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半年宣告落幕,盤點8大減半幣誰漲得最敷衍?

減半牛市是比特幣帶火的,果然,也只有它能真正「漲得動」。

文 | 黃雪姣運營 | 蓋遙 編輯 | 郝方舟

出品|Odaily星球日報

2020 年 11 月 18 日 20:34,隨著網路區塊高度達到 1,046,400,Zcash(ZEC)區塊獎勵從 6.25 ZEC 減至 3.125 ZEC,宣告完成首次獎勵減半。

這個減半大年,到這天算是結束了。

年初時,“減半概念”被炒得轟轟烈烈。現在到了結總賬的時候,我們把 8 大減半幣種拿出來「遛一遛」,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結論。

讓我看看誰一點兒沒漲?

在 8 大幣種中,除 BTC 外,其餘代幣均是首次減半,因此這次的表現也算是為下次做了個「表率」。並且,因是首次減半,其帶來的供應緊縮對供需關係和代幣表現的直觀影響還是較大的,那就讓我們來看看誰的減半後勁大。

從減半當月漲幅看,除了 ETC 遭遇 3·12 而暴跌外,其餘代幣在減半月均正向增長。最強者當屬 DASH,減半月漲了 32%,其餘多在 15%左右,唯有 ZEC 和 ZEN(Horizen,相當於 Zcash 分叉幣),在市場大好的本月只漲了不到 5%。

這最後一棒接的是有點「偃旗息鼓」。

再看年內漲幅,減半月表現不好的,有沒有可能在其他時候表現?

我們看到,至少 ZEN 是「並沒有」的。今年以來,它勉勉強強維持住了去年價格,似乎沒有「減半」這回事。

BCH 在 11 月硬分叉前資料還不錯,至分叉前後幣價大跌,今年整體漲幅不超過 20%。剩餘代幣的漲幅多在 70-80%,包括今天減半的主角 Zcash,年度表現尚可。

漲幅最佳的莫過於 BTC 和它的分叉幣 BCD(BitcoinDiamond,比特幣鑽石),分別錄得 150% 和 118% 的漲幅。

減半牛市是比特幣帶火的,果然,也只有它能真正「漲得動」。

Zcash減半利好早在年初兌現,

長期看減半對基本面影響較大

Zcash 中文名“大零幣”,創立於 2016 年 10 月,透過 zk-SNARKs 技術可實現全面的匿名交易,和 Dash(達世幣)、Monero(門羅幣)並稱三大匿名幣。

不知道是不是來得太晚,市場似乎對 Zcash 這「減半最後一棒」表現冷淡。

根據 QKL123 統計,一個月來,Zcash 的主力資金和市場熱度一直處於負值,Zcash 每日資金流出日常可達千萬人民幣以上(見下圖)。

qkl123.com

從幣價表現看,今年來,Zcash 累計上漲 122%,表現尚可;但細看的話,絕大部分的漲幅都集中在 1 月份(140%)這個減半概念板塊大熱的時候;4月份雖也有較高漲幅,但更多的是 3·12 超跌帶來的觸底反彈。

近 3 個月來,Zcash 反而下跌了 24%。近一週和近 24 小時,Zcash 也只是跟隨大盤,並未因減半而有突破性表現。

feixiaohao.com

截至發稿,Zcash 暫報 62.7 美元,24 小時累計跌幅 7.47%。

既然減半前沒有「好好表現」,那麼減半後呢?這就要看減半對供求平衡的影響有多大了。

根據 QKL123 統計,Zcash 當前通脹率為 25%,減半後通脹率為 12%,下降幅度較大,可知區塊獎勵的減少,對未來 Zcash 的供給端將產生較大影響。

我們也可以細緻地算一下,減半前,Zcash 每日產幣約 7000 枚,過去一個月日均產值在 240-410 萬元之間(隨幣價)波動,減半後,相當於 Zcash 的礦工拋壓少了一半,也即日產幣減少 3500 枚,一年下來將減少 127 萬枚,以當前 60 美元的價格計,未來一年 Zcash 的供給端預計減少 7665 萬美元,不算一筆小數目。

當然,Zcash 未來能不能漲,供給通縮只是一方面,後文中我們還會分析它的其他基本面。

先來看直接受此次減半影響的挖礦收益。

減半前,Zcash 的全網算力約在 7000Msol/s 上下,減半後幣價如未上漲,礦工收益將直接減半,此時一些低收益的礦機可能會選擇停機或轉移至同類演算法的其他代幣(如下圖)。

部分 Zcash 礦機在減半前收入已經不足 10 元,圖片截自poolin.com

同樣採用 Equihash演算法的其他代幣,圖片截自wabi.com

最後會有多少礦機會因獎勵減半而退出網路,恐怕還需等幾天才能知道。

開發團隊主導延續「抽稅」,盡失人心?

