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愛好者社羣研討會精華收錄

買賣虛擬貨幣

6月3日,主題為「與君話桑麻,“輕”何出於藍」的 Mina愛好者社羣研討會如期舉行。本活動由Mina Fans中文社羣主辦,HashFlow協辦,Mina官方與星球日報特別支援。

本次活動邀請到了 Mina 亞洲技術大使姚翔老師、Mina 亞洲市場負責人 Tina Liu、Mina 社羣技術大使和一眾 Mina 的早期投資機構。

本次活動要特別感謝 YBB Foundation 贊助了此次活動的全部福利,感謝特邀媒體 金色財經,戰略媒體 火星財經、Ciontelegraph 中文,嗶嗶 News,Blocklike 的大力支援!

Mina Fans中文社羣是由 HashFlow 建立的 Mina 愛好者社羣,HashFlow 是一家區塊鏈 PR 公司,有投研、社羣,也提供投前和投後整體營銷服務。

以下為本次直播內容完整回顧:

一、主題talk:10分鐘看懂Mina

主講人:Mina 亞洲技術大使 姚翔

大家晚上好!我是姚翔,今天我會透過比較簡短的介紹讓大家快速瞭解Mina。Mina在技術層面和應用層面都有比較獨到的創新,它的技術願景是打造世界上最“輕”的區塊鏈。在應用層面,Mina想要構建真實世界和密碼學世界之間的一個橋樑,而且這個橋樑是能保護隱私的。

第一,Mina是很輕的區塊鏈,它的大小在KB級別,所以使用者去維護這樣一個全節點相對來說是比較容易的。因此,每個使用者都可以去執行一個節點,這樣在訪問Mina的時候不需要第三方服務提供商。

第二,Mina共識演算法非常特別,共識參與不受限制,Mina共識驗證者的數量是沒有上限的。實際上現在大多數PoS演算法,如果是基於這些委員會選舉的共識演算法,一般來說只能容納大概數百名的驗證者,因為網路通訊的複雜度隨著驗證者數量的上升會急速上升,節點沒有辦法承受通訊開銷。而Mina選用了一個比較成熟的競爭性PoS演算法Ouroboros,並且做了一些改進,產生了一個叫做“Ouroboros Samasika”的變體,這是有助於節點的分散。

同時,它還帶來一些額外的好處,因為Mina對驗證人是沒有罰沒機制的,所以在執行節點的時候不用擔心自己掉線或者是大規模掉線所導致的罰沒。

第三,在Mina上部署的應用,叫“Snapps”,Snapps就是零知識證明驅動的應用。這些應用可以在保護使用者隱私的情況下使用離線資料,而使用者分享的不是資料,不需要把自己的隱私資料提交到區塊鏈上,而是提交關於這些資料的證明,這樣區塊鏈只需要去驗證這些資料符合一定的要求就可以了。

聽了這些會覺得Mina有些獨特的地方、有些神奇的地方,它到底是怎麼工作的呢?我們從整體上來討論這個問題。

從設計上,Mina的整個區塊鏈都只有22KB大小,並且永遠維持這個大小。也就是說隨著時間的增長、隨著網路交易的變多,它的大小仍然不會變化。而22KB是很小的,可能就是幾條語音訊息的大小,所以任何的裝置,包括運算能力相對較弱的手機,也可以輕鬆地去同步驗證Mina網路,而且不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Mina是如何做到這麼“輕”的呢?因為Mina使用了一個技術——遞迴零知識證明,所以,我們不需要從頭開始驗證整個區塊鏈。以以太坊為例,如果一臺新機器要加入以太坊網路,就需要下載以太坊從創世的那天開始產生的所有區塊,並執行所有交易,從而才能得到最新狀態。在Mina當中,這個全節點並不儲存鏈本身,儲存的是這個狀態變化的證明,所以儲存的資料也變少了。同時,由於遞迴零知識證明的引入,也不需要從頭開始對資料進行驗證。

