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厲監管下,礦工做了最壞的打算

買賣虛擬貨幣

如何形容過去的十天?

“我大概什麼時候會死?”他問道。

“什麼?”

“我還能活多久?”

“你不會死。你這是怎麼了?”“哦,不,我會死的。我聽到他說一百零二度。”“人發燒到一百零二度是不會死的,你真是在說傻話。”“我知道會的。在法國上學的時候,同學們告訴我,發燒到四十度就活不了了。我已經一百零二度了。”原來自早上九點起,整整一天時間,他都在等死。

海明威《一天的等待》

過去的十幾天各種訊息在天上飛:限期清退國內交易所,遮蔽中國使用者IP,徹底清退礦場,關閉交易所OTC平臺。更有甚者言之鑿鑿的說上級要求礦機商轉型,研究晶片開發,禁止製造礦機。這種離譜的猜測和海明威筆下發燒的小朋友是一樣的:有點無知,帶著點無助,又有點好笑。

謠言,真的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傳媒。

目前看幾種猜測的訊息都若隱若現,火幣停止了新使用者槓桿功能但是並未清退舊使用者,位元派錢包關閉了OTC功能但其他交易所的還在,幾個雲算力平臺限制了中國使用者但聲稱這是自主決策並非強行清退。每個社群都在討論“靴子落地”,分析政策動向,研究上層的決策。幣價也在這樣的恐慌情緒裡跌跌不休。在風暴里居於中心位置的交易所,除了一兩條無關痛癢的快訊,無人發言,仍舊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樣子。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了這樣一段話,大概意思是投資者們真金白銀支援交易所,然而在這樣假訊息滿天飛的時候卻不見發出任何可信的公告,哪怕是一句話也沒有。傷害了投資者感情。

我其實挺能理解說這話的朋友,身處迷霧中,以為有盞路燈可以照一下,哪知道還是一抹黑。在這個遊戲裡,頭部交易所是除了監管層最有話語權的角色,任何人都不應該對這樣的角色有半點道德期待。當然,我認為也不應當對國內監管層有任何期待。

在政策層面第三次對這個行業發出警告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放棄期待了。

礦工老胡

“這十幾天好像是在等待判刑,倒是情願來個痛快”,我面前的一位老礦工略平靜的說出這句話,他把視線轉向一邊,喝了口水看著窗外。順著他的視線看出去,北京的長尾巴喜鵲不怕人的,在窗外的草坪上蹦來蹦去。

我倆都沉默了一會。認識老胡應該是在四年前,從我這裡買礦機,發合同的時候看到地址是同城的,我說那我把合同送上門當面籤一下。他婉拒了,說“我們這裡有些不方便。”以後慢慢聊起來得知他在體制內工作,挖礦不算偶然,“因為喜歡這個東西(比特幣),我在這個行業(基建)做了十幾年,天天往雲貴川的山區跑。那裡的水電是真的豐富而且有些棄電當地用不掉也輸不出去,你到怒江那裡去看一看,那江水拍起來的時候,浪拍的老高了。”

“有時候我站在江上的吊橋上也覺得很恍惚,這裡有這麼好的資源,但是這裡的人又這麼窮。我們挖礦的去了,一方面水電資源不浪費,另一方面這周邊的一圈人可能都靠礦場活著。我們也給當地納稅,各種證照齊全,電費的發票也都是正規的。”

也許是職業使然,老胡是行業裡非常低調的一批礦工。不聚會,不混圈子。獨立建礦場獨立運營。他以前會發一些工地的照片給我:“看,我們的小挖掘機今天進場了。”他的朋友圈則沒有關於礦場的任何資訊。

一週前中國人民銀行官方微信釋出了一篇公告《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 中國銀行業協會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老胡起先跟我說還算淡定,因為他的礦場都是水電,行業之前也有過這種政策打壓,自己也是經歷過一定風雨的人了,加上今年的牛市讓他收穫頗豐。前幾天內蒙古針對挖礦出了細則,凌晨兩點多的時候他把檔案發給我看,說:“其實煤電一直都是比較嚴格的,這次出的這麼細,看來是要傷筋動骨。水電如果也被一刀切,礦工就難過了。你們和交易所接觸的比較多訊息也多,找個時間出來聊一下吧。”

