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薦 | 關於比特幣本輪牛市的思考

買賣虛擬貨幣

*本文不作為投資建議或推薦,投資有風險,投資應該考慮個人風險承受能力。

美國十年期國債最高都已經超過1.7%了,這件事情在過去一個月已經刷屏了朋友圈。就算是對金融沒有任何理解的普通人似乎都已經開始探討這樣的資料對未來的影響。

整個2020年,因為疫情的原因,全球各個央行一直在放水。所以帶來了股票、債市與商品的全面牛市,最終形成了中國的茅臺、美國的特斯拉與比特幣三足鼎立的流動性抱團牛。這個抱團牛什麼時候結束,大家都在看美國債券。

美國債券其實從過去40年來看,一直都是牛市。但實際上如果要購買美國國債,至少需要50年以上的回本週期,這還是沒有計算通脹的前提之下,如果計算了通脹,那麼估計回本遙遙無期,就更不用說歐洲債券與日本債券了。

這個邏輯顯然是荒謬的,但是依然有無數的資金湧入了這個市場,因為債券市場有利可圖,都是炒家。對於美國債券來說,佔據了全球債券持有量的33%,而第二名的歐洲債券只有20%左右,而中國債券現在大概在6%左右,雖然數量很少,但是確是在快速增長的環節。

世界各國對美國債券的需求下降,會導致供需失衡,這個時候,美國央行只能印發鈔票來購買債券,控制債券收益率上限,這將造成現金貶值。現在美元海量超發的情況,會讓各個持有美元的國家更加擔心。

這也會導致資本的外流,因為資本家會想方設法將財富轉移到其他國家或者領域。在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後,美國的做法就是禁止了黃金的私人儲存,透過鎖定黃金,鎖定了資產沒有出現外流。

美元的海量超發意味著整個美國債券牛市的終結越來越近,因為當我們開始關注美元超發以後帶來的壓制美國債券收益率的效果實際上正在變的越來越差。耶倫也表明了美國不認為十年期國債達到2%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其實去年因為疫情這樣一個大自然的供給側改革導致的美元超發,從某種角度來說,是美國政府在買入央行看跌期權。全球經濟顯然不太可能在短期內馬上恢復,那麼超發的美元貨幣最後只能流入美國債券市場與資產市場,比如股市與比特幣。

從2020年3月份開始,疫情在全球爆發,美聯儲提出了“無限制量化寬鬆”的概念。美國財政部先後發放了高達5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和民眾救濟政策。變成了一個迴圈:財政部發行國債到處借錢,美聯儲再印鈔進行購買,疫情期間,美國政府也沒有太多稅收來源,然後用印鈔的錢一方面購買國債,一方面直接發給民眾、企業和地方政府。

歐洲跟其他國家也開始紛紛仿效,除了中國比較忍的住以外,基本大家都在比拼誰能印更多的錢。這並沒有改善經濟,而是在脆弱的經濟鏈條上打了一劑強心劑,延後了經濟崩盤的時間。無限量化寬鬆政策一定是有盡頭的,從現在來看,這個盡頭就是MMT+UBI,現代貨幣理論+全民基本收入。

也就是央行與財政部合併,不考慮債務問題,直接印發貨幣解決所有問題,更進一步的就是央行把財政部要做的事情也做完,企業不需要盈利納稅,老百姓也不需要工作納稅,政府直接發錢解決問題。但是如果都走到了這一步,還要貨幣來幹嘛?

所以2020年美股大牛市、中國股市的高漲與比特幣的暴漲,是全球經濟加速衰落的標誌,而不是經濟繁榮的標誌。這裡大家一定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我們離大崩盤越來越近了。現在大家都關心通脹問題,這與美國什麼時候加息有強關聯性,我們更容易看到的現象是富人通脹,窮人通縮。因為富人在買資產,窮人只能持有現金換得商品與消費品。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去年底中國北上廣深樓市的暴漲。但是股市樓市會一直暴漲下去麼?當前美國十年期債券收益率1.7%左右,中國在3.2%左右。未來一年,美國超過中國的可能性不大,但差距將縮小。所以今年來中國貨幣政策一直在收緊,不然就會出現本幣貶值,資產價格下跌。

