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工流浪記:再過兩個月,我就破產了

買賣虛擬貨幣




Odaily星球日報採訪了多位礦工,聽他們講述停機前後的二三事,以及出海挖礦的相關種種,究竟去往何處?前方還有多少困難?

者 | 秦曉峰 編輯 | Mandy

出品|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上週六晚 23 點,一條短影片在加密從業者的朋友圈廣泛流傳,一眾 KOL 紛紛轉發,並配文:一個時代的終結。

影片中,數以百計的礦機整齊地排列在置物架上,幾名工人正逐個關閉礦機電源;感傷的配樂,不斷重複的「Bye」,不僅是對即將清退的礦場說再見,更像是在礦業黃金時代落幕之時,一聲感慨萬千的告別。


頻截圖


頻拍攝地為四川某水電消納園內的一處礦場,而同樣的一幕,當晚也在四川多地上演。

隨著過去兩個月蒙古、新疆、青海等地相繼出臺政策,清退加密挖礦專案,被礦工視為最後「希望」的四川也在近期政策落地,全面清退礦場。至此,中國境內曾經主要的加密挖礦大省,都對礦工關上了大門,比特幣算力受到影響呈現雪崩式下降,相比今年5月中旬的峰值已近腰斬。

不過,留給礦工感傷的時間並不多。不乏一些早已財富自由的老礦工自此偃旗息鼓,賤賣機器離場。但對於更多購置了新機、仍在回本期的礦工來說,他們必須另謀出路。

經過近年發展,礦業的金融工具已很完善,身負槓桿的礦工不在少數,每月的還貸壓力迫使他們必須儘快重新開機,出海,是他們最後的選擇。

“我身邊幾個槓桿倍數高的,已經躺平等著清算了。我應該還能再撐兩月,現在也在考察海外合適的礦場,目前傾向美國德克薩斯州。”受訪礦工告訴Odaily星球日報。

然而,出海並不是一個容易的選擇,路途漫漫運送重資產去往陌生之地,顯性的困難已經不少,隱形的陷阱則更多,此前出海折戟、血本無歸的礦工就不在少數。

沉浮之際,Odaily星球日報採訪了多位礦工,聽他們講述停機前後的二三事,以及出海挖礦的相關種種,究竟去往何處?前方還有多少困難?哪裡才是最靠譜的落腳點?

礦都全面清退,“黃金時代”落幕

“其實早在一個多月前,我們就做好心理準備了。但船大難掉頭,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麼辦?就像這次關停,提前一天通知你,我們根本無力改變結果。”礦工老 A 頗為無奈。

老 A 的礦場位於四川某座水電消納園內,總負荷高達數十萬千瓦。按照 1 萬千瓦負荷投入成本 500 萬元計算,總計投入達到上億元。

然而,礦場建成開挖只有 10 來天,就被緊急叫停。

6 月 18 日,多個社群中流傳一份由四川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四川省能源局釋出《關於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專案的通知》。檔案表示,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目前已排查上報國家的 26 個疑似虛擬貨幣「挖礦」專案,由相關市(州)政府牽頭,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省能投集團配合,於 6 月 20 日前完成甄別清理關停工作。該訊息後被澎湃新聞等主流媒體證實。

6 月 19 日晚,包括老 A 礦場在內的數十家備案礦場,作為第一批「示範企業」全部被緊急關停,這也就有了文章開頭的一幕。當晚,“四川比特幣礦場集體斷電”也登上微博熱搜榜。

而在此之前,與內蒙、新疆等地煤炭發電遭詬病汙染不同,主要應用水電的四川還被眾多礦工視為國內挖礦“最後的希望”。

5 月 21 日,國務院金融委在會議中提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此後,新疆、青海、內蒙古紛紛出臺相關政策對虛擬貨幣挖礦進行整頓和清理。

雖然監管訊號明確,但不少礦工仍持保持觀望態度,並未急著遷移佈局。在不少礦工看來,新疆、內蒙叫停挖礦主要是因為煤炭對環境汙染嚴重。對於採用水電能源的雲貴川地區,仍然報以樂觀的情緒。特別是隨著豐水期來臨,四川等地有著水電消納需求,或許還有生機。

6 月 2 日,國家能源局四川監管辦公室召開小範圍調研座談會,進行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對今年四川棄水電量的影響分析。有參會礦工表示,挖礦可以正常進行,也向外界傳遞出積極的訊號。

彼時老 A 已和四川有關部門簽署了合作協議,並進行備案。他也放下了懸著的心,自己有正規合同作為保障,大概率不會發生突然斷電的情況。

然而,僅僅過了半個月,風向驟變,雲南、四川相繼宣佈取締加密挖礦專案,也給老 A 當頭一擊。

“從新疆、內蒙開始整治礦場時,不少人已經察覺到這次力度不一樣了。因為在內蒙的檔案中,加入了「防範金融詐騙」的內容,關停礦場跟你用什麼屬性的電就沒什麼關係了。”老 A 事後做了一番總結。

