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讀懂 NFT 發展史

這是 Andrew Steinwold 在2019年10月寫的一篇 NFT 歷史回顧,雖然在2020年,NFT 領域迎來了非常大的進展,也幾乎所有加密世界的人均瞭解並參與到了其中,然而,關於 NFT 的歷史,我相信依然少有人熟知。這篇文章是一個非常棒的補習資料,如果你希望在和朋友聊 NFT 的時候顯得更加懂行,此文必讀!遺憾的是,Andrew 偷懶,這次沒補上2020年的內容,稍有遺憾。

(文章最初於2019年7月10日發表在我的Medium)

什麼是非同質化代幣 (NFT)?

非同質化代幣僅僅是一種獨特的數字資產。比特幣之類的資產是可互換的,這意味著所有比特幣都是相同的,並且可以互換。非同質化代幣的一個例項是藝術品。我可以擁有兩幅完全相同的數字藝術作品,但每一幅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下面的示例顯示了來自加密藝術家 Josie 的兩個NFT。她的兩篇作品 “Choose” edition #4 和 “Choose” edition #5 可能看起來一模一樣,但對於區塊鏈來說,二者均是獨一無二的。

我們已經瞭解了 NFT 是什麼,下面我們正式深入瞭解這些資產的歷史。

或許有人會說,Colored Coin 是最早出現的 NFT。Colored Coin 是由小面額的比特幣組成,可以小到一聰 (比特幣的最小單位)。Colored Coin 可象徵多種資產,並具有多種用例,包括:

財產

優惠券

能夠發行自己的加密貨幣

發行公司股份

訂閱

訪問代幣

數字收藏品

Colored Coin 代表了比特幣用例的巨大飛躍,然而它的缺點是,只有當每個人都認同它們的價值時,它們才能代表某些價值。顯然,比特幣的指令碼語言並不是為了在其網路中實現這種行為,因此 Colored Coin 的強大程度取決於它們最弱的參與者。例如,3個人同意100個 Colored Coin 代表100個公司股票,假設,哪怕一個參與者決定不再將 Colored Coin 等同於公司股份,那麼整個系統就會崩潰。

最早提及 Colored Coin 的,似乎源自 Yoni Assia 在2012年初的一篇部落格文章,標題為“bitcoin 2.X (aka Colored Bitcoin) — initial specs”。他在這篇文章中討論了 Colored Coin,但沒有提及它們索代表的各種資產或用例。相反,他聲稱,由於 Colored Coin 是“創世交易”的一部分,因此它們是獨一無二的,並且可以從常規的比特幣交易中識別出來。直到2012年12月4日,Meni Rosenfeld 發表了一篇題為《Colored Coin 概述》(Overview of Colored Coins) 的論文之後,這些新資產的潛力似乎才以被挖掘。幾個月後的2013年,另一篇論文《Colored Coins — BitcoinX》發表,這篇論文不僅比前者更深入,而且幾位作者中還有你可能熟悉的人,他們是:Yoni Assia、Vitalik Buterin、Lior Hakim、Meni Rosenfeld。

然而 Colored Coin 的缺陷也是顯而易見的。該系統在需許可的環境下工作得最好,這意味著在某些情況下,簡單地使用資料庫更好。儘管如此,Colored Coins 為進一步的實驗開啟了大門,併為 NFT 奠定了基礎。將真實世界的資產帶入分散式賬本中的巨大潛力顯而易見,但要實現則需要一個更具延展性的區塊鏈。

2014年 — Counterparty

Colored Coin 的誕生讓很多人意識到了將資產發行到區塊鏈上的巨大潛力。但是,人們也瞭解到,比特幣本身在當前的迭代中並沒有打算啟用這些附加功能。2014年,Robert Dermody,Adam Krellenstein 和 Evan Wagner 創立了 Counterparty:一個點對點的金融平臺,以及建立在比特幣區塊鏈之上的分散式開源網際網路協議。Counterparty 支援資產建立,還有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甚至還有一個 XCP 合約幣。它有許多專案和資產,包括卡牌遊戲和 meme 交易。