按照過往的歷史,但凡美國政府超發貨幣,一定是要有人來埋單的。基本套路就是美國降息,美元流入發展中國家,然後發展中國家被養肥以後,美元突然加息,資本回流美國。留下發展中國家一地雞毛,之後華爾街再過去用廉價的貨幣收割發展中國家的資產。

所以跟美國比拼超發貨幣的速度,這是一個偽命題,畢竟現在只有美元是世界貨幣屬性。除了中國這個潛在的世界貨幣,資本進入其他國家貨幣都只是投機屬性。

最近我們不是聽說土耳其開始股市、債市、貨幣、樓市四殺。這是近期美元走強帶來的必然結果,資本在短期內迴流美國,而留給土耳其的就是當前高企的通貨膨脹率、龐大的外部融資需求,所以在政策調整的的方向性上並沒有太大空間。之後一年,我們可能會聽到越來越多的發展中國家被美元四殺的新聞出現。

但是依據現有資料觀察,到今年年底,美國國債可能就會達到2.5%,一旦突破這個數值,通脹將會變得非常不可控。那麼加息的時間就不太可能超過2022年初。現在來看,什麼時候加息完全取決於貨幣流動性傳導的速度。如果在今年內,美元有可能收割的發展中國家全部暴雷,美國將被迫加息,這樣的結果就可能讓多米諾骨牌的倒塌傳導到發達國家。這注定是一場災難。

美元可能終將衰落,但是歷史性的拐點往往需要一個長期確認的過程。至少從今年來看,我相信美元會尋找幾個國家墊背。這完全取決於多米諾骨牌跌倒的效應。短期內美元會崩盤嗎?我可能不這樣認為,畢竟還有替死鬼要先收一段屍。現在美元還沒有收水,但是效果已經在路上了。

所以我們看到了今年初中國股市的下跌,中國的網紅基金跟美國的ARK喊單有什麼不同呢?其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將放水帶來的未來預期收益提前兌現給購買的年輕人,所以對於購買網紅基金的這一屆年輕人並不是在做價值投資,而是在做遠期期權套利,本質上是投機,所以上了人生第一課是正常的結果。

中國的股市一直是樓市的先行指標,在於貨幣的傳導性需要一個過程,如果今年中國A股步入階段性熊市,那麼樓市暴漲的時間估計不會太久,已經在見頂的路上了。這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結果,當然了,我們肯定相信中國高層對事物的發展規律的把握要比許多其他國家更有智慧,所以即使出現了短期的下行,也是軟著陸觸底的最好方式。

美國什麼時候開始加息?這可能是舞會的終結點。雖然耶倫強調了2023年以前會維持低利率甚至0利率,但是從市場的反應以及美聯儲一貫的尿性來說,肯定會提前。而且從過往幾次金融危機來看,美聯儲主席一次喊的比一次大,這一次耶倫強調了有生之年不會再看到金融危機,這句話,要反過來聽。說明這次的金融危機會遠超過往的所有危機。

美國股市去年一路暴漲,資金集合到最後,就變成了特斯拉跟ARK基金兩家獨大的明燈,至少變成明顯的風向標。在大放水的時代,產生了強反身性,就是ARK指出要買什麼,其他基金以及散戶跟進,變成了一個正反饋效應。繼而繼續強化,週而復始。

但是從最近拜登上臺,說放水1.9萬億美元這事來看,似乎市場並不埋單,美股反而出現了下挫。這有可能是市場已經把這個預期在過年前後的這一輪上漲中,就已經price in了,計入了標的上漲範圍。

現在來看,SPAC海外借殼上市是將二級市場遊戲的結果前置了,也就是說莊家通吃,這非常類似盲盒,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說,能不能投中純憑運氣,但是機構一定是知道盲盒裡的內容。這其實有那麼一點股市幣圈化的意味在裡面,是資產泡沫化的典型標誌。類似於2017年的幣圈ICO場景,結局大家應該都心裡有數。

從另一方面來說,ARK今年以來最大下跌接近30%,其正在從大盤股裡撤出,在去年底特斯拉上漲的過程中,ARK已經在逐步撤場。現在ARK基金正在不斷調倉,將大盤股裡掙的錢抄底小盤股。

這裡一方面可能是在控盤的需求上希望複製去年的行情,另一方面是希望掌握流動性。但是從目前的資料來看,比較難看到散戶的錢重新進入市場,至少現在沒有看到這一方面的明顯需求。我們看到美國國債收益率下降,一線龍頭科技股有所反彈,但是二線科技股,小盤股出現了下跌。

