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鏈發展現狀分析 將會帶來什麼發展影響?

買賣虛擬貨幣
最近幾年來,國家對區塊鏈技術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對區塊鏈的重視也使得很多網際網路巨頭將重點放到區塊鏈之中,從而使得類似百度阿里騰訊這樣的公司也開發了相應的區塊鏈平臺baas。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這些網際網路巨頭的區塊鏈產品都是聯盟鏈或許可區塊鏈的形式,與我們經常接觸到的公有鏈有本質區別,但是隨著這些區塊鏈產品的發展,也是不容忽視的,而目前大部分人對網際網路巨頭的區塊鏈平臺仍然感到陌生,顯然這些區塊鏈平臺的普及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聯盟鏈的形式其實概念的提出是比較早的,第一個備受關注的是ibm將區塊鏈作為重點發展技術之後,並聯合全球知名企業和機構開發了hyperledger超級賬本專案,這也奠定了聯盟鏈的基礎。雖然中間也走了一些彎路,但是經過這些年的技術發展和會員單位的增加,hyperledger已經鞏固了它的聯盟鏈領先地位,目前我們看到的大部分聯盟鏈其實都有hyperledger的影子,其實不乏包括螞蟻金服的螞蟻鏈、百度超級鏈、騰訊區塊鏈和京東鏈。

聯盟鏈存在的價值
熟悉了公有鏈的人,大部分對聯盟鏈是不屑一顧的,主要是因為聯盟鏈採用許可的方式才能參與進來,也就是說並不是想進就能進,想參與就能參與的,而公鏈之所以迷人,是因為程式碼開源,任何人都能參與進來,沒有使用限制。也正因為這樣,聯盟鏈一直很難受到大部分人的關注。

而事實上是聯盟鏈也有自己的存在價值,就好比早期計算機網路的都會網路一樣,當時受限於網線的傳輸速度,大部分網線還用的是銅線,而這些年來光纖的普及使得網路傳輸速度大增,都會網路也就逐漸消失了,因為將都會網路接入到internet之中,就直接開放了。

作為一個過渡方案,聯盟鏈就和都會網路一樣,雖然現在還是使用受限制的,但是如果外部條件可以,特別是跨鏈技術的逐步普及,其實聯盟鏈和公鏈結合或者入駐公鏈,成為某個分支,其實也是很簡單的事情,那麼這一天到來之前,其實聯盟鏈需要做的就是儘快打造自己的生態,使得自己在小圈子裡發展健壯,否則真的到了需要融合的那一天,可能會受到外部區塊鏈應用競爭的打擊,反而使得自己難以存活下去。

聯盟鏈的“筐”
在仔細檢視了百度鏈、京東鏈、螞蟻鏈和騰訊鏈等平臺之後,其實我們可以發現,在網際網路巨頭眼裡,區塊鏈就是一個筐,什麼都能裝。大平臺們主要透過技術替換和修改創新的形式將區塊鏈和多個應用場景結合在一起,做出適用於生活場景中的各個功能,比如快遞溯源、可信計算、醫療、教育、製造等領域,這也是目前網際網路巨頭的區塊鏈發展主要方向。

聯盟鏈的出現其實主要是要將網際網路巨頭現有業務區塊鏈化的一個表現,比如京東就打算打造一個基於區塊鏈的商品溯源網路,不僅僅是我們平時購買的普通商品,還包括藥品、醫療、二手物品等等方面,如果進一步發展的話,那麼幾乎就可以囊括了京東現有的很多業務,這樣為京東本身帶來了很大的便利。


同樣比如螞蟻鏈,就主打的是政務、金融、生活和零售等場景,這也和現在阿里的主營業務有一定的關係。


從上面其實可以看出來,網際網路巨頭看重的是區塊鏈技術搭建的平臺所創造的便捷管理能力,將自己的業務裝進區塊鏈平臺之中,這樣會方便自己能夠在內部公開透明的前提下管理自身的現有業務,提升自己業務發展水平,最後實現區塊鏈和實際場景相結合的落地應用。

聯盟鏈的去中心化和不可篡改
至於聯盟鏈的去中心化這個特性,其實從一開始就不是聯盟鏈的追求所在,聯盟鏈在他們眼中看來是一個管理工具和資料庫,用來存放各類資料,並利用智慧合約對資料進行相應的處理,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平臺。


嚴格意義上來說,一個生態發展豐富的聯盟鏈,其實主要的是弱中心化,而不是去中心化,因為隨著加入機構的不斷增多,其實各個利益團體都會有自己的訴求和角度看看待治理問題,因此從這個角度上來說,聯盟鏈管理者必須要權衡各方利益,這樣才能保證區塊鏈的正常運營。

而不可篡改性在公鏈上來說,也不是絕對的,比如以太坊上的不可篡改其實是在理性的情況下區塊重組的成本過高,所以沒人願意去做而已。聯盟鏈也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一旦聯盟鏈或者企業區塊鏈的應用和鏈上的業務越來越多,那麼進行重組可能引發的損失或問題自然也會越來越高。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區塊鏈的管理者必然需要謹慎對待,否則可能會引發附著在上面的某些應用專案的反感,因此在這個角度上來說,聯盟鏈也是具有不可篡改性的,當然如果採用類似側鏈這樣的模式來單獨發展某個業務的話,雖然區塊鏈資料修改成本降低了很多,但是相應的資料的重組或修改也變得很容易,這也會導致這個鏈的可信度降低(公眾可能會難以知情)。

當然特殊情況下,某個聯盟鏈發展處於早期,區塊重組的成本非常低的情況下,這個時候進行區塊重組是很簡單且損失最小的,但是往往這樣,這個聯盟鏈或許難以發展成熟起來,因此聯盟鏈的發展還是很考驗治理者的智慧。

cbdc引發聯盟鏈的發展浪潮
從區塊鏈區分上來看,cbdc央行數字貨幣是最大的聯盟鏈,一般來說,cbdc主要由銀行和支付機構組成,而這些會員單位在很大程度上屬於競爭對手關係,但是也受到央行的制約,因此既有一定的對立面,也在一條船上,因此在進行cbdc的治理時,更容易產生共識和矛盾。當然對於領導的央行來說,最大的職責是權衡各方的利弊,最後選擇最優解,這也一直是央行的職責之一。

而cbdc央行數字貨幣網路則提供了比較透明的資料來供決策層進行參考,最後的生態發展主要還是以各個銀行為主,比如類似支付寶這樣的民生支付應用等等,這樣一來,就能隨時監控貨幣的流通和流向,及時作出決策,提高了對突發金融事件的預警能力和反應能力,將風險最後扼殺在搖籃之中。

也就是說央行數字貨幣帶來的監管影響是非常大的,在這個方面上來說,雖然公鏈也能帶來部分功能,但是仍然在監管之外。因此如果公鏈充當央行數字貨幣的載體的話,雖然會帶來金融創新,但是也會使得監管層對可能帶來的風險束手無策,從而採用行政的方式干預公鏈的執行。最後的結果就是類似兩敗俱傷的情況,既破壞了公鏈的去中心化,也使得監管的干預成本迅速上升。

因此對於公鏈上執行央行cbdc來說,目前並不是一個好的方案,而其他第三方機構在公鏈上執行的錨定穩定幣則將所有風險轉嫁到機構身上,與央行等貨幣發行主體關聯不會很大,因此才會使得產生的影響減小。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