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新:虛擬貨幣監管困局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財新

  近期中美金融監管部門相繼發出強監管訊號,但現有的監管能力是否足以應對虛擬貨幣帶來的挑戰?

  過去三週,虛擬貨幣市場出現今年以來最大幅調整,比特幣價格幾近腰斬。在這輪調整中,一邊是中美金融監管部門相繼發出強監管訊號,一邊是大量虛擬貨幣擁躉抄底入場。這背後反映出虛擬貨幣自出現以來就存在的巨大爭議。

  虛擬貨幣的支持者和反對者甚眾,觀點幾乎完全對立。支持者視之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經濟的核心,反對者則認為虛擬貨幣毫無用處。

  反對者中,全球最受矚目的投資家之一查理·芒格在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上直言:“我討厭比特幣的成功,它令人作嘔且違背了人類文明。”諾貝爾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則直接將比特幣斥為“龐氏騙局”和“邪教”,但也承認它很難消亡。

  虛擬貨幣的支持者中,最具爭議和知名度的就是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他的幾條推特發言就將虛擬貨幣市場攪得天翻地覆。此外,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始人達利歐在剛剛結束的比特幣共識大會上表示,未來會面臨更多通脹,他個人更願意購買比特幣,而非債券,自己也持有一些比特幣;同時認為第二大加密貨幣以太坊的作用會更大。

  無論虛擬貨幣的前景如何,在現階段,正如克魯格曼近日在《紐約時報》上所言,誕生12年來,虛擬貨幣在正常的經濟活動中幾乎不起任何作用。相反,由於缺乏監管,虛擬貨幣成了洗錢、恐怖融資等犯罪的溫床。而且,這一市場也毫無疑問存在明顯的市場操縱,在少部分投資者獲利巨大的同時,還有更多投資者損失慘重。

  2021年2月,美國財長耶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很擔心比特幣被用來非法融資,“這是一種極低效的交易方式,而且處理這些交易消耗的能量大得驚人”。

  在中國,自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聯合發文取締代幣發行融資和虛擬貨幣交易(下稱“9·4公告”)以來,監管部門一直對虛擬貨幣監管保持高壓態勢。但中國又一直是全球虛擬貨幣挖礦重地,隨著2020年年底以來虛擬貨幣價格水漲船高,國內投資者曲線炒幣之風愈演愈烈,監管再次升級。

  2021年5月18日,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聯合公告稱,開展法定貨幣與虛擬貨幣兌換及虛擬貨幣之間兌換業務、作為中央對手方買賣虛擬貨幣、為虛擬貨幣交易提供資訊中介和定價服務、代幣發行融資及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等相關交易活動,違反有關法律法規,並涉嫌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證券、非法發售代幣票券等犯罪活動。

  5月21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主持召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稱“金融委”)第五十一次會議,明確提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這是迄今中國對於打擊虛擬貨幣的最高層定調,且打擊物件從交易擴大到挖礦。

  此外,5月26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加里·根斯勒在參與國會聽證會時,呼籲國會提供更多的資金和權威支援,助力SEC加強對虛擬貨幣和SPAC(特殊目的收購公司)上市的監管,“最為緊迫的問題是監管加密貨幣交易所”。

  重重爭議下,究竟應如何看待虛擬貨幣?現有的監管能力是否足以應對虛擬貨幣帶來的挑戰?這不僅是對中國,也是對全球金融監管的考驗。

清理虛擬貨幣挖礦

  金融委會議定調後,內蒙古迅速釋出打擊虛擬貨幣挖礦的首份地方細則。

  5月25日晚,內蒙古發改委官方公眾號釋出訊息稱,按照金融委會議關於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的部署要求,進一步清理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強化打擊懲戒力度,就《關於堅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下稱《八項措施》)公開徵求意見。

  《八項措施》的內容可謂相當嚴厲,包括:對工業園區、資料中心、自備電廠等主體為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提供場地、電力支援的,核減能耗預算指標;對大資料中心、雲端計算企業等主體存在挖礦行為的,由主管部門取消各類優惠政策,退出內蒙古電力多邊交易市場;對通訊企業、網際網路企業等存在挖礦行為的,由主管部門依法吊銷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嚴肅追責;對未經報批私自接入動力電源的挖礦專案,對其違法竊電行為依法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對企業、個人等主體存在以虛擬貨幣形式進行洗錢等違法行為的,依法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對存在挖礦行為的相關企業及有關人員,按有關規定納入失信黑名單等。

  從內蒙古的措施來看,雖然金融委會議僅提及比特幣挖礦,但在實際執行中不限於比特幣,而是擴大到所有虛擬貨幣。

  挖礦,簡言之就是透過計算機的算力來生產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早在2018年1月,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就釋出相關通知,要求各地積極引導企業有序退出挖礦業務,但中國一直是全球比特幣算力的重地。根據劍橋大學另類金融中心測算,比特幣的實時全網功率約為1129萬千瓦。2020年4月,約有65.08%的比特幣算力分佈在中國。

  據瞭解,此次再提打擊虛擬貨幣挖礦,主要出於防止經濟脫實向虛,以及節能減排、實現碳中和的考慮。

  “現在有些上市公司主業不好好幹,各種買礦機、投資礦場,包括在外面搞交易所。” 一位接近工信部人士對財新表示,“這次的大背景還是要防止企業脫實向虛。”

  根據公開資訊,A股上市公司曾牽涉挖礦的不在少數。例如,2021年5月24日聯絡互動(002280.SZ)公告稱,公司於2019年4月對 Aoide Capital Limited公司旗下專案投資1430.72萬美元,該專案投資方向是挖礦機、虛擬貨幣交易以及投資ICO公司。

