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回顧三箭資本創始人 suzhu 與以太坊社羣激烈論戰事件始末

買賣虛擬貨幣

起由

這個週末,加密行業推特圈發生了一次鮮見的大規模論戰,幾乎大部分知名KOL都參與其中,並逐漸從個人爭吵演變成公鏈格局之爭。

爭論最早發生在北京時間週六下午13時多,Synthetix創始人Kain Warwick發推稱,“在這個週期,早期我尊敬的很多人為了追求利潤最大化,以犧牲聲譽為代價追逐機會主義收益。請記住這一點,一旦 L2 擴充套件成為不可避免,他們都會湧入以太坊生態系統。”

此言論可能針對許多行業KOL與投資機構大力支援Avalanche、Solana、Fantom等公鏈,助推其代幣價格大漲並從中獲益的行為。

半小時後,三箭資本創始人suzhu即在其推特下方貼上SNX/BTC的價格K線以及Kain Warwick耗資三千多萬美元購買房產的新聞連結,並回複稱:“你為使用者選擇了最糟糕的擴充套件解決方案來保護你自己的 ETH 倉位,從而使你自己的社羣實際上變得貧窮,現在還有膽量去侮辱任何不像你那麼遲鈍的人?”

年初至今,Synthetix代幣SNX雖然在最高點曾上漲近300%,但以目前價格(8.67美元)計算僅上漲約20%,可能是表現最差的主流DeFi代幣之一,目前流通市值約為10億美元。三箭資本在2020年就成為SNX的投資機構之一。

在以太坊主流DeFi專案中,如今僅Synthetix 、MakerDAO、Uniswap等少數專案還沒有在以太坊之外的L1公鏈部署,而Aave、Compound、Curve、Yearn Finance、 Sushiswap等專案均已在Avalanche、Fantom等公鏈部署。

suzhu作為三箭資本創始人,過去幾個月大量投資Avalanche、Solana等公鏈的生態專案,乃至於suzhu過去幾日70%以上的推文都是在花式力挺Avalanche及其代幣AVAX。因此,suzhu認為Kain Warwick過於固執於以太坊生態,並認為支援Avalanche等L1公鏈是非常合理的選擇。

“我正在努力資助和支援為世界帶來更大經濟自由的專案,而 Avalanche 正在這樣做。你在做你自己的事,這很公平。但如果沒有公開鞭笞,你就不能表現得你的方法比其他人更正確。”

“看到你更專注於確保 ETH 資產價值上漲,而不是為你的社羣做出合理的技術決策,這讓我感到不安。在 Avalanche,我們迎來了許多從以太坊開始的 DeFi 專案。我敦促你仔細觀察並重新思考。”suzhu繼續回覆稱。

Kain Warwick則回覆suzhu稱,“我實際上對你被這件事所激發的感覺印象深刻,幾乎感覺就像你正在為自己的選擇感到內疚。也許應該請助手為你找到一位優秀的治療師?”

數小時內,雙方圍繞著前述話題進行了至少10輪以上的對話,互相展開激烈批評,甚至達到人身攻擊的程度。

爭論短暫平息後,suzhu又在推特轉發了4個博主批評以太坊或Synthetix的推文,但此時討論的影響力還比較有限,suzhu在此後一天的激烈發言才真正推動此次爭論引爆了整個加密行業。

爆發

北京時間週日上午8時許,suzhu發推表示,“儘管我過去支援以太坊,但我已經放棄了它,儘管以太坊過去支援使用者,但它已經放棄了使用者。新人已經用不起這條鏈了。”

“以太坊文化深受創始人困境的影響。每個人都已經太富有了,以至於記不起他們的初心。也許需要一個熊市來提醒他們,或者我們必須在別處建立新的真正支援使用者的區塊鏈。”

在這段發言中,suzhu作為以太坊生態爆發的最大受益者之一明確表示放棄以太坊,這激起了許多以太坊生態鐵桿支持者的反擊,包括Unsiwap創始人Hayden Adams、Balancer聯合創始人Ric Burton等,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在在Discord間接回應了此事。

Unsiwap創始人Hayden Adams評價稱:“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做法,難以置信地侮辱了所有從事 ETH 2.0 和 L2s 工作的人,尤其是從在以太坊建設者的支援下獲得非凡財富的人那裡。”

Balancer聯合創始人Ric Burton回覆稱,“這只是因為你沒有進入Arbitrum、optimism或任何像樣的 ZK 專案的種子輪,並不意味著我們作為一個社羣坐在那裡。你是一個非常侮辱人的懇求者,只是為了別人的工作而存在。除了退出敘事之外,你什麼也沒有創造。”