老胡的礦場這幾年一直在不斷的擴張,而且把他行業裡的幾個朋友都帶了進來,人多資源多,礦場也越建越大。

我問:“你們大礦工沒有應對這種情況的備案嗎?“

“想過,但是這次的連鎖反應是超出了我們預期的。歷史經驗也沒有了作用,事情到誰的頭上誰才會慌。大幾千萬的機器,還不包括買的期貨,這些都是實體資產,流動性不是那麼好。現在有電還能硬著頭皮挖,如果給我停電了,這個損失不敢算。”

“那出海呢?”

“裝置、基建、人員,哪有這麼容易。現在疫情期間,機器拉出去說不定都沒行情了。”

“你們平時不做套保的嗎?“

“懂得用套保工具的都是少數,很多礦工還是把挖礦當作傳統生意來做的。算一下成本,投入,回本週期,就開幹了。”

“那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呢?”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本來今年剛投了新礦場建設的快差不多了,現在只能停工。挖礦這幾年,老實說這一次覺得挺心寒的。做好最壞的打算吧。”

“最壞有多壞?”

“害,最多不幹了唄。”

礦工W

W是一位資深從業者,除了挖礦還做過其他專案。在行業裡也算是大浪淘沙留下來的弄潮兒了,所以我們的溝通更加隨意一些。

我:你們的礦場大部分在國內還是國外呀?

W:國內。

我:好像身邊的礦工嘴裡喊著不慌。

W:心裡慌

。不過我還好,算過賬,幣本位的話挖礦沒什麼好挖的。我看了報表。熊市的時候投1000萬美金買的機器,如果5000價格可以買2000個幣,現在折騰了2年也就是600來個幣。當然能不能拿住是另外一個問題。

我:主要是,當時兩個選擇在你面前你選擇了機器。穿越回去,結果估計一樣。

W:再來熊市,我肯定選擇買幣。

我:老礦工對比特幣會有“感情”麼。

W:變淡了很多。我手上幾乎沒有了,大部分ETH。

我:pow式微。

W:去年就感覺算力會受到供電量制約了。而且是零和遊戲。沒太大意思。我們老家小水電站上網電價0.38 不挖礦都躺賺,買個水電站賣電的錢定投買幣,何嘗不是另一種挖礦。

我:好像最後都跟“何種方式獲得比特幣”有關聯。想一想買的方式最輕鬆。但仍然那麼多人去挖礦,就證明依舊是個暴利行業。

W:一種是不勞而獲的想法 一種是挖礦的現金流比較好 合理加點槓槓收益還是比傳統生意好很多。挖礦的人基本還是用傳統生意的方式算賬。如果真是為了幣,還是買幣比較好。但得有耐心拿得住。挖礦可以比較好拿得住。

我:合理。

W:其實礦機就是期權,每天電費就是行權價。礦機價格就是期權成本,如果有對手盤可以用期權模擬出來的。(挖礦)每天一堆破事,物流搬遷、停電、礦機壞、維修、內部人偷算力、礦場主坐地起價等等…

最後我問他:是否有做最壞的打算。

他說:“具體打算還沒有,但有心理準備,挖到哪天算哪天。礦機最近都在洗刷刷乾淨,希望先挖完這個豐水期。我的預期政府就算打擊應該有個緩衝期的,到這個豐水期。”

然後他發了一張礦機照片:“花了很多錢在一臺一臺清洗。”

“挖不了就好好研究defi,之前也就是了解一點皮毛,不挖也好有時間仔細看看。感覺這東西如果做得好是個賺錢永動機啊……”

(喜歡我,給張力小朋友一個“在看”。有小群,感興趣可掃小助手二維碼。評論區今日互動:已經熊市了嗎?)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