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所高校,10萬人次直播收看,區塊鏈進高校打響第一槍

買賣虛擬貨幣

2019年10月24日,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如今各大高校已經將區塊鏈列入人才培養體系中。

針對區塊鏈行業當前出現巨大的人才缺口,3月30日,巴位元聯合位元組互鏈針對浙江地區高校舉行了第一期高校培英計劃直播,收看直播的高校學生來自浙江大學、浙江工業大學、浙江工商大學、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等重點大學,超過1250位學生收看本次直播,直播間氣氛十分熱烈。

第一期培英計劃直播活動邀請到了清華長三角研究院浙江分院新經濟部部長袁佳、浙大INCAS-雲象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陳建海、Parity亞洲商務及運營負責人 Helena、BTCU高校區塊鏈技術社羣 發起人盧地、數秦科技CEO 俞學勱、宇鏈科技CEO 羅驍、純白矩陣創始人&CEO 吳嘯、位元組互鏈創始人&CEO 杜超等嘉賓連線交流,併為廣大高校學生送去擁抱數字經濟新時代的寄語。

與此同時, 知密大學發起人&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劉昌用、Findora 基金會的首席董事和委員會成員Paul Sherer和巴位元產業區塊鏈資深專家章昱昕在本次直播中均發表了主題演講,以下是嘉賓分享內容精華摘取:

劉昌用:區塊鏈是社會大變革,會對以往的認知框架形成巨大沖擊導致很多人留存不下來

劉昌用老師說:

區塊鏈是繼網際網路革命以來最偉大的一次革命,大家都將進入到這次跨時代的革命中。

現在和2000年的網際網路時代差不多,我們即將迎來的是在計算機革命和網際網路革命基礎上,集大成的、並且往前推一步的大時代,這次革命可能會超越網際網路的影響,會滲透到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是社會大變革。

同學們學習各專業的都會在這個領域找到各自的位置。我要提醒各位,越是這樣的變革,會對傳統的倫理、道德等形成衝擊,這會導致很多人堅持不下去。

我2013年10月進入這個行業並堅持到現在,我估計我是比較進入這個行業的高校老師,看到很多人進出,我希望大家可以堅持下來。

我自己先從瞭解比特幣開始,我在2013年牛市在央視經濟報道看到比特幣,我覺得很奇怪,這樣的新聞新華社也能報道,並且稱之為貨幣?我覺得不太可能,所以我就去看比特幣詞條——其實我不推薦大家一上來就去看比特幣白皮書,一般人看不懂。

看完條目後我發現這個東西雖然概念很超前但可行,邏輯上講得通。所以我反覆思考,認為要麼我的認知錯了,要麼這是一個偉大的發明,於是我想通後第一件事就是購入比特幣,也確實有些收穫。

買入後我開始不斷追蹤該領域。我寫的東西在親友間沒有什麼影響,反而在巴位元上獲得很多讀者的支援,於是我成了一個專欄作者。

2014年時,我發現沒有經濟學專業的人在該領域做相關研究,導致這個領域和經濟有關的邏輯十分混亂。我舉個例子,當時2014年比特幣價格下跌,很多人認為比特幣挖礦是4000元,因此比特幣價格不可能低於4000元。我當時覺得這個邏輯有問題,因為價格不取決於成本而是供求,我就很著急,寫相關的東西,確實後來比特幣也跌破4000元,甚至一度跌到800元,給行業造成很大損失。

這之後我就開始專注這個領域與經濟學有關的內容,比特幣內在價值是什麼、供給有哪些、支付什麼優勢等帶有研究性科普文章。

2016年7月,又出現一個重大轉折,我從比特幣信仰者的角色轉換到事件推動者角色中。這個大事是比特幣擴容之爭,這個事情從2015年開始發酵,持續到2017年10月份左右才結束。

我當時有個判斷,比特幣要做為支付手段一定要解決容量問題。我相信核心開發一定會解決這個問題,我之前一直支援核心開發者,但是2016年7月的時候比特幣流量併發已經很堵了,我忽然發現這些人並不可以很好解決問題,那個時候我就開始研究擴容相關的問題。

究其根本擴容之爭反映了去中心化的社會組織效率很低,於是我深度參與了社羣治理。由於是去中心化的社羣,其實我在推進方面遇到了較大阻力,包括吳忌寒也提出很多方案但都被社羣否定掉了,且國內外難達成一致。

我相信中本聰在寫比特幣方案的時候也不是力求完美的,而是覺得該做了就先做,不是去說服所有人支援他去做。現在看中本聰的方案在程式碼上是有瑕疵的。於是我推進了比特幣的分叉和社羣協調,提了不少治理方案。

因為去中心化的社羣需要去中心的、有效的社會組織形態,於是2020年1月後我進入新的狀態。我感覺在這個領域,我隨著區塊鏈行業不斷髮展也在不斷超越自己。

我的故事是這些。總結一下,這個領域值得你投入,但也很艱難,光有熱情不行要有充足的耐心。

活下來並且堅持足夠久你就能獲得成功。

Paul Sherer:我們即將步入第四個金融繁榮期,意義遠超前三次重大變革

Paul Sherer透過影片表示:

全球金融領域正步入最激動人心的時代,大規模的繁榮將隨之普及。

我們專注於構建可擴充套件的隱私協議,將與中央銀行、企業組織和大型使用者社羣合作。

回顧歷史,金融業經歷了3段成功的繁榮期,目前我們即將步入第四個繁榮期。我們正步⼊第四個。

最初勘探期,金融意味著跨越山脈與海洋的探索,風險極大且週期漫長。

第二個階段,殖民化,以犧牲當地人口為代價,伴隨著更低風險實現大量資本積累。

第三個階段,受益於幾次工業化革命,關鍵發明為金融的發展提供了擴充套件機會,但是進步的成果被掌握在極少數人的手裡,且僅服務於小部分人。

如今,全球的資本仍活躍於以上幾個領域,但同時我們即將看到新⼀代自動化投資的興起。

透過即時資料,人們可以在財務、健康、商業等幾乎所有領域做出明智的選擇,這將會重塑財富和經濟在全球的分配。

本次過渡的規模之大足以使得三次歷史過渡相形見絀:因為我們相信這次轉變將會帶來100億人口的參與,以及1萬億以上的新添自動化裝置,這將為使用者和經濟帶來好處,另外,不同領域的自動化帶來的網路效應將為生產力發展和價值創造帶來極大飛躍。

自動化投資成為主流之前,需要實現三個基本轉變來保障潛在收益:首先是在個人和系統層面上採取保護措施規範開發;其次確保普遍性參與的繁榮,而非僅服務於精英;最後,目的性將成為投資選擇的考量之⼀,用來代替資本主義看不見的手。

章昱昕:培英計劃希望讓高校學生先“走近”再“走進”區塊鏈行業

大家很容易能從網際網路上獲得區塊鏈有關的科普,這裡不再贅述。

區塊鏈技術現在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

2019年10月,總書記主持了中央政治局區塊鏈學習會議,講話提到三個核心、7項要求、15類應用場景:

三大核心,是指強化基礎研究、搶佔創新制高點、結合產業優勢

7項要求,是指資料共享、最佳化業務流程、降低運營成本、提升協同效率、建設可信體系、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各行業供需的有效對接

15類應用場景,是指結合金融的融資、風控、監管問題,結合人工智慧與大資料技術的資料價值發掘,政務服務的資訊系統最佳化,跨部門的業務協同辦理及資料維護,結合物聯網、5G等新興技術建設新型智慧城市的資訊基礎設施,智慧交通,能源電力,教育,就業,養老,精準脫貧,醫療健康,商品防偽,食品安全,公益,社會救助。

去年年初,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釋出《區塊鏈產業人才崗位能力要求》,接著國家發改委在新聞釋出會上明確“新基建”內涵,區塊鏈技術是資訊基礎設施之一,教育部印發《高等學校區塊鏈技術創新行動計劃》。

同時人社部發布新職業資訊公示,新增區塊鏈工程技術人員、區塊鏈應用操作員。另外,在去年全國兩會期間,對外發布的有關區塊鏈產業發展提案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有20餘位。

區塊鏈作為維繫商業運轉、社會穩定的信任基石,會從主體把控慢慢滲透至個體遵從。

目前區塊鏈行業產生了巨大缺口,從供給端來看,高校和各類社會培訓機構都在加班加點培育人才。高校看,有36所高校開設學分課堂或實驗室,7成高校實驗室為校企合作,當前高校對區塊鏈課程的主流劃分是在資訊科技學院,也存在金融類學院的課程屬性。

需求端來看,企業對區塊鏈人才需求旺盛且要求提高,大型企業對區塊鏈人才的缺口集中於技術和銷售。企業要求區塊鏈人才本科率為51.74%,同比下降約11%,本科平均工資為2.47萬/月,技術背景的複合型人才受到熱捧。去年,大規模企業開始招聘區塊鏈人才,主要以開發和銷售為主。

目前區塊鏈人才缺口較大的前五城市是深圳、北京、上海、成都和西安,人才薪資較高的前五城市是北京、蘇州、杭州、深圳和上海。

我們巴位元學院近期開啟了高校培英計劃,讓廣大在校學生能夠透過我們的直播走近及走進區塊鏈行業。此外,我們提供實習及求職對接、區塊鏈技能培訓、創業輔導及諮詢服務,感興趣可以持續關注我們的高校培英計劃。

在本次直播最後,還播放了一系列區塊鏈頭部企業的招聘宣傳影片,為參加直播的應屆學生直接送上內推快速通道。

本公眾號所載文章中觀點僅代表原作者個人立場,不代表巴位元資訊立場。投資者不應將文中觀點、結論為作出投資決策的惟一參考因素,亦不應認為文中觀點可以取代自己的判斷。在決定投資前,如有需要,投資者務必向專業人士諮詢並謹慎決策。

作者:方沁雨,來源:巴位元資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