Bankless創始人DavidHoffman回覆稱,放棄去中心化是你在這個領域犯下的最大罪過。固定費用比固定中心化更容易。

風投機構Placeholder創始人則針對suzhu的公開嘲諷行為本身提出的批評,“如果你是在私人市場上經營的投資者,那麼試圖公開羞辱一位正在做出真誠努力的企業家是不可接受的。”

ContinueCapital聯合創始人匹馬則在行業發展的層面間接表達了對Kain Warwick的支援,“無關技術路線,只是身份屬性,儘管我們是多鏈生態支持者。任何公司創始人是需要all in其所有的,並且退路很少,越久越大越難;而資本歸根到底是最佳化資源配置但不能取代專案。這麼多年世界富豪榜Top50,除了巴菲特有幾個是靠投資進去的?都是頂級公司創始人。創造價值遠勝於發現價值。

同時,suzhu在此前發言中完全沒有提及以太坊L2拓展方案的價值,也引起了許多人的不滿,Vitalik也在Arbitrum的discord社群間接回應此事,“我知道很多人對於“以太坊團隊不關心使用者”的言論感到沮喪,但你們作為解決手續費問題的中堅力量取得了極大的進展,目前已經獲得了Binance的提款通道,希望後續能得到更多專案的支援(我們即將開發出去中心化的跨Rollup橋)。”

可以看出,大部分批評言論都針對於suzhu“放棄”以太坊的言論,如此不留餘地的表述使得suzhu在輿論場處於極其不利的位置,幾乎沒有知名KOL站出來支援。

不過在認可以太坊之外的L1發展層面,加密行業許多KOL仍然表達了明確支援,例如Aave創始人Stani Kulechov表示支援所有網路的創新和去中心化,而YFI創始人AC發推稱,Avalanche的共識機制及其實施都是可靠的技術,它會遇到狀態膨脹問題,但 ETH 也是如此。

DeFiance Capital創始人Arthur則表示,從博弈論的角度來看,頂級 Eth DeFi 應用程式的最佳舉措是部署到任何合法的 EVM 相容的 L1。如果沒有,另一個團隊就會分叉它,並以最少的工作神奇地從你身上吸走數十億美元的價值,“我們很可能會看到其他鏈上的某些 SNX 分叉獲得比 SNX 更高的估值,這真的很不幸。”

值得注意的是,三箭資本在2020年就成為SNX的投資機構之一。而在本次爭論發生後,三箭資本官網還被發現以太坊與Synthetix從該機構的投資組合中撤除。

尾聲

週日晚7時許,本次事件以suzhu的致歉告一段落。suzhu發推表示,“我想要軟化這一點,說放棄是一個錯誤的詞。當時過於激動了。很抱歉。”

“我將永遠感激以太坊生態系統,因為它從一開始給了我們機會。我是被一小部分人激怒的,我應該意識到他們並不代表更大的社羣。”

此外,suzhu也對以太坊L2表示了認可,表示在L2上有很多優秀的團隊致力於擴充套件Eth,以及最強的 L2 產品是 starkware 上的 dydx。

但同時suzhu也對自己此前的論點進行了辯護,“在 2019 年,DeFi 的重點是為沒有銀行賬戶的人提供銀行服務。2016 年,許多以太坊人批評比特幣收取 0.05 美元的費用。快速發展到現在,大量使用者被拒之門外,他們的資金滯留在鏈上等等。”

“我不知道解決方案是什麼。但我確實知道,數百萬新使用者的到來,他們不應該為進入其他生態系統而感到羞恥。開發人員也不應該因為在它們的基礎上進行開發而感到羞恥。”

“我認為比特幣人和以太坊人都對過去有太多的懷舊之情。加密的 pt 是為新一代提供類似的機會和自由,而不是要求他們低頭支付我們的租金,或者驚歎我們有多早。”

因此,suzhu表示更願意看到ETH L1的路線圖,並希望以太坊在升級時更傾向於關注使用者,而不是持有者的福利。

suzhu的道歉一定程度上平息了以太坊支持者的憤怒,但正如Kain Warwick所言,“至少現在以太社羣知道他的真實想法了。很高興我能把狼從羊皮裡趕走。”,suzhu未來與以太坊社羣的關係或許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緩和。

長期以來,以太坊與各大公鏈的競爭愈發激烈,特別是SOL、AAVX、FTM等公鏈幣種在資本加持下於近期均迎來大漲,由於利益關係的衝突,各公鏈社羣間的矛盾實際上都在逐漸積累,本次爭論實際上也是其中矛盾的一次爆發。

毫無疑問的是,以太坊社羣的凝聚力在本次論戰中得到充分的體現,其作為公鏈領投的地位仍然穩固,但從本次論戰所折射出的以太坊過於昂貴、其它L1被以太坊OG輕視、VC與創業專案關係等問題,仍然值得更多人思考。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