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入門指南

買賣虛擬貨幣

原文標題:《A beginner’s guide to DAOs》
原文作者:Linda Xie
譯者:盧江飛

什麼是 DAO?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是圍繞任務組織的一個團體,該任務透過在區塊鏈上實施的一組共享規則進行協調。

與傳統企業專案,DAO 的最大優點之一就是透明度更高,因為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DAO 中的所有行動和資金,這大大降低了引發腐敗和審查制度的風險。上市公司必須提供經過獨立審計的財務報表,但股東並不能隨時隨地去了解公司財務狀況。相比之下,由於 DAO 的資產負債表存在於公共區塊鏈上,你可以在任何時間瞭解每筆交易發生了什麼,因為 DAO 始終保持了完全透明。

與傳統公司相比,DAO 更易於在全球範圍內訪問,而且進入門檻較低。鑑於較高的透明性和較低的進入門檻,就算有不同意規則和行動的 DAO 成員,轉換成本可能也相對較低。有類似任務的 DAO 可能需要競爭成員,這些競爭成員需要在確保儘可能透明的條件下獲得激勵,同時不會從組織中收取過多「租金」,以便組織能夠吸引頂級成員。另一方面,DAO 可能還需要快速發展以滿足成員的需求。

DAO 與傳統公司的對比。資料來源:Aragon

本文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要詳細介紹每個加密 DAO,而是要從更高層次概述什麼是 DAO,為什麼說 DAO 這麼有趣,同時展示 DAO 的一些潛在用例。

DAO 示例

迄今為止,最臭名昭著的 DAO 可能是 2016 年 4 月作為去中心化風險投資基金推出的 The DAO,許多成員為該組織貢獻了 ETH 並獲得 DAO 代幣,作為回報,該代幣可用於投票表決以決定將資金分配給哪些專案。The DAO 總計籌集了價值 1.5 億美元的 ETH,但有 6000 萬美元被駭客竊走,不過「有趣」的是,即使現在 The DAO 這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已經失效,但人們仍然能夠看到所有發生的交易,因為這些交易都被記錄在公共區塊鏈上,而且永遠不會消失。不幸的是,駭客事件讓許多人對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即「DAO」一詞產生了不少負面印象和質疑,實際上,DAO 是一種極其強大的組織形式,預計在不久之後,DAO 會在加密行業中重新活躍起來。

事實上,加密專案本身就可以被認為就是一種 DAO 形式,如果這些專案依靠去中心化治理來管理,意味著代幣持有人可以對專案發展方向或各種引數設定進行投票,而不是由一箇中心化團隊來單獨決定——具有這些特徵的加密專案就可以被視為 DAO。舉個例子,鑄造去中心化穩定幣的 MakerDAO 代幣持有人就可以投票治理系統,也可以投票設定費用等系統引數。

展示了一個 MakerDAO 執行提案的示例

另一個例子是 Curve DAO,該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建立了一個自動做市商(AMM),會產生費用併為鎖定其代幣的代幣持有人提供、分享收益。 Curve 代幣(CRV)鎖定的時間越長,DAO 成員獲得的投票權和獎勵就越多。與傳統公司按股權比例分配利潤不同的是,Curve DAO 這種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設定方式可以根據代幣持有人的投資時間長短對投票權和收入份額進行加權。

Curve DAO

代幣質押人可以直接透過代幣來控制 DAO 資產,他們可以是匿名的,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居住。這些匿名的代幣質押人可以透過網路聚集在一起,為任何事情投票分配 DAO 資產,包括僱用員工——這就是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 DAO 可以由很多實名和匿名成員組成,他們可以根據社羣聲譽成為合法僱用員工。例如,Empty Set Dollar (ESD) DAO 最近在向其社羣經理 Lewi 支付 180,000 美元的薪水,Lewi 說這是他整個職業生涯中薪水最高的一個職位。其他一些區塊鏈,比如 Tezos 和 Decred,也有類似的系統為貢獻者的工作提供獎勵。

我們還看到一些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是為了資助投資或贈款而建立的,下面讓我們看幾個例子:

Moloch DAO 是一個透過激勵金來促進以太坊生態系統發展的 DAO,如果 DAO 的最終總體決定沒有獲得同意,該組織允許人們「無償地」提取資金。MolochDAO 合約已經被分叉多次,以建立其他 DAO。
MetaCartel Ventures 是一家營利性基金,主要在去中心化應用(dapps)領域投資,並且是許多著名加密專案(包括 Zapper 和 Rai)的早期投資者,該基金成員由加密社羣中經驗豐富的 BUIDLer 組成。
同樣地,The LAO 是由以太坊愛好者組成的另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該組織主要對一些加密專案進行早期投資,比如 Boardroom 和 Aavegotchi。

MetaCartel Ventures 和 LAO 都是比較典型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示例,它們都具有強大的加密生態系統「交易流」(deal flow)訪問許可權,甚至比許多創投基金表現的更好,因為這些專案的創始人都希望與 DAO 成員合作,而 DAO 本身就代表了加密精神。

此外,我們也看到一些滿足於更具體投資機會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比如 NFT 藝術和虛擬遊戲專案。舉個例子,Yield Guild Games 是一個基於「play-to-earn」商業模式的 DAO,投資人可以在 Axie Infinity、League of Kingdoms 和 The Sandbox 等遊戲中購買 NFT。