那什麼叫“遞迴零知識證明”?簡單說,就是我們把證明的過程也封裝起來,在下一次證明的時候把上一次證明也封裝到這裡面來,所以每個證明都可以包括對所有歷史的驗證,這個聽起來會有些晦澀。

比如你想向一個朋友證明你每天都去了一個公園,這個公園有一個日期牌,你要做的是什麼呢?可以每天在那個日期牌前面拍張自拍,並且把這個照片發給他,一個星期就要發7張照片給他。但我們有一種方法可以去減少這樣的互動,怎麼做呢?第一天去拍照,從第二天開始,每一天都把前一天的照片拿在手上,再做一個自拍,在第七天之後,實際上只要把第七天的照片發給朋友,他就能很輕鬆地驗證你每天都去了那個地方,不需要再發7張照片給他,這就是遞迴證明。當然,這是一個比方,不是零知識的。

同時,今年3月,Mina基金會和以太坊基金會開展了一個聯合資助,去徵集能讓以太坊的虛擬機器高效驗證Mina提供的遞迴零知識證明的方案,如果這個能實現, Mina零知識證明的網路也可以同時為以太坊區塊鏈提供零知識的計算服務。

總結一下,zk-SNARKs其實就是零知識簡潔、無互動知識認證,大家也可以認為就是一個零知識證明。在它的幫助下可以實現一些特性:1、低門檻的可驗證性;2、分散的可擴充套件性;3、一種新的應用形式 Snapps。當然這些工作仍然是在高速的開發當中,為了實現這樣的願景,我們有很多的工作要去做,接下來主要談一談在Mina上的應用Snapps。

現在大多數的區塊鏈實際上沒有辦法和網際網路的應用直接互動,這直接限制了應用的適用範圍和效用。Mina可以在保護隱私的情況下,和任何網站互動,並且可以把真實世界當中已經驗證過的資料傳到鏈上,讓鏈上應用直接去使用。所以,Mina的願景其實是要打造一個通往真實世界的隱秘的閘道器,這個“隱秘”的意思就說保護使用者隱私。

這個閘道器實際上就是透過Snapps來實現的,Snapps就是零知識證明驅動的應用,它具有一些很好的特性:

第一,可以從網際網路無縫輸入區塊鏈,只要網站支援HTTPS協議,就可以從這個網站中把資料匯入到Mina的區塊鏈上,同時這個資料是可驗證的。

第二,資料本身並沒有被暴露,使用者仍然保留著對資料的控制,而僅僅去驗證和分享關於這個資料的證明。你拿到的並不是這個資料本身,而是一個你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但可以去驗證背後的資料具有某些屬性。

我們給一個更加具體一點的用例,這個用例也是在今年3月份的時候,Mina和Teller(DeFi的應用)聯合釋出的一個示範性的應用。

Mina提供的一些良好特性,可以幫助使用者在Teller上透過零知識證明的方式驗證自己的信用分,獲得所需服務。具體來說,就是使用者去登入一個信用分查詢服務的網站,並且去查詢自己的信用分,同時在自己的本地去生成信用分的證明,並且把這個證明傳送上鍊。而這個證明本身並沒有暴露使用者的信用分分數,社保號等隱私資訊,僅僅提供他的信用分大於700的證明。只要使用者提供了這樣一個分數的證明,Teller就可以為這個使用者提供所需服務。大家可以去Teller網站上檢視這個案例的Demo。

而這僅僅是一個開始,一個小的嘗試,在過去的半年時間內,零知識證明得到了高速發展,如果沒有密碼學技術的迭代,我們不能想象可以在工程上去實現這樣的應用。伴隨著這種對未來的期許,對密碼學發展的期待,我們認為在不久的將來不需要可信設定的可組合的智慧合約將會很快實現,而Mina也會提供很多開發者工具,幫助形成新的應用正規化。比如隱私身份的核查、網際網路觸發的智慧合約,我們知道現在智慧合約的觸發有的是要依賴一些預言機。再比如說,可以用Mina零知識證明能力服務以太坊,讓它們去具有新的功能,而不需要把以太坊上的應用邏輯牽移到新的區塊鏈上(這是很多新的區塊鏈在嘗試的事情)。

