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新高紀念(二):離永恆牛市還有多久?

作者:胡翌霖

來源:https://yilinhut.net/2020/12/02/8079.html



今天比特幣美元價格突破歷史新高,超過19800美元。不過人民幣市場來說還沒有超過歷史新高,但這也關係不大,因為這幾年的趨勢正是人民幣市場大舉萎縮,美元市場重新引領比特幣行業。


我上一次寫“比特幣新高紀念”是在2017年1月5日,當時我還是用人民幣算的,突破了8000元,同時我正在謀求入職清華。


我第一篇比特幣相關文章 2013年4月19日,當時比特幣是719元,剛剛從1600元以上跌下來,也是我最初嘗試買入的幾天之後。那時我正在寫博士論文。(大家注意,雖然我入場早,起價底,但因為最初就是個經濟不獨立的學生,把所有獎學金都擠進去了,但苦於本金並不多,所以現在也並不是比特幣大佬。)


13年4月到17年1月,17年1月到20年12月,大概都是四年。比特幣以四年為一個大週期,這從來不是秘密,因為比特幣的發行機制就是每四年減半,所以在四年的大週期來看,比特幣其實沒什麼懸念。


總有人喜歡問,比特幣為什麼漲了啊?當然我們可以找到一些理由,比如13年是塞普勒斯債務危機引發,17年漲是因為中國大媽入場,今年則是因為以灰度為代表的華爾街機構入場。


但照我看來,這些事件無非是一些“填充”,沒有這件事填,也會有另一件事填,大趨勢來說,上漲並沒有什麼理由,就是到時候了而已,破新高不是此時就是彼時,總得有個時間點唄。


4年,就投資而言就算是“長期”了,我向來建議,如果你不在乎短線收益,而是有至少四五年的“長遠眼光”,那麼你隨時買點比特幣都可以,是的,現在也不晚。


很多人聽說我13年就買比特幣,都會誇讚兩句,一般是說我頭腦好、聰明、有遠見之類的,很少有人明著跟我說:你就是運氣好。但實際上他們心裡想的基本都是:碰巧了罷了。為什麼這麼說呢,判斷的方式很簡單,有時候對方說:你買的早啊,我會回一句:現在買也不晚。對方就笑了:怎麼可能,現在太高啦,還是你厲害,云云。(當然,還有一些人是迴應“我不懂”、懶得研究,這種迴應我是欣賞的,比較灑脫,當然這種人如果轉頭去買a股了,我還是要鄙視的)


但我本人其實一直在買,不但13年、14年在買入,17年、18年仍在零星地買入。事實上,在我工作之後額外再投入的人民幣,加起來早已比我博士時買最初那一批比特幣更多了,但新增的比特幣卻只是零頭。即便對我的財富總值而言幾乎忽略不計,但不買白不買啊,在我買房之前,本來就得找地方儲蓄,我不買比特幣,難道去買a股嗎?


在13年就買到比特幣,真的不一定需要什麼智慧,很多人運氣好,就剛好那時候入場了。我其實屬於運氣一般的,那時候經濟並不獨立,自己能做主的資金很少。智慧是體現在對比特幣長期趨勢的判斷上面,這個判斷並不侷限於13年,而是直至今天都沒有變化。如果說我在13年的判斷是智慧的,那麼我在今年的判斷也同樣是智慧的。然而那些恭維我智慧的人,往往對我今年的判斷嗤之以鼻,這就證明他們實質上只是禮節性地恭維我運氣好而已。


那麼有人要問了,我這個“什麼時候都可以買比特幣”的判斷什麼時候才截止呢?我的回答是它在可預見的將來不會截止,但這個判斷的性質會發生變化。


最初當然是一種風險投資或天使投資,但在起步之後,很長的一段時期裡,比特幣是一個非常安全的“長線投資”,再到某一時間之後,比特幣就成了一種普通的“儲蓄”行為。


在比特幣的前兩年,09年到10年,頂多再加上11年,買比特幣是有風險的,因為這個專案真的是有可能失敗的。因為最初比特幣無非是一個愛好者小圈子的實驗專案,主要參與者從一個郵列擴充套件到一個論壇,但相對一致、**。比特幣這件事情,相對**才有可能失敗,因為他們完全有可能一致同意終止實驗、推到重來、另起爐灶。


中本聰的隱退標誌著比特幣逐漸走向成熟,他在論壇上發的最後一個帖子是在2010年12月12日,當時他表達了低調發展的立場,認為希望維基解密不要接受比特幣捐款,因為過早把新生的比特幣推到風口浪尖可能會讓它夭折。


但此後,中本聰消失了,無論出於什麼動機,他的隱退是有益於社羣發展的。始終有人希望推進比特幣在黑色產業中的應用,也有人不希望如此。隨著比特幣的發展,社羣的分歧越來越多,比如是否支援顯示卡挖礦,是否支援asic挖礦,是否加強匿名化,是否擴容區塊等等。這些分歧不再會有中本聰一言而定,哪怕他再度復出,也無法打破參與者利益的多元化。


自中本聰退隱以來,至少到2011年、2012年之後,比特幣不再會被任何一撮人關閉了。因為社羣不**、利益多元化,恰恰構成了持續存在的保障。就好比說在1960年代,計算機網路是有可能被扼殺的,但在今天,沒有人能關閉網際網路。


