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2.0,趙長鵬說要“氪金”支援,你呢?

作者 | 深鏈六六

編輯| 門人 運營 | 小石頭 風清揚

“我可能會買32個ETH,支援以太坊的升級。”

一週前,趙長鵬在推特上表達了自己對以太坊2.0的支援。

無獨有偶,為了以太坊2.0能夠順利開展,以太坊創始人V神也公開表示,自己已經往以太坊2.0的存款合約地址裡,質押了3200枚ETH。

越來越多的ETH正在湧入以太坊2.0的合約地址中。

然而這個速度依然不夠快。

直到目前,以太坊2.0存款合約裡的ETH也只有99264個,與524288枚的需求總數相去甚遠。

距離12月1日的預設啟動時間,還有13天。

以太坊2.0零階段究竟能否如期啟動?

「 32個ETH支援V神,划算嗎?」

對於以太坊而言,不論2.0究竟能否如期啟動,也不論2.0之後,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都一定會硬著頭皮走下去。

因為現在的以太坊太堵了。

在PoW機制下,以太坊侷限於15~45的TPS以及高得令人咋舌的Gas費,都從各個角度告訴我們,以太坊需要改變了。

這個改變就是以太坊2.0,而要想實現以太坊2.0,首先需要達到以太坊2.0第0階段,而在這之前,需要524288枚ETH質押,以及16384個驗證節點加入。

11月5日凌晨,V神發推文稱目前ETH質押合約已經開放,如果一切順利,以太坊2.0預計將會北京時間12月1日20時啟動創世區塊,如果未達到該閾值,則在達到後7天生成創始區塊。

這也就是所謂的以太坊信標鏈。信標鏈是以太坊2.0的核心,採用PoS系統,就像是一名“主管”一樣,主要負責驗證來自分片鏈的資料。

當信標鏈推出後,現行的以太坊PoW主網也會融入其中,成為其中一個分片或者主儲存合約。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2.0階段0接受使用者質押ETH成為信標鏈驗證者,並且可以獲得質押收益,使用者質押的最低門檻是:32枚ETH。

“其實32枚這個數量挺有意思的。”一名以太坊礦工告訴深鏈財經,“差不多10萬塊錢,門檻不是很高。少了,節點太多,收益就低;定多了,節點太少,影響參與度。”

成為驗證節點後,節點在承擔相應責任的同時收穫一定的獎勵,而這也是吸引持幣者質押成為驗證節點的最大動力。

如果質押量達到了信標鏈上線的最低標準,也就是上文說的524288,那麼這部分驗證者將能獲得21.6%的年化收益。如果參與質押的ETH達到245萬,其收益率則降為10%;而當鎖定的ETH達到1000萬時,收益將一步降至4.9%。

最高才21.6%的年化收益,是不是太低了?

我們不妨對比看看目前中心化交易所以及DeFi協議的ETH理財收益如何。

拿幣安來說,ETH只有活期理財,七日年化只有0.98%;虎符的ETH定期理財,7日年化收益雖然達到20%,但是存在限購,每個賬戶最多隻能買5個。

而對於Aave這樣的DeFi協議來說,其ETH的存款年化利率僅為0.18%。

所以,對於打算長期持幣的以太坊的信仰者來說,質押未嘗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11月4日,就有巨鯨賬戶往存款合約轉入了16000枚ETH。

不過,對於人數更多,分佈更廣泛的散戶來說,有無意願質押,就要畫一個大大的問號了。畢竟嘗過了DeFi流動性挖礦的高年化收益,大家胃口都難免都大了。

另外,即使到現在,DeFi流動性挖礦式微的情況下,很多專案的年化收益也遠遠超過21.6%,拿最近代幣暴漲的SushiSwap來說,一些池子的年化達到了50%多。當然,這並不是ETH單幣挖礦,中間也有代幣漲跌帶來的無常損失風險。

即使不挖礦,如今在現貨以及合約市場上,散戶還有更多的“以小博大”的機會,所以擺在面前的以太坊2.0質押自然不夠香。

“不質押,10萬塊錢我投入DeFi難道不香嗎?”手上有50多個以太坊的玩家告訴深鏈財經,“這兩天買CRV都要翻倍了,誰還看得上那點收益率?”

「 勸退持幣者的只是收益?」

當然,並不是所有散戶都追求“以小博大”和“高風險高回報”,4.9%-21.6%的收益對於風險厭惡型的投資者來說,還可以接受。

另外,在很多人看來,隨著以太坊0階段的順利開啟,以及大量的ETH被質押,ETH價格在二級市場很有可能會水漲船高。

不過,資料最能說明一切:Glassnode資料顯示,截至11月10日,持有32枚ETH及以上的以太坊地址已經達到10.7萬左右。但直到今天,實際質押32枚ETH的驗證者也才3000人左右,這還是以太坊2.0質押開放10天的成果。

此前,以太坊2.0的研究員Justin Drake曾在推特發起一個投票,在3600名投票者中,有50%的投票者表示不會質押,而願意質押及已經質押的,只佔20%左右。

究竟是什麼導致更多的持幣者不願意將自己手中的ETH質押出去呢?僅僅是因為收益不夠高嗎?

