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堂到地獄,Swarm 是“區塊鏈最大謊言”?

買賣虛擬貨幣

Swarm是突然火起來的,但隨著Coinlist公募結束和主網上線,熱度又突然跌了下去。

近期,各種社群都有人在揶揄:你買了ICP,我買了BZZ,我們都是“天王”級專案。言下之意,兩個都成了牛市裡的“巨坑”。

資料顯示,火幣ICP最高觸及1555美元,目前僅51美元。

OKEx上BZZ最高觸及22美元,目前為11美元。但Swarm主網上線前BZZ內盤價格不同交易所均達到過數百美元。

價格暴跌,加上礦工發現Swarm挖礦非常坑,有礦工揶揄:“等我的墳頭長草,我都還沒有回本。”這使得很多人開始咒罵Swarm,說它是區塊鏈最大的謊言。

無疑,Swarm從瘋狂到今天的低落,它非常完美的演繹了加密貨幣市場的瘋狂和不理性。也凸顯了海外專案和中文社羣之間必然存在的“距離感”。

Swarm裡沒有“礦工”,只有接單的“跑腿小哥”?

在主網上線前,市場對Swarm挖礦的猜測是跟Filecoin一樣,它會有一個“出塊”概念。但目前大家都看到,Swarm跟Filecoin有很大區別。甚至,你都不知道能不能用“挖礦”和“礦工”來描述Swarm網路的代幣產出模型和節點服務提供者。

按照GrayCloud(灰度雲礦)創始人樓丹峰的描述,Swarm挖礦的重點不是“爭奪”算力,而是資料互動。“傳統的儲存專案注重有效資料的儲存,關鍵在資料本身,像是一個容器。而Swarm由於儲存的是‘即時資料’,它更加註重資料互動,也就是連結,高密度的資料應用排程、緩衝,使得Swarm更像一個‘高階資料交換機’。”

這麼講很技術,簡單來說,Swarm確實是一個分散式儲存專案,節點為Swarm網路提供儲存和頻寬,Swarm為礦工提供BZZ激勵。

目前,Swarm中BZZ的激勵主要分三種,即儲存激勵、發現激勵和頻寬激勵。分別對應“儲存資料服務”、“探尋節點服務”和“頻寬服務”。

舉個例子,假設Swarm網路裡有一個使用者發起了一個任務,即儲存和分發資料的請求,獎勵為50BZZ,這時候,網路裡的節點,也就是儲存和寬頻提供方接收並完成這個任務,進而獲得BZZ獎勵。也就是說,作為節點,它是網路服務的提供者,這裡面並沒有傳統儲存專案挖礦的概念。

這模式是不是像美團,任務釋出者是點外賣的使用者,節點就是“跑腿小哥”。

Swarm從天堂掉到地獄,誰之過?

Swarm這種另類的挖礦,或者說服務模式有一個問題,假設沒有人發起任務,節點該怎麼獲得BZZ呢?答案是無法獲得。

這個情況公眾是在6月21日主網1.0版本上線後逐漸發現的。

它大大出乎了投資人,尤其是一些節點服務商的預料。

Swarm挖礦的參與者,大概率是栽了。從目前的資料看,五十萬節點能夠產出的BZZ非常少,情況不容樂觀。有礦工吐槽:“等我的墳頭長草,我都還沒有回本。”

目前,Swarm有點到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尷尬局面。一方面挖礦不容易,另一方面是BZZ價格遠低於市場預期。很多人甚至認為,Swarm完蛋了。

從業者餘鑫鵬認為,造成目前局面的原因有2個。

第一,前期預期太高,但現實太殘酷。預期高在於Filecoin等儲存專案的影響,BZZ期貨在交易所的超高價格,以及Coinlist的瘋狂搶購。這使得很多人覺得Swarm應該是天王級專案,BZZ價格不會低。“自媒體的推波助瀾也推高了市場預期。”他說。

第二,專案方的問題,在主網上線前後,甚至是目前,對Swarm資訊的披露極其不及時。有人稱之為“擠牙膏”。這導致了社羣的誤解和誤讀。

不過,他沒有說到的是,Swarm之所以有太多人表示失望,甚至說它是“區塊鏈謊言”,兜售節點的服務商肯定脫不了關係。在主網未上線,經濟模型不確定的情況下,太多服務商以“搶頭礦”為由頭,爭搶使用者,對Swarm進行了狂轟濫炸般的介紹和解讀,並且瘋狂佈局和囤積裝置。結果,事與願違。

現在,已經有一些節點服務商提出了相應的解決方案。

1、雙挖,用購買Swarm的硬體,挖取BZZ的同時挖其它專案代幣。

2、轉挖,將裝置轉為諸如Filecoin或者奇亞的算力,這中間涉及部分硬體裝置的更換。

3、退錢。

Swarm目前的挖礦收益變得非常不明朗,這勸退了很多商家和投資人。這也是Swarm熱度突然降低的原因。

無疑,從瘋狂到今天的低落,Swarm非常完美的演繹了加密貨幣市場的瘋狂和不理性。

此外,不得不說,中文社羣和海外專案無法良好溝通也是一大問題。我觀看了6月21日官方在Youtube舉辦的主網1.0上線全英文直播,很可惜,觀眾寥寥。中國大批Swarm投資者和潛在礦工顯然沒有收看這場重要直播。很多訊息都要靠個人、自媒體進行翻譯,轉述。

Swarm還能戰嗎?8月2日是“大奇蹟日”?

對於已經在船上的投資人和從業者而言,8月2號或許是Swarm關鍵的節點。屆時,該專案主網將正式上線,並開啟BZZ挖礦。也就是說,在上線之前,專案還是存在一些變數。就像Filecoin一樣,自主網上線以來,其經濟模型等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最近,有開發團隊成員在回答從業者關於完善節點運營商的獎勵系統,讓節點有足夠收入支援運營的建議時,他回答到:這絕對是一個目標,我們非常感謝節點的耐心。

有趣的是,也有人認為,當隨著生態發展,或者迫不得已,Swarm也不是不能增加“爆塊共識”。畢竟,一切都可以改。

實際上,Swarm應該是對以太坊具備非常重要作用的分散式儲存專案,它主要的目標是提供足夠分散、冗餘的以太坊公共記錄儲存,特別是儲存和分發DAPP程式碼、資料等。

假想一下, 一旦上線,它也許可以為UniswapAAVE、Sushi等專案服務。有了Swarm的助力,以太坊將真正從資料來源頭構建起一個去中心化的世界。而且,根據以太坊目前的發展情況,基於以太坊公鏈的應用非常多,資料儲存和分發的市場是值得期待的,以太坊的發展越好,理論上Swarm的天花板越高。

但現在的問題可能是,到底未來有沒有那麼多的任務請求,也就是上述專案是否要把資料服務交給Swarm來做。畢竟,目前沒有Swarm也沒有太大問題。

有從業者猜測,這個從零到一的過程可能需要專案官方積極拓展,比如花錢讓一些專案先用一下Swarm。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