Snapps和去中心化應用有什麼區別?主要有以下幾點區別:

1、支援私密資料。即在使用使用者資料的時候不需要去分享資料本身,只需要分享資料的證明。

2、有通用的可驗證性,可以在計算上實現任意計算。

3、可擴充套件的執行。在狀態變更層面,執行過程不僅可以呼叫自己的狀態,也可以去更改其他應用的狀態。

前面提及的Mina在Teller上的應用,只是一個示範性的應用,還沒有投入大規模的使用。接下來,Mina會網際網路世界進行更多的結合,HTTP Snapps,允許從網站把資料匯入到Mina上來。而關於開發者的SDK,實際上還是在構建當中,我們期待在將來的幾個月會給開發者提供更好的開發工具,這樣可以幫助大家去更簡單地在Mina上進行開發。

Mina主網在今年3月已經啟動,900個活躍的節點參與了主網的啟動,Mina也受到了創世成員和合作夥伴的支援,同時相關效能的指標都是非常好,我們也對未來有信心、也有期待。

主題talk:Mina 全球化社羣發展

主講人:Mina 亞洲市場負責人 Tina Liu

大家好,我是Mina 亞洲市場負責人 Tina Liu。今天為大家介紹一下Mina全球化社羣發展。首先介紹一下Mina的發展軌跡。Mina自2017年6月,由 O(1) Labs 的兩位聯合創始人 Evan Shapiro 和 Izaak Meckler 創立;2019年7月上線測試網1.0;2020年2月上線測試網2.0,此時也有了200+名測試者參與測試;至2021年團隊成員以超過30人,並且主網已經上線,Discord成員超過2萬5千人。而且 Mina 正準備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 Mina 的軟體開發工具包(SDK)。

沒有社羣愛好者的參與,Mina不可能走到今天。如你所知,Mina以擁有大型、多樣化和友好的社羣生態系統而聞名。Mina由超過10萬人組成,遍佈所有社交平臺,我們現在有超過40+投資機構,30+ O(1) Labs 團隊成員,650+社羣創始成員,還有很多就不在此一一列舉。因為大家的積極參與,Mina 擁有同類專案中最大的公共測試網。事實上,它甚至是 Eth 2.0 之外最大的 PoS 測試網。Mina的使用者遍佈100多個國家,用16種語言交流。

O(1) Labs還得到了40多家投資機構包括區塊鏈和加密行業一些最大的投資機構的支援。

下面介紹一下 Genesis 計劃,該計劃為頂級社羣參與者預留了多達 1,000 個名額,以幫助加強和保護主網網路。每個 GFM 都作為區塊生產者參與 Mina,執行 SNARK 工人,並建立全球社羣,每個人都獲得了 66K Mina 代幣的分配。他們是透過參與過去的測試網並在測試網排行榜上與其他節點運營商、驗證者、snark 工作人員和社羣成員競爭而被選中的。目前,全球大約 60 個國家/地區有 663 名活躍的 Genesis 成員,這極大地促進了去中心化。這些成員在 [pick 2 numbers] 和其他來這裡學習的人都很有經驗,現在是核心社羣的領導人。該計劃現已關閉,但我們計劃在未來提供更多的資助,所以請隨時保持關注!

那如何參與 Mina Protocol 中呢?除了參與之前Coinlist的公募,你還可以參與Mina生態建設,或者在Mina鏈上抵押挖礦,或者在Mina SDK釋出後搭建 Snapps。

為感謝在專案早期階段與Mina 團隊一起搭建Mina生態的支持者,Mina Foundation設立了一項新的捐贈專案:Prism Token Grant。該計劃中,Mina Foundation設定了比之前基礎專案高出一倍的獎勵。將有1200名成員一同分享高達310萬個Mina代幣。

成為PCM ( Prism Contributing Members) 要求:首先要是早期Mina生態參與者 (例如節點搭建,Genesis創世成員等),並且為Mina生態作出突出貢獻,而且此前並從沒有獲得任何Mina Grant。