據此前媒體報道,四川是國內乃至世界最大的比特幣礦工聚集地,大約有 800 萬的負荷正用於加密貨幣挖礦。隨著這一輪的整治,大型礦場已經全部關停。

不過,老 A 透露,目前四川轄區內,一些負荷較小(1000 千瓦~2000 千瓦)的孤網電(不進入國網系統)礦場仍在執行,但隨著政策的落實,這些礦場關停也進入了倒計時。

賤賣機器還好,部分礦工只能清算破產

“原來用來交流的礦工群,現在已經開始賣變壓器、賣礦機了。”老 A 解釋說。隨著內蒙、新疆、四川等地礦場相繼關閉,一些礦工有感於政策收緊,開始考慮賤賣裝置出場。

大量二手機器湧入市場,導致礦機價格暴跌,與幾個月前「一機難求、一卡難求」的局面彷彿兩個世界。

一位二手礦機銷售告訴Odaily星球日報,現在礦機已經徹底淪為買方市場,賣方報價基本宣告失效。以 S19 為例,此前一度被炒到 7 萬以上,現在二手礦機只要 2 萬多元。為了緩解礦工出貨壓力,位元大陸也在近期宣佈暫時停售現貨機器。

然而賤賣礦機退場其實也是一種選擇,一部分高槓杆礦工根本沒得選,他們只能另謀出路繼續挖礦,否則將面臨清算破產。

由於近兩年各類金融工具的興起,礦圈槓桿倍數開始上升。一小部分礦工選擇質押幣借錢買機器,並質押機器再次買入新機器,有的人身上每月揹負著上百萬乃至上千萬的還貸壓力。

此前每個月都可以挖出新幣且幣價不斷上漲,還貸自然不成問題。但現在從源頭切斷,礦工挖不到幣,就會導致現金流斷裂。到期後機器以及質押代幣將被全部被清算,甚至可能依然不夠償還,需要承擔負債。

這樣的礦工不在少數。近期一位負荷達到數十萬千瓦的礦場主,由於拿不出幾萬現金,被債主上門圍堵。一名受訪礦工表示,如果接下來兩月依然不能挖礦,“礦圈會死很多人”。

“我身邊幾個槓桿倍數高的,已經躺平等著清算了。”受訪礦工告訴Odaily星球日報,他的一位朋友在過去三個月中,礦機只開挖了 10 天,現在依然到處找電。“我應該還能再撐兩月,現在也在考察海外合適的礦場,目前傾向美國德克薩斯州。”

目前只有少數幾個省份出臺限制政策,其他省份尚未落地,也給了礦工喘息的空間,可以在各地流轉(俗稱「打游擊」)。一些地區依然有不少礦場在運轉,但是由於能源有限,難以負荷大型礦場,只能滿足一些小型礦工需求。

目前國內一些礦工依然保持觀望態勢。一是期望夏季電力高峰後,對於電力需求較低;二是期望政策出現一些鬆口。這也是目前不少正在各地“打游擊”的礦工,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由於礦工打游擊的需求,近期移動礦箱的需求猛增。某礦箱銷售告訴Odaily星球日報,其業務量在過去一月翻了 5 倍,部分訂單發貨時間已經排到了下個月。(注:移動礦箱可以脫離礦場,整體隨時搬遷,並保護礦機不受損。)

出海去往何處,中亞、東歐、北美還是北歐?

監管趨嚴,中小礦工或許可以承擔損失退場,但對於擁有上萬臺礦機的大礦工而言,出海尋找適合的場地建設新礦場,是必走之路。

城堡島投資公司的創始合夥人 Nic Carter 此前判斷,可能有 50% 到 60% 的比特幣算力最終會離開中國。

“最近一個月,包括頭部的礦池在內的圈內的朋友都在問我,怎麼出海,流程怎麼跑通。我們也給了幾個朋友幾萬負荷,幫助他們短期度過難關。”礦工老董告訴Odaily星球日報,目前整個哈薩克全部礦場總負荷大約在 130 萬千瓦,但並沒有跑滿。

早在 2018 年,老董就開始在海外建設礦場,目前其在哈薩克擁有一座超過 10 萬千瓦負荷的大型礦場。在這次國內礦機清退時,老董順勢將自己的礦機陸續轉移至海外。“前兩年是因為在國內總是需要來回折騰,而海外電價便宜,想著給自己留一個退路,沒想到現在正好用上。”

對於出海礦工而言,中亞、東歐、北美、北歐也成為幾個重要備選項:

  • 美股上市公司位元礦業則宣佈在美國以及哈薩克投建礦場。最新訊息是,其首批虛擬貨幣礦機(320 臺)運抵哈薩克,預計在 6 月 27 日部署完畢並投入運營,其他自有礦機也正分批運往海外。

  • 萊位元礦池 CEO 江卓爾表示:“聯合挖礦業務不會再對中國大陸開放了,後面主要在北美部署礦場挖礦。”

  • Poolin 礦池副總裁 De La Torre 表示:“我們正在努力使我們的全球採礦雜湊率多樣化,這就是我們搬到美國和加拿大的原因。”