2015年4月 ー Counterparty 上的 Spells of Genesis

《Spells of Genesis》的遊戲開發者不僅是透過 Counterparty 將遊戲內資產發行到區塊鏈上的先驅,而且還是最早推出 ICO 的人之一。實際上,很早以前 ICO 被稱為眾籌。《Spells of Genesis》透過發行名為 BitCrystals 的代幣來資助開發,該代幣也被用作遊戲中的貨幣。

2016年8月 ー Counterparty 上的更多交易卡

在2016年8月,Counterparty 與熱門的卡牌遊戲“Force of Will”合作,在 Counterparty 平臺上發行了他們的卡。《Force of Will》是北美銷量排名第四的紙牌遊戲,僅次於《Pokemon》,《Yu-Gi-Oh》和《Magic: The Gathering》。該事件之所以重要,是因為《Force of Will》是一家大型主流公司,他們之前毫無區塊鏈或加密貨幣的經驗,他們進入生態系統表明了將此類資產帶入區塊鏈的價值。

2016年10月ー Counterparty 上的 Rare Pepes

meme 開始轉移到區塊鏈只是時間問題。2016年10月,人們開始在 Counterparty 平臺上以資產形式發行“rare pepes”。rare pepes 是一種具有這種青蛙特徵的 meme。

這些 meme 有著龐大的粉絲群,甚至還有一種叫做 Rare Pepe Meme Directory 的 meme 交易所。

似乎僅僅存在於比特幣區塊鏈上還不夠,Rare Pepe Meme Directory 中的“專家”證明了 pepe Meme 的稀有性。拋開古怪離奇的一面,這個例子的確讓很多人瞭解到了獨特的數字商品。

如今,Counterparty 在其平臺上構建了大量專案,其中很多涉及類似 NFT 的資產。你可以在這裡瀏覽 Counterparty 上的各種專案。

2017年3月 ー 以太坊上的 Rare Pepes

隨著2017年初以太坊的崛起,meme 的交易也開始出現在以太坊。2017年3月,一個名為 Peperium 的專案被宣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 meme 市場和交易卡牌遊戲(TCG) ,任何人都可以建立永久儲存於 IPFS 和以太坊上的 meme。”與 Counterparty 類似,Peperium 也有一個關聯的代幣:RARE,它用來建立 meme 和支付上市費用。

2017年6月 ー Cryptopunks

隨著以太坊上 rare pepes 交易量的上升,兩位“創意技術專家 (creative technologists)”決定透過細微的改動來建立屬於自己的 NFT 專案。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 意識到他們可以創造一種原生於以太坊區塊鏈上的獨特角色。這些角色人物的總量上限為10,000,並且兩個人物不能相同。他們稱他們的專案叫 CryptoPunks,這是對90年代那幫影響了比特幣的先驅 Cypherpunks 的致敬。

令人驚訝的是,Watkinson 和 Hall 選擇了讓擁有以太坊錢包的任何人都可以免費索取 Cryptopunk。所有10,000個 Cryptopunks 迅速被認領,並由此造就了一個繁榮的 Cryptopunk 二級市場,人們在那裡交易 Cryptopunk。有趣的是,Cryptopunks 並未遵循 ERC721標準,因為該標準那會兒還沒被髮明,由於其侷限性,它們也不完全是 ERC20。因此,最好將Cryptopunks 描述為 ERC721 和 ERC20 的混合體。

什麼是以太坊代幣標準 (ERC)

以太坊上,不同型別的代幣具有不同的技術標準,以使其互動能夠正常工作。“ERC”的全稱為“Ethereum Request for Comment”。最常見的 ERC 標準是 ERC20,它具有允許令牌以預期的方式互動的規則。當開發人員建立需要與以太坊上的其他代幣或應用程式進行互動的代幣時,此標準框架對開發人員就非常有用。儘管 ERC20 代幣在以太坊上的許多場景中能工作完美,但它們並非建立 "獨一無二的代幣" 的最佳選擇。為此,ERC721 標準誕生了。雖然在許多方面與 ERC20 相似,但 ERC721 是專門為以太坊上非同質化代幣的技術標準而構建的。兩種標準之間的主要區別在於 ERC721 跟蹤區塊中單個代幣的所有權以及轉移,這使得鏈能夠識別非同質化代幣。使用新的 NFT 技術標準的第一個專案是著名的 CryptoKitties。

2017年10月 ー CryptoKitties

隨著 CryptoKitties 的出現,NFT 成為了主流。CryptoKitties 是一個基於區塊鏈的虛擬遊戲,允許玩家領養、餵養,以及交易虛擬貓。貓,在區塊鏈上!