FlamingoDAO 是一個專注於 NFT 的營利性 DAO,他們一直在積極投資於 NFT,最近更是花了 605 ETH (價值約合 762 萬美元)買下稀有 CryptoPunk NFT,此舉也引發了業內關注。

還有一些 DAO 是圍繞工作組織的,例如 Raid Guild,它是一個去中心化 BUILDer 和設計師集體組織,專注於開發加密貨幣產品;MetaFactory 則是圍繞時尚和文化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主要銷售一些創意產品。

DAO 工具

目前市場上有許多用於建立和協調 DAO 的工具,例如 Aragon、DAOStack、DAOhaus 和 MyCo,因此成員不必從頭開始構建所有內容。

上圖展示了一個在 DAOhaus 中建立 DAO 的示例

還有像 Snapshot 之類的工具,主要被用於管理代幣持有人的投票提案,這些工具讓組織成員檢視提案詳細資訊和投票狀態變得更加容易。

上圖展示了 Snapshot 上一個 Yearn.finance 提案的投票頁面

在一些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專案中,您甚至可以購買和出售治理投票,例如 Automata。不過,這個概念可能會引起爭議,因為它能導致那些擁有大量資本的人控制選票,但我認為,建立此類借貸系統是不可避免的,只會導致專案治理體系更穩定。

在指標方面,還有一些跟蹤 DAO 生態系統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比如 Deep DAO,雖然該組織目前提供的資料不一定全面,但是至少可以檢視不少關鍵指標情況,比如成員數量、提案和選民參與度等。

上圖展示了 Deep DAO 上的一些去中心化自治組織關鍵指標

未來用例

DAO 有很多有趣的用例,我們只是剛剛開始設計。藉助 DAO,我們能夠快速對治理系統進行試驗,以瞭解哪些治理方式有效,哪些治理方式無效。舉個例子,未來可能有一個對組織未來進行決策的 DAO,允許成員在預測市場中下注,然後利用預測市場結果做出行動決策。

當 DAO 自身服務於許多不同協議並接收治理代幣作為回報時,我們還將看到「元治理」(meta-governance),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不僅自己可以投票,而且還能接受委託,代表其他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投票。

讓我們來看看一個潛在的匿名 DAO 用例:這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內部的所有成員都可以是匿名的,透過在 DAO 中建立聲譽,他們不必透露自己的身份,這意味著每個成員能夠在一個更公平的競爭環境中工作,並使 DAO 更容易獎勵個體貢獻者,而不是去迎合那些擁有大量「粉絲」、知名度更高的組織成員。

DAO 的另一個有趣用例是「共有」NFT 藝術,比如組織中每個成員都可以對某件藝術品的不同屬性進行投票,並根據各個屬性改變整體藝術品。

潛在問題

雖然 DAO 是一種強大的組織方式,但也可能存在潛在問題,畢竟它們還不是一種適用於所有事物的理想系統。雖然 DAO 可以用程式碼代替法律合同的各個方面,並節省大量運營開銷,但在某些情況下,除了智慧合約所概述的 DAO 規則之外,可能去中心化組織、以及組織成員無法獲得必要的法律保護。另外,儘管某些 DAO 也可能在 DAO 背後形成法律實體,但如果對 DAO 的控制變得中心化,或是被模糊地定義,同樣可能會產生問題。值得一提的是,3 月 10 日,美國懷俄明州參議院透過第一次委員會聽證會並批准 2021 年 1 月提出的第 38 號法案,該法案旨在認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法律地位,並賦予他們有限責任公司(LLC)能力。

根據設定方式,與中心化領導模式相比(比如公司 CEO 可以在必要時快速做出決策),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在協調和快速行動方面可能會更加困難。但是,DAO 其實可以解決這些問題,比如設定決策法定人數以減少決策制定時長,以及設定 DAO 成員決策響應要求,等等。這意味著,在組織創立之初要做出很多決定時,某些成員之間可能會有更多集中式權力,但是 DAO 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一步步去中心化,這就是所謂的「漸進式去中心化」。

另一方面,DAO「選民」也有一些潛在問題,比如:並非所有成員都想投票(這種就是我們經常說的「選民冷漠」),或是一些參與投票的成員資格、水平其實達不到標準。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會有「選民」把自己的投票授權給那些更瞭解情況並積極參與投票的組織成員,這些成員也符合「選民」的意願。這些投票受託人有時會被稱為「協議政治家」(protocol politicians),因為他們經常會爭取 DAO 成員的授權投票,類似於現實世界裡政客。因此,我們可能會看到一些協議遊說團體出現,這些團體將影響「協議政治家」們的決策。不僅如此,未來我們甚至會看到去中心化組織直接參與遊說,並變成社會上的主要政治機構。

最後還有一個問題,如果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成員資格開放度過高,可能會導致組織內部質量下降並出現越來越多「噪音」。不過,這個問題可以透過組織篩選、或是設定最低代幣持有量等方法來解決,以此確保每個 DAO 參與者共擔風險,最終激勵組織走向成功。

資源分享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關於 DAO 的資訊,可以閱讀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的文章:
《DAOs, DACs, DAs and More: An Incomplete Terminology Guide》,也可以在推特上 @ljxie,分享自己對 DAO 的想法或專案資訊。

感謝 Will Warren、Jordan Clifford 和 Brian Flynn 審閱本文。

免責宣告:Linda Xie 是 Scalar Capital Management,LLC 董事總經理,Scalar Capital Management,LLC 是一家專注於 ETH 和以太坊代幣的加密資產投資公司。本文不是投資建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