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安迪·沃霍爾的作品變成NFT,傳統藝術的百億市場會向NFT領域傾斜嗎?

買賣虛擬貨幣
6月24日,NFT玩家們的心情變得複雜起來,因為在這一天,頂級加密交易平臺幣安官方推出的NFT平臺Binance NFT正式上線。

彼時的NFT市場盡顯疲態,OpenSea 24小時交易額從5月4日巔峰的2313萬美元急速下跌到6月24日僅有466萬美元,足足下跌了近80%,在蕭條的NFT市場中,人們都期待著一個破局者的出現。而在Binance NFT正式上線後,最受關注的當屬幣安、波場和APENFT基金會三方合作舉辦的「Genesis」專場拍賣,在這場拍賣中最知名的藝術品便是由著名波普藝術家安迪·沃霍爾創作的《三幅自畫像》。這件作品也不負眾望,截止發稿時競拍價已達280萬美元。

安迪·沃霍爾被稱為「波普藝術之父」,在藝術界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對於流行文化的影響鮮有人能夠望其項背。其理念也對後來的網際網路興起產生了巨大的推動,並對當前的網路思潮仍有著重要的影響。而此次其代表作《三幅自畫像》的拍賣也在市場引起了軒然大波。

6月26日,有內容創作者還在人民日報旗下人民號影片創作了一期影片來講述安迪·沃霍爾本人、波普藝術以及此次的三方聯合的拍賣活動。除此以外,來自嗶哩嗶哩、抖音等各大流量平臺的內容創作者們也紛紛加入創作相關科普影片的行列中,由此可見其影響力之大。

人民號影片創作者釋出的科普影片截圖

讀到這裡,或許你會對這場拍賣會充滿好奇,幣安推出的不是NFT交易平臺嗎?怎麼會拍賣安迪·沃霍爾的作品呢?

《三幅自畫像》上一次亮相是在今年4月份的佳士得拍賣行,由波場創始人孫宇晨以200萬美元的價格拍得,並在5月份捐贈給了其看好的APENFT基金會,並用以支援「藝術+區塊鏈」的創新。而此次拍賣的《三幅自畫像》便是NFT版本的藝術品。

傳統藝術NFT化

APENFT 是一家專注於NFT領域的基金會,團隊成員大部分來自佳士得、蘇富比等傳統藝術機構,擁有豐富的行業經驗,除了投資與佈局 NFT 平臺與作品、孵化 NFT 藝術家等「常規操作」外,APENFT基金會還將視線投向了傳統藝術領域。APENFT基金會在白皮書中寫道,它將「為傳統頂級藝術家進軍 NFT 提供橋樑」,而為了達成這一目標,APENFT基金會首要關注的便是傳統藝術作品的NFT化。

而在此之前,我們也見到過部分「傳統藝術作品NFT化」的案例,無論是街頭藝術先鋒班克西,還是超寫實主義大師冷軍的作品雖然都被「NFT化」,但隨之而來的還有作品原件被付之一炬,也正是導致這兩次「傳統藝術作品NFT化」飽受詬病的主要原因。

APENFT的做法與他們相比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APENFT並不會將作品原件銷燬,此次三方合作拍賣結束後,《三幅自畫像》的最終藏家還將會獲得由APENFT保管的藝術品原件,在他們看來,藝術品原件與NFT都同樣重要。

安迪·沃霍爾《三幅自畫像》

而此舉也讓 APENFT 在傳統藝術領域收穫了相對較好的口碑,波場創始人孫宇晨在接受律動採訪時更是直言:「儘管NFT能給藝術一個數字第二生命,但是沒有必要為此而燒掉原作,何況任何一件藝術品都是人類文明的瑰寶。」雖然孫宇晨是從加密世界走向傳統世界的收藏家,但這一席話卻也道出了傳統藝術界人士的心聲:「每一件人類文明的瑰寶都應當被善待。」

APENFT所做的「傳統藝術品NFT化」也並非是讓大家在實體與數字之間二選一,而是給實體藝術作品加上了一層數字防護,並且在保護藝術品的同時提高了傳統藝術品市場的流動性。

雖然將傳統藝術品NFT化在眾多加密原生的藝術家、收藏家眼中是不可取的,他們對此也並不支援,但是在NFT市場急速降溫的情形下,或許只有想辦法破圈才是唯一的出路。

IP破圈後勁不足

讓我們先來看一看NFT藝術品此前是如何破圈的。

自2018年SuperRare等加密藝術平臺誕生後的兩三年間,雖然加密藝術市場規模逐年遞增,但是依然屬於加密世界這個小眾領域中更為小眾的子集,那時的各個加密藝術平臺難分伯仲,卻也都收益甚微。

時間來到2020年,Nifty Gateway被Winklevoss兄弟收購後便迎來了突飛猛進的發展。與其他NFT平臺不同的是,Nifty Gateway在一開始就打起了流量戰爭。Nifty Gateway的團隊深知,NFT這個小圈子裡的流量早已被瓜分殆盡,唯有破圈、從外界引入更大流量,平臺才能立足。

