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數字化的下一個十年,你可能不會更幸福



2019年在跨年演唱會的歡呼聲中、在紅酒白酒的觥籌交錯中、在跨年演講的若有所思中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每個人都知道她要走,卻留不住她,一如當前的後工業時代。我們不僅要迎接明天,還要迎接明年,更要迎接21世紀第三個十年,而如果給這個十年貼一個標籤,那無疑是數字化。數字化的十年就這樣不以人意志為轉移地撲面而來了。但一個冰冷的現實是,數字化的下一個十年,你可能不會更幸福。

2019年是我們幸福感到冰點的一年,正如美團ceo王興所言,“2019年是過去十年中最困難的一年”,人口紅利和資本紅利日漸枯竭,全球經濟進入瓶頸期,創業“黃金十年”徹底終結,第一代科技大佬相繼退出江湖,中國商業模式進入前所未有的存量經濟時代,在過去採取“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策略的企業才能在逆境中更好地存活下去。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比特幣的全年收益率為107%,而多年令我國引以為傲的房地產則成為了負收益資產。這則代表了數字經濟(位元時代)和工業經濟新舊兩個交替的全面開啟,而未來這一趨勢將更加明晰。

任何一個轉型和交替都置於一個大的背景下開啟,工業經濟向數字經濟全面轉型不是在物阜民豐的基礎上,而是在多個市場出清的下行週期,在下行週期中轉型,我們要經歷雙重痛苦與不適。有的時候,真的懷念上世紀90年代工業經濟的黃金年代,只有區域性出清,不存在系統性出清。出清能力是一個市場的核心能力,也是每個人的核心競爭力。昨天晚上喝了不少朱嘉明老師的紅酒,在11點之前就呼呼大睡,也錯過了凌晨從2019向2020的跨越,但是在眾人的狂歡睡去之後,我卻快速清醒,完成了包括本文在內的一系列工作,現身說法地論證了快速出清能力的重要性。當然,有的時候很多出清是伴著血與淚的。

在2019年,我們見到了很多傳統企業因不適應時代倒閉,也見到了很多數字經濟企業因運營不善、技術瓶頸、融資受阻等各種原因做了數字經濟時代的先烈。每個企業背後都是一個個家庭,超過均值的企業破產率增加了社會的不幸福感。同樣,數字化的紅利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也不是人人共享的,不具有數字化思維、不掌握數字化技術的人將更容易產生被時代的遺棄感,人與人之間的差距與鴻溝將進一步加大。數字技術將為掌握他的“智慧大腦”提供管理的利器,而數字技術則更多地替代不具有數字原創能力的“非智慧大腦”。如何面臨全面數字化這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僅是企業需要面對的問題,也是每個人應該思考的人生抉擇。但毫無疑問的是,這一過程將伴隨著很多人深深的焦慮。

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事實上正在發生的歷史演進。不能掌握數字經濟必需能力的60後、70後正在加速退出社會的主導力量,而掌握數字經濟必需能力的60後、70後則在分享人均更大的社會主導蛋糕。同時,距離數字技術、數字理念、數字思維更近的80後、90後正在茁壯成長,部分出類拔萃者正在染指社會主導權。這種代內交替和代際交替是每天我們生活中都在上演著的故事。但這些數字時代的引領者就真正幸福嗎?他們需要思考數字經濟往何處走的問題,需要思考區塊鏈、人工智慧、大資料等數字技術能在多大程度上替代人,這都是前人無法提供經驗借鑑的。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每個微觀個體都會表現出緊張、侷促和彷徨,不管是引領者、追隨者,還是仍停留在工業時代的原地踏步者。

雖然數字化的下一個十年,你可能不會更幸福;但是不適應和不擁抱,只會更痛苦。在時代給我們丟擲這一命題之後,丟掉包袱、積極融入才是生活的解藥。著什麼急,焦什麼慮,幹就完了。祝大家在2020年、在2020—2030年代這一數字化的下個十年都能好好生活,能更幸福一點。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