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水期加密礦業“急剎車”,礦業收官之戰如何打贏?

11月初,比特幣全網算力遭遇了滑鐵盧,跌幅達16.05%,創下算力難度新高的加密礦業正式迎來了一次“急剎車”。而這場“急剎車”卻也是枯水期時,礦業必須經歷的一次波折。

海量礦機正從四川、雲南的山區跋涉至內蒙古內蒙古、新疆、青海等地,迎接再次啟動的機會。這場曠日持久的遷徙,也是加密礦業在2020年的收官之戰。

關卡重重,礦機遷徙的漫漫長路

枯水期迫使著礦工做出“遷移”的決定,或多或少導致了這一輪算力暴跌。電力資源的減少迫使礦工們停掉產出價值降低的礦機,轉而全面供給低能耗、高產品比的礦機型號;還有一部分礦工則選擇停機下架,千里迢迢奔向新疆、內蒙古等火電資源豐富的地區,以期望重新啟動。即便火電電價較高,但有高昂的幣價保證,仍有足夠的利潤空間可以追求。

當然,礦機的“遷徙”之路並不順暢,氣候、交通、礦場基建以及疫情都可能成為阻礙,而火電礦場面臨的新的運維環境,同樣成為考驗。

環境是礦機遷徙轉場中的最大攔路虎。水電礦場位處南方密林,溫度高溼度大,降溫除溼是管理重點;而火電礦場則遠居內陸,低溫乾燥且伴隨著大量強風沙塵天氣,增溫防塵壓力同樣不小。在兩種截然不同的環境中切換,礦機則會變得更加脆弱,稍有不慎便會影響正常使用壽命,因此,在礦機遷徙過程中,不管要做好路途中的保護,更要做好待轉入礦場的環境監測,並適時進行調整,確保礦機能儘量保持在最佳執行狀態上。

而今年,疫情帶來的各種突發情況也給礦機遷徙帶來了諸多挑戰。伴隨著新疆等地突發性疫情的出現,礦機的運輸過程會遇到更多關卡;同時受到疫情隔離政策影響,人員正常進場也小遇挑戰,礦機入場的時效性、效率較平時降低不少。此外,海外疫情的泛濫也進一步壓縮了可選擇的礦場空間,給礦機遷移帶來了更多阻礙。在氣候、疫情等等不可抗力因素面前,保證礦機的高效運轉勢必需要“另闢蹊徑”。

運維環節薄弱,礦工該如何打贏礦業收官戰?

礦機上架並非連線電源開機這般簡單,其中包括了電源、網路等“硬”籌備,也包括除錯、監控、修復等諸多“軟”準備,過程極為繁瑣。任何步驟上的差池都可能導致礦機無法正常執行,運維壓力可想而知。

在過去幾年,礦業不斷追求著更高算力的礦機、更低電價的地區,將海量的經歷投入到這些硬體因素中,卻忽視了“運維”軟實力的提升,這一缺陷也成了礦業精細化程序的“攔路虎”。在今年疫情的影響下,這一缺陷更加放大:“獨角獸”級別礦場憑藉著管理效率、資源穩定的優勢,幾無招商壓力,而管理較為粗放的礦場招商壓力倍增。可以說,在環境、疫情、交通等不可抗力干擾下,補齊“運維”短板才是在礦業打贏收官戰的關鍵。


上架礦機示意圖

短板一:礦場管理效率低。在礦場日常運維管理中,礦機執行監控、故障修復是非常重要的環節,也是佔據運維人員工作時間最長的部分,但目前絕大多數礦場在這一環節都有所不足:故障定位不精準、報警響應不及時、故障修復效率低等情況時有發生。尤其是伴隨著大算力、低能耗礦機比重的增長,單臺礦機對收益影響也隨之增加,礦場管理效率提升對收益影響將格外重要。目前,市面上已經出現了礦管管、礦工寶、r-cluster燃卡等多款應用,旨在幫助礦業管理向標準化、規範化方向發展。


r-cluster燃卡管理系統示意圖,來源網路

短板二:資產管理不精準。資產管理也是礦場入場運維過程中面臨的一大難題。礦場的資產流轉一般可分為三大類:一是固定資產,例如礦機、網路裝置以及機架機櫃等等;二是流動性資產,典型代表是電力資源;三是數字資產,如挖礦收益。

相比較而言,固定資產是比較容易清算的型別,但在頻繁的轉場、遷移過程中,資產損耗也比較嚴重,因此其管理要求也必須足夠精準,某些時候甚至需要精準到單臺礦機。此外,由於礦機自身存在著超頻、降頻的工作狀態,其標準功耗並不能代表真實的電力使用情況,很多時候需要透過算力和電錶數反推電力消耗,更需要礦工和礦場主提前約定。至於“挖出來的”數字資產更是要統計精準、流轉清晰,這樣才能夠避免事後的諸多麻煩。

除卻上述兩大短板外,礦場運維也會面臨著人才水平不足、資料顆粒度不足、許可權設計不嚴謹等諸多短板,或許暫時顯露不夠明顯,但會隨著礦業越來越精細化、標準化的發展逐漸暴露並解決。

2020年,全網算力上漲、挖礦收益折半是礦業不爭的事實,而這一季的沛枯水轉換中算力的下降也在預料之中,在一場場震盪與波動中,加密礦業正在用自己的方式逐步邁向規範化、標準化。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