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偏差降低使用者購買慾,比特幣也需要新單位

買賣虛擬貨幣

文| 蔣海波編輯 | Tong出品 | PANews

本輪牛市中加密貨幣的狂歡在5月份達到了巔峰,當時最引人關注的無疑是各種Meme代幣,無數新使用者湧入造成各種山寨幣狂漲。除了吸引人的圖示及各種表情包之外,以“動物園”為代表的Meme代幣成功的關鍵因素是因為看起來低廉的價格。SHIB社羣創造了一句簡單但有效的口號“Eat zero”,即去零運動。每去掉一個零都代表十倍的漲幅,連央視都曾報道SHIB在半年內上漲了28萬倍。

低價的山寨幣在5月份一週內給加密貨幣市場帶來了無數的新鮮血液,與此同時,比特幣卻表現平平。當新人們試圖關注比特幣時,可能會問“一個比特幣多少錢?”,但當他們知道當時每個比特幣5萬多美元后,只會回答“那太貴了,我買不起。”,並再次將目光轉向價格僅為0.00001美元的SHIB。

在比特幣開始回撥時,這些靠去零運動上漲的代幣紛紛歸零,在潮水退去之後,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貨幣又背上了“割韭菜”的罵名。比特幣就像股票中的茅臺一樣,價值毋庸置疑,但卻因為單價昂貴而讓不少投資者而卻步,最值得長期持有的資產,卻不再是新使用者關注的資產。

實際使用中,比特幣也因為價格過高而在小額轉賬中受到限制。以下例子可能經常發生在BTC的應用中:

A:我欠你100美金,用比特幣給你吧。

B:好啊,那你給我0.00028BTC。

A:好的。

B:哦,不對,是0.028BTC。

A:額,好的。

B:誒,好像是0.0028BTC。

A:。。。

在小數點超過三位時,換算就會變得困難,且容易出錯。倘若有一種總體價值和比特幣相當,但價格更低的中間產物,那轉賬中的換算問題可能得到解決。也許這可以透過更小單位的比特幣來實現。

比特幣硬知識:一枚以外的其它計量單位

隨便開啟一個比特幣的區塊鏈瀏覽器,例如Blockchain.com,再隨機開啟一筆交易,可以看到類似如下的截圖。這一筆交易包括一筆0.32050769 BTC的輸入和兩筆分別為0.00217505 BTC、0.31820889 BTC的輸出,剩下的0.00012375 BTC作為交易費傳送給礦工。可以看到,在輸入和輸出中預設顯示的比特幣單位都是BTC,但是在交易費的計算中卻用到了另一個單位sat。

sat即為satoshi的縮寫,是比特幣中的最小單位。因為輸入、輸出的數額一般較大,用BTC作為單位更加方便,而計算交易費時,費用等於交易包含的位元組數乘以每一位元組的競價。如上圖所示,這一筆交易的礦工費Fee = 55 satoshi/bytes x 225 bytes = 12375 satoshi = 0.00012375 BTC。倘若將競價的單位換為BTC,則為0.00000055 BTC/byte,顯示較為複雜。

可以看到,在比特幣的鏈上交易中,在比特幣數量較少的地方選用更小的單位satoshi也是一種傳統。

除了satoshi(聰)之外,常見的還包括cBTC(位元分)、mBTC(毫位元)、μBTC(微位元)和bits,它們的換算比例如下:

1 cBTC=0.01 BTC

1 mBTC=0.001 BTC

1 μBTC=1 bits=0.000001 BTC

1 satoshi=0.00000001 BTC

早在2013年,社羣就開始呼籲調整比特幣的常見單位,其中受到較多關注的是bits。2014年,BitPay選擇支援bits為比特幣單位,此後Coinbase、極付錢包、幣信錢包等都可選擇bits作為顯示單位。直到現在,也有一些交易所可以選擇使用bits作為價格顯示單位,但是普及度並不廣泛。

價格的認知偏差,拆分吸引投資者

成熟的投資者在考量一個專案時會綜合評判專案的市值、流通量等指標,但多數散戶不會有足夠的時間和專業知識來仔細研究。從交易所中最能直觀看到的只有價格,那麼覺得比特幣“太貴”,而SHIB“很便宜”就不難被理解。

價格的顯示對消費者/投資者的影響較大,這一點不光有事實的支撐,也有理論依據,如商品定價中經常被使用的“非整數定價法”(尾數定價法),消費者會認為一件定價998元的商品比1000元便宜很多,預設為4位數遠比3位數要大。而BTC的現有單位同樣會讓投資者陷入“認知偏差” ,大大降低購買代幣的慾望。

這也是為什麼新人們更願意去選擇遠低於1美元的加密貨幣,因為山寨幣看起來“更便宜”,而同樣的成本,買到的山寨幣也會看起來“很多”。

實際上,傳統金融市場也透過拆分來吸引投資者。當股票價格過高時,公司也可以透過“股票分割”將額外的股份按現有持股比例分配給所有股東。分割後的股票每股市價降低,買賣該股票所必需的資金也相應降低,股票的流通性和股東數量增加。