ARK現在的做法,有點類似於2017年幣圈的基金投資人在比特幣以太坊上掙了錢以後,開始轉而投資山寨幣這樣一個過程,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現在全球經濟並沒有出現快速反彈,反而因為疫情的放水飲鴆止渴,讓大家疲憊不堪。這一輪的終點可能不是現在,但也會是不遠的將來。

有意思的是最近ARK又在喊單特斯拉,去到3000-4000美元。馬斯克也很識趣的在推特上講特斯拉會超越蘋果成為第一大高科技公司,雖然之後刪除該推特,但是不影響市場的持續關注。為什麼會刪除該推特?可能一方面是SEC監管的問題,另一方面是市場並沒有埋單,特斯拉的股票反而下跌了一些。

自從去年GME事件這樣一個全世界的大瓜以來,馬斯克也參與其中。我們看到了其中的一些套路,比如馬斯克發推支援GME,看到了市場的反應。然後開始喊單狗狗幣,這裡面有幾個重要的要素,一個是狗狗幣已經多年無人問津,處於低位橫盤了許多年,但是由於歷史以及文化的問題,仍然讓許多的投資者記憶猶新。

另一個就是這可能是一場測試。大家都知道馬斯克在某一段時間是世界首富,從認知上一定知道他不缺錢,而另一方面,他的技術人設這麼多年做的又非常到位。反而讓我們忽略了馬斯克曾經的起家是Paypal,即便他曾經是資深技術男,這幾年的資本市場也將他教育的非常到位。

在短短兩天內狗狗幣迅速的上漲了8倍,之後馬斯克開始喊單比特幣,這個時間點接恰的特別好,比特幣也出現了上漲,繼而推動了市場的熱潮。但是之後馬斯克每一次線上喊單,似乎市場埋單的力度越來越弱,甚至已經有基金將馬斯克當成反向指標,比如本次馬斯克喊單特斯拉股票的時候,就出現了明顯的賣出倉位。

從喊單GME,到喊單狗狗幣,再喊單比特幣,然後是唱空狗狗幣,繼而唱空比特幣。之後再次喊多狗狗幣,再次喊多比特幣到最近一次喊單特斯拉股票的脈絡,大概可以管中窺豹,看到其市場的力量正在變弱,喊單行為一直在透支其能量,從這點上,我想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擺脫規律。

小孩子才看對錯,成年人只看利益。人都是經濟動物,既然在這個社會里,就不會脫離其本質。從ARK開始重倉各類小盤股就意味著木頭姐可能想再一次複製2020年的行情,但是這一年的市場環境可能不會再允許這樣的結果出現。如果ARK崩盤,你猜市場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而特斯拉作為電動車的代表,固然代表了未來,也代表了科技發展的方向。但沒有人說,結果會馬上出現在眼前,就好像最近一段時間,特斯拉也承認FSD只是達到了L2級別,還沒有到達馬斯克一直強調的L5級別。技術的發展是需要時間的,不可能一蹴而就。

燃油車的市場下滑在某一個時間點也是有極限的,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有其自然規律。如果短期內電動車由於市場原因與競爭品牌原因以及技術發展原因達到了瓶頸位置呢?連電動車的龍頭企業特斯拉這個美股泡沫之母都不相信自己的技術或者產品可以短期內爆發,帶動利潤的大幅度上漲,而把寶壓在了比特幣上面,你憑什麼相信技術會短期突破?

馬斯克可能是世界首富,但是他一定不傻,不會跟錢過不去,這是一個基本的原則。我願意相信特斯拉股票未來某一刻會達到3000美元,但是沒有人說,它不會先暴跌,然後在數年以後才達到這樣的數字。如果特斯拉進一步出現暴跌,你認為市場會怎麼看?

