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成為薩爾瓦多法定貨幣背後:美國棄子,依然是美元奴隸

買賣虛擬貨幣

6月9日,歷史性時刻來臨。

薩爾瓦多以“絕對多數”投票贊成正式透過法案,使比特幣在該國成為法定貨幣,這意味著薩爾瓦多成為了史上第一個正式將比特幣定為法定貨幣的國家。

總統納伊布·布克爾(Nayib Bukele)釋出的法案檔案顯示,該法案旨在讓比特幣成為一種具備解放力量的不受限制的法定貨幣,未來可自由交易。

檔案指出,比特幣兌美元匯率將由市場決定。比特幣可用於支付,可用於繳稅,比特幣交易所將和法幣交易所一樣不必支付資本利得稅。任何商品或服務提供商不得拒收比特幣。民眾將可在比特幣和美元之間自由兌換。國家將提供必要培訓與機制,降低民眾交易比特幣的門檻。

布克爾透露,薩爾瓦多將為投資 3 個比特幣的移民授予永久居留權。同時,政府將為公民推出一個比特幣錢包,並執行一個持有 1.5 億美元比特幣的信託基金以抵消比特幣波動性,從而確保商家不必承擔風險。

薩爾瓦多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國家,為何選擇成為第一個吃比特幣螃蟹的國家,並快速透過法案,其中有何玄機?

神奇的薩爾瓦多

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

在薩爾瓦多,發生謀殺案不是新聞,沒有謀殺案才是新聞。

2017年1月的一個星期三,薩爾瓦多警方興奮地表示,該國曾經有24小時沒有發生謀殺案,這在薩爾瓦多十分罕見。

根據聯合國資料,薩爾瓦多是全世界謀殺案犯罪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薩爾瓦多是一個位於中美洲北部的沿海國家,截至2019年,薩爾瓦多人口約為670萬,GDP267.5億美元,工農業經濟基礎較為薄弱。

作為一個以美元現金為主的經濟體,薩爾瓦多大約70%的人沒有銀行賬戶或信用卡。

和大多數中美洲落後國家一樣,薩爾瓦多的經濟嚴重依賴移民匯款,移民匯回本國的錢佔薩爾瓦多國內生產總值的20%以上。

據此前媒體報道,有超過200萬薩爾瓦多人生活在國外,定期給家裡人匯款,每年僑匯40多億美元。

然而,在薩爾瓦多,轉賬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國際轉賬通常收取10%以上的費用,並且有的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到達。

在這一背景下,比特幣就為薩爾瓦多人提供一種在匯款回鄉時,更加便捷且可以避免高昂服務費的途徑。對於沒有銀行賬戶的低收入群體而言,一個錢包足以,更加便利,成本也更低。

比特幣不再只是單純的炒作標的,而是成為一種低成本的金融基礎設施,融入到了薩爾瓦多居民的生活之中。

然而比特幣轉賬效率極低,TPS(每秒處理交易數量)只有7,如何用於日常支付需求?

閃電網路(Lightning Network)是面向比特幣網路的第二層支付協議,可以讓交易變得更快。

閃電網路的主要思路是將大量交易放到比特幣區塊鏈之外進行。閃電網路透過智慧合約來完善鏈下的交易渠道。在整個交易中,智慧合約起到了中介的重要角色,而區塊鏈則確保最終的交易結果被確認。

Strike則是Jack Maller推出的一款Venmo式支付應用,使用閃電網路結算美元或者其他法幣。

此前,薩爾瓦多總統納伊布·布克爾(Nayib Bukele)宣佈薩爾瓦多與數字貨幣錢包公司Strike建立合作伙伴關係,以使用比特幣技術建設該國的現代金融基礎設施。

因此,閃電網路和Strike也成為了幕後贏家。

布克爾,小川普

金融基礎設施落後的國家眾多,為什麼偏偏是薩爾瓦多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國家,並且快速且順利地透過了法案?

所有的外部因素都是錦上添花,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比特幣愛好者,薩爾瓦多總統納伊布·布克爾願意如此。

納伊布·布克爾是一個雷厲風行,說到做到的人,之前為了讓國會批准貸款,讓武裝部隊闖入議會,讓比特幣成為法定貨幣,自然也不在話下。

布克爾自詡為“地球上最時髦和最英俊的總統”,常常語出驚人,喜歡“推特治國”,這時候你想到了誰?

