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數字藏品:引領音樂行業的下一個風口

買賣虛擬貨幣

NFT+音樂,未來已來

新技術 新方向

線上音樂是集圖片、文字、音訊、影片為一體的產品。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的發展和未來5G的普及,數字內容市場將繼續呈指數級增長。隨著音樂流媒體給整個音樂行業帶來的成功,涉及版稅、合同、版權、分銷等方面的爭議問題愈發突出。

許多流媒體服務的收入會分配給流媒體各方、音樂出版商,藝術家僅獲得部分收入,這使得音樂家們缺乏收入來源。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和自媒體的發展, 網路音樂作品極易被複制,導致版權更加難以規範。以上種種,都容易消磨創作者的創作激情,使音樂行業變得更加複雜。

而NFT與音樂的結合有望解決以上的問題,同時為數字資產的收集和創造開闢一個新時代。

什麼是音樂 NFT?

音樂NFT可以理解為加密音樂。音樂人將作品和相關資訊上傳至區塊鏈上,透過數字加密技術儲存,採集生成智慧合約,實現可信版權。資料資訊不可篡改,是具有唯一性、永久性且獨一無二的數字資產。例如,你最喜歡的歌手決定只發行10張其熱門單曲的限量版,限量版形式為具有歌手簽名和編號的黑膠。你決定購買其中的一張。現在你很幸運地買到了10份中編號為1的限量版,如果有人找到你,想用他的版本(編號為5)換你的版本。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儘管你們都擁有同一首歌曲,但卻沒有完全相同的複製。10個有限收藏品的所有者所擁有的黑膠版本都有獨特的屬性和價值,它們是不可替代的。

簡而言之,NFT有點像數字真實性證書。數字藝術品,就其本質而言,可以被複制並立即在世界各地傳播。但購買NFT可以為客戶提供他們所購買、收藏的任何東西的所有權證明,無論有多少數字副本存在。

NFT與音樂的結合有望解決以上的問題。透過區塊鏈技術建立點對點的利益分享機制,實現創作者、平臺、消費者、投資者等生態圈內各方利益的平衡,在一定程度上革新了版權收入和粉絲經濟。

如今,越來越多的音樂家已在擁抱NFT。例如紐約資深音樂專家 Josh Katz 創立的區塊鏈初創公司 Yellowheart 為 Kings of Leon發行了“NFT Yourself”。也有不少歌手投資NFT音樂行業,比如知名歌手Jay-Z與a16z向NFT音樂平臺Bitski投資了1900萬元。今年5月,總部位於邁阿密的 OneOf 籌集了迄今為止最大的 NFT 音樂輪融資,金額為 6300 萬美元,將建立出售惠特尼休斯頓、昆西瓊斯等人的平臺。加密貨幣知名投資者Mark Cuban 和 Ashton Kutcher 於 6 月對音樂市場 NFT Genius 進行 400 萬美元投資。

國內外NFT如何革新音樂行業

如果上文的介紹已經讓你對音樂有了基本瞭解,那麼接下來將盤點一下幾個相對有名的 NFT 音樂平臺——Mozik和Async Music,還有國內首個NFT音樂平臺的騰訊音樂,幫助大家進一步瞭解 NFT 音樂平臺如何為粉絲和音樂家賦能。

•Mozik

Mozik有兩類交易市場:版權交易市場、衍生品交易市場。在版權交易平臺中,使用者可以根據作品的知名度、風格、升值潛力等因素與創作者進行點對點的版權交易。衍生品交易市場可以幫助智慧財產權快速變現。IP創作者將IP授權給第三方,獲得授權的第三方可以建立音樂周邊拍賣、IP聯名等衍生品交易市場。

•Async Music

Async Music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可程式設計加密音樂平臺。使用者可以自行選擇可程式設計音樂不同音軌。Async Music中的音樂由單個Master Track NFT 和多個Stem NFT組成。或許在未來,你可以買下你中意的歌曲的NFT,然後為它添上一些屬於你自己的亮點。

•TME

在大多數國內專案都立足於元宇宙和加密藝術品的背景下,最近騰訊音樂的一新動作讓人眼前一亮。騰訊音樂宣佈已推出首批限量“TME數字藏品”,並在 QQ 音樂上線發售。騰訊 音樂或將成為國內數字藏品NFT領域首個音樂平臺,未來或將被應用在數字專輯及限量周邊產品中,且很可能會在騰訊音樂旗下各產品中同步上線。在剛過去的一週,胡彥斌《和尚》20週年紀念黑膠NFT在QQ音樂平臺開啟購買資格的抽籤預約,限量發售2001張,並在昨天正式發售。