其實,早在去年,筆者就曾聽到礦工對 Zcash 頗有微詞。

原因在於其提出延續抽稅機制,一來直接觸動礦工利益,二來也有違區塊鏈「說一不二」的精神,顯得 Zcash 被開發團隊把持、頗為中心化。

根據 Zcash 的最初設計,在專案開始的前四年時間裡,區塊獎勵的 20% 將被用作創始人和團隊(也即 ECC 公司)的運營經費,這一決策在那個崇尚去中心化的時代已經頗受爭議,因此這一機制也被人們形象地稱為「礦工稅」。

按計劃,這種抽擁機制將於 2020 年 10 月截止。但今年 5 月,Zcash 基金會在社羣中重新投票,投票結果是推倒此前的設計、延續抽擁機制。

而且開發團隊也有問題,似乎生態沒有建設起來,還花了不少錢。去年 5 月,ZCash 的開發公司 Electric Coin Company 披露了其 2018 下半年透明度報告,財務赤字達 300 萬美元之巨。

2019 年 7 月,部分創始團隊成員分叉了 Zcash,創造了新鏈 Ycash,執行原來的路線。

所以,今日除了減半,Zcash 還同時進行了一項名為「Canopy」的升級,以調整 Zcash 的代幣分配。

這次升級將對未來四年 ZCash 的區塊獎勵進行分配,其中,80%繼續歸礦工,20%用於 ZCash 的開發,其中「撥款基金」分得 8%、Zcash 開發公司 Electric Coin Company(ECC)分得 7%、Zcash 基金會分得 5%。

實際上,ECC 分得的代幣獎勵很可能大於 7% 這個數。根據 ECC 的 2018 年半年報,公司因發生數百萬美元的虧損,因此決定自 2019 年 6 月起從 Zcash 基金會中撥款,每月為公司提供 38 萬餘美元的運營經費。

那麼,和礦工、社羣分掉相當一部分代幣的開發團隊做了什麼呢?

據公開資料,上線 4 年來,在 ECC 主導之下,Zcash 累計進行 5 次升級,升級的方向幾乎都是提升交易效能,其中最大的升級為減少匿名交易的區塊確認時間和所需要佔用的記憶體,以及上線類似「閃電網路」的鏈下交易應用 BOLT(Blind Off-chain Lightweight Transactions)。

這種升級相較於最初版本,並未有質的突破,更不能和大刀闊斧推進應用的以太坊等公鏈相提並論。

因此,繼續維持挖礦養開發、ECC 主導的格局,似乎並不令人期待。

隱私公鏈市值遭擠壓,

Zcash們的故事要過時了?

記得兩年前,我們對三大匿名幣進行統計的時候,它們的市值排名還在第 12-21 位,隨著近兩年分片、PoS、跨鏈、DeFi、儲存等新專案崛起,匿名幣的陣線已經「向後退縮」,三大匿名幣排名分別倒退了 1 位、10 位和 9 位。

資料來自非小號,統計時間:2018.10.10

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隱私垂直公鏈故事的觀眾日漸稀少了。

兩年來,區塊鏈世界的故事太多了,從鏈的效率及成本突破、到實用性突破,我們看到了太多可能讓區塊鏈世界變得更好的選擇。隱私固然是剛需,但也完全可以作為功能之一被新增到這些新公鏈上,到時人們還有什麼必要一定非這些匿名幣不用呢?

ZCash 和 Monero 門羅的眼光似乎還囿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而 Dash 早已謀劃轉型。

2019 年 10 月,Dash 中國社羣的負責人 Raico 在接受 Odaily採訪時表示,“Dash 在預設情況下是即時支付,匿名支付僅作為一個可選項。這表明 Dash 想做的不是匿名幣,而是支付型數字貨幣、Digital Cash(數字現金)。”

從其嬗變過程來看,Dash 確實已超脫出 DarkCoin 的範疇,在公鏈擴充套件性、開發者激勵及社羣治理等方面實現了不少創新應用。

Dash 在底層的 PoW 賬本之上,設計了以 POS 為共識機制的主節點網路,為網路提供混幣、即時支付、抵禦 51% 攻擊和社羣投票治理等功能,並將 10% 的出塊獎勵固定分給“預算系統 DASH DAO”,由此實現相對去中心化又兼具效率的開發和建設。

正如一些業內人士對隱私幣的「蓋棺定論」所言,「對於想要走向大眾的 token 來說,單純的隱私效能並不適於作為核心價值主張;但放眼隱私的未來,主流加密貨幣部署隱私功能或將成為隱私領域的最終歸宿。

單純的隱私幣、隱私公鏈似乎沒有未來。那麼作為一種可持有的特色資產呢?

今年 10 月,以太坊代幣發行商 Tokensoft 與加密託管商 Anchorage 合作推出了 wrapped zcash(WZEC),和 ZEC 1:1 掛鉤(與 WBTC 和 BTC 掛鉤類似)。本質上是面向 ZCash 持有者,將 ZCash 作為一項單純的資產帶到以太坊生態進行流通使用。

儘管此時,ZCash 的隱私交易已經消失,失去了本來的意義。

最近,ZCash 還有個算不錯的訊息——得到灰度增持。

AICoin 指數行情顯示,11 月 8 日,灰度 ZEC 信託持倉量增加了 3534 枚 ZEC,增長 2%,總量達到 17.9 萬 ZEC。

「儘管灰度增持量不大,但比起被減持的 BCH,已經不錯了。」分析師小K 覺得,ZEC 在老主流幣中表現且還可以。

3 年來,匿名幣的倉位逐漸消失在小K 的賬戶上。他已經記不起上一次匿名幣引發關注是什麼時候了。

也許,是在 2 年前,基於 Mimblewimble 的 Grin 因為高度去中心化,作為一股清流受到市場熱捧。

「真希望那不是匿名幣的最後一個春天。」小K 邊回想邊悠悠道。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