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燬原作後4倍高價賣出數字版,藝術品數字化是否成為趨勢?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 Carol,責編| 晉兆雨

出品 |區塊鏈大本營

近日,一幅班克西的藝術畫作被“人為”燒燬之後,該畫作的加密數字化版本以38萬美元的高價售出,這一價格相當於原畫價格的4倍。

在一則社交媒體上分享的影片中,一名戴黑色口罩、穿著印有班克西作品《女孩與氣球》圖案的毛衣的男子點燃了畫作,這幅畫作化為灰燼。

班克西於1974年出生在英國布里斯托,是世界著名街頭藝術家,以諷刺戲謔的藝術風格聞名於世,被稱為“英國塗鴉教父”。被燒燬的這幅畫名為《傻子》,創作於2006年,畫中描繪了一個拍賣師在擁擠的拍賣廳裡指著裝裱好的畫作,旁邊配字:真不敢相信你們這些傻子居然買了這個。

“燒畫人”自稱是一群藝術愛好者,聲稱“如果原畫依然存在,那麼該作品的價值就會被綁在實體上,而無法轉移到數字資產上”,隨後這群藝術愛好者拍賣了該畫作的電子版本所有權。由於該電子版本經區塊鏈技術處理後具有獨一無二的標識,擁有該不可替代程式碼NFT就相當於擁有了它的所有權。最終該 NFT 以約合人民幣247萬元的高價被賣出。

對此,有藝術評論家認為,此舉是為了賺錢而製造的“噱頭”。不過,曾用9.5萬美元買下這幅畫的原作,並策劃了此次燒畫活動的Injective Protoco公司表示,他們認為燒燬畫作“本身就是一種藝術表達”。

且不論是藝術行為還是營銷手段,既然真跡被毀,那麼之後的留下應該就是就是“復刻版”,即使是電子版也應該可以隨意複製,難以保值,為什麼會有人花247萬購買藝術作品的“電子版”呢?

無獨有偶,不久前美國的藝術收藏家 Pablo Rodriguez-Fraile 以 660 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手上的一件藏品《十字路口》( Crossroad ),這是數字藝術家 Beeple 創作的一段影片,時長只有 10 秒。他購入這件藏品時價格是 6.7 萬美元,賣出價是入手價的近 100 倍。這可能是網際網路歷史上單位時長價格最高的一個影片作品了。

Beeple的另一件作品——一幅清晰度僅為5000畫素的jpg數碼畫《每天——第一個5000天》在佳士得拍賣行以6900萬美元成交。據拍賣行稱,此次拍賣使他躋身"前三位最有價值的活著的藝術家之列"。這項創紀錄的拍賣是在數月來NFT越來越有價值的拍賣之後舉行的。

有幾個原因能夠解釋為什麼 Beeple 的作品變得如此昂貴。其一,他擁有龐大的粉絲群,在社交渠道擁有約 250 萬粉絲。同時他非常多產:作為名為" daily "專案的一部分,溫克爾曼每天在網路上創作和出版新的數字藝術品,現在" daily "專案已經進入第14個年頭。

既然是電子作品,在資訊發達的網路上應該是唾手可得,為什麼還能拍出高價呢?因為這些數字藝術品的買家獲得的並不是一個普通的 MP4 或者是JPG檔案,而是含有藝術家簽名的加密數字檔案,一種叫做 NFT (非同質化代幣)的數字資產。

什麼是NFT?

NFT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在區塊鏈上,數字加密貨幣分為原生幣和代幣兩大類。前者如Bitcoin、Qtum等,擁有自己的主鏈,使用鏈上的交易來維護賬本資料;後者如BOT、INK等,依附於現有的區塊鏈,使用智慧合約來進行賬本的記錄。代幣之中又可分為同質化和非同質化兩種。

在經濟學中,同質化(fungibility)是商品的一個特徵。它指每個單獨個體可以相互替代,無法區分,同質化代幣,即FT(Fungible Token),以ERC20和QRC20為基本標準,是互相可以替代、可接近無限拆分的Token。而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即NFT,則是唯一的、不可拆分的Token。所謂的“加密藝術”(Crypto Art),是NFT的一個應用場景,就是透過代幣(NFT)在區塊鏈上進行密碼登記的限量版收藏藝術。