接下來我們來講一下Mina Protocol質押獎勵。在主網上線的早期,全網的通脹率為12%。在Mina鏈上做質押最高能獲得24%的回報獎勵。 那我們可以自己執行節點嗎?當然是可以的,個人執行節點,將可以活動100%的出塊獎勵。請查閱節點搭建說明檔案(https://docs.minaprotocol.com/en/getting-started)搭建節點。

Mina Foundation 委託質押政策規則如下:

1、Mina Foundation不會以任何方式指導、影響、干預、破壞或以其他方式的控制Mina的去中心化治理。

2、Mina Foundation將挑選120個得分最高的外部驗證節點委託其代幣。

3、確認委託名單後,Mina Foundation 將按比例實行委託權益。每個委託驗證節點有權保留5%收益,剩餘收益均為Mina Foundation所有。 

4、Mina Foundation有權規定每一輪委託質押週期。一般質押週期設定為一個季度。 下一輪的委託質押將由Mina Foundation重新稽覈驗證節點,再決定是否繼續實行委託質押。

5、如果委託質押名單有變更,Mina Foundation會在稽覈一週後重新公佈新名單。 

6、每一個參與者只能一個錢包認證節點。如果團隊多人申請,也只能以一個錢包認證節點參與計算。 

7、Mina Foundation將不得委託Mina Foundation的投資人,員工,或有其他連結關係的認證節點。  

8、當Mina Foundation及其委託節點總計投票權少於10%,Mina Foundation的委託質押政策自動停止執行。本政策不禁止Mina Foundation向第三方轉讓、出售或以其他方式處置其未解鎖代幣。

9、Mina Foundation將建立一個對違反本政策的基金會員工、顧問和相關人員進行處罰的機制。  

Mina下一階段的計劃有:1、維繫並擴大Mina亞洲社羣;2、提高Mina品牌影響力;3、建立開發者生態。

三、圓桌討論:Mina 技術社羣雜談

圓桌嘉賓:

MINA 亞洲技術大使 姚翔

Mina 社羣 Genesis 成員 Lampard

ArkStream Capital 合夥人 & BlockArk 聯合創始人 Warren Fang

Litentry 核心開發、波卡技術大使 John Wu

主持人:HashFlow創始人 劉帥

1、Mina 可以怎樣為 Layer 0(Layer 1)生態賦能呢?它與當前的公鏈專案之間有何合作方式?

Mina 亞洲技術大使 姚翔 認為,Mina protocol作為一個layer1的協議,在保證自己安全性的前提下,還將著手解決當前區塊鏈中的一些可能會制約未來發展的問題,比如狀態增長和可拓展性的問題等。Mina正在使用更新的技術面向更基礎的協議做一些嘗試,這正是零知識證明在區塊鏈領域的極致應用,如果這條路是可行的,那Mina將會帶領區塊鏈世界開拓更加充滿想象力的邊界。

Mina 社羣成員 Lampard 也與姚翔老師持有類似觀點,他認為Mina可以和其他公鏈結合起來將Mina作為零知識證明領域的‘生產車間’以及幫助預言機維護defi中價格的穩定性。

ArkStream Capital 合夥人 Warren Fang 幫助觀眾們梳理了一遍Layer1,Layer2的概念,然後提到,Mina是世界上最輕量級的區塊鏈,其區塊空間僅有22kb,並且能夠與其他公鏈進行跨鏈的資訊傳輸。這意味著在1~2年之內,任何人都可以透過手機,電腦等裝置加入到Mina的網路成為節點參與記賬,這能有效的幫助Mina提升去中心化的程度。因此,Mina和其他公鏈的合作將會主要體現在節點的驗證上,幫助其他公鏈解決節點過於集中的問題,提升他們的去中心化程度來防止51%攻擊。

Litentry 核心開發、波卡技術大使 John Wu 則稱,Mina可以作為‘’隱私層+中介軟體‘’去服務其他的鏈,比如可以透過Mina把銀行拿到的使用者信用分數跨到的其他公鏈驗證,在這期間Mina就成為了一個隱私中介軟體。同時他還認為,Mina作為一個輕量級的區塊鏈,本身就是一個很有價值的正規化,可以幫助別的區塊鏈做Layer 2 的擴容。

2、Mina 的用例中提到了「端到端隱私保護和無序許可預言機」,這是否意味著在 Mina 上開發的 Dapp 更具原生優勢?這種優勢和 Polkadot 等其他公鏈上的 Dapp 比起來是否意味著競爭力?