另一方面,ARK的喊單都是有基本的話術,是有縝密的邏輯,有強大的公關團隊做出的資料給出的結果,這裡面一定有一個倍率是集合了市場情緒與實際目標形成的結果。如果翻看過去半年ARK喊單比特幣的價格,就會發現,分別出現了7萬美元,然後是40萬美元,再回到7萬美元的一個過程。

40萬美元出現的時間點,恰好是在5.8萬美元-6萬美元之間,大概就是7倍的倍率,當然了,我相信ARK講這個數字主要不是對散戶講的,是對機構講的,也就是這樣一段時間集中出現了大量的機構開始紛紛購買比特幣。

過去幾個月,我們發現比特幣對現有貨幣形成了虹吸效應。尤其是特斯拉開始一直喊單比特幣開始。比特幣有可能像土耳其一樣,被美元四殺嗎?從某種程度上講,如果比特幣是一個國家的話,你會發現這個國家過去十年一直在持續加息。因為算力的提升,用電量的增大,導致單位新增比特幣的成本在逐漸上升。而另一方面,網路轉賬的費用其實類似於這個國家收的稅費,稅費一方面取決於網路使用人數,也就是這個國家國民的增長量,另一方面取決於本國貨幣是否在持續升值。

那麼現在來看,比特幣明顯兩點都做到了。比特幣價格的上漲是因為類似黃金的抗通脹屬性嗎?我對此表示懷疑。至少在現在來看,並非如此。比特幣價格的上漲明顯是因為投機資金的介入產生的泡沫。從去年疫情以後,coinbase作為GBTC的機構來看,某種程度上,扮演了早期機構推動的角色。在這個階段,coinbase可能平均成本在8000美元左右。

在16000美元的時候本來可以選擇下殺,也就是金融共識達到1倍的時候,coinbase並沒有選擇如此做,反而繼續推動了市場價格的上行,吸引了更多的機構進入市場,直到去年底,美國保險業以及養老基金開始進入購買比特幣。

這個階段開始出現的下跌,顯示了兩個結果,一方面是傳統機構的湧入資金是有限的,更像是試水,所以出現了馬斯克的喊單,我估計特斯拉的平均成本在35000左右,如果在這個階段沒有突破估計就會下殺。顯然這是馬斯克不願意看到的結果,但也正是這一次喊單,透支了其在散戶中的力量。第二次喊單比特幣的時候,效果明顯弱了許多。

畢竟關注馬斯克的粉絲不可能一夜之間翻倍,看馬斯克推特買入投資品的粉絲已經達到了40%,也不太可能短期內翻一倍。聰明如世界首富,不可能不懂其中道理。所以就出現了用比特幣購買特斯拉的舉措,藉此來攤平購入比特幣的成本。那麼迴圈就變成ARK買特斯拉,基金抱團也買特斯拉,特斯拉買比特幣,企業抱團買比特幣的結果。這個結果可能在未來一年會更加明顯。

The world is not gonna end up well. 全世界的企業都開始脫實向虛,把自己的命運交給比特幣,這不是信仰,這是巨大的投機泡沫,也就意味著可能比特幣本輪牛市的拐點會成為全球泡沫崩盤的終結標誌。

就在過去幾個月,GBTC一直顯示負溢價,而比特幣下跌的幅度並沒有很深,USDT一直在超發,說明亞洲的買盤接住了西方市場的拋壓。現在來看,短期內比特幣大暴跌的概率已經不高了。未來兩個月可能逢低都是買入點,至少現在來看,更多形式的資金購買比特幣已經在路上。

這也正好印證了去年我表達的美元、人民幣、比特幣三國殺的觀點。在現在這個階段,美元與人民幣的搏殺,令到比特幣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未來一年兩國貨幣的廝殺進一步激化,獲利了結資金可能會帶動比特幣的泡沫進一步增大。

這對美元來說,也許不是一件好事情,最近達里奧也表達了我一年前文章中所提到的觀點,最終某一刻,類似於1933年羅斯福新政,當年政府禁止私人持有黃金一樣,來壓制貨幣流動性。美國會禁止私人持有比特幣,要求比特幣收歸國有的觀點。當然了,我的判斷是即使發生也不會在本輪比特幣牛市發生,原因很簡單,現階段的比特幣根本就不是數字黃金,只是投機性的全球泡沫之王。所以更有可能出現的是,美元最終完成對比特幣這個“國家”的收割。

19年底我做了一個判斷,比特幣的牛熊週期在縮短,可能本輪週期的高點出現在今年6月。如果我們將過去十一年比特幣發展的牛熊轉換當成是一輪巨大牛市的回撥,那麼現在我們正處於牛市的第四浪。但是2020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加速了大自然的供給側改革,令到提前出現的史無前例的無限量化寬鬆延長了泡沫,如果從去年3月的暴跌重新觸底開始算,可能時間會延遲。

