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監管加密貨幣,美 SEC 被批“規則不透明”

買賣虛擬貨幣

美東時間9月14日,Gary Gensler首次以美國證券交易監督委員會(SEC)主席的身份,接受了來自國會參議院銀行、住房和城市事務委員會(以下簡稱「參議院銀行委員會」)的監督聽證。

由於銀行委員會提前公佈了Gensler的證詞,外界也因此獲知,這位SEC的新任掌門人將接受國會關於其監管加密資產市場的拷問。會前,他在證詞中披露的擬監管物件包括加密貨幣的提供和銷售行為、加密交易和借貸平臺、穩定幣、提供加密資產或加密衍生品敞口的投資工具、加密資產託管等,並特別提到加密貨幣交易所是需要嚴格監管審查的載體。

Gensler已經多次公開表態,SEC監管加密貨幣市場的目的是加強投資者保護,希望能獲得國會的立法支援。但在聽證會現場,立法者的施壓先朝Gensler襲來。

先是加密貨幣一貫的反對派、參議院議員Elizabeth Warren對SEC加強投資者保護的催促。緊接著,銀行委員會高階成員Patrick Toomey又批評SEC關於加密貨幣是或不是證券的「不透明定義」。可以說,Gary Gensler在此次近2小時候的聽證會上遭遇了「靈魂拷問」。

在SEC列出監管這塊高波動市場的明確規則和時間表前,加密貨幣行業仍需在規則真空期內謹小慎微地行事。因為「真空」不意味著 SEC 不會出手,聽證會之前,已經有三家媒體公司因涉嫌以股票和數字代幣形式進行非法證券發行而向SEC支付了5.39億美元和解金;9月初,Coinbase因想提供加密貨幣借貸產品而遭到了SEC的訴訟警告。

規管加密貨幣 美國SEC求援兄弟機構

在Gary Gensler站上聽證會的發言臺前一天,一條「監管訊息」就已經引爆了加密貨幣行業,多數媒體將該訊息表述為「許多主要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需要註冊為證券交易所」。這樣的表述很容易讓業內以為這是一條新規則,事實上,早在2018年,加密貨幣交易所的註冊制在美國SEC的管制下就已經存在。

Gensler上任SEC後首次參與銀行委員會聽證會

訊息的來源是美國國會參議院官網上公開的此次聽證會前Gensler提交的證詞。證詞原文顯示,Gensler認為,很多平臺上面有幾十個或幾百個代幣,而每個代幣的法律地位取決於它自己的情況,有50個、100個或1000個代幣上架的情況下,平臺沒有證券的概率很低,「毫無疑問,只要有證券就行,根據我們的法律,它們必須在SEC註冊,除非獲得豁免。」

這是一場監督聽證會,由參議院銀行、住房和城市事務委員會發起,它是政府機構及其負責人經常面臨的常規會議。特別之處在於,這是美國SEC今年的新任主席上任後首次接受參議院的監督聽證。

Gensler的證詞中提到了將在聽證會上陳述的內容,即資本市場上五個基於市場結構的專案管理,加密資產市場只是其中一項。但從聽證會近2小時的記錄影片來看,加密貨幣成了重要主題,參議員與Gensler討論它的時間幾乎佔了1/3的時間。

依據證詞,Gensler強調了加密貨幣市場在他眼中的狀態,「目前,我們在加密金融、發行、交易或貸款方面沒有足夠的投資者保護……這種資產類別在某些應用程式中充斥著欺詐、詐騙和濫用,加密領域正檢視不受投資者保護……坦率地說,在這個時候,它更像是狂野的西部,或是在證券法頒佈之前就存在的『買家當心』的舊世界。」

他透露,監管機構正在加班加點地制定一套規則來監督動盪的加密貨幣市場,同時平衡美國創者的利益。關於投資者保護方面,SEC正在與「兄弟機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合作,因為在某些情況下,兩個機構在加密領域有重疊的管轄市場,「在更廣泛的政策框架方面,我們不僅會與商品期貨交易會合作,還有美聯儲、財政部、審計官辦公室以及總統金融市場工作組的其他成員。」

