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投資,是在垃圾堆裡淘金?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袁劍文

編審| 於百程

排版|王紀瓏琰

Loot類NFT大火之後,大量仿盤開始跟風鑄造毫無價值的NFT。即使是專業投資人,要在海量NFT中找出存在價值潛力的標的同樣困難重重。

Loot這個詞可以直譯為“掠奪”,在遊戲圈特指玩家獲得的戰利品。Loot 由 Dom Hoffman 建立,他以建立影片共享平臺 Vine 而聞名。每個Loot NFT都是冒險遊戲中常見寶物的文字列表,例如“鈦合金戒指“和“皮腰帶”。

正在opensea出售的一份Loot NFT, 其標價為6ETH

隨著Loot價格的不斷上升,不少仿Loot專案開始出現,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Bloot和Mloot。根據01區塊鏈的不完全統計,目前市場上的仿Loot類專案已經超過50個。和Loot一樣,這些專案最開始不是NFT成品,而是需要使用者花Gas費透過智慧合約“鑄造”。鑄造出來的NFT在視覺上是極其簡單粗暴的文字TXT和空白背景。

內容來源:opensea,零壹智庫

表格中是01區塊鏈統計的部分人氣較高的仿Loot專案名稱,不難看出有些名稱非常相似,甚至只有大小寫上的區別。這些專案正在大規模鑄造NFT,並以極低的價格出售,同時其專案命名還具有一定的迷惑性,一些Loot收藏家已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買到了仿盤鑄造的NFT。

NFT與鬱金香泡沫

16世紀,海上馬車伕荷蘭爆發了史上著名的鬱金香泡沫。鬱金香作為一種不易儲存的農產品,價格一度超過黃金,其中除了炒作因素外,更多的是一種文化符號,即鬱金香代表著財富和地位。

現在的NFT與曾經爆火的荷蘭鬱金香頗為相似,都代表了某種文化符號,並且發展路徑高度一致。起初鬱金香只在花卉愛好者和植物科研人員圈子中流行,隨後逐漸破圈成為大眾愛好,接著投機者和熱錢湧入,不斷推升鬱金香的價格。NFT起初僅僅在區塊鏈極客和收藏界有一定影響力,如早期的“CryptoKitties”,雖然有大量相關報道,但普通大眾對此並不感興趣。隨著NFT在全球現象級爆火,同時諸多大佬相繼購入並且不斷湧現其衍生品,NFT逐漸破圈。

相較於鬱金香的破圈,NFT的速度不可謂不快。

2021年4月才誕生的無聊猿猴(Bored Ape Yacht Club)因為善於利用社群力量而迅速成為頭像NFT界僅次於CryptoPunks的頂級資產。和CryptoPunks不同,Bored Ape Yacht Club一開始就把所有的商業權利都授予給NFT收藏者,這激發了收藏者社群極大的共創熱情。

Bored Apes收藏者們已經基於他們的Apes創造了雜誌、動畫、小說、滑板系列、手工啤酒品牌和服裝品牌等等。Bored Apes的收藏者們彼此之間有很高的認同感,所以會支援彼此創造的內容或產品。Bored Apes的創始人Goner對此抱著非常支援的態度:“任何收藏者創造的東西都在增強我們的品牌”。

在國內,6月23日支付寶開始售賣付款碼NFT,並迅速售罄。

支付寶付款碼NFT

投機者也開始關注NFT。支付寶收款碼NFT曾在鹹魚炒出10萬元的高價,隨後被下架。部分NFT交易平臺在開售新的NFT時甚至出現伺服器癱瘓的情況,搶購NFT的人群中有多少是愛好者已經不得而知。

《十三邀》音樂NFT

繼支付寶之後,騰訊於8月1日上線了NFT交易軟體“幻核App”,並限量發售了300枚《十三邀》NFT。這是國內首個嘗試將NFT與數字音樂相結合的產品,很快被搶購一空,並從發售時的18元一度被炒到20萬元。

新時代電子鬼畫符

仿Loot類專案正在批次鑄造低質量NFT。Mloot創始人制定了每年鑄造25萬枚左右NFT的計劃。這些NFT從藝術角度看沒有任何價值,大多由純色背景和無意義字元組成,但卻在市場上以高價成交。

