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PlatON曲俊傑:隱私計算市場爆發尚需4個條件 |鏈捕手

隱私計算越來越成為區塊鏈行業的重點發展方向,PlatON作為主打隱私計算的知名專案,致力於成為全球新一代隱私計算和分散式經濟體基礎設施,其投資方包括萬向區塊鏈、復星集團聯合創始人梁信軍、Hashkey Capital等。

今年10月底,PlatON專案「業務沙盒」Alaya上線,鏈捕手找到PlatONCTO曲俊傑進行了一次詳盡的對話,深入探討PlatON的發展戰略與路徑,以及PlatON諸多動作的背後用意。

作者|Loners Liu

01

隱私計算及其商用落地

鏈捕手:請簡單介紹下PlatON正在做的事情。

曲俊傑:我們的目標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基於區塊鏈來搭建分散式經濟體基礎設施,為上層的經濟活動提供平臺;另一個是隱私計算,讓資料在真正的流動過程中把關鍵部分隱藏起來。基於這兩者,我們希望搭建一個全數字化的分散式金融基礎設施。

鏈捕手:隱私計算也是PlatON主打的概念,可以通俗地解釋下什麼是隱私計算嗎?

曲俊傑:隱私計算的概念最早是在2016年提出的,它是一個大的範疇,每個團隊實現的路徑各不相同。而PlatON是以密碼學技術為主,結合可信硬體等技術來實現隱私計算。從底層往上來看,有基礎的密碼學演算法,有區塊鏈,有隱私AI框架,有隱私資料平臺產品。

實際上,密碼學技術和可信硬體技術各有優劣。密碼學技術從演算法層面來說,有足夠強的安全性和理論支援,但代價是效能不夠;而基於硬體,需要對某一實體有強大信任,優勢是效能好。在商用上,我們往往要根據需求來選擇。而PlatON的選擇是先以密碼學為主,再逐步擴充套件到隱私AI的技術。

原因很簡單,我們不是純粹為了做技術而做技術,我們的最終目的是交付可部署、可運營的商用產品,密碼學只是一種技術實現。

在密碼學技術上,我們會結合安全多方計算、零知識證明和同態加密等技術來保護資料隱私,這是我們最擅長的地方。在此基礎上,我們後續再整合類似TEE的可信硬體技術來達到客戶的要求。

總結一句話,我們以最終的交付為最終目的,而不是以純技術為最終目的。

鏈捕手:如今來看隱私計算並不熱門,那麼你認為隱私計算爆發需要哪些條件?

曲俊傑:從廣義上來說,隱私計算需要資料、演算法、商用場景、政策都結合在一起才能夠形成其爆發條件。

在資料層面,需要將各行各業的資料規範化,比如金融交易過程中的黑名單,裡面的格式、關鍵字等都要一致,這樣演算法平臺才可以有效運作;

在演算法層面,需要有足夠的響應速度,在商業上才有使用價值;

在商用場景層面,想要有全行業大範圍爆發很難,可能會先在某個行業內產生一個比較廣泛的應用;

政策層面,目前從歐洲到中國、美國、日本都有嚴格的個人隱私保護規定,以後可能還會逐漸發展到各國資料、各企業資料等不能在一定範圍外轉移。

鏈捕手:如此看來,資料貌似是落地的第一關,我們之前瞭解到PlatON希望成為所有行業資料的超級清算機構,為資料估值和資料服務定價提供基礎,可否講講要如何做到這兩點?

曲俊傑:從公司層面來講,PlatON一直致力於成為全球新一代分散式金融基礎設施,而你說的資料估值和資料服務定價是我們在金融行業的落地專案,做到這兩點的前提是確保資料的使用權和所有權,這就涉及到公司的另外兩項業務:隱私計算和AI。

這兩項技術的核心價值就將資料保護起來,經過保護的資料才能具備使用權和所有權。在這個前提下,才會產生資料交易的市場,資料才能真正的估值,否則只是討論資料值多少錢是市場行為。

鏈捕手:對於區塊鏈基礎設施而言,特別是你們這種需要大量鏈下資料來執行的專案,不可避免需要與中心化平臺合作,但它們透過使用者資料獲取巨大利益,如何說服他們放棄這部分利益加入你們的生態?

曲俊傑:我們肯定不是直接去說服大公司,因為目前大公司主要是透過對平臺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抓取分析,然後透過演算法去推薦廣告,這種方式很容易觸犯使用者隱私,但這也只是在法律尚不完善下的資本逐利行為而已。

我們目前是先把隱私計算的功能做出來,等到將來資料隱私保護法到位,大公司繼續直接使用使用者的資料去做演算法推薦成本是很高的,而透過和我們合作才可以規避這樣的風險。

這樣一來,採用我們的隱私計算就能給這些公司帶來附加價值,既能保障其商業利益,又不會違反資料隱私的法律法規。

鏈捕手:目前來看區塊鏈要想實現與實體產業結合還需要克服諸多障礙,那麼在你看來,通往這一目標的過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

曲俊傑:我認為區塊鏈與實體產業結合的重點在於要保證上鍊資料的真實性,並且在資料傳遞的整個過程中,需要有分散式數字身份的認證,也就是每一個資料都來源於一個認可的數字裝置,如果這個數字裝置總是產生假資料,就把它剔除。從源頭把資料的真實性保護起來,區塊鏈才能跟現實世界相結合。

02

未來計劃與思考

鏈捕手:前段時間PlatON的測試網Alaya宣佈正式上線,我們還了解到該網路將一直執行下去,可否講講你們做此設計的意圖是什麼?