現在我們需要關注的是Coinbase上市的資訊,本來要3月上市的coinbase延期到4月,這裡有一個訊號,就是coinbase的市值已經達到1000億美元了,相對於2020年3.16億美元的盈利,有300多倍的市盈率。如果是往常,這是一個很誇張的數字,不過有了特斯拉作為前車之鑑,似乎相比於特斯拉最高點的1320倍市盈率來說,也不算什麼了。

由於coinbase選擇的是SPAC這種上市方式,所以其股票沒有解禁期,這給了其CEO布萊恩更高的靈活度。那麼我們設想一下,當Coinbase選擇上市的時候,股價直接暴跌,顯然不符合故事發展的劇本。連特斯拉都要買比特幣了,作為全美最大的合規交易所,擁有如此大量的比特幣頭寸,這麼早就收場,不太合理。

而另一方面,已經有數家機構在向SEC申請比特幣ETF,迫於壓力,最後肯定有一家或者數家透過的概率。為什麼是現在coinbase要加速上市,因為一旦比特幣ETF申請透過以後,可能比特幣的控盤權就會被讓渡出來,畢竟究其根本,還是哪裡的資金體量更龐大,哪裡的話事權就更大,現在coinbase一家獨大的局面就會被改變。

如果最後coinbase希望製造更大的泡沫,帶動更多的資金進入市場,讓其他機構去接盤。那麼特斯拉的市盈率就是一個標杆,距離現在的市值還有4倍的空間。雖然在過去一段時間,我們看到了許多區塊鏈股票的漲幅都超過了比特幣,不過總體來說,帶動更多的資金入場,比特幣本身上漲可能是一個最好的原因。

所以需要觀察未來兩個月比特幣的價格走向,如果短期內出現暴漲,那麼就有可能出現一輪大面積回撥,如果持續震盪那麼未來一到兩個月都是比特幣的平臺位,基於這樣的平臺位,出現的第一個關口會是金融共識的1倍,也就是11.3萬美元左右。有沒有可能在這個位置上,繼續上漲達到20萬美元呢?這對泡沫流入的速度以及效率還有待觀察。

不過相比比特幣,也許以太坊是另一個機會。歷史上黃金上漲的時候,不是黃金本身的漲幅最大,反而是白銀。更高的波動率方便資金進入來刷出更多的黃金。那麼在幣圈裡就會形成一個比特幣、以太坊、USDT的三角套利模型。

如果我們觀看以太坊與比特幣的交易對,就會發現現在以太坊處於階段性底部的位置。如果本輪泡沫出現巨大的終結,那麼以太坊與比特幣的交易對就有可能回到歷史性的高點。這個比率與白銀黃金的交易對的比差基本達到一致。

可以理解為從上一輪牛市的頂峰到去年,比特幣一直是傳統世界與數字貨幣世界的連線點,在過去數月它成功吸引了傳統資本的注意,並且讓這些資金開始逐步進入這個市場。而以太坊在本輪牛市替代了比特幣成為了新的連線點。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DeFi與NFT的出圈。

如果比特幣ETF成功,那麼下一個要開啟的就是以太坊ETF,從這個角度思考,也為以太坊有可能出現的上漲做好了準備。從倍率上來說,是有可能相對比特幣實現5倍的超漲,也就是說很可能本輪牛市結束最終的標誌是以太坊相對比特幣比率到頂,那麼以太坊就有可能在本輪牛市結束時達到2萬美元。

從傳導性來說,股市的破滅尤其是美股的破滅必然伴隨著美元的加息出現,但可能這會導致出逃資金進入比特幣帶來比特幣的加速趕頂。可能會出現與2020年312行情相反的局面,去年3月是因為資金要保美股市場,對於資本來說,股票是投資市場,比特幣是投機市場。但是過去一年的無限量化寬鬆改變了市場的局面,現在比特幣是全球泡沫之王。也就意味著可能眾多資本從股市出逃會擠進比特幣這個擁擠的市場,直到泡沫破裂。

就像前文所述,如果把比特幣當成一個國家來說,在本輪全球經濟泡沫崩盤中也可能被美元收割,所以可能出現的是比特幣觸頂下跌以後以太坊再觸頂完成數字貨幣市場本身的殺戮。所以基於現在以太坊與比特幣的比率來說,也是一個側面驗證牛市尚未結束的訊號。

