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鍵取消生效提案,Venus 暴露 DAO 治理困局

買賣虛擬貨幣

BSC鏈上的借貸協議Venus動用超級許可權取消了已經投票透過的提案,這在加密世界引發熱議。

提案發起方希望社羣支援建立Bravo新團隊,團隊的主要目標是拉昇治理代幣XVS的價格。為了達成目標,Bravo一方希望在投票和資金能力方面達到與Venus官方團隊同樣的水平,因此,其要求社羣捐贈190萬枚XVS代幣。為了贏得更多的支援票,Bravo團隊許諾,將拿出90萬枚XVS分發給支持者。

9月18日,在投票即將結束的最後時刻,支援票突然超過反對票。按照規則,該提案生效,但緊接著出現反轉,Venus團隊動用Venus Deployer地址的超級許可權取消了提案。

這一戲劇性的舉動快速引發爭議。有人認為,Venus團隊違背了去中心化精神;還有人覺得,否決可能不利於專案的提案是對社羣的保護。

在DAO治理成為很多區塊鏈專案追求的上層建築時,Venus事件也暴露出所有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都可能面對的問題:當社羣治理的投票結果與官方想法相左時,到底應不應該有一個超級許可權來阻止提案發生?

「偷家」提案透過後遭官方「一鍵否決」

9月18日,一場荒唐的鬧劇在BSC借貸協議Venus中上演,一個按規則已經被透過的提案,被Venus官方團隊動用開發者許可權一鍵否決。

上述引發爭議的提案提交於9月14日,主題為「建立Bravo團隊」。根據提案介紹,Bravo團隊的主要目標是為投資者提升和維持高水平的XVS(Venus治理代幣)價格。從目標看,Bravo團隊似乎想要掌控籌碼以形成拉盤力量,看上去會對XVS的持有者有利,但也有可能將專案拉向短視的發展方向。

社羣面臨著選擇。

為了達成目標,Bravo團隊需要在投票和資金能力方面達到與當前Venus官方團隊同樣的水平。於是,該團隊在提案中表示,希望獲得190萬XVS代幣的贈款,按5年線性分配用於資助Bravo戰略和發展計劃。為了提高提案透過的成功率,提案發起者承諾將拿出90萬枚XVS分發給投贊成票的地址。

但在一些社羣成員看來,這是一個以利益承諾來誘導投票的提案,目的之一是從官方團隊手中「奪權」。而在後續3天多的投票時間裡,反對票一直領先,但在投票截止的最後時間,支援票實現了反超,這戲劇性的一幕被社羣成員戲稱為「偷家」。

從該提案的結果頁看,支援該提案的票數達到129.1萬,反對票則為119.6萬,按照規則,提案應該生效,然而戲劇性的一幕再次發生。根據社羣成員追蹤,名為VenusDeployer的地址取消了該提案,這意味著這個本該生效的提案被官方團隊直接「一鍵否決」了。

「建立Bravo團隊」提案透過後被超級許可權否決

從支援票的絕地反超,再到提案被「一鍵否決」,這個「奪權」提案經歷了兩次反轉,引發市場熱議。吃瓜群眾們也分成兩派,一方認為,Venus團隊動用超級許可權直接取消社羣已經投票透過的提案,有違去中心化治理精神;另一方認為,Bravo團隊利用利益誘導投票,後續可能不兌現承諾或無法達成目標,危害協議發展,因此官方團隊動用超級許可權情有可原。

值得關注的是,知名借貸協議Compound的創始人Robert Leshner也加入了吃瓜佇列。他在推特將此次事件定義為「DeFi協議的第一次敵意收購」,Robert稱,這個提議很有趣,因為它直接賄賂了投票支援它的參與者,有一天,這將成為商學院的案例研究。

曾有生效提案帶來Venus壞賬「傷痛」

在這起戲劇性事件發生的前幾天,Venus已經出現過一次治理危機。9月9日,有人發起了一項提案,建議協議把XVS和SXP兩個資產的資金借用率提高至75%,並把分配給SXP借貸池的獎勵提升至每天1250枚XVS。

