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音樂版權時代的競爭,會是各類 NFT 數字商品?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雷科技

最近,QQ音樂對胡彥斌的歌曲《和尚》進行預熱,熟悉胡彥斌的朋友會知道,《和尚》不是胡彥斌很久前就發行過的歌曲嗎?為何現在還要再預熱?小雷在查閱宣傳圖後發現,此《和尚》非彼《和尚》,新預熱的歌曲版本與之前發行的版本並不相同。

在QQ音樂的胡彥斌《和尚》宣傳圖中,標註著“TME數字藏品”字樣(TME即騰訊音樂),同時還寫著“20週年紀念黑膠NFT”的宣傳語,整體以黑金配色為主色調的宣傳海報,像是在傳達著尊貴、稀有和高品質的資訊。這又引出了一個新問題,NFT是什麼?數字藏品音樂和普通音樂又有何差別?

什麼是NFT

NFT即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質化代幣,也可理解為“非同質化證明”或“非同質化通證”,是用來表示數字資產的唯一加密貨幣令牌。經過NFT加密的數字商品,如音訊、影片、影象等,都擁有唯一的“數字標號”,基於區塊鏈技術,這些NFT數字藝術品都具有不可替代、不可分割、不可篡改的特點,也就是說每一個NFT商品都是獨一無二的。

就是因為這些特性,吸引著越來越多廠商嘗試發行NFT商品。前段時間,義大利奢侈品品牌Gucci在成立的百年之際,推出了自己的首個NFT數字加密藝術品,它不是影象和音訊,而是一段4分鐘的NFT短片。

NFT獨一無二、不可複製的特點與奢侈品的產品理念不謀而合,因為控制發行數量帶來的商品稀缺,即使是非實物也能得到市場的認可,Gucci 4分鐘NFT短片的起標價達到2萬美元,約合12.9萬人民幣,是品牌價值、NFT商品本身的藝術價值和限量發行帶來的結果。

這裡也需要注意,NFT(非同質化代幣)和比特幣等原生代幣不同,NFT不具有貨幣的支付屬性,NFT承載的是數字資產價值。其次,NFT商品的價值不只取決於發行數量,更與NFT商品本身的實際價值有關,就如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判斷一款產品有多少價值一樣,與產品的設計、功能、品牌價值和品牌故事等方面有關。

在音樂領域,NFT同樣可以賦予音樂作品新的價值。作為國內線上音樂的巨頭,嗅到了這部分商機的騰訊自然不願落後,胡彥斌《和尚》20週年紀念黑膠NFT,就是騰訊音樂(TME)的首批數字藏品。不僅如此,在數字藏品領域的探索,培育使用者在騰訊音樂消費NFT商品的習慣,打造差異化音樂體驗,或是騰訊的又一個佈局。

騰訊音樂的新突破口?

數字藏品是一種創新形式的電子收藏品,與普通數字音樂和實體專輯相比,數字藏品本身就具有更高的收藏價值。以胡彥斌《和尚》20週年紀念黑膠NFT為例,它不是將普通版本的《和尚》以數字藏品的形式再發行,而是發行《和尚》未公開的demo版本,2001張的發行數量與歌曲2001年的釋出時間相呼應,既有價值性又有故事性。

與傳統藏品相比,數字藏品因為NFT的特性,能夠在更好的保證藏品的稀缺性,傳統藏品可以控制發行數量,但依然有被複制的可能,如一些珍貴的限量版專輯,很容易被不良商家復刻進行二次銷售。另一方面,複製版本在品質上達不到原版的標準,擾亂市場秩序、欺騙購買者的同時,還容易損壞原版作品在使用者心裡的印象。

近些年來,隨著數字音樂的普及,公眾的音樂版權意識得到快速提高,極大衝擊了原來的盜版專輯市場,一些不良商家進而將矛頭轉向更注重收藏形式的“限量版實體專輯”市場。此次TME數字藏品的出現,是對保護消費者一種保護,也是對音樂創作人的一種尊重。

具體到TME數字藏品,根據騰訊的介紹,每張黑膠NFT專輯都擁有平臺唯一序列號,紀念黑膠NFT專輯可以360度旋轉縮放,就像實體音樂專輯一樣,可以欣賞專輯的設計細節,只不過形式換成了電子而非真實觸控。不侷限於音訊,未來騰訊還有可能推出影片、黑膠唱片周邊等數字藏品,形成自己的NFT商品體系。

其實,在不具有獨家音樂版權之後,如何形成差異化成了音樂巨頭們該思考的問題,TME數字藏品或許就是騰訊音樂找到的其中一個突破口。

在解除獨家音樂版權、停止高額預付金的版權費支付方式之後,線上音樂市場將恢復正常的競爭狀態。相當於將原來騰訊音樂手裡的王牌,即獨家音樂版權直接作廢,網易雲音樂等其它音樂廠商將有途徑解決自己的“灰歌單”問題,使用者也不必為了獨家音樂放棄或選擇特定音樂平臺。

在現階段,NFT專輯在國內還相對小眾,在騰訊音樂嘗試推出TME數字藏品之前,專注於原創音樂的平臺“音樂蜜蜂”就上線了許多NFT音樂。只不過音樂蜜蜂平臺比較小眾,沒能夠引起太多水花。

此前騰訊也推出過一款名為“幻核”的NFT交易APP,幻核內目前僅有一款NFT商品,還是早已賣光的限量版“十三邀”黑膠NFT。從市場影響力和平臺受眾來看,無論是音樂蜜蜂還是剛上線不久的幻核APP,都遠遠不如在市場上耕耘已久的QQ音樂,騰訊音樂在此階段上線TME數字藏品,大有先期佈局、提高使用者對NFT商品的正確認識,逐步打造數字藏品生態之勢。

有的時候市場優勢的形成靠的不只是“獨家內容”,也可以是廠商早期入局形成的先期優勢,更早佈局形成的另一大優勢是“內容”獲取速度,更快打造一條從音樂製造、包裝、加密再到營銷推廣的聯動體系,即使沒有獨家優勢,仍能吸引音樂人將騰訊音樂視為首發平臺。就像是一部電影,決定我們選擇使用哪個影片軟體播放的往往是使用習慣和片源釋出時間。

結語

對許多使用者來說,NFT商品還是一個陌生的新事物,如何讓廣大使用者接受NFT商品,是現階段NFT在國內推廣的一大難題。於是乎,我們可以在絕大多數銷售NFT商品的平臺看到各類科普知識,有的講NFT帶來的技術優勢,有的著重介紹NFT數字藏品和傳統藏品一樣具有收藏價值。

不可否認的是,騰訊的入局能夠憑藉自身優勢,加速NFT商品及理念在國內的普及。在音樂人選擇上,胡彥斌具有獨特的音樂理念又具備一定市場關注度,既不完全偏向流量市場也不完全偏向小眾音樂市場,非常有利於騰訊音樂“TME數字藏品”的開局。

不侷限於音樂作品,伴隨著NFT商品市場的進一步拓展,未來還會有更多藝術品和商品以NFT的形式發售,在這塊還未完全開發的市場中,還充滿著無數種可能,不知道騰訊會不會憑藉先期優勢佔據更多市場份額?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