今天我們看到的DeFi還處於早期,從物種進化的角度來思考,DeFi就像蜂巢,是子資料的集合體,這也是為什麼在DeFi中會出現Pool的概念。現在是資產資料的集合,所以是TVL的概念,但是最終一定是應用場景的行為資料的集合體,這個時候,NFT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

很多人看到現在因為數字藝術,NFT在出圈,就我個人而言,我們反觀過去十年區塊鏈的發展。與網際網路的發展有異曲同工之妙。所以理解這中間過程的比對,似乎某種程度上可以幫助我們理解現在區塊鏈發展的狀態。

對於區塊鏈而言,錢包的存在就好像瀏覽器於網際網路的存在一樣。本身數字資產就是資料的一個載體。今天我們看到以太坊的發展就好像微軟作業系統的發展路徑一樣。那麼coinbase 是什麼呢?可能類似於雅虎的出現,火幣、OK、幣安的出現某種程度上就是網易新浪搜狐。

因為資訊不對稱的屬性,網際網路在這個階段出現的第一代殺手級產品,就是資訊聚合平臺。區塊鏈是價值聚合屬性,所以以錢包出發,最先出現的就是中心化交易所。但是在這個階段又與網際網路不太類似,最多隻是從網際網路到區塊鏈的過渡。我們很少會說火幣、OK、幣安是區塊鏈的基礎設施,最多可能會說它們是產業的上下游。

因為某種程度上,中心化交易所就是區塊鏈錢包的網際網路外延,與區塊鏈本身的關係不大。要不然我們怎麼還是會聽到那麼多的插針或者黑幕交易或者資料砸盤的故事呢?從這個角度思考,去中心化平臺Uniswap或者Sushiswap的誕生更接近於區塊鏈世界的基礎設施。這也正是火幣、OK、幣安尋求改變的原因。從長遠來看,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市值必然超越中心化交易所。

在區塊鏈的世界中,交易這個賽道永遠都有機會,因為它將伴隨整個區塊鏈的發展而不斷進化。今天我們看到的DeFi是資產的去中心化集合體,未來,它可能是資料的去中心化集合體,再加上NFT,就會變成各種非同質化的碎片化資料資產的集合體。為什麼是先有DeFi發展起來再到NFT發展。

我個人有一個判斷,這一輪NFT的浪潮就是2000年以前的www.com浪潮。現在NFT才剛剛起步,還遠遠沒有到熱潮的階段。為什麼NFT更容易被普羅大眾接受。是因為過去在金融資產的應用場景中,不太可能帶來大規模的使用者流量。科技金融產品的使用群體必然少於應用型產品的體量。

但是NFT是容易被普羅大眾理解的,NFT不是為數字藝術而生的,恰恰相反,數字藝術只是NFT一種侷限想象力的最容易理解的場景。今天如果你要問我網際網路與區塊鏈的區別是什麼,我可以很容易的用到一個場景來比較。

今天我跟一個朋友在某餐廳吃飯,拿出手機掃描了桌子上的二維碼,然後小程式出現了選單,我在裡面點完菜,支付了費用,然後餐廳根據平臺收集到的資料給我上菜,直到服務完成。餐廳與我都是整個鏈條中微小的一個點,這樣一個經濟行為的閉環結束,資料留給了不同的網際網路平臺,形成大資料中心。這是網際網路。

區塊鏈呢?我跟一個朋友進入某餐廳,這是一個NFT;我們坐在窗邊的一張桌子上,這是一個NFT;我點了一杯檸檬茶是一個NFT,點了某一盤菜這是一個NFT,我們在這家餐廳吃了多長時間是一個NFT,最後什麼時候離開這是一個NFT。

而這家餐廳本身就是一個Dapp,它只負責呼叫它希望呼叫的智慧合約,在中間過程中,可能我呼叫了一個DeFi合約,不同的合約支援我用數字貨幣信用結算,也可以借貸,也可以直接支付穩定幣。而不同的NFT資料被留存在了不同的智慧合約裡,最終沉澱到了分散式協議的底層。沒有中間層,只有我與網路協議的互動,全程無感。

一個店鋪就是無數DEFI+NFT的整合,就像蜂巢或者蟻穴,從巨集觀層面是整個網路的一個微小的神經元,從微觀層面,卻是各種型別資料的互動集合Pool。一架飛機如此,一輛車如此,一個快遞也是,一個酒店房間也是。