騰訊音樂首批主打的音樂“數字藏品”玩法較為豐富,一方面使用者需要經過預約抽獎、登記抽籤、正式抽籤才有機會購買NFT藏品,提高使用者參與體驗的同時有效防止了不法搶購行為;另一方面騰訊音樂為本次發行的《和尚》20週年紀念黑膠NFT極具收藏價值,挑選了胡彥斌20年前未公開的demo,就可以說是用數字方式對胡彥斌20年來音樂成就的記錄和見證,不論是對藝人本身還是對粉絲都是非常有紀念意義的,上線後更是吸引了近8萬人預約。

TME NFT 數字藏品的價值體系

長遠來看,騰訊音樂並不是簡單地售賣這張20年前珍藏的《和尚》未公開demo黑膠NFT就結束,而是希望NFT能成為串聯、豐富TME娛樂生態的重要部分。那麼相較傳統藏品,數字藏品為何更具價值?騰訊音樂將構築的數字藏品體系也許將會超越數字收藏品本身的價值。

•永久性和獨特性

永久性和獨一無二的特點是NFT最基本的價值基礎。讓錄製音樂可以成為真正的永久資產,這種想法一直存在,但現在這可能即將成為一個主流想法。NFT使所有權、真正的數字稀缺性、對數字藝術的部分所有權的能力、可交易性和流動性共同催生了一個生態系統,錄製的音樂可被主流觀眾投資和交易,歌迷能夠完全地永久地擁有一件藝術品。

傳統的藏品雖然也可以限量發行,但仍可以能被複制量產。而且大部分藏品(如公仔、唱片)工業複製的門檻低,投機者輕而易舉就能複製大量贗品,普通消費者更加難辨別其區別。而TME數字藏品建立在NFT的基礎上。NFT是“非同質化憑證”,往往數量有限、獨一無二,這恰恰是粉絲經濟的關鍵——來自偶像,限量珍貴。這些特性構成了TME數字藏品的價值底色。

雖然NFT專輯在音樂行業仍還是一個相對較新的概念,對於不熟悉 NFT 的人來說,這很像向 90 年代從未見過網際網路的人解釋網際網路。NFT 所具有的高度概念性和前所未有的創新性對於很多人來說還新奇,而透過購買自己喜歡的音樂人發行的 NFT,在某種程度上可以透過最直接的方式瞭解這個新興概念。

•轉變價值鏈

NFT能給音樂產業當前的價值鏈帶來轉變。現在,創作者和藝術家處於音樂產業價值鏈階梯的底層,而唱片公司則處於高層。NFT有能力給這個價值鏈帶來重大轉變,藝術家可以站在價值鏈的頂端,它可以使整個生態系統自由化。

除了透過出售NFT直接賺取現金外,NFT也為持有它們的粉絲提供了直接和永久的聯絡。儘管買家只是區塊鏈上的匿名數字,但音樂表演者可以用它們來銷售新的音樂、藝術品、音樂會門票和商品。NFT提供了網際網路傳播的便利性和普遍性,又有數字版權保護,可謂一舉兩得。

NFT還試圖解決長期以來困擾音樂行業的一個問題,那就是藝術家與粉絲的關係。目前的流媒體模式是有缺陷的,流媒體收入主要流入唱片公司、其他中介機構和頭部藝術家。在這個價值鏈中,即使整個行業是建立在藝術之上,普通藝術家也是得到補償最少的人。

NFT可以透過最大限度地減少中間商和提供一種新模式來解決這個問題,在這種模式下,粉絲可以直接擁有藝術家的作品,大部分利潤歸藝術家所有,粉絲可以在二級市場上交易這些擁有的數字藝術作品,賺取利潤。未來除了頭部藝人,更多的小眾音樂家等等都有可能發行自己的NFT音樂,這樣一來,粉絲和藝術家都可以共同參與到NFT音樂產業中,共同影響音樂產業的發展和整個行業生態的變化。

•權益保證

許多人會擔心國內公開發行NFT的合法合規性,畢竟這直接影響了NFT持有者的權益保證。TME數字藏品使用的底層技術「至信鏈」是由騰訊公司、中國網安、楓調理順三家企業聯合建設的可信存證區塊鏈平臺,已有十餘家社會各界公信力機構作為節點加入。至信鏈甚至將法院、版權機構、公證處、鑑定中心等公信機構納入節點,保障鏈上資料多方共識。此外TME數字藏品與TME旗下的音樂、體育、藝術品等多領域協同合作,透過生態合作探索數字藏品新機會,為數字藏品持續賦能。

•首聽權

胡彥斌的這張NFT音樂相當於一張音樂唱片,例如最初一首歌發行2001張唱片CD,那麼這裡就是2001個NFT。所有這類NFT的擁有者才擁有對應歌曲的收聽權益。發行的數量即這首歌收聽權益的份數。收聽權不再是一次性的支付,更可以透過轉讓的方式讓權益再次變現。承載著數字化權益的NFT通證,會給整個音樂圈子帶來全新的經濟分配模型,同時極大地增強生態的可玩性。