是的,那個男人,Mr.川普。布克爾是川普的鐵桿粉絲,曾在新冠疫情期間大力推薦特朗普的羥氯喹療法。不過,川普卻在最近公開稱比特幣是一場騙局。

1981年,布克爾出生於薩爾瓦多廣告業巨頭家族,長大後,懷揣社會理想的布克爾加入前左翼游擊隊政黨——“法拉本多·馬蒂民族解放陣線”,卻因政治野心過於張揚被驅逐出黨,從此布克爾對傳統政黨心灰意冷,與之徹底決裂,並渴望改變。

2015年,布克爾當選聖薩爾瓦多市市長。2017年,布克爾自立門戶,“新思想”黨誕生。

2019年,布克爾挑戰總統大選,成為薩爾瓦多史上第一位不是來自兩大主要政黨的總統。

在作風上,布克爾和川普類似,南美洲懂王,自封為“彌賽亞之神”和“人民的救星”。

川普執政期間,布克爾算是鐵桿粉絲,連就任總統演講的地點也從國內轉移到了美國極右保守智庫傳統基金會,和川普政府關係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不過,隨著川普下臺,一切都變了。

拜登上臺後,布克爾仍舊希望與美國政府搞好關係。今年2月布克爾專程前往華盛頓進行拜訪,但遭遇了閉門羹,未能與任何政府成員會面。

在拜登政府眼中,布克爾就是一個BAD BOY。

去年,布克爾為尋求國民議會批准一項貸款,派遣武裝部隊闖入議會;薩爾瓦多會計法院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政府分發的新冠肺炎補助金中有大筆款項流向了數萬個未知賬戶……

拜登的拉丁美洲事務高階顧問胡安·岡薩雷斯直接表明與布克爾政府存在分歧,坦言薩爾瓦多將有可能滑向宏都拉斯和瓜地馬拉等國的威權模式。

6月3日,薩爾瓦多國會透過了一項立法,改變了中央銀行七人委員會兩名成員的提名方式,剝奪了薩爾瓦多私營部門遊說團體先前擁有的提名央行董事會成員的權力,總統布克爾還擴大瞭解僱央行董事會成員的理由。

2020年,薩爾瓦多禍不單行,遭遇新冠疫情和颶風災害的雙重夾擊,經濟萎縮幅度高達9%,190萬人陷入貧困,貧困率攀升至30%,公共債務激增至國內生產總值的90%。

與此同時,布克爾的支援率卻一路走高,一度達到歷史峰值。

民粹主義將布克爾捧得很高,可一旦摔下,將會是萬丈深淵,布克爾不得不竭盡全力,討好民眾,無論是與黑幫合作,還是賜予比特幣法定貨幣地位,吸引加密大佬投資,或許初心都是為了讓這個脆弱的國家變得好一點。

不改美元地位

薩爾瓦多正式透過比特幣成為法定貨幣的法案後,大家的日常交易都用比特幣嗎?那豈不是價值波動較大會導致物價劇烈波動?

這個問題倒不用擔心,即使被拜登政府拋棄,薩爾瓦多依然是美元的主要貨幣,比特幣更多是一個備用項或者說象徵符號。

2001年1月1日,當時的薩爾瓦多總統佛洛瑞斯所領導的政府,透過所謂的貨幣整合法開始實施美元化政策,以美元為會計單位,並開放歐元與日元等強勢貨幣的交易。

儘管貨幣整合法允許同時使用“科郎”,並固定與美元的兌換率為8.75科郎兌換1美元,但是實際上國內各大銀行都被告知保留科郎,讓本國家的科郎在市面上不再流通。

薩爾瓦多時任政府聲稱,美元化產生很多好處,例如已經避免了貨幣的貶值以及降低了銀行貸款利息。

但問題隨之而來,薩爾瓦多成為了美國的“附屬國家”,“美國痕跡”遍佈大街小巷:麥當勞、必勝客等美式快餐廳隨處可見,冰激凌品牌取名“波士頓”,賣中國製造平價服裝的地方叫“美國俱樂部”。

當地中央銀行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進行巨集觀調控,一切都看美聯儲的臉色。

此後,缺乏獨立貨幣政策,經濟美元化,漸漸造成薩爾瓦多債務高築,生活費用飛漲,主要靠移居海外者匯回家的外匯支撐經濟。

疫情之後,美聯儲大放水,天量超發美元,薩爾瓦多卻只能被動承受一切。

如今,雖然也成為了法定貨幣,比特幣還無法挑戰美元在薩爾瓦多的霸主地位。

薩爾瓦多商業與工業部長Miguel Kattan表示,薩爾瓦多無意透過比特幣來實現去美元化,比特幣只能以與美元相關的方式存在。

總統納伊布·布克爾也表示,比特幣不會取代美元。

和所有信仰天主教的中南美洲的國家一樣,薩爾瓦多的終極困境在於,“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

美國和美元,是他們嚮往的天堂,也是摧毀其國家的地獄。

薩爾瓦多(El Salvador)在西班牙語中的意思是,救世主。

比特幣會是薩爾瓦多的救世主還是撒旦,一切交給時間去證明。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