這就是為什麼,最終來看,網際網路是上層應用攫取了資料形成大資料平臺,而區塊鏈是底層協議贏者通吃,所有基於該底層協議誕生的應用層產生分散式資料。那麼從這個角度來看,NFT的泛化可能是本輪牛市泡沫終結的標誌。現在已經出現了有大V將自己的時間變成一個NFT在平臺上進行兜售,未來基於NFT的故事可能會越來越多,觀察NFT故事的泛化有助於我們理解泡沫最終崩塌的時間點。

至少現在看來,NFT的故事才剛剛開始,沒有出現狂熱的FOMO現象。這也從側面印證了本輪牛市沒有結束。如果本輪全球經濟徹底崩盤,可能會出現的場景是什麼呢?我猜可能就是一系列高泡沫發展中國家崩盤,進而美聯儲加息,以特斯拉為首的高科技股崩盤疊加SPAC垃圾股連環爆破,從而帶來了ARK的崩盤。

資金出逃進入比特幣,繼而出現比特幣加速趕頂崩盤疊加NFT泡沫爆破。又反過來帶動了區塊鏈、礦機、交易所、DeFi及NFT所有相關股票的崩盤,進一步帶動了市場的連環下行。多米諾骨牌效應帶動發達國家股匯債也開始崩盤。

這個過程可能長達兩三年才會觸底。未來兩年比特幣衝頂100萬美元的概率高嗎?應該是極低的,現在比特幣本身的流動性及實際推動其上漲的動因都與黃金這個故事相距甚遠。而另一方面,就是進入比特幣的資金抗風險能力越來越差,或者說對倍率的要求越來越低也就導致了本輪不太可能直接衝上價格高頂。如果這一輪全球泡沫爆破,比特幣仍然有跌去90%以上的可能性。畢竟在2000年科技股泡沫崩盤中,亞馬遜跌超96%。

比特幣有可能在本輪牛市達到20萬美元一枚嗎?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比特幣達到18.5萬美元一枚,那麼中本聰將取代貝佐斯或者馬斯克成為新的全球首富。這個故事夠不夠勁爆?一個虛無縹緲的人物佔據了世界中心的地位,他甚至有可能不是人類而是一個外星人。這有可能成為本輪牛市結束的其中一個誘因,人類總是容易被想象力牽動,所有的投資最終都是為想象力去埋單。

即使達到了18.5萬美元一枚,離100萬美元這個數字黃金的故事還有5.4倍的倍率,已經足夠讓全世界的散戶以及傳統資本瘋狂了。無論怎麼看,比特幣從18.5萬美元崩盤到1萬美元附近再上漲到100萬美元的概率都比18.5萬美元直接衝頂來的高。第四浪結束的時間與第五浪開始的時間都可能比以往的週期來的更快。

第四浪到第五浪的轉換,才是從投機性大崩盤到數字黃金故事的轉換,也只有在數字黃金故事的高點,比特幣及其衍生品可以承載的人類財富資產量浮出水面,才最有可能逼迫美聯儲做出《數字黃金法案》。

伴隨下一輪浪潮最有可能出現的就是比特幣數字黃金與以太坊數字白銀的概念被全世界廣泛接受,DeFi與NFT進入應用領域。而另一方面,區塊鏈的發展需要從數字世界完成物理世界的結合,就需要從時間溯源走向空間確權。也就是誕生一個底層的應用系統,用移動裝置完成應用資料錄入。

上一輪網際網路浪潮的崩盤與重構出現在全球巨集觀經濟週期的繁榮頂點,這一輪浪潮的崩盤與重構卻出現在巨集觀經濟週期的大蕭條拐點。可能隱含的意味就是十年後世界上最偉大的企業或者說區塊鏈專案今天還沒有誕生。

黃金雖然源遠流長,但是今天的現實世界中,除了購買首飾與投資其金融衍生品,我們極少有機會直接接觸黃金,白銀也是同樣的道理。在人類社會中,大家更多使用的是信用貨幣,所以從這個角度,達成全球共識的穩定型數字貨幣會建立新的人類秩序。

穿越未來回到當下,對於人類與機器的戰爭與和平,無論本輪全球經濟大崩盤與比特幣牛市什麼時候結束,一切都只是剛剛開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