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檔案館」創始人:淺談歸檔網際網路背後的願景 Web3.0

買賣虛擬貨幣

編譯出品 | 白澤研究院

「網際網路檔案館」是一個非盈利性的、提供網際網路資料檔案閱覽服務的數字圖書館,是布魯斯特·卡利於 1996 年創辦的,該“檔案館”提供的數字資料有網站、網頁、圖形材料音樂、影片、音訊、軟體、動圖和數百萬個書籍副本的永久性儲存。 除此之外,該檔案館也是網路開放與自由化的倡議者之一。

該檔案館中最重要的服務之一是 Wayback Machine ,譯名“網站時光機”,早在 1996 年就擁有超過 3000 億個網頁,是為研究人員、歷史學家提供一個可以儲存數字文物的地方;也可以用來娛樂,比如可以看到谷歌早在 2001 年時的樣子; 也可以訪問一些被關閉而不再存在的網站。

「網際網路檔案館」的創始人布魯斯特和 Filecoin 基金會主席瑪爾塔共同做客了 Forkast 的播客節目,深入探討了他們如何利用去中心化網路為未來的使用者保留網際網路,以及對於 Web 3.0 的思考。

網際網路檔案館背後的願景

去中心化的網路真的可以幫助這些網際網路上的資訊嗎?

「網際網路檔案館」布魯斯特:

我們最初是嘗試對網際網路進行存檔,但實際上目標是成為網際網路上的檔案館,並朝著儲存“世間萬物”的方向發展。我們如何去建立數字圖書館?我們能否做到讓所有人都能獲得所有知識?這就是我幾十年前的網際網路願景。憑藉我們現在擁有的技術,我們實際上可以實現這一目標。

我記得我年輕的時候走進圖書館,它似乎是“無限的”,有好幾層,每一層的書架都在“無限伸展”。但它實際上不是無限的,它甚至只是人類書籍中的一小部分,更不用說期刊、電視節目以及你可以訪問的其他東西。所以我的想法是,網際網路是讓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出版商,每個人的聲音都可以在網際網路上發表,並且會有圖書館可以去記錄它們,組織它們,使它們具有持久的價值。

所以網路是朝著這個方向邁出的很好的一步,但它實際上有很多缺點。例如一部網路電影,實際上只能從它們來自的 Web 伺服器獲取,並且你只能得到一個 URL 地址(統一資源定位符)。即使該電影可以從許多不同的地方獲得,但它也只有一個 URL,所以當源頭上的 URL 被停止訪問,或者被刪除,那麼它將會在網路上消失。這不是一種正確處理文化的方式。

所以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了網路內容副本化的重要性,就像你在多個資料庫中擁有多個副本一樣。

我們一直試圖透過“網站時光機”來填補丟失的網站,我們每天收集近 10 億個的網頁。事實上這更像是一個 GitHub,你可以在所有不同的網站上回滾時間,檢視它們在所有時間的網頁副本。
雖然透過使用這樣的方式收集網頁很簡單,但是為什麼我們不嘗試做一些實際上更好的事情呢?現在我們有了 JavaScript,它允許使用者在我們的 Web 程式中釋出程式碼;我們有了有效的雜湊程式碼,這些與 BitTorrent、Fliecoin 等去中心化儲存網路有關。
那麼,我們想建立的更好的東西是什麼?我們想建立一個私密、健全的網路,你可以透過在網路上發內容來真正賺錢,而不僅僅是透過第三方。因此,我們在 2016 年呼籲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網路。當時我們的開發團隊聚在一起討論,認為這些去中心化技術是我們前進的方向。現在我們已經完成了其中的一些工作,因為我們現在有了智慧合約。
這很酷。但是我們可以得到儲存嗎?我們能否獲得某種類似 BitTorrent 的去中心化儲存服務,在那裡我們可以用雜湊程式碼處理事務,而不僅僅是一個地址?這樣的技術正在開發,我們希望看到有好的、有益的方法來引導這些技術。

對於 Web 3.0 的思考

「網際網路檔案館」布魯斯特:

從 1980 年開始,我們就知道新一代的出版業即將到來,它將是數字化的。我們有一個願景,那就是將有一個新的網路系統。它必須是開放的協議,並且必須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加入的系統。
我在這方面的貢獻是嘗試構建 WAIS,這是一個基於開放協議的系統,具有分散式伺服器和分散式客戶端。我們在 1989 年開始建立,並於 1992 年在網際網路上公開,這遠遠早於現在的網際網路。它是一個系統,人們可以去獲取他們所需的專業知識,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更像現在蘋果公司的人工智慧 Siri,在 WAIS 中你可以向儲存了不同類別知識的伺服器提出問題,然後它們會給出答案。它有一個簡單的 URL 系統,也有一個內建的支付系統。但是最後我們失敗了。
當網際網路出現時,人們意識到它是如此的易於使用,所以人們更喜歡網路,以至於 WAIS 的搜尋系統被整合了,所以我們現在最出名的可能是作為網際網路上的第一個搜尋引擎,但它只是一個基礎設施。

對於 Web 3.0 ,我的想法是使用者可以與許多“大玩家”進行比賽,我們需要做到讓所有人都可以參與其中,你不必活在別人的平臺上,你也不必按照特定平臺的規則去參與。

我認為目前的網際網路走錯了路。由於各種錯誤資訊和虛假資訊的出現,於是網際網路上出現了一些擁有更好的演算法的“大玩家”,他們有權力控制想要顯示的資訊。這是非常危險的。

在 Web 3.0 中,我們確實應該擁有過濾器機制,這樣你就不會一直收到垃圾郵件。但是這不應該像現在被集中式的控制。那麼,我們如何去構建一個擁有大量參與者、大量贏家和大量機會的系統,以在此基礎上構建下一代網路?也許在 Web 3.0 中不會實現,那麼我們也將會有 4.0、5.0 和 6.0。

我發現回顧歷史是預測未來的好方法。如果你在 1400 年代和 1500 年代採用非常早期的印刷品,那麼直到 1600 年代初期才真正獲得基於版稅的系統,這樣你就可以得到報酬去寫書,並進行非常簡單的交易:你從某人那裡購買一本書,大部分錢留在書商那裡,然後一部分返還給印刷商,一部分返還給作者。早期的人類花了很長時間來發展這套體系。

所以現在,我們處於網際網路的早期階段,我們被“廣告網路”所擁有。我們沒有很好的”基於版稅“的系統。那麼我們該如何去做呢?

我們可以將其構建為 Web 3.0,以便有沒有集中形式的壟斷 。如果成功不了,那麼讓我們確保我們將達到 4.0、5.0 和 6.0。Web 3.0 聽起來不錯,這將有助於使一切民主化。

Filecoin 基金會主席瑪爾塔:

對我來說,去中心化網路最酷的地方在於能夠儲存人類最重要的資訊。「網際網路檔案館」在保護網際網路方面一直在做著如此驚人的工作,不僅是今天你正在保護網際網路的工作,而是你的工作可以在未來儲存人類最重要的資訊。
對於我和 Filecoin 而言,Web 3.0 意味著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儲存網路,你不必依賴一兩個大玩家來有效地儲存所有網路。取而代之的是建立一個系統的能力,在該系統中,即使一些節點會發生故障,但是整個系統仍然可以抵禦危險,並且使用者可以在其中獲取資訊,而不僅僅是被少數公司所擁有。 

對正在構建 Web 3.0 的開發人員的建議

要注意不同機制和方式的壟斷。這些壟斷基本上是個人、組織、協議,似乎在控制著一切。那麼我們如何去構建一個足夠靈活的系統來繞過這些型別的壟斷呢?我想知道我們建立的 Web 3.0 網路協議是否真的能很好地為我們服務。

在我們構建這些系統時,我們還應該讓新玩家有空間加入,而無須獲得老玩家的許可。 

從更積極的方面來說,Web 3.0 這個集“全球智慧、全球大腦、全球智慧”的技術可以讓網路成為一個更聰明、更高效、更有趣、更有趣、更自由的世界。但這將需要每個人共同參與,打擊錯誤資訊並建立一個“全球大腦”。

風險提示:

根據央行等部門釋出《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本文內容僅用於資訊分享,不對任何經營與投資行為進行推廣與背書,請讀者嚴格遵守所在地區法律法規,不參與任何非法金融行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