參議院議員打臉SEC「規則不透明」

SEC對加密貨幣進行監管,參議院議員Elizabeth Warren無疑是贊同的。她在聽證會上批評了加密貨幣價格波動期間交易所繫統的中斷現象、DeFi不受監管、交易費用高昂等問題。

Warren提到,上週包括比特幣(BTC)和以太坊(ETH)的加密貨幣價格大跌,「4000億美元的市值消失了,」而許多使用者反饋,在暴跌期間訪問Coinbase等主要交易所時遇到了宕機問題。

她以以太坊為例,抨擊加密貨幣交易費用高的問題,「在以太坊網路上交換兩個價值100美元加密代幣,費用超過500美元。」她說,面對這些高昂的、不可預測的費用,小投資者很容易陷入困境並被徹底消滅。

Warren一向是堅定的加密貨幣反對派和懷疑論者,這與她的職務不無關係,她本身就是銀行委員會經濟政策小組的主席,而銀行正是加密貨幣及DeFi想要顛覆的金融系統。但在她看來,加密貨幣對美國金融包容性的補充並沒有比銀行更好。在聽證會上,她再次敦促SEC和Gensler儘快制定監管規劃。

相比參議員Warren的催促,銀行委員會高階成員Patrick Toomey的批評更直接地針對SEC。Toomey認為,Gensler沒有讓SEC公開宣佈哪些特徵使加密貨幣成為證券或不是證券,「為什麼要等到SEC會採取執法行動時才公佈其觀點,而且有時還是在產品推出多年之後?這種執法監管非常令人反感,會扼殺國內創新。」

銀行委員會成員對Gensler的批評聲

這不免讓人想到9月初Coinbase被SEC發出的訴訟警告。該加密貨幣交易平臺在部落格中披露,他們收到的一份SEC通知稱,如果他們計劃推出加密貨幣存貸產品Coinbase Lend,將可能受到SEC的訴訟。但令該公司難以接受的是,SEC並未透露為什麼起訴。

Coinbase相關負責人稱,他們已經將產品計劃詳情告知了SEC,並在第一次雙方的會晤中就回答了所有SEC的書面問題,並在個人會談中再次回答了這些問題,但沒有得到SEC的多少迴應。SEC只是認為該產品會演變成一種證券,但並沒有明確解釋這種推演的依據。

至今,SEC也未就此事進行公開回應。Coinbase的遭遇反而印證了參議員Toomey的批評聲,規則不透明、定義不明確給加密貨幣行業內的公司帶來了運營困境。

「Coinbase並不是SEC透過其『執法監管』方法在加密領域挑選贏家和輸家的第一個案例。」在這場聽證會進行前,Strand Consult 的執行副總裁Roslyn Layton在福布斯網站撰文道,SEC訴瑞波實驗室已經暴露了「清晰度」不連貫的問題。

她指出,SEC認為瑞波幣自2013年推出以來就是一種未經註冊的證券。後來,SEC在法庭上被迫承認,它從來沒有在提起訴訟之前公平地通知市場參與者應該向誰諮詢XRP是否為一種證券。

有意思的,以太坊ETH卻成了「監管寵兒」,即便它在2014年推出時就進行過ICO,創始人Vitalik Buterin還在2015年為保證以太坊生存而向對沖基金投資人Mike Novogratz出售了50萬ETH,「這意味著大量ETH的集中銷售以及購買它的投機投資者存在獲利預期。」最終,2018年那場「ETH是不是證券」的爭辯在SEC的否決下了結。

來自輿論的批評或許不會對SEC帶來太多的負面影響,但國會議員特別是共和黨人很可能會抑制這位民主黨派的SEC主席。相比催促監管,規則透明性的批評更打「七寸」。然而,加密貨幣行業的從業者恐怕仍然無法放鬆對監管的警惕。就在聽證會舉行前,有三家媒體公司向SEC支付了5.39億美元和解金,理由仍然是「涉嫌以股票和數字代幣形式進行非法證券發行」。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