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繁榮有目共睹,但DeFi熱潮還能持續多久?

買賣虛擬貨幣

DeFi代幣的強勁表現遠遠超過了許多排名前十的山寨幣,但是這種趨勢能持續多久?

文:ANTÓNIO MADEIRA

編譯:Zion 責編:Rose

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領域中觀察到的快速流行和投資增長,已在DeFi和與挖礦相關代幣的價格圖表上反映出,其中與挖礦相關代幣包括Yearn.finance(YFI)、Aave(LEND)以及一些其他飆升至2020年新高的代幣。僅YFI上線以來,其價格就飆升了10倍。

實際上,大多數備受矚目的DeFi相關代幣的表現都遠遠超過了比特幣(BTC)和其他山寨幣。即使是治理和基礎設施專案,例如Chainlink(LINK)和UMA(在9月成為最大的DeFi協議之一),與DeFi代幣相比也黯然失色。

因此,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DeFi專案以及以太坊(ETH)和Cardano(ADA)這樣的智慧合約平臺,因此加密貨幣世界中的一些領域似乎被拋在了後面。最值得注意的是,像XRP和Stellar(XLM)這樣的支付代幣。

自2018年12月以來的損益比較 來源:CaneIsland Digital Research

儘管像EOS這樣的智慧合約平臺已經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但它未能趕上像以太坊那樣的競爭對手,而以太坊成為2020年DeFi熱潮的中心(因為大多數與DeFi相關的代幣都是以太坊ERC20代幣)。

Ripple失去吸引力

在市值排名前10的代幣中,XRP是2020年表現最差的代幣之一,最近被Tether (USDT)奪走了第三大山寨幣的位置。Ripple目前是第四大加密貨幣,市值約為106億美元。

雖然XRP自2020年初以來已上漲了20%,但遠遠落後於比特幣和許多其他山寨幣。在幣安的第二季度報告中,幣安交易所透露,XRP是幣安上表現第五差的加密貨幣。

Ripple還存在多個公共問題,例如關於XRP代幣營銷和銷售的長期集體訴訟。Ripple還因使用“ PayID”品牌而面臨與版權相關的訴訟。最近,Ripple的主要銀行合作伙伴之一桑坦德銀行在採用Ripple的國際支付網路One Pay FX時表示了擔憂。

雖然對於XRP來說形勢嚴峻,但Ripple有一些積極的跡象,例如On-Demand Liquidity有所增長,自推出以來已處理了超過20億美元的交易。與2019年上半年相比,2020年上半年增長了11倍。

XRP的合作伙伴Flare Networks宣佈推出了一個旨在橋接Ripple和以太坊區塊鏈的專案,他們還計劃向DeFi領域邁進。

隱私幣也被甩在後面

考慮到對DeFi的投機以及穩定幣使用的增長,跨境支付目前似乎不是加密市場中的熱門話題。然而,其他一些代幣沒有DeFi代幣的表現好,甚至包括比特幣、隱私幣。

根據數字資產資料公司Messari的資料顯示,比特幣的表現超過了市場上的許多隱私幣,像Monero(XMR)和Zcash(ZEC)這樣的流行貨幣在過去12個月裡與比特幣相比漲幅不大,分別約為5%和20%。

當DeFi泡沫破滅時,形勢就會逆轉

儘管與DeFi相關的代幣在2020年為持有者帶來了可觀的收益,但這波熱潮還產生了許多利用DeFi炒作的克隆和模因專案。

DeFi領域中的一些代幣的價值遭受了重大打擊,包括SUSHI代幣,其主要開發者出售了大量代幣,有人認為這是一種退出騙局。最近引起媒體熱議的另一個DeFi 代幣是Hotdog。這個以食物為主題的代幣在5分鐘內損失了其價值的99%,讓許多投資者一無所有。

儘管DeFi一直將加密領域中的其他賽道甩在後面,但使用者應注意,這些新專案中有很多幾乎沒有產品,這讓人想起2017年的1CO。

因此,DeFi領域可能很快就會遵循同樣的腳步,特別是隨著以太坊區塊鏈繼續不堪重負。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利潤很有可能會回到比特幣、法定/穩定幣或其他目前未被大肆宣傳的加密領域。

另一方面,DeFi幾乎沒有在短期內放緩的跡象,特別是隨著高收益自動化策略的不斷髮展。

未來,隨著投資者尋找“更安全”的資產來賺錢,這些利潤中的一部分可能會迴流到比特幣和山寨幣中。因此,非DeFi代幣和網路可能不需要開發新的用例來吸引投資者。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