這個提案一出現迅速觸動社羣神經,許多人擔心提案透過後,SXP大戶會透過質押代幣借出大量的BTC等主流資產,而後一旦SXP暴跌,將造成壞賬。

社羣如此敏感皆因幾個月前那場「空氣換大餅」造成的慘烈後果。

時間撥回到5月18日晚10點,XVS代幣價格突然急劇升高,在兩個多小時內從70多美元最高漲至144美元。在XVS價格高位期間,有使用者在Venus抵押了200萬個XVS,並借出4100個BTC和9600個ETH。很快,XVS價格迅速跌落,質押資產被清算,但暴跌後的質押物遠不足以衝抵借出的BTC和ETH的價值,給Venus系統造成1億美元的壞賬。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次事件發生的10天前,VIP-22提案透過,其中的重點就是將XVS的抵押係數從60%提高到80%。後續有社羣成員認為,這是一個有預謀的提案,是導致大額穿倉這個災難性後果的根源。

這一風波過後,Venus釋出公告稱,專案原支援團隊Swipe團隊逐漸退出Venus的經營。在BSC和社羣的協助下,Venus組建了一個全新的工作小組來推進專案的開發、運營和社羣等各項事務,XVS等代幣的抵押係數也被調低。

此事之後,Venus新團隊在第一時間表態,會用手裡能動用的票數對社羣提案投反對票。據社羣成員公佈的一份截圖顯示,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也在社群發聲稱,會去找其他大戶投票,以防止提案透過。

最終,或是迫於壓力,該提案被髮起者主動取消。但沒想到,這起風波剛剛平息,「奪權」提案接踵而至,還上演了極具戲劇性的一幕。

從投票結果看,Venus官方團隊看似已經盡力投票阻止「奪權」提案生效,但Bravo團隊似乎手握大量的XVS籌碼,並透過承諾分發給支持者代幣完成了票數反超。最終,提案直接被官方團隊一鍵否決,整個事件反映出Venus社羣治理的亂局。

事後,有社羣成員表態稱,這個解決方案仍然比讓他們(Bravo團隊)獲勝更好。還有人隱喻評價道,「江湖險惡,對待流氓就得用大棒,快刀才能斬亂麻」。

無論阻止這一提案生效帶來的結果是好是壞,Venus團隊動用超級許可權進行「一票否決」都註定會留下爭議,所謂的去中心化治理究竟應該如何正確運轉?這個問題再度成為一個被廣泛關注的話題。

去中心化治理需不需要超級許可權?

從這起事件可以看出,Venus雖然宣稱是社羣治理,但由於團隊手中握有大量的籌碼,其可以對任何提案的結果產生重大影響,官方團隊依然對協議發展有著相當強的掌控權。但當類似Bravo這種XVS大戶出現時,博弈就會出現。

票選也有可能選出暴君,這在人類政治文明史上並非沒有發生過,德國就曾深受其害。有人在社交媒體上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當社羣治理的投票結果對專案發展存在潛在的不利影響時,到底應不應該有一個超級許可權來阻止事情惡化?

對此,財經博主「一艘捕鯨船」表達觀點稱,中心化不一定是壞事,疫情來的時候,中心化的解決方式,單從結果看可能會更好。但也有人認為,超級許可權讓去中心化淪為笑談。

這個話題的討論,令人想起2017年的以太坊分叉事件。

當年6月,建立在以太坊上的The DAO(最早的去中心化自治專案)智慧合約被攻擊,導致大量資產被盜。而後,以太坊社羣面臨兩個選擇,一是遵循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的想法,將任何與The DAO相關的交易認作無效交易,以此阻止攻擊者提走被盜的ETH;另一種是完全遵循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精神,支援「已經發生的交易不可篡改」。

最終,兩種觀點無法達成共識,以太坊被迫分叉成ETH(分叉鏈)和ETC原鏈)兩條鏈,各自代表不同的價值觀。直到今天,許多人依然將Vitalik的那次選擇視為汙點,指責其違背了「Code is law」(程式碼即法律)的原則。

4年後,Venus提案事件發生,去中心化治理依然面臨著相似的困境,到底是遵循中心化主體提供的決策,還是遵從社羣投票決定的結果,這是去中心化治理未來必須直面的問題。

有業內人士認為,沒有邊界約束的自由和民主,只會帶來災難和毀滅。「蘇格拉底死於雅典的暴民政治,某些國家疫情氾濫源於民眾高喊的口罩自由。」因此,在區塊鏈世界,一個負責任的專案方在執行一個DeFi專案時,對參與者的行為也要有約束邊界。當發現有參與者的行為嚴重越過邊界,威脅到專案的根本,為一己之私拉著整個專案走向毀滅時,專案方必須要有強力的力量來糾正航向,讓「這艘船」遠離深淵。

不管Venus此次事件最後如何發酵,它都暴露出去中心化治理存在的一個博弈問題,積極的方向是,加密世界已經開始討論和關注這個現象,這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