也許是因為這個遊戲讓以太坊出現了網路阻塞,也許是因為人們透過交易它們獲得了令人瘋狂的利潤。總之,很快,這個令人驚奇的專案似乎出現在了大量新聞媒體,如 CoinDesk、CNN。

一些虛擬貓甚至賣到了10萬美元以上。

CryptoKitties 於2017年10月由溫哥華的一家名為 Axiom Zen 的公司推出。當他們在ETH Waterloo Hackathon(全球以太坊生態最大的駭客松)期間釋出 Alpha 版本時,該團隊已經在該專案上工作了幾個月。當時有超過400名開發者參加駭客松,所以這是介紹這款遊戲的絕佳場所和時間。CryptoKitties 團隊在駭客松比賽中獲得了第一名,該遊戲迅速走紅。

CryptoKitties 的興起恰逢2017年的牛市,因此勢不可擋。人們瘋狂地購買、繁殖和交易虛擬貓。這讓許多人看到了非同質化代幣的潛力。隨後,Axiom Zen 分拆出一家名為 Dapper Labs 的公司,該公司從 a16z 和 Google Ventures 等頂級投資者那裡獲得了1500萬美元的融資。在目睹 CryptoKitties 社羣的瘋狂行動以及 Dapper Labs 獲得頂級投資者投資之後,人們開始認識到 NFT 的真正威力。

2018-2019 ー NFT 寒武紀大爆發

2018年和2019年,NFT 生態實現了大規模增長,此時這個空間裡有100多個專案,而且還有更多的專案正在進行中。在 OpenSea 和 SuperRare 引領下,NFT 市場正在蓬勃發展。雖然與其他加密貨幣市場相比,其交易量還很小,但它們正在以快速的步伐增長,並取得了長足的進步。隨著像 Metamask 一樣的 Web3 錢包不斷改進,加入 NFT 生態變得更加容易。最近,Dapper Labs 還推出了一款無需支付 gas 費的 Dapper 錢包。此外,現在有一些網站,比如 nonfungible.com 和 nftcryptonews.com (無恥的外掛) ,它們深入探討了 NFT 的市場指標、遊戲指南,並提供有關該領域的標準資訊。這張來自 The Block 的圖片很好地說明了當前的 NFT 生態。

CryptoKitties 開拓了 NFT 的疆土,但是如果沒有先前的那些專案,CryptoKitties 不可能有今天成績,這些專案透過建立獨一無二的數字資產為 NFT 奠定了基礎。nonfungible.com 釋出的這張有趣的圖表顯示了 CryptoKitties 對當前 NFT 生態的重要性。

此圖顯示,擁有 CryptoKitties 的人傾向於玩其他 NFT 遊戲,而玩其他 NFT 遊戲的人通常不會玩其他遊戲。CryptoKitties 是進入 NFT 世界的完美大門。

由於能夠繁殖不同的貓,CryptoKitties 因此經歷了巨大的增長,這創造了一個全新的貓或者說 ERC721 代幣。現在,NFT具有無窮無盡的功能,包括角色名稱(類似於域名)、虛擬土地、虛擬服裝、活動門票、小行星礦資源等等。也許最令人興奮的發展空間是無數的 NFT 遊戲和專案是可互動的,使專案間可以互操作。例如,也許一個遊戲中的玩家擁有一把劍,可以將其帶入另一遊戲中,成為一件稀有的衣服。有了互操作性,可能性才是無限的。

未來展望

非同質化代幣的歷史比大多數人想象的要長很多。NFT 的第一次嘗試是在2012-2013年的 Colored Coin 時代,但我相信雖然現在是2019年,但我們仍然處於極早期。儘管我們在過去兩年內經歷了巨大的增長,NFT 生態仍然非常年輕,因此增長只會繼續下去。事實上,我相信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和公司意識到 NFT 可以產生的影響,並進一步實施它們,NFT 生態的增長將會加速。開發者將會繼續創造 NFT 創新性的用途,並且具有互操作性的專案將徹底改變遊戲規則。我推斷在五年內,NFT 領域的景象將天翻地覆,到那時,我將不得不對 NFT 生態的歷史再作一次更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