從政策來看,不少海外地區對加密貨幣報以友好的態度,並出臺相關方案作為保障。例如,哈薩克 AIFC 投資部近期透過中國媒體喊話,歡迎中國礦工進駐該國,三到四周可建立合規託管礦場。此外,今年 6 月德克薩斯州州長 Greg Abbott (R)簽署了一項法案,為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建立法律框架,並且德克薩斯州銀行部通知批准州特許銀行託管加密貨幣。

在四川礦場關閉後,手握幾萬臺礦機的老 A 也在國內尋找新的戰場,但最終苦尋無果,只得尋求出海,德克薩斯州也是老 A 重點考察的新地址之一。“我們在那邊也有一些電力資源,電價基本在 2 毛浮動。更關鍵的是,美國那邊比較講契約精神,不會突然給你停電。”

除了老 A,德克薩斯州也是其他不少礦工心中理想的目的地。礦工老陳表示,出海優先考慮美國、加拿大等法律健全之地,人身、財產更有保障,而中亞、中東等地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更容易發生意外事故。

“正規一點就選北美,價效比高一點就在哈薩克以及中東。”有業內人士總結了礦場出海選擇標準。

由於礦場出海已成趨勢,也帶動集裝箱資源緊俏。幣信礦業 CEO 陳雷,近期就在朋友圈發文求購 200 個集裝箱。


(礦機正在被放入集裝箱)

出海之難:困難不斷,陷阱重重

無論是政策,還是電價,海外似乎看起來都對礦工十分友好。然而,漂洋過海地運送資產,沒有真正經歷過的人,無法想象出海之後,有多少坑在等你。

首先是建設成本高昂,工期長。

根據老 A 的考察,目前德州 1 萬千瓦負荷的投入成本需要 3500 萬元左右,是國內的的 7 倍。即便是以價效比著稱的哈薩克,建設成本也比國內高出不少。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哈薩克雖然留有大量前蘇聯時期的電器裝置,但早已老化,並不適合建設礦場。就以老董的新礦場為例,總負荷 3 萬千瓦也只能跑上 1 萬千瓦負荷。

因此礦工需要選擇從國內購買電器裝置,進行清關運到國外。礦機以及電器裝置從國內經過鐵路運出,到達阿拉木圖(哈薩克第一大城),而後轉運至各地礦場,需要大約 20 天的時間。

此外,老董也反映國外團隊普遍施工較慢,且沒有專業的礦機維修團隊,因此需要從國內招募人工,辦理簽證,打好疫苗。整個流程走下來,基本需要兩個月左右才能建設一座新礦場。“我們給礦機維修人員的工資,年薪可能都達到百萬了。並且整個物料、大宗商品價格現在都在漲,也進一步增加建設成本。”

此外實際經營中暗坑很多,防不勝防。

2018 年老董第一次出海試水時,選擇在俄羅斯北極圈內的一座城市建場。但在實際經營中,由於氣溫過低,電器裝置以及礦機經常故障,無法挖礦。最後撤出時,合作伙伴找各種理由扣押機器,經過協商最終只拿回了一半礦機。後來轉戰哈薩克,老董的電器裝置也被合作伙伴「無償租用」。

當我問老董為什麼不選擇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時,他無奈地說:“他們在當地都有關係,你去找律師,也是當地的;走訴訟,可能拖個一年半載。說白了,你是耗不過這些人的,不過,在哈薩克,你如果把法律和整個流程走通了,保護礦機基本沒問題。”

老董的遭遇,也是老陳等絕大多數國內礦工顧慮所在。“海外坑這麼多,沒有足夠的資源、人脈,還是不要去海外了,很難發展。”

由於海外礦場建設難度高,不少中小礦工選擇將礦機託管給海外成熟的礦場。但老董指出,此舉風險很大,可能喪失礦機歸屬權。“機器清關時,誰來清關就是誰的,遇到不靠譜的,直接把機器全部吞了也不是沒有可能。”

此外,也有不少海外礦場宣稱擁有大量閒置資源,對國內進行招商。老董介紹稱,目前由於疫情,哈薩克並沒有充足的閒置資源。“很多礦場口氣很大,說我有 20 萬、30 萬負荷,都是胡扯。現在因為疫情,人也進不去,裝置也進不去。真正規模化開始建場,應該是要到明年年初,才是合理的。但到時候又會是什麼新的狀況,誰也不知道。”

對於整個加密市場來說,礦圈一直是神秘的“大後方”。

礦工交流主要都是在網上、社群裡,每一次線下峰會都是一場大型網友見面會。一旦熟識,人與人之間的聯絡就會很快變得緊密,抱團取暖。這次集中關停之後,一些海外礦場礦工也幫助國內朋友跑通出海流程,甚至直接將自己的電力資源共享。

儘管此次損失慘重,但對不少老礦工礦工來說,他們已經享受了幾年市場給予的紅利,對於比特幣以及區塊鏈技術依然深信不疑。

也正是這種深信不疑,讓礦工們克服重重困難走上出海之路。

只是今日一別,不知何時重聚

作者:秦曉峰,來源:Odaily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