而股票的交易中,也依靠顯示與成交額之間的差異來吸引投資者,顯示的價格通常比實際成交額小很多。比如在中國股票市場,每一手貴州茅臺的股價顯示為2000元人民幣,但每次交易的最低數量為100手,交易數量必須是100手的整數倍,也就是說至少要有20萬人民幣才能購買茅臺的股票。試想一下,如果直接將最低購買金額20萬顯示在價格上,那又會嚇退多少投資者。

既然改變不了交易所的價格顯示規則,那也可以透過拆分等手段來改變每一枚代幣的內含價值,使價格更容易被新人所接受,也已經有不少專案透過這種方式獲得了散戶的關注。2020年7月,Polkadot透過投票,同意將DOT拆分100倍。近期,YFI也發行了一種可與YFI互換的代幣WOOFY,1 YFI = 1000000 WOOFY,YFI是少數代幣單價和BTC相當,拆分後更方便散戶購買。

為什麼比特幣也需要拆分?

比特幣被稱為“數字黃金”,但黃金也有不同的單位以在不同的地方使用。比如,在國家的儲備層面,通常會用“噸”為單位,如中國現在公佈的黃金儲備約1800噸,一根金條可能為1千克,一條金項鍊可能只有幾克。

但是比特幣的常用單位只有BTC一個,按照加密貨幣市場的傳統,不管代幣的價格為多少,交易所顯示的都是每一枚代幣所對應的單價,也就造成了看起來貴和便宜的假象。

比特幣作為加密貨幣市場中市值最大、流動性最好、共識最強的加密貨幣,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價格已經達到數萬美元一枚,即使是其最小單位“聰”,也超過了數個國家的法幣價值,如伊朗的里亞爾、獅子山的利郎、烏茲別克的索瑪、越南盾等。

隨著薩爾瓦多承認比特幣為法定貨幣,烏拉圭等國家準備跟進,閃電網路等比特幣擴容方案逐漸成熟,比特幣在日常交易中的使用會越來越頻繁,比特幣可能會從“價值儲存工具”升級為“現實場景中支付便捷,可交易的”的法定貨幣。

但是按照現在的比特幣價格,直接使用比特幣進行支付卻並不一定方便。比如買一杯咖啡,可能只需要0.0001 BTC,乘一次地鐵只需要0.00008 BTC,在支付過程中需要多次確認到底有幾位小數,並且很容易出錯。

直接對比特幣實施單位上的拆分也並非易事,比特幣缺少Polkadot一樣的鏈上治理功能,如果現在要像DOT一樣對BTC進行拆分顯然不太可能,只能透過硬分叉的方式進行。這需要整個生態的配合,而且很可能會受到現有持幣者的非議,也可能得不到礦工的支援。但倘若透過一種比特幣錨定幣作為中間代幣,僅對比特幣錨定幣進行拆分,則更加現實,也更容易被大家所接受。

DeCus探索比特幣錨定幣拆分

去中心化跨鏈託管系統DeCus正計劃推出拆分後的比特幣錨定幣,主網將於7月上線,並同步開啟鑄幣挖礦和流動性挖礦。DeCus是一個跨鏈BTC專案,依託特有的演算法,託管人經過巧妙的重疊分組後,無需足額抵押便可滿足協議的安全性。隨著託管人數量上升,託管人的質押率將繼續降低,託管人的資金使用效率是其它專案的5-15倍。

DeCus有三個優勢,即完全去中心化;託管人的質押率低,資金利用率高;使用者與託管人質押的均為比特幣,無清算和脫鉤風險。

使用者質押原生BTC後,可在以太坊上生成對應的SATS,1 BTC = 1億SATS,SATS是Satoshi的簡稱,也等值於“聰”。SATS有抵押的BTC作為價值支撐,可隨時贖回原生BTC,因此也可以方便地與其它跨鏈BTC,如WBTC、renBTC等進行互換,有利於應用場景的擴充套件和流通性挖礦的實施。

在效能上,以太坊區塊鏈也遠超比特幣,確認時間更短,轉賬費用更低。因為近期算力大幅下降,挖礦難度未及時調整,今年6月27日,比特幣平均出塊時間約1400秒,23.3分鐘出一個塊,創下了自早期比特幣出現以來單日最長的平均出塊間隔。出塊時間直接影響轉賬的到賬時間。一般情況下,比特幣的出塊時間約為10分鐘,而以太坊平均約為十三秒。當前Gas Price約為10 GWEI的情況下,一筆ERC20代幣轉賬的Gas費約為1美元,而比特幣轉賬一般需要4-5美元。在以太坊上採用拆分後的SATS更加適用於日常轉賬和支付需求。

可以認為SATS和BTC之間能夠隨時按固定比例進行互換。隨著薩爾瓦多開始將比特幣視為法幣,預計將來有越來越多的主權國家會採用比特幣作為國家通貨,比特幣在支付中的需求會越來越多。但一件商品的價格往往不值得用BTC為單位進行衡量,對於價值更低的比特幣拆分幣的需求會更高,薩爾瓦多的超市商品也很可能直接以SATS進行標價。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