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 ION 前負責人:為什麼去中心化身份很重要?

買賣虛擬貨幣

編譯出品 | 白澤研究院

丹尼爾·布赫納(Daniel Buchner)於 2012 年加入 Mozilla 公司開始研究去中心化應用,在加入微軟公司的 5 年中開始轉戰去中心化身份領域,是微軟去中心化身份系統 ION 的前高階產品經理。目前是 Square 公司的去中心化身份技術管理。丹尼爾也一直是去中心化身份系統的大力倡導者。本文觀點來源於丹尼爾·布赫納做客的影片對話中。

什麼是去中心化身份?

身份(ID)是一個包羅永珍的概念。你的身份,就像定義你的一切一樣。這包含了你所有的交流、想法、信念、寫過的東西和你在使用應用程式時所留下的資料。任何與你相關的事物,都是你在數字世界中的“指紋”的一部分。你的身份是單一的、獨特的。

在向網友展示自己時,你可能會有多種角色:你可以是一個非常公開的人,比如你可以在 Twitter 的個人資料中展示自己更多的資訊;你也可以擁有非常私密的資訊,不會讓隱私的資料洩露太多。

總而言之,身份是個人的代表。而角色,它們只是身份的一小部分,可以呈現給不同的人。

中心化身份和去中心化身份之間的區別在於,你的中心化身份通常歸公司所有。顯然,我們今天在社交平臺可以看到,你會有一個公共標識(賬號、暱稱等),這是其他人認識你的方式。問題在於你的資料儲存在一家公司中,無論是 Facebook 還是其他公司,你的標識很可能會被切斷。你並沒有真正擁有你的公共身份。甚至連擁有私人或半私人身份也非常困難。

這是個問題。去中心化身份解決方案的公司會透過幾個關鍵標準來解決這些問題:雖然面臨其他一些公司的反對,但是規範了“去中心化”這個概念;另一個是個人資料的儲存。本質上就像是使用者名稱或者是 Twitter 的賬號,是獨一無二的,也無需依賴任何第三方公司。

去中心化身份重要嗎?

也許一些讀者會認為去中心化身份不是他們需要考慮的事情,但是這的確很重要。

首先,根據世界銀行的說法,目前全球有超過 10 億人無法證明他們的身份,而去中心化身份系統確實可以為人們提供一個無需信任的身份。

接著,在我的去中心化身份中,我可以得到一個證書,上面寫著:“我在微軟工作了五年,從201x到 201y。”

最後,當你回顧網際網路的整個歷史時,一些大公司,比如谷歌、Facebook、亞馬遜,他們先進入了,他們成為了網際網路“宇宙”的中心。現在就到了我們需要協議來建立去中心化身份的地步了,利用去中心化身份來逃離他們建造的“監獄”。

現在幾乎每個公司都可以說:“我不想和這些 ID 做生意。”但是,請不要貶低它們,因為它們有公司規範,他們有自己的政策。

如果我們有一個去中心化身份系統,假設你在 Twitter 中使用它作為標識,就像你使用 Twitter 的賬號一樣,你可以直接從你的個人資料儲存中釋出訊息。沒有人可以說你的身份不存在,或者你釋出的訊息不存在。

去中心化身份讓這一切變得更好,允許你去挑選你想要的任何應用程式。而應用程式可以為你提供任何服務,對任何的 ID 都不會有限制,也不會遵守任何“黑名單”。

微軟和Square去中心化身份完成得怎麼樣?

目前幾乎 95% 的 10,000 強公司(包括微軟)都在使用 Azure Active Directory,這是微軟開發的一套賬戶和訪問管理系統,但並沒有真正涉及到身份。微軟,我預計會在明年某個時候,它將會發布正式的去中心化身份系統。對於微軟來說,這是一項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業務。

微軟是一個重要的大型參與者,尤其是在身份識別行業。我覺得這是個好時機的原因是,他們正在去中心身份領域走向成功。我為他們做了很多技術架構。

現在,微軟正在使用 ION 系統。ION 是我們幫助微軟開發的比特幣區塊鏈第二層協議,用於在比特幣上執行的去中心化身份,完全是去中心化的。一些人可能會認為它是中心化的,但它實際上是在去中心化身份基金會中開發的,微軟只是一個巨大的貢獻者。它不依賴微軟的伺服器,從某種意義上說,如果微軟把伺服器停止,ION 網路也不會消失。據我所知,他們今天仍在執行。

