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下放的春天,MDEX 撞上 DAO 治理

買賣虛擬貨幣

MDEX從不缺少新聞。

橫空出世,成為Heco一代神礦;上線BSC,一小時內鎖倉資金突破10億美元,SBF等競相參與;社羣抱怨與創始人身份謎團讓MDEX屢次成為焦點……

如今,MDEX開啟了新徵程,開啟DAO治理時代,權力結構扭轉,自下而上的社羣共識將決定MDEX的未來。

DAO時刻來臨

從遠古矇昧到現代文明,人類歷史在協作中前行,創造了輝煌。

鐵路、石油、鋼鐵、電力、汽車塑造了二十世紀地球的技術和組織變革,洛克菲勒、福特等大企業展示了資本主義的文明發展正規化。

二戰後,中心化的跨國公司從美國東西兩岸向全球擴張,沃爾瑪、殼牌、豐田、IBM、微軟在二十世紀末站在了中心舞臺,與此同時,.com經濟湧現,Apple、Google、Facebook和Amazon這樣的組織結構比傳統跨國公司更加先進,社羣聯絡更緊密,內部治理也更加民主和透明,網際網路迎來輝煌歲月。

然後呢?

區塊鏈經濟體在網際網路的肩膀上誕生,用數學和程式碼解決信任問題,用DAO進行內部治理,開創了一個新的正規化。

DAO 是具有共享股權結構表和銀行賬戶的網際網路社羣。成員們一起工作,創造、分配和捕獲與共同使命相關的價值。

一個500人的專案社羣,5億美元的數字資產儲備,這是一個DAO。

一個50人的微信群,10個ETH,這也是一個DAO。

而對於MDEX這樣一個歷經輝煌與爭議的“神礦”專案而已,已然來到了DAO時刻。

截止9月20日,MDEX依然是Heco生態第一大DEX,TVL高達12億美元,在BSC上排名第六。MDEX Heco鏈上持倉地址超過25萬個,BSC鏈上持倉地址超過4.5萬個。

廣泛的投資者除了單純持幣投資,需要有更多的話語權參與到實際的專案治理中去,否則,始終會存在投資者社羣與協議管理團隊之間的矛盾。

對於MDEX Team而言,自下而上的輿論壓力或許也讓其意識到MDEX已經來到了一個瓶頸時刻,DAO是團結社羣,緩和矛盾的辦法。

是時候權力下放了。

DAO進化

MDEX如何進行一場DAO進化?

9月18日20時(UTC+8),MDEX 的DAO 治理頁面正式上線,對使用者開放董事競選功能。

競選的選票則是鎖倉憑證xMDX,這也是DAO治理的核心Token。

根據規則,所有參與MDX 董事會鎖倉(30 天到356 天)的使用者,都可以獲得鎖倉憑證xMDX,用於參與社羣治理投票。

該憑證將以MDX 鎖倉天數對應的權重係數發放,鎖倉天數與權重係數成正比,比如,鎖倉MDX 365 天對應的權重係數為6.475,那麼使用者如果鎖倉了100 個MDX,獲得的鎖倉憑證為647.5 個xMDX。

所有xMDX 持有者都可以透過質押不低於200 萬個xMDX憑證申請成為MDEX 候選董事。

如果你想成為董事的一員,深度參與MDEX的治理與發展,那麼無論是成為候選人,還是實際競選核心都是儘可能獲得更多選票,也就是說,鎖倉越多MDX,鎖倉MDX越久。

據MDEX官方資訊顯示,董事投票從9月19日20時開始,到9月23日20時結束,獲得票數最高的9個董事將自動成為正式董事,開始履職。

此外,董事競選會每月進行一次,以此保證使用者能根據董事履職情況選出對社羣治理最合適的人選。

鎖倉MDX獲得“選票”,選出董事只是第一步,真正的DAO治理在於讓董事在社羣提案中發揮積極重要作用。

通常而言,鏈上的社羣治理分為發起提案——投票——執行等環節。

在MDEX的治理體系中,任何 xMDX 持有者質押一定數量的xMDX 都可以提交提案,但是這也可能導致大量無效、低質量的提案產生,董事們最重要的職責在於每天從大量的社羣提案中選擇他所認可和支援的提案,獲得不少於5 個董事支援的提案,將進入提案公示期。

這便來到了第二個環節。

所有xMDX 的持有者可以對公示提案進行投票,獲得票數最多的方案就會被透過,並由MDEX 團隊來負責執行。

也就是說,原MDEX團隊將權力進行下放,保留核心的執行權,而將決策權逐步交給社羣,這也是DAO治理的核心。

DAO的漸進式

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

對於MDEX這樣一個交易量與頻次、交易人數和社羣人數都異常龐大的組織生態而言,DAO治理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步入完美,但開始就意味著成功了一半。

一方面,從前的投資者不再只是被動地接受市場漲跌,然後在社羣抱怨,他們可以用籌碼作為“選票武器”,去提出提案,與參與投票競選,實際表達意願,也算是增強社羣凝聚力的方式。

更重要的是,讓MDX增加了“動能”。

xMDX是決策權的具化,是DAO治理的核心,貫穿整個環節。

提案的發起,董事成員的競選,最終提案的透過……一切都需要xMDX,專案方、使用者、節點競選者都需要鎖倉MDX來獲得平臺的權重,實際利益驅動下會讓MDX獲得更多鎖倉,減少拋壓和市場流通。

並且,透過xMDX也將投機者與長期建設者進行了一定分流,那麼一個新的問題在於,如何給予持有xMDX的長期建設者更多“權益”與“福利”,從而吸引更多人加入其中,這是未來DAO治理在激勵上所必須面臨的一個問題。

截止9月20日,距離董事會成員競選正式結束還有3天。

據DAO治理頁面顯示,共有22位董事會競選成員,累計質押憑證總數超過7.07億,總參與人數超過1800人。

目前,MDEX TEAM 獲得最多投票,實時票數超過1.9億,佔比達27%,不出意外將成為董事會成員。

然而,這也招來了質疑。

“最終,所謂的治理其實還是那些人,不過只是換了馬甲”,社羣不乏這樣的聲音。

但也有投資者表達了駁斥。

“難道讓專案方把手裡面MDX都鎖倉了不好嗎,如果一開始連專案方都不參與,那麼同樣會被質疑跑路,被嘲笑把專案還給社羣了”,有社羣投資者如此說到。

這裡面涉及的核心問題在於,DAO究竟是一步到位的還是漸進式不斷完善的,是需要完全去中心化還是漸漸權力下放?

如果非要在這其中做一個選擇,那麼筆者傾向於後者。

2021年7月,Maker基金會CEO Rune Christensen發文《MakerDAO Has Come Full Circle》宣告,MakerDAO正式交給社羣,實現徹底的去中心化,基金會將在未來幾個月解散。

但是,MakerDAO最早成立於2014年,2017年推出DAI,7年後才真正開始完全步入“完全去中心化”狀態。

對於所有專案方來說,權力下放是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一蹴而就往往禍害無窮。

MDEX走出了去中心化的第一步,種下了DAO的種子,無論怎樣,這都是新的開始,值得記錄與銘記。

*深潮CryptoFLow 是深潮TechFlow旗下價值投研平臺,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