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S 空投神話:有大學生領278萬美元,有人錯失千萬

買賣虛擬貨幣

「錢都是大風颳來的,如果感覺掙錢很累,那就是你有問題。」不知道其他行業是否存在大風颳錢的現象,但在區塊鏈這裡,大風確實可以刮來不少。

空投是加密世界中常見的一種行為,許多專案會透過向早期使用者、開發者、建設者等多方生態參與者免費發放 token 的方式來繁榮並建設生態。還記得去年全球最大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Uniswap 的空投,讓行業如同過年,按當時的價格,也是人均一部 iPhone 的水平。

今年的狂歡,來自一個叫 ENS 的專案。

這是行業內多年的 OG 專案,以太坊域名,既然 NFT 頭像在元宇宙的故事裡能講通,那在最接近真正元宇宙的以太坊網路中,域名也是身份的代表,也有自己的價值。

而這個 OG 的空投引發的財富效應,實在驚人。

社群中流傳出這樣一則訊息:一位中文社羣的建設者成功入選 ENS 貢獻者,並領取到 4.6 萬枚的貢獻者空投。而該使用者頗為年輕,目前大學在讀,並未向加密市場投入大量本金從事投資,卻靠社羣建設「意外」實現了財務自由,引發了大量投資者的豔羨之情。

以當前價格計算,一枚 ENS 價格約為 60 美元,4.6 萬枚 ENS 空投約合 278 萬美元。

只要此前註冊過 ENS 域名,即可獲得空投資格,而社羣、貢獻者等其他參與生態建設的人員,可獲得更為可觀的空投。此次空投覆蓋 13.8 萬地址,這又是一場大型狂歡。

此次空投致富的大型狂歡,ENS 的豪爽固然是原因之一,而 ENS 的價值所在則更為重要。畢竟如果沒有市場的認可,ENS token 的價格也難以達到如今的高位。

ENS:Web3 時代的域名系統

在 Web2 時代,我們訪問網路服務時通常都會手動輸入域名,這一習慣已經根深蒂固持續太久,以至於我們幾乎快要忘掉了這一點:域名這項服務,並不是從網際網路誕生時就已出現。

在網際網路的洪荒時代,裝置與裝置間的通訊仍依賴於 IP 地址,那個四段、每段三位的數字組合,在現在仍偶爾會被普通使用者所使用,比如當你設定路由器時的 192.168.1.1。

每一個網站都需要人工記住其對應的 IP 地址對於使用者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而 DNS 服務的橫空出世解決了這一問題。DNS 服務將域名和 ip 地址相繫結,允許使用者透過一個更易於記憶的字母組合訪問到某個特定的 ip 地址。

而當我們進入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世界,這一功能就變得更為重要了。僅僅 12 位的 IP 地址就已不便使用,那長達 42 位的數字字母組合呢?

回想一下需要輸入錢包地址的場景,每次確認地址時,一一核對長達 42 位字元,如果輸錯一位就將面臨資產損失。而相比之下,在 Web2 時代無論是網址、郵箱、帳戶名,大多數我們所接觸的常規網際網路產品,僅需要一個使用者可自定義的字母數字組合即可準確方便的找到需要的地址。

儘管去中心化的概念非常迷人,但在使用者體驗上,Web3 仍然遠遜於 Web2 時代的基本服務。而 ENS 域名的誕生,一定程度上改善了這一問題,為加密世界提供了類似 DNS 一樣的服務。

使用 ENS 域名之後,使用者可將自定義的 example.eth 解析到對應的以太坊地址,在轉賬中向.eth 地址即等於向 42 位的以太坊地址轉賬。而在 OpenSea、鏈上瀏覽器等支援 ENS 的平臺或工具上,使用者地址也將直接顯示為.eth 地址。

(包括 V 神在內的諸多加密行業名人,均將自己的.eth 地址設定為推特名)

ENS 為加密世界提供了一個更易用的地址和身份系統。一大批加密名人均將自己的錢包地址繫結為.eth 地址。

今年 8 月底,ENS 官方宣佈在以太坊上完全整合 DNS 域名空間(DNS Namespace),允許使用者將任何「.com」域名關聯到以太坊地址。ENS 服務現已支援大多數傳統域名,如.com、.org、.io 等。此前,在鏈上轉賬中只有.eth 域名可被正確的解析,現已不再受到此限制。ENS 域名的風潮甚至已向圈外蔓延,今年 8 月,啤酒品牌百威就曾以 30 ETH 的價格購入「beer.eth」。

與傳統 DNS 域名不同的是,在傳統網際網路中提供域名註冊服務並收取註冊費的服務商,ICANN 認證了數百家。而在以太坊網路上,ENS 卻是最為廣泛使用的域名系統。