•增加粉絲權益

NFT 除了給藝人一個更廣泛的收入來源,還給了粉絲一個與偶像更親近的平臺。儘管 NFT 是數字憑證,但它們仍然呈現現實生活中的體驗、活動或實物。例如,NFT粉絲可以購買與偶像後臺的見面,與他們合影,獲得演唱會直播影片和獨特的照片,NFT 平臺可以將粉絲的公共資料記錄在區塊鏈上,個性化粉絲體驗。粉絲可以獲得不可替代的令牌徽章,以證明他們對樂隊或藝術家的地位和承諾。引人注目的是,擁有 NFT 身份的粉絲可以獲得與藝術家的見面會和一些特殊的 VIP 權利。

對於粉絲來說,NFT音樂專輯可以增加粉絲權益,隨著名人IP影響力的增加,粉絲可以獲得IP人氣帶來的經濟利益。然而傳統的音樂專輯無法實現這種增益。粉絲可以透過點對點的方式進行交易和變現,歌手的IP價值也可以透過市場化的交易來體現。

國內NFT音樂剛剛啟程,未來可能出現的眾多新玩法帶來的機遇值得人們期待,除此之外,NFT 還能夠對音樂行業進行以下多種賦能機會:

•獲取增值機遇

很多人選擇購買NFT音樂是為了支援自己喜愛的藝術家,獲得心愛的藝術品和收藏品,享受版權帶來的滿足感。而即使並非音樂發燒友,也可以擁有購買NFT音樂的興趣和可能。比如有些人購買 NFT 資產可能是出於投資目的,如果其持有的 NFT 會在未來實現保值或升值,未來就可以從轉售中獲利。NFT 的波動性和不確定性使得 NFT 持有風險比一些傳統投資要高一些,但對於許多投資者來說,他們願意承擔這種風險。

•解鎖新玩法

從音樂家角度來說,NFT的另一個價值是其“解鎖”功能,意味著創作者可以在NFT的合同中加入額外的福利,可包括與粉絲進行一對一的影片通話或實物產品,甚至是贈送歌曲的部分所有權。最後一種情況是獨特的,因為現在藝術家可以把歌曲當作股權投資,他們可以建立一個NFT並贈送一首歌曲的30%所有權。讓購買的粉絲聽眾有機會從他們的投資中獲得實際回報,類似於一個高回報率的眾籌網站。

NFT+音樂,未來已來

作為社交、娛樂、音樂資源豐富的線上音樂平臺,騰訊音樂的入場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讓其成為國內首個發行數字藏品的線上音樂平臺,無疑會推進整個行業對音樂作品NFT化的嘗試,培養使用者為數字音樂付費習慣。這對於音樂產業的未來發展有著重大且深遠的意義。騰訊音樂入場之後,國內未來也會有更多的音樂創作者參與到NFT領域來,音樂與NFT之間的結合或許將會越來越緊密。

Water & Music 統計的資料顯示,過去半年多的時間裡,音樂 NFT 的銷售額增長了 150 倍。NFT+音樂的融合勢不可擋。

在受到疫情衝擊之後的音樂行業,NFT的獨特優勢能給音樂人、歌手和觀眾帶來更多的可能性。在過去,演唱會、現場演出是歌手獲得收入的重要來源,然而疫情之下大型活動難以繼續開展,傳統依靠演唱會表演的歌手和依靠歌劇院、音樂廳表演收入的音樂家們可能受到嚴重的打擊。除此之外,音樂的製作過程也使其更容易受到疫情影響。比如,樂團演奏和合唱音樂要求多個人在同一個空間裡共同表演,這在疫情的社交距離背景下難以實現。

而NFT將給音樂人提供新的啟發和機遇。比如,音樂人們可以編寫不同的“層”,每個層都可以作為NFT憑證被使用者持有,而憑證持有者可以控制作品的某些元素。這樣,不同的音樂人可以將自己的音樂元素作為“層”加入其中,實現遠距離的共同創作。

元宇宙(Metaverse)的發展也為NFT音樂創造了新的應用場景。隨著人們創造的虛擬形象在元宇宙中度過越來越多的時間,在未來,音樂創作環境逐步從現實世界的錄音室轉向虛擬的數字創作環境也是合乎邏輯的發展。在元宇宙的虛擬空間中,使用者的許多線上活動,比如舉辦派對和聚會時,可能需要用到音樂。而VR技術(比如VR耳機和控制器)的發展,使使用者可以在虛擬空間內與代表樂器的圖形介面進行互動,演奏虛擬的鋼琴和吉他,演唱歌曲。NFT 音樂的發展,可以為人們在虛擬世界中的音樂創造提供平臺。

相信不久的未來,大家也可以親身體驗NFT音樂與更廣闊世界的夢幻聯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