於是Nifty Gateway一邊招納其他加密藝術平臺已經成名的藝術家,以此搶佔圈內市場;另一邊與圈外名人、IP合作推出NFT藝術收藏品,以此玩轉粉絲經濟,使得交易額得以大幅提升。自2020年12月起,Nifty Gateway每個月的作品交易額從未低於加密藝術總交易額的50%。

圖片來源:Cryptoart.io

但是,無論是從上圖還是前文所述,加密藝術市場也還是從熱潮中迅速冷靜下來,IP打法似乎越來越不奏效,名人發售的NFT在二級市場破發屢見不鮮,甚至有些NFT根本無人買賬。

其實,當我們深入分析為什麼NFT藝術品的IP效應越來越弱時便會發現,所謂的靠引入IP破圈,破的並不是「NFT圈」,而是「藝術圈」,我們衝破的是對「藝術」的定義,畢竟很多名人、IP並不是藝術家,他們的作品自然也不適合被稱為「藝術品」,相較於藝術性,它們更具潮玩屬性,顯然,缺少藝術性的作品在「藝術平臺」並不吃香。

真正的「破圈」

我們到底要如何才能破「NFT圈」?

作為藝術品交易平臺,受眾中佔比更大的一定是藝術愛好者,所以要想破圈還是要從「藝術」的角度切入。

如今的加密原生NFT藝術品水平良莠不齊,雖然不乏十分優秀的、被世界頂級拍賣行挑中的藝術品,但更多的作品在傳統藝術領域人士看來質量遠沒有達到作為「藝術品」的標準。律動就曾把一件加密藝術作品展示給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畫家李岫,得到的評價無比露骨:「這種東西根本稱不上是畫。」這是絕大多數加密藝術作品在傳統藝術領域人士眼中的模樣。

但是傳統藝術領域又是一塊絕不可以扔掉的蛋糕。

與加密藝術市場相比,傳統藝術市場的規模要大得多。在新冠疫情來臨前的2019年,據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AMMA)聯合法國知名藝術機構Artmarket(原Artprice)釋出的《2019年度藝術市場報告》中資料顯示,全球純藝術拍賣共成交55萬件,總成交額達133億美元。而據Cryptoart.io資料顯示,加密藝術市場自誕生以來至今總交易額也才不過6億美元,不到傳統藝術領域一年成交額的二十分之一。

這個資料足夠引人遐想。百億美元只是傳統藝術領域完全接納NFT前的市場規模,更何況接納NFT前後並不能簡單地用加法來計算。建築、大型裝置、街頭藝術、行為藝術等此前無法被交易、收藏的藝術品在有了NFT技術的加持下也將變得可交易、可收藏,這會讓整個市場的規模再上一個臺階,更不用說透過藝術吸引人們接納NFT技術後,將生活中所有的實物資產NFT化後對整個市場將會帶來多麼巨大的改變。

而能夠吸引眼光毒辣的傳統藝術藏家的,只有那些藝術金字塔尖的瑰寶,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APENFT沒有選擇拍賣Beeple、Pak等加密藝術家作品,而選擇了安迪·沃霍爾《三幅自畫像》的原因,雖然Beeple他們也足夠耀眼,但相比較而言仍然算不上是那顆最閃亮的寶石。

除了吸引傳統藝術界的收藏家「巨鯨」們,這一次三方的拍賣也同樣照顧到了傳統藝術愛好者中的普通人群體,雖然他們的財富不足以讓他們拍下《三幅自畫像》,但是仍然可以搶購100幅由社群藝術家以傳統藝術作品《三幅自畫像》為靈感再創作的藝術作品,以及300件以達利為但丁《神曲》創作的版畫為靈感並加入一些加密元素的再創作藝術品。

安迪·沃霍爾《三幅自畫像》再創作作品

雖然這些作品從價值上講無法比肩原作,但這其實是讓藝術飛入尋常百姓家的第一步,每一個人都有收藏藝術、欣賞藝術、享受藝術的權力,藝術不應該只有高高在上和陽春白雪。而且更多人也將會由此接觸到NFT技術,認識到這項技術可以和藝術結合,再進一步認識到這項技術可以用於所有資產,而這將成為他們走向未來世界的第一步。

雖然將NFT作為數字憑證只是它最基礎的功能,但對於對這項新興技術缺少了解的人們來說這依舊是一扇不好推開的石門,而且還有著相當高的門檻。

而將傳統藝術品NFT化的嘗試便是幫助人們推開這扇大門的鑰匙,吸引著更多人加入這裡,入門之後的他們將會看到一個更加廣闊絢爛的NFT世界。在那裡,NFT不僅僅可以用於藝術品、實物資產,甚至還可以用於治理、金融,進而對加密世界形成摒棄掉偏見的、全面的認知,理解加密精神,成為一名加密世界的常住居民。

*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更多區塊鏈行業資訊,歡迎掃碼訪問官網--

作者:0x13,來源:區塊律動BlockBeats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