其實,原因有很多。

首先來說,質押時間太長。

按照以太坊2.0的路線設計來看,大約在階段2時才允許轉賬提取操作。也就是說質押到以太坊2.0存款合約中的資產,至少要鎖定兩年的時間。

而這還僅僅是保守估計,如果後續以太坊的2.0程序再遭遇一些突變,很有可能質押時間還會延長。

其次就是較高的技術門檻。

對於持幣者來說,並不是說有了32個ETH就能輕鬆地參與質押,畢竟這不是簡單的存幣生息。

對於想要成為驗證者的使用者而言,除了需要配置一臺效能不俗的電腦外,還需要維持各種各樣的維護工具來保證節點的穩定。

事實上,早在以太坊2.0質押開始的時候,以太坊開發商ConsenSys就提醒使用者稱,“請勿直接向該合約傳送任何代幣,將ETH直接傳送到該合約地址將導致交易失敗,這並不意味著在使用以太坊2.0。若要參與以太坊2.0網路,需使用專用的Launchpad並按照說明進行操作,或者加入服務提供商。”

而成為驗證者之後,質押者必須時刻執行驗證程式,如果驗證人節點的程式碼出現bug或者網路連結出問題,則會導致本金損失或者收益減少。

另外就是ETH幣價下跌的風險。

上文說過,對以太坊2.0質押持樂觀態度的玩家們,覺得隨著質押進行市面上的ETH流通量會減少,相應的ETH價格會水漲船高。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以太坊地址裡,有60%的地址裡的ETH一年沒有動過,參與質押的幣有很大可能來自這裡,畢竟這些地址裡有更多看好ETH的長期主義者。因此,質押能否減少ETH的市場流通、抬升幣價,還是一個未知數。

更何況,加密貨幣領域牛熊轉換較為快速,目前的牛市能持續多久,還不好說,甚至也不排除未來會出現的類似312閃崩的“黑天鵝”事件。

在比特幣大跌,市場蕭條的情況下,以太坊的幣價也難以獨善其身,而彼時質押在合約池裡的ETH自然無法出逃避險。

最後就是,以太坊自身的問題。

早在今年9月24日,以太坊2.0的專案負責人Danny Ryan就曾表示,階段0啟動後的質押存在一定風險,不適合所有人。

彼時,以太坊測試網Medalla的驗證者仍處於虧損狀態;以太坊2.0客戶端團隊在資助和合作等方面存在脫節;測試網高度集中化等問題。

儘管經過兩個月的發展,以太坊團隊也在不斷的修復問題,但依然無法保證未來不會出現新的問題。

總之,以上種種使得廣大ETH持有者,逡巡不決或被勸退。

「 以太坊2.0或許會遲到,質押生態已經開啟」

截至目前,beaconcha.in資料顯示,已經質押的ETH數量為99264枚,但這也只佔目標數量的18.93%。

照這一速度來看,目前質押效率,估計遠遠沒有達到官方預期,目前距離12月1日僅剩13天,以太坊2.0階段0的開啟很大概率將會推遲。

不過,無論質押速度快還是慢,以太坊2.0的到來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因此不少交易所和專案已經開始針對質押提供解決方案,降低門檻讓使用者便捷地參與質押,設計策略解決被鎖定的流動性問題。

譬如印度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的CoinDCX,他們就聲稱,其使用者可以用低至0.1枚的ETH進行以太坊2.0質押。CoinDCX會將彙集的ETH建立驗證人節點,作為回報,會抽取其中的部分手續費,覆蓋硬體和基礎設施成本。

無獨有偶,此前,包括火幣、幣安、OKEx在內的諸多交易所都表示正在規劃關於部署以太坊2.0質押的相關產品。不出意外,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些交易所各自的以太坊2.0質押產品將會相繼問世。

除了交易所以外,行業內的各個專案也在針對以太坊2.0質押進行佈局。

11月12日,Darma Capital發起的LiquidStake宣佈,將允許以太坊持股者從其持股資產中提取USDC穩定幣貸款,同時從新網路中獲得股權獎勵。

個人投資者則可以透過LiquidStake質押任何數量的ETH,並獲得USDC的貸款;LiquidStake會將使用者的ETH集中併傳送至Bison Trails、ConsenSys Codefi或Figment Networks等的驗證者服務提供商。

Web3區塊鏈雲基礎設施平臺Ankr也宣佈,將為廣大使用者提供ANKR空投獎勵,以激勵使用者透過使用流動性質押平臺Stkr進行質押。

Stkr解決流動性的方案是這樣的:使用者透過Stkr存入ETH,獲得相應的生息憑證aETH,使用者可以將aETH自由轉賬或者交易,從而獲得流動性。

除此之外,還有為以太坊持幣大戶提供託管服務的Staked;為使用者提供節點驗證便利的Blox Staking;為使用者提供簡潔抵押介面的StakeWise等等......

以太坊2.0或許會遲到,但圍繞著以太坊2.0的質押生態的大幕已經拉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