在我13年入場時,經常聽到一句話,就說比特幣的未來要麼是歸零,要麼無限大。那些從11年走來的老人心中始終還有一個“歸零”的選項,但我那時已經很清楚了,“歸零”是不可能的,那麼答案就只有一個,就是無限的。


為什麼比特幣的法幣比價可以無限增長?很簡單,因為它的總量是有極限的,而世界人民的經濟發展是無限的,各國發行的法幣總量是無限的。無限除以有限等於無限——這是一個極為簡單的數學題。只要我確定比特幣的總量有限,就立刻能夠理解為什麼說任何時候買比特幣都是對的。


當然,你要是認為比特幣的總量並不有限,可以看我寫的““物以稀為貴”的存在論基礎——兼論比特幣為什麼值錢”一文,必須承認這種有限性是有條件的,是歷史性的,但我確信這些條件是成立的。


當然,理解“無限除以有限等於無限”這一道理的並不是我一個人,所以13年以來,比特幣圈內經常聽到的一句口號是“to da moon”,翻譯成中文大概就是“漲上天”的意思吧。但事實上,沒有天花板並不意味著能漲到月亮上。因為我們說的“無限”是潛無限而不是實無窮,實際的增長是需要時間的,這種增長不會特別快,因為比特幣雖然總量有極限,但它是透過一輪一輪的新增達到的,每一輪是4年,第一個4年就發行了總量的一半,第二個4年發行一半的一半,第三個4年發行一半的一半的一半,以此類推。所以事實上,前12年內,比特幣的實際增殖速度是要大於大部分法幣的通脹速度的。


因此在這一階段,比特幣的增長更類似於“傳銷”,完全依賴於參與者的增長和資金的投入。所以在這一階段,比特幣的增長往往顯得精神分裂,經常像傳銷那樣暴漲,而又不能持續,但崩回來之後又總會慢慢漲回來。


所以說,在這個階段,比特幣同時滿足兩種投資需求,一種是看重大起大落的波動性,想要迅速致富的炒幣家,另一種是以若干個4年為尺度著眼長遠的長線投資者。我當然是後者,只要不關注短期漲落,比特幣已經進入了穩定的、不可能歸零的增長之路了。但前一類人也很歡樂,能夠享受到一夜暴富的快感,也能夠感受到虧了一個億的悔恨。


這個階段是有終止的,大約是在第5個到6個4年,過了這個點,就是有位幣圈大佬所說的“永恆牛市”。標誌性的節點就是比特幣的新幣增發率低於美元的通脹率。在此之後,比特幣的總量趨於穩定,而美元繼續增長,那麼,眾所周知,一個不斷增大的量除以一個趨於穩定的量,結果一定是一個不斷增大的值。這個簡單的數學原理道明瞭“永恆牛市”的本質,所謂比特幣的永恆牛市,就是法幣的“永恆熊市”。因為所有人都承認法幣總是不斷貶值,甚至很多人認為這是法幣相對於比特幣不可取代的優點。


當然,這一簡單的除法要有意義,也是需要條件的,條件就是比特幣的參與者始終保持一定數量,而不是日趨萎縮。但是和前一階段相比,比特幣比價的增值已經不再依賴於參與者的增多。


當然,增發率低於通脹率只是一個象徵性的標誌,並不代表一個實質性的轉折,究竟市場如何波動,是難以預測的。就好比我們講世界歷史進入了“工業時代”、“資訊時代”之類,這是一件大事,也可以找到一些標誌性事件作為分界點,但實際身處那幾年的人,並不會感受到一個特別明顯的轉折標誌。


在下一階段,人們衡量比特幣的觀念會普遍發生變化,當然我現在就已經主動轉變了觀念,但未來這種轉變將是常態的、理所當然的。就好比哥白尼時期認為地球運動的觀念已經出現但很罕見,但到了牛頓之後,這種觀念就司空見慣了。


什麼觀念呢?就是以比特幣來衡量價格。所以我剛才一直在說比特幣美元價格或“比價”,因為比特幣與美元是互相衡量的對等關係,我們可以用美元來給比特幣計價,也可以用比特幣給其他所有事物計價。


或許你要問,既然計價是相對的,那麼我以美元為本位和以比特幣為本位有什麼區別呢?大有區別。這就好比哥白尼體系與第谷體系的區別——它們在數學上等價,在預測天文現象上等價,但第谷在物理上堅持地球不動。地球的運動並不會讓天文學的數學計算髮生動搖,但會讓物理學乃至倫理學等一整個體系動搖。一旦人們以比特幣本位來思考問題,來衡量自己的投資和買賣,那麼必將引發的觀念領域的顛覆是巨大的,這種觀念革命的內容將是我未來兩年研究所謂“區塊鏈哲學”將要逐漸闡發的事情。


當然,觀念革命在少數革命者那裡總是超前的,但是在人民大眾那裡總是滯後的。牛頓的世界觀直到牛頓之後的一百來年才真正深入人心。


所以我不是太喜歡“永恆牛市”這個概念,不是因為它說得太誇張,而是因為它格局還不夠大。它只是在匯率市場的意義上形容這個階段,而沒有提示出比特幣對生活世界和生產領域的全盤影響。我願意說,“比特幣的時代”即將到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