NFT最早出圈是在2017年左右,兩個早期的NFT——CryptoPunks和CryptoKitty走紅網路。CryptoKitties是一款區塊鏈養貓遊戲,玩家可以在區塊鏈上雲擼貓,玩家收集和餵養的每一隻虛擬貓咪,都是以 NFT 的形式承載,NFT 讓每隻貓咪在虛擬世界擁有了獨一無二的「基因組」。現在價值最高的CryptoKitty價格可達100,000多美元,CryptoPunks價值100多萬美元。CryptoKitty大火之後讓人們真正看到了NFT加密藝術的價值。

圖片來源於Cryptokitty官網

數字化手段重新定義藝術

以傳統的物理媒介為介質的藝術作品在售出之後,作品本身已經與原作者分離,之後的交易也難以追溯,對於很多歷史久遠,價值連城的藝術作品來說也存在難以儲存的問題。然而NFT技術讓這些難題迎刃而解

透過NFT,除了讓藝術創作者自己的作品擺脫物理媒介的限制,而且在第一次售出後,作品此後每次轉手交易都記錄在區塊上,創作者也都能獲得一定比例的佣金。

NFT為藝術品提供了一種標記原生數字資產所有權的方法,使得藝術作品變得獨一無二、不可篡改、不可複製,卻又能借助網際網路廣為流傳。不僅彌補了原先藝術中“作品確權”的痛點,也使得作品的分享和傳播不受物理介質的限制。

NFT闖入藝術界,改變了傳統的藝術收藏,觀念和行為。區塊鏈行業和傳統藝術行業本來毫無交集,但是區塊鏈行業本身需要依託於其他行業來大展拳腳,傳統藝術行業也有自身積患已久的問題亟待解決,雙方都需要進行突破。在藝術行業中引入NFT,讓程式碼“0”和“1”重新定義了藝術。近來NFT加密藝術市場的大火說明了年輕人對於NFT的包容度和接受度,它使得藝術以年輕人更熟悉的方式進入了他們的生活。

即使網路上擁有千千萬萬份複製品,但是毫無疑問,我擁有的這一份是獨一無二的,這難道不是一件最酷的事?然而即使是數字藝術,也是藝術,其價值仍然需要經受市場檢驗。NFT行業大熱到底是一時泡沫,還是未來常態?還需要靜待子彈飛一會兒。

話雖如此,但採用數字化手段進行文化產業及藝術作品的確權和溯源,或許將成為未來的趨勢。

數字化溯源,藝術品也有“身份證”

雖然數字藝術市場還未成熟,但我們可以思考,已經成熟的物理原子世界的藝術品市場,是否也能搭上數字技術的便車?

藝術品的偽造和欺詐現象在藝術品交易中一屢見不鮮,據統計,藝術品的偽造和欺詐市場一度高達整體交易額的10%。來源不明的藝術品在流通和交易上都極為受限,著名畫家達芬奇的作品《救世主》曾經以1萬美元的價格被當做仿品出售,當被確立為正品之後身價暴漲至四億美元。藝術品除了其本身的藝術價值外,它從創作之後經歷的流傳、交易、拍賣過程,都幫助它成為“故事”本身。所以,溯源對於藝術品而言尤為重要,它保證了藝術品交易市場的純潔性和公平性,是市場健康發展的必要條件。

根據《藝術品經營管理辦法》,藝術品賣方需要對其售賣的藝術品提供相應的證明材料:

藝術品創作者本人認可或者出具的原創證明檔案;

第三方鑑定評估機構出具的證明檔案;

其他能夠證明或者追溯藝術品來源的證明檔案。

例如,深圳文交所基於區塊鏈技術提出了——藝品拍平臺,為每件上拍的拍品打造——“藝術品溯源簿”,為每件拍品提供一張身份證,內容包括:拍品的基礎資訊、 本所專家委員會出具的鑑定意見、表決意見、第三方鑑定報告詳細資料、歷史及未來交易記錄和流轉說明及出入庫、物流資訊等。

數字技術的發展使得這些證明檔案的提供不再那麼困難,而是更加真實可靠。藝生活(北京)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打造的藝萬億藝術銀行透過大資料、雲端計算、人工智慧等高新技術獨家研發出的“司法證據確真檔案系統”和“人工智慧溯源裝置”。

在藝術品消費中,每一個買家最關心的就是藝術品的真偽,數字技術加持下的藝術品溯源系統解決了買家的後顧之憂,讓藝術價值資產化,資產數字化,進一步提升了藝術品市場的交易效率。

隨著“算力”時代的到來,大資料、雲端計算、人工智慧、區塊鏈等高新技術與各個行業的結合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

或許,走向區塊鏈的藝術品,也只是為了更好地走向未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