Loot 專案創始人Dom Hofmann發推稱“我更喜歡合成 Loot,當然只是供大家選擇。“

Mloot鑄造的NFT

目前Mloot正在空投大約20萬個NFT,使用者只需要支付一點點gas費就可以免費獲得Mloot。在NFT交易平臺opensea上,大量新鮮出爐的Mloot開始公開叫賣,地板價已經跌破0.01ETH,在售數量更是達到了11.35萬個,也就是說有近6成的空投並沒有得到使用者的認可,使用者在獲得空投後在很短時間內就上架交易平臺以期變現。

Bloot平臺則在這些NFT底部用小字標出了“Bloot is basically worthless.”(“Bloot基本沒有價值”),但這樣一副毫無意義的NFT仍然在近期以0.4ETH的價格成交,並且被標上了2ETH的高價。像這樣批次鑄造的NFT在仿loot平臺大規模出現。

Bloot在售NFT

這種現象並不是第一次出現。早在2000年之前,國內曾出現一批來路不明的“大師”,打著傳統文化的旗號到處招搖撞騙。不少“大師”甚至公開創作“鬼畫符”作品,隨手繪製一些毫無藝術價值的圖案並高價出售。當時也有少部分名人為大師們站臺和宣傳,吸引大量不明真相的收藏愛好者和群眾參與虛假藝術品交易,這與現在火熱的NFT市場有異曲同工之妙。

鑄造NFT正在喪失其稀缺性

從技術角度來看,鑄造NFT的技術門檻與難度很低,發行商可以批次生產。鑄造出的NFT確實具有獨一無二和不可分割的特性,但在現實世界也同樣存在“沒有兩片完全一樣的樹葉”這樣的現象,眾所周知,普通的樹葉是幾乎不具備任何投資與收藏價值的。另外,仿盤的仿盤也開始湧現。在交易平臺上,已經出現了與Mloot和Bloot名字相似的仿仿盤,這些專案大量生產了類似的NFT,並以極其低廉的價格出售。收藏家與愛好者在購買NFT時不得不仔細分辨。

從金融角度看,鑄造NFT及其仿盤會大量增加市場上的供給量。純文字loot類NFT剛剛發行時,由於市場上從未出現過,再加上供給量受限導致價格一路上升,少部分NFT在愛好者圈子中也確實存在稀缺性。但在仿盤颳起鑄造風之後,大量NFT湧入市場,相當於一次供給側調整。尤其是形形色色的鑄造NFT背後代表的文化符號並不清晰時,市場反應的冷淡是不可避免的。不過,市場上也不乏“鑄造NFT正在實現NFT人手一份的美好願景”的高情商言論。

“空氣幣”的教訓並不遙遠

“人是健忘的”。2017年前後大量空氣幣ICO,並迅速破發,不少投資者家破人亡其中不乏專業風險投資人。幣安CEO趙長鵬曾表示,“絕大多數專業風險投資人並不會做得比散戶更好”。現在NFT市場面臨著相似的局面,一方面藝術家與創作者在不斷產出具有藝術價值和收藏價值的優質NFT,另一方面一些專案方批次鑄造低質量的NFT,更有甚者直接剽竊原作進行簡單二創後公開發售,這造成了市場中稂莠不齊、魚目混珠的混亂局面。另外,NFT的藝術表現及其文化符號與傳統收藏品及文化產品有很大的不同,這使得現有的價值評估方法可能不適用於NFT,進而導致了即使是專業藝術鑑賞家也可能出現“陰溝翻船”的情況。

從投資角度看,NFT是一種門檻很高的金融產品,如果想要持續在NFT市場中獲利至少需要有一定的藝術鑑賞能力、文化理解力以判斷其未來的價格趨勢,而這些在數字貨幣投資中往往是不需要的。在空氣幣大規模ICO的時期也不乏有價值的區塊鏈專案成功孵化,這些專案空投的代幣也為其投資人帶來了百倍級的回報率。NFT投資具有和ICO時相似的特性,一旦成功將能獲得極高的回報。不過話又說回來,在數量眾多的空氣幣與垃圾NFT中辨識出具有投資價值的標的,與其說是投資,不如說是在垃圾堆裡淘金。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