求金融機構切斷虛擬代幣交易資金鍊路,還要求這些機構採取金融科技手段對此類交易進行識別。區塊鏈交易系統的匿名性其實是做不到的,以匿名性最好的比特幣為例,資金與賬戶地址繫結,透過不同賬戶地址之間的關聯性分析,很容易鎖定和識別出同一個交易賬戶。再結合交易所和銀行機構的客戶資料,比特幣賬戶的實際所有人就更容易識別。

區塊鏈作為一項技術還處於發展的早期階段。比特幣因為採用了分散式的方式組網而成功,也必將因為採用了分散式的架構而退出歷史舞臺。現在區塊鏈各個技術元件都在取得突破,而比特幣協議當中的人為程式碼筆誤至今都無法修改。比特幣至今仍保留著十幾年前的模樣,不能與時俱進,那就一定不能承載網際網路3.0時代的任何使命。相比比特幣系統,以太坊網路的中心化屬性增強了不少,這既是好事也是壞事,至少說明這項技術還遠遠沒有達到成熟狀態。

除了資金鍊被斬斷,生產端也在同步清退。自5月25日,內蒙古率先清退虛擬代幣礦場以來,新疆、青海也開始了清退行動,6月18日四川也對虛擬代幣挖礦專案進行了關停。據英國劍橋大學釋出的2020年的資料,全球比特幣網路71%的算力在中國,其中排行前三的省區市新疆、四川和內蒙古已經全部對挖礦專案進行了清退,其全網算力佔比超過了56%。

這些礦場的出路不是關停就是向境外轉移,全網算力近期將有較大幅度的下降,算力下降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挖礦難度下降,進而減少相應的電力消耗,礦工出售意願提高,虛擬代幣的價格將承受下降壓力。

從大環境上來看,挖礦行為帶來的能耗和碳排放持續攀升,與全球倡導的節能減排和“雙碳目標”之間存在巨大的矛盾。同樣根據劍橋大學的資料,2020年比特幣網路年耗電量147.71TWh,相當於全球耗電量的0.68%。如果把比特幣網路當成一個國家,它的耗電量超過了埃及,位於全球第16位。

從投資角度來看,以比特幣為例,每一輪比特幣的快速上漲都與市場的快速擴容相關,而與“總量恆定”、“四年減半”之類的概念關係不大。市場擴容即,持幣群體快速擴大。比特幣的持幣群體從“技術極客”、“技術社羣”、“科技粉絲”、“暗網使用者”、“礦池”、“另類基金”、“傳統基金”一路擴容至“普通美國人”、“PayPal使用者”。最後這波擴容的範圍最大,因此比特幣網路的價值增量也最大,據不完全統計,持有比特幣的個人賬戶數量已經接近5000萬。

我國參與比特幣網路的時間比較晚,整體持有的比特幣主要來自2011年之後的挖礦所得,佔據了流通比特幣的主流,然而總體持有量佔比很低。我國監管態度明確,未來幾乎不可能出現同等規模的擴容。西方市場飽和以後,幣圈投資者越來越關注中國的動向,只有中國具備更大的接盤能力,然而我國一旦接盤就將是“最後一棒”。這也是為什麼中國三協會集體發聲警示虛擬貨幣炒作,監管機構的態度如此堅決。

每一株鬱金香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鬱金香的生產也是“去中心”、“分散式”的,花色的培養也是具有“科技”含量的。從投資的角度看,幣圈投資就是一場零和遊戲。其中真正能創造便利和價值的部分,將來一定是由央行數字貨幣來承擔。​​​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