來到 Square 後,對於去中心化身份領域我就更感興趣了,我正在嘗試構建與微軟公司看法不同的新事物。顯然 Square 作為一家以比特幣優先的公司,是真正走在這個領域的最前沿。但今天實際是我入職 Square 的第二天。他們將在本月晚些時候釋出一些內容,我現在真的不能過多介紹。

對於微軟 ION 的深層解讀

ION 就是一種去中心化身份的解決方案。它是一個構建在比特幣區塊鏈之上的二層協議,是公開的,沒有任何中心機構,沒有可信賴的權威。它不是一個單獨的區塊鏈,也不是某種掛鉤系統。

從技術上來說,它就像一個最終狀態會保持一致的區塊鏈。它利用了比特幣交易可嵌入資料的方法,在二層網路上來提供去中心化身份的全域性狀態。假設愛麗絲想要建立身份,她會使用某種錢包來生成一個 ID,同時也會生成一個與 ID 相關聯的私鑰。系統會將她的資料放在一個加密檔案中,然後使用 IPFS 雜湊在比特幣區塊鏈中,而不是將個人資料直接列在區塊鏈。所有的 ION 節點都在關注這些經過編碼的比特幣交易,他們會“抓住”這些加密檔案並對其進行處理,最終使整個網路包含 ID 的狀態達成一致。

你可以建立多個身份。假設你的手機丟了,換了一部新手機,那麼你可以重新建立身份。所以又一個問題來了,假設愛麗絲在 10 年內建立了 10 個身份,那麼如何判斷哪個身份是她的新身份?哪些身份可能是被人盜用以進行詐騙呢?實際上,比特幣區塊鏈就像是一個大型時鐘,可以將事物按順序排列。這對 ION 的構建有很大幫助,它會將事物進行正確的排序,所以那些舊的身份永遠不會比新身份更靠前。

如果你已經在執行一個比特幣節點,那麼你將很容易執行 ION 的節點。我目前有一個已經完成了四分之三的節點執行方案,你可以在錢包中直接執行。如果你將錢包轉移到手機上,那麼手機錢包也可以執行一個節點,這樣的標準會低很多。

顯然,我們需要發展社羣,我們需要認真對待去中心化身份系統的採用。去中心化身份現在還只是早期階段。

暢想去中心化身份的應用

我們以音樂應用程式為例吧。我的膝上型電腦上有一個單獨的音樂應用程式,與手機上的音樂應用程式並不關聯。我在音樂應用程式中有我自己設定的播放列表和首選音樂。我想聽與我設定的類似的音樂,但不會根據我使用的應用程式來更改我的音樂偏好。這很痛苦,因為每當我換一個音樂應用程式時,我都必須要花費時間和經歷去重新建立播放列表。

而有了去中心化身份,系統可以將在你的音樂播放列表和個人偏好儲存在個人資料中。這樣,即使你更換了另一個音樂應用程式,你的播放列表也會出現在新的程式中。它會是無縫銜接的,消除了你額外再做一遍而耗時的事情。

Tim Berners-Lee 在 2001 年 5 月的《科學美國人》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關於“語義網”。他所描述的故事是關於一對兄弟姐妹,他們的母親出了事故,然後他們開始使用“語義網”來解決他們想做的所有事情,並且所有事情都會為他們自動發生。這聽起來真的很像科幻小說。諷刺的是,在我看來,所有的這一切都有可能實現,唯一缺失的環節是去中心化身份系統。

去中心化身份系統就像一個連線點。你可以想象一下,醫生辦公室會有自己的身份中心,健康保險公司將擁有他們的身份中心,並且這些中心都將建立在去中心化身份的系統之上。當你與數字醫生交談並提出需求,此時,數百個資訊互動將在後臺立即發生,從而達到身份資訊在不同平臺之間的互聯互通。

​風險提示:

根據央行等部門釋出的《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本文內容僅用於資訊分享,不對任何經營與投資行為進行推廣與背書,請讀者嚴格遵守所在地區法律法規,不參與任何非法金融行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