曲俊傑:以中國經濟做比喻的話,中國經濟發展最開始先建設一個蛇口特區,之後便一直存在,什麼好的政策,就拿到這塊試驗田上去試驗,而你可以把Alaya當作是我們的一個試驗田。

鏈捕手:既然是試驗田,那未來PlatON主網上線後,Alaya又將以怎樣的身份存在?

曲俊傑:可以將Alaya可以理解為一個沙盒,是先行示範區,所以它的發展會比PlatON快,具有實驗性和先鋒性,各種新的功能如隱私合約會先在Alaya網路上做一個試驗,再放到PlatON主網去執行。

我們更希望將Alaya定位於創新型的技術與分散式金融的試驗場和「先行示範區」,而PlatON將會更多審慎和建設性的定位於真正意義上的「分散式金融基礎設施」,更加專注於服務於全球的金融機構和普惠金融,最終構築一個多層次的分散式經濟體生態。

不過,本質上來講,兩者使用的是同樣的底層架構,這也是Alaya在上線之後反饋特別好的原因,之所以這樣設計也是因為團隊希望透過Alaya網路的有效執行,讓今後的主網更加夯實一些,也為後面的使用者負責。

鏈捕手:雖然是同樣的底層架構,但開發者聚集在Alaya網路會不會對PlatON的生態建設造成一定衝擊?

曲俊傑:兩者都是我們生態的一部分,不存在一方的繁榮會對另一方造成衝擊。

鏈捕手:之前瞭解到NFT是你們重點關注的物件,如今在基礎設施上是否有作出相關準備?

曲俊傑:基礎功能是完全具備的,與以太坊上ERC-721協議一一對應,從合約到測試都沒有問題。我們不但提供各種工具的支援,而且有更快的處理速度,在很差的硬體環境下,TPS都會達到3000左右。

未來我們還想利用隱私計算給NFT使用權確權,比如使用者可以只購買一段時間的密碼藝術品,一旦時間過了你就失去所有權,只能看到區域性或者一個粗糙的概念圖,這樣將有利於數字藝術品跟美術館合作。這種想法目前還需要很多前端的迭代,需要定義新的協議。

鏈捕手:實際上,NFT領域還有一個較為關鍵的問題,從開源的屬性上看,A鏈上的NFT作品是很容易被複制到B鏈上的,其唯一性會受到衝擊,對此你如何理解?

曲俊傑:關於這個問題,我們能做的就是保證私鑰只在這一條鏈上有效,因為錢包地址在不同公鏈上都可以是一樣的,同時這個需要在節點裡面加上隱私計算的演算法庫,讓解密這個動作只能在我們的節點才能解出來。

鏈捕手:在你看來,行業接下來的走勢會是怎樣的?

曲俊傑:接下來應該會走向蓬勃發展期,但可能還需要具備三個條件。一是基於鏈下能力的增強,把各種計算能夠放在鏈下,鏈上做最後的清算,以及搭建一套治理模型和經濟模型。如果把各種資料都放在鏈上會非常龐大,對計算節點的要求也將越來越高,不利於鏈上生態的發展。

二是監管方要基於未來去制定一些適合區塊鏈這種數字經濟發展的法律法規。

三是大公司作為原有的既得利益者,一旦大幅改變可能會失去它的壟斷地位,會出現積極擁抱變革者。那反過來,中小企業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把它們給顛覆掉。

鏈捕手:最後,你最近思考最多的問題是什麼?

曲俊傑:最近Alaya剛剛上線,我思考比較多的是,目前我們既要證明這個網路有足夠強的基礎能力,能夠支撐當下在公鏈上的各種生態,又要符合合規要求。

而矛盾點在於,公鏈是去中心化的,不能說只有經過許可,使用者才能在上面搭建應用,那樣反而變得中心化了。但如果完全放開,就相當於把武器放在這裡,很容易滋生一些劣質專案來欺騙消費者。

所以,目前怎麼把生態向比較好的方向引導是個棘手的問題,希望社羣能給到更多反饋,幫我們把這個問題想清楚,一起推動公鏈生態的落地並改善生產力。

值得看看:

評論:幣圈,以和為貴

解讀數字人民幣紅包:應用場景的重大突破

FCoin重啟調查:近2億美金債務何去何從

交易所的牌照局:一面是生死符,一面是吉祥物

起底巨鯨DCG:控制灰度、Genesis等幕後的神秘機構

專訪分散式資本沈波:我對區塊鏈的理解與投資原則

這是「鏈捕手」的第326期文章,

歡迎轉發朋友圈,轉載請務必聯絡後臺,感謝閱讀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