Mina亞洲技術大使姚翔提到,第一,在保護隱私的情況下,將現實生活中真實的私密的資料用於區塊鏈會是一件非常有價值的事,不要被現有的應用限制住想象力,因為我們身處在現實生活中,這樣開發出來的應用才能更被市場接受,其次,在零知識證明這樣一個比較新的技術上有很多可最佳化的空間以至於讓使用者無障礙的使用,且可以維持後發優勢。儘管現有的開發者工具以及相關的基礎設施還在搭建當中,但是我們相信在Mina生態中一定會出現不一樣的東西,而不是簡單地複製現有的應用。

Lampard說到,Mina將會在defi中的支付領域存在巨大優勢,基於Mina全節點大小僅22kb的特性,每一個賣家都可以自主跑一個節點,不需要透過中間層層傳播支付不必要的手續費,能極大的降低支付的成本,再有可以透過Mina的預言機優勢做一個演算法穩定幣和支付終端結合,形成真正的支付閉環。

Warren Fang則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他認為不能用傳統defi的思路來思考Mina生態中的應用,因為Mina更多的會將交易資料放在鏈上而不是將所有行為都放在鏈上進行,在Mina生態中的snapps的優勢是可以與網際網路進行互動,訪問現實生活中的資料,同時讓使用者得以安全的攜帶這些資料進入區塊鏈世界。

John Wu贊同了Warren Fang的觀點並且談到,Mina生態中基於零知識證明的無許可預言機將會比其他公鏈的預言機更具優勢,原因就在於無許可預言機具備隱私保護的特性,所以在某些特定領域的應用將會更容易在Mina中實現。

3、零知識證明是 Mina 的一大看點,也是 Mina 的看家本領。零知識證明在 Polkadot、Horizen 等等其他優秀的專案上也被廣泛使用。請各位談一談我們應該如何更好的應用零知識證明,零知識證明會在未來在哪些方面有更大的突破?

姚翔老師從零知識證明的歷史說起,零知識證明(Zero—Knowledge Proof),是由S.Goldwasser、S.Micali及C.Rackoff在20世紀80年代初提出的。它指的是證明者能夠在不向驗證者提供任何有用的資訊的情況下,使驗證者相信某個論斷是正確的。零知識證明實質上是一種涉及兩方或更多方的協議,即兩方或更多方完成一項任務所需採取的一系列步驟。證明者向驗證者證明並使其相信自己知道或擁有某一訊息,但證明過程不能向驗證者洩漏任何關於被證明訊息的資訊。在區塊鏈之外也有很多實際的應用,有大量的領軍人物在做這一塊的研究和推廣,所以在以後基於零知識證明的一些令人興奮的應用會是指數級的增長。

Lampard則說,應用零知識證明可以在保護投票人的隱私的基礎上,驗證投票結果的合理合法性,避免出現去年(2020年)美國大選中出現的種種疑慮,這是第一種場景,第二種場景是做數字的身份驗證,比如去酒吧喝酒需要驗證是否年滿18歲,通常的做法是將自己的身份證拿出來給店員檢查,但是使用零知識證明的數字身份驗證可以在避免自己身份資訊暴露的情況下驗證年齡是否滿足進入酒吧的條件。