空投財務自由,參與社羣終有回報

領空投領到財務自由,這一描述或許稍顯誇張,但領取 ENS 空投的使用者之中,個別地址所領到空投金額之大令人歎為觀止。

目前,ENS 價格約為 60 美元。以這一價格計算,領取空投最多的使用者獲得了多少資產?在查詢了所有的空投領取地址之後,我們發現了領取空投最多的幾個地址。

鏈上資料顯示,共 6 個地址獲得 10 萬枚以上的 ENS 空投。

其中,首四位為「0xd7」的一個合約地址或許是本次空投的最大贏家。它獲得了 100 萬枚 ENS,約合 6000 萬美元。

而「0x3a」本次領取的空投數量位列第二,它獲得了 29.4 萬枚 ENS,約合 1764 萬美元。beccaliebert.eth 領取了 17.0 萬枚 ENS,是領取空投第三多的地址,約合 1020 萬美元。「0xfe」領取了 16.5 萬枚 ENS,領取數量位列第四,約合 790 萬美元。

而像本文開篇所述的大學生一樣,「僅有」46,296.3 枚的貢獻者空投,目前已有 46 個地址完成領取。

最高數千萬美元的鉅額空投,這或許讓沒有領到空投的使用者追悔莫及。但回看空投規則,或許會得到一絲慰藉:這些高達十萬、百萬枚的空投,領取者並不一定是個人。ENS 總供應量的 25% 會空投給 ENS 貢獻者,而這些貢獻者包括超 100 個個人和團隊。也就是說,這些天量空投,其中一部分是由一個團隊所共享的,這或許也是空投接收地址中出現了數個合約地址的原因。

更為公平的空投方案,讓域名商錯失千萬美元

域名炒作早在網際網路時代萌芽就已誕生,在去中心化的域名服務中自然也不乏域名商人的身影。域名商人所持有的 ENS 域名數量極其龐大,Etherscan 資料顯示,持有 1000 個域名以上的錢包地址就已有 20 個。

ENS 空投採取了更為公平的計算機制:以獨立地址作為核算的依據,持有多個域名並不能增加領取數量。這意味著一個地址持有更多的 ENS 域名並不能讓你領到更多的空投,這種分配方式儘管對大戶更不友好,但相對而言更加公平。這一方案也最大程度上避免了此前空投活動中羊毛黨機刷交易量、持倉等資料批次領空投的行為。

域名商人通常會將大量域名囤積在同一地址中,這也讓他們錯過了數倍、數十倍、數百倍的空投。

Dune Analytics 資料顯示,截止至今已有 40.3 萬個 ENS 域名已被建立,但持有域名的獨立地址僅 15.2 萬。這也表示有大量地址同時持有多個域名。

僅前 4 大地址持有的 ENS 域名,就已佔據 ENS 域名總量的一半以上。以尾號「28e2」的地址為例,該持有高達 40,798 個 ENS 域名,是 ENS ERC721 token 的最大持幣地址,佔全部 ENS 的 29.1%。

地址「28e2」並不會因持有 4 萬域名而獲得更多的空投。本次空投向 ENS 使用者發放 2500 萬枚,平均每地址領取 180 枚 ENS。若 4 萬域名由 4 萬個地址分別持有,可簡單估算為該使用者將領取到 720 萬枚 ENS,約合 4.32 億美元。

龍頭專案 token 落地,賽道價值領來市場考驗

此次空投符合資格的地址超過 13.7 萬個,這一次空投規模之大令人欣喜。僅僅只是短暫的兩個月前,dYdX 的大規模空投就曾一度引燃市場的熱情,而具有領取 dYdX 空投資格的使用者數「僅」為 3.6 萬名,尚不及本次空投的三分之一。

透過一組官方公開的資料,我們可對空投金額有一個更為清晰的認識:空投給使用者的 ENS 總計 2500 萬枚,平均每地址可領取金額為 180 枚。而滿足各種條件,註冊時間達到上限的獨立地址最多可領取 1179 枚。

空投仍在開放領取,盛宴仍在繼續。ENS 的價格,也成為人們關注的下一個問題。ENS 的價格從流動性池建立之初的約 30 美元不斷上漲,目前徘徊在 60 美元附近。

Dune Analytics 資料顯示,5.5 萬地址已完成空投領取,共領取 1100 萬枚,目前仍有 56% 的 ENS 未被領取。而這些 ENS 在被領取之後是否會衝擊市場尚難以定論。

作為一個並不新穎的概念,去中心化域名賽道重回市場的中心。在經過多年的開發與建設之後,ENS 域名的價值終於迎來了市場的考驗。在發行初期的短期炒作之後,ENS 市值將穩定在何處,或可決定整條賽道的市場潛力。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