Warren總結了姚翔老師和Lampard的觀點,零知識證明將在隱私計算和隱私交易中取得成功,因為大家都不希望自己的地址隨時被監控被查到,所以未來隱私交易存在很大的需求,其次對於類似filecoin這樣的去中心化儲存,零知識證明已經在進行應用了,礦工把資料存好了以後,客戶可以在需要的時候可以私密且安全地提取這個資料。在Layer2方面,Loopring已經率先使用了零知識證明的方案解決了交易層面的問題,在以太坊本身的效能限制下,大家都在找突破口,Layer2就是一個很好的方向,因為他可以把所有的交易邏輯都放線上下去完成,然後把每一筆交易的撮合都生成一個證明,在鏈上完成撮合的驗證。總之核心都是為了保護使用者的隱私安全。

John Wu發現了在polkadot白皮書中其實已經使有零知識證明的想法了,在中繼鏈和平行鏈之間訊息的傳遞最終的目的也是透過零知識證明來驗證,用Mina生態做類比的話,每一個平行鏈都可以比作一個snapps,透過其中的一筆交易這個事件去驅動中繼鏈更新他的狀態,驅動的這個東西需要這個snapps生成一個證明放到鏈上。實際上,零知識證明的使用將會在跨鏈這個領域中的資訊更加安全更加去中心化,是具有很大的潛力的。

四、圓桌討論:Mina 生態、經濟與賽道

圓桌嘉賓:

LD Capital 合夥人 Blake

HashKey 投資執行總監 肖曉

幣信資本合夥人 王希

YBB Foundation 聯合創始人 John He

主持人:HashFlow創始人 劉帥

1、作為 Mina 的早期投資人/投資機構,你為什麼決定投資 Mina?這種「輕量化生態」是否會對整個業界帶來改變?

LD Capital 合夥人 Blake 表示,Mina並不僅僅是一條隱私公鏈,它帶來的是一個非常徹底的技術創新,包括創新性的技術解決方案、具有前瞻性的技術願景以及團隊想在未來打造一個基於零知識證明的資料可訪問性的生態。Mina具有行業經驗豐富的團隊和豐富的投資人陣容。從上述維度來看,都說明Mina是一個很有前景,不可多得的投資標的。

另外,Blake相信,在此輪牛市,隱私賽道或許也會類似於圍繞波卡或者圍繞NFT一樣,有一波大規模的技術創新和應用落地。

Mina輕量化生態的意義在於給區塊鏈設計思路帶來了一個革命創新、可持續性發展的正規化轉移。

HashKey 投資執行總監 肖曉 表示,投資Mina原因有二:一是Mina是一個有潛力實現真正的大規模去中心化的公鏈平臺;二是其輕量級讓大家用一個手機或許就能成為其網路的全節點。Mina的共識演算法不同於其他POS演算法,不會因為網路通訊的複雜程度對節點的數量有所限制,Mina網路裡的節點數量可以是無上限的。Mina在實現去中心化的同時也沒有犧牲其網路的安全性,目前大多數POS機制都要求節點保持線上,若中途掉線將受到懲罰。而Mina的共識演算法允許節點動態進出網路,反而增加了其安全性。 另外零知識證明是一個非常出圈的技術,如若實現,Dapp或能成為大眾主流的應用。

幣信資本合夥人 王希 表示投資Mina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加密世界需要的是:完全的去中心化、完全的普惠金融、完全的相容幷包。做到這些不易,目前大部分專案犧牲了去中心化,而Mina確定了這些加密世界最本初的源頭。

YBB Foundation 聯合創始人 John He 表示,投資Mina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Mina的一大技術突破在於遞迴零知識證明,這是屬於公鏈級別底層專案的創新。此外,Mina在海外的社羣熱度非常火爆,其早期測試網激勵活動在短期內就增加了1000多個測試節點。Mina主打輕量化的概念也使普通使用者非常容易就可以參與,使用者只需在其移動端就可以部署一個全節點。John He個人認為,在Mina生態逐漸擴大的過程中,Mina將會相容幷包其他的DEFI、NFT、DAO等類別的專案。會有更多的專案方持續的在Mina上進行發展和資產轉移。

2、Mina 對現有區塊鏈經濟體系起到怎樣的改變?Mina 的經濟設計如何保證生態的長期繁榮?

Blake表示,對於已有的經濟模式來說,Mina相當於提供了一個更高效和更安全的基礎設施,給安全和可擴充套件性帶來了提升,使其執行更加流暢。差異化方面, Mina透過隱私結合高效的驗證,更加賦能區塊鏈經濟。

至於Mina的經濟模型,前期有一定的數量發行及鎖定期,後續總量是不固定的。Blake個人認為Mina這類無上限的代幣經濟模型對於專案的長久發展來看是合理的,即潛在的有多少價值提升就按需擴充套件多少的代幣,這樣反而更能確保生態的長期繁榮和價值穩定性。

肖曉表示其認為Mina最大的影響在於能夠幫助區塊鏈世界和現實世界或者網際網路世界更好的融合,例如以中介軟體的形式去和其他的供應鏈生態做融合。Mina正在做的無需許可的預言機可以直接用於和網際網路Http協議進行互動,這也使得區塊鏈應用和現實世界能更好的結合。若用鏈上協議去作傳統網際網路網頁的零知識證明驗證,就不會造成使用者的身份隱私洩漏問題。

Mina能以中介軟體的姿態和其他生態合作的自身定位可保證其長期的繁榮。

王希表示,區塊鏈要做的是給更多的人一個公平的未來,Mina最重要的一點不在與應用,而在於其健全了區塊鏈最本真需要執行的東西——完全的去中心化和更加公平的未來。

Mina的最大意義在於實現了一個給無差別的人參與機會,能夠透過各種資源而接入一個世界的網路。

John舉例了一個基於Mina生態的落地專案Teller。Teller是一個借貸協議。以前的使用者在以太坊上質押借貸需要把自己的以太坊放入像MarkerDAO、Compound等某些DEFI應用,從而獲得一定比例的穩定幣。Teller可讓使用者將質押獲得的穩定幣借貸給其他有需求的使用者。John He認為,未來將會有很多類似Teller這樣的專案,等到Mina的SDK發展出來後,將使開發者有很大的動力在Mina上去實現類似的資產轉移應用。Mina將在此時間節點實現徹底的生態爆發。

3、你覺得目前熱門的方向如 DeFi、NFT、DAO 中,哪種應用會先在 Mina 上迎來爆發?Mina 更適合哪類應用的爆發?

Blake認為,鑑於Mina的原生優勢,更適合一些對基礎設施對效能要求比較高,對資料和內容在所有權和准入上有嚴格要求的資料處理層應用。具體適合哪一個賽道還是需要考慮應用的要求和特點。

肖曉認為,Mina的場景會很適合金融場景,比如做一些信用和餘額的驗證,故DEFI類專案會優先在Mina上爆發,一是由於DEFI的財富效應優於其他方向的應用。信用體系是肖曉比較看好Mina的一個應用方向。 其個人認為目前以太坊、DEFI最大的問題是超額質押。 而這些問題在有了徵信體系後將可以得到解決,Mina非常有希望成為第一個建立起徵信體系的協議。

王希認為,信用貸和信用評分是傳統金融多年來未解決的問題,而Mina可以成為讓其越來越好的一個開始和基礎。討論做什麼應用前,首先路得是正確的。Mina的路是區塊鏈世界的脊樑,是加密世界最正確的東西。

John與肖曉的觀點類似,認為優先在Mina上爆發的將會是DEFI類的應用。其表示這個問題需要分為兩個方向,一是Mina自身產生Dapp生態,二是Mina作為中介軟體給以太坊等公鏈提供隱私支付或隱私資訊解決方案。Mina目前以及接下來的重點在於SDK和SNARK的開發。John He個人認為,波卡在Substrate出現後,其生態開始爆發。Mina也將在SDK開發完成後,出現生態的爆發。


Cointelegraph中文作為區塊鏈新聞資訊平臺,所提供的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ointelegraph中文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請廣大讀者樹立正確的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切實提高風險意識。鑑於中國尚未出臺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使用者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來源:https://cointelegraphcn.com/news/mina-protocol-chinese-community-seminar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