  虛擬貨幣挖礦帶來巨大能耗,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4月6日,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系的專家團隊在《自然通訊》上發表文章稱,研究發現在沒有任何政策干預的情況下,中國境內的比特幣區塊鏈年能源消耗預計將在2024年達到峰值,約為296.59太瓦時,並相應產生1.3050 億噸的碳排放,這超過了義大利和沙烏地阿拉伯的能源消耗總量。

  2021年3月,內蒙古發改委釋出《關於確保完成“十四五”能耗雙控目標任務若干保障措施》,宣佈2021年4月底前要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專案,同時嚴禁新建虛擬貨幣挖礦專案,並於5月18日宣佈上線了群眾舉報平臺。

  “內蒙古降能耗不達標,都被點名批評了,當然要積極一點。”一位接近央行的研究人士對財新表示。

  在其他沒有宣佈清理關停的地區,礦場也頻頻面臨限電。例如,5月16日至17日,比特幣礦池算力普遍下跌,部分就受到四川地區電網負荷過重、對水電消納園拉閘限電的影響。國家能源局四川監管辦公室將於6月2日召開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的座談會。

  不少挖礦資深從業者已經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在內蒙古釋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的次日,就有兩家“礦機”公司——位元小鹿和火星雲礦作出反應,公告稱自5月26日晚開始,遮蔽中國大陸境內IP的訪問。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國內使用者完全無法使用,藉助虛擬專用網路(VPN),使用者仍然可以透過使用國外的IP地址登入。

  除了遮蔽使用者,礦機“出海”也是必然之選。火星雲礦就告知使用者,為配合相關部門監管精神,火星雲礦部分礦機將轉場至哈薩克礦場,相關礦機於5月23日停機,預計轉場週期在三到四周。位元小鹿也給使用者發郵件稱,受中國最新挖礦監管政策影響,部分受影響套餐對應的礦機目前已處於停電狀態不再產生收益,其餘套餐未來也存在對應礦機被停電的風險,因此使用者可以取消算力合約訂單並申請退款,或繼續履行算力合約訂單但需要部分遷移至歐美區合規礦場重新啟動執行。

  海外礦場在中國的聯絡人也活躍起來,開始向國內礦圈介紹海外礦場資源。“最近有很多國內礦業的朋友來向我打聽國外的資源,大家普遍比較偏好加拿大、俄羅斯、伊朗這些地方,我在俄羅斯的客戶近期就接到了很多諮詢。”一位國內從業人士對財新表示。

  不過,“出海”並不是那麼容易。“很多二手礦機是沒有票的,沒法以正規出口報關稅的方法出去。”一位國內大礦池負責人表示,“而且像哈薩克、俄羅斯有些地方,黑幫橫行、官商勾結,礦機放在那裡可能以各種檢查的名義就給沒收了。如果中國不能挖了,我寧可去北美,整體會安全一些。”

  “這些年下來,挖礦給實體經濟帶來過任何收益嗎?”前述接近央行的研究人士對財新表示,“挖礦導致很多晶片廠商寧可賣給礦機廠商,也不賣給其他行業,現在汽車行業就很缺晶片。”

打擊場外交易

  挖礦環節之外,這次監管打擊的重點是交易。

  其實早在“9·4公告”中,中國監管部門就已明確取締虛擬貨幣交易。當時很多虛擬貨幣交易所選擇“出海”,即將伺服器轉移到境外。然而近四年過去,炒幣之風並未禁絕。其中原因是,國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雖然“出海”,但仍然面向中國使用者提供服務,藉助難以監管的場外交易(OTC)市場,使用者與交易商之間仍然可以實現點對點的人民幣和虛擬貨幣兌換。

  據The Block Research資料,至5月27日,美元穩定幣供應量突破1000億美元,其中USDT約佔62.61%,USDC約佔20.42%,BUSD約佔8.89%。2021年初至4月30日,USDT鏈上交易量達1.01萬億美元,同期所有穩定幣的鏈上交易量為1.6萬億美元。這其中,中國使用者貢獻了多少不得而知,但毫無疑問,部分穩定幣交易已經成為洗錢的一種便捷手段。

  火幣相關人士表示,目前利用虛擬貨幣洗錢的主要渠道是“跑分平臺”。據財新此前報道,“跑分平臺”是掛在博彩平臺或App的一個入口,聚合了第三方支付、合作銀行及其他服務商介面,透過大量買賣和租借銀行賬戶、支付賬戶,非法對外提供支付結算業務,穩定幣USDT成為這些平臺的“新寵”(參見本刊2020年第49期封面報道《打擊萬億賭博資金鍊》)。

  不知情的交易者可能因捲入洗錢而被凍卡。“對有些出售數字貨幣換取法幣的投資者來說,可能收了黑錢但自己不知道。”一位經手過多起OTC案件的律師表示,如果此類情況被公安追查,一種較好的情形是投資者主動退了錢,銀行卡可以先解凍,但也有可能要等法院判決確定投資者的確不知情才可以解凍。

  三家協會發布公告後,5月19日,在“動物幣”行情中上線了大量垃圾“動物幣”的二線交易所抹茶MXC率先關閉了OTC交易板塊。金融委會議後,5月24日,歐易OKEx交易所宣佈關閉OTC平臺的OKB交易,該幣種為交易所的平臺幣,不過並未關閉其他如USDT交易。交易所知情人士表示,“交易所並不是收到了監管部門通知,關閉交易是主動避險”。

  除了捲入洗錢風險,在波動巨大、監管套利明顯的虛擬貨幣市場,普通投資者很容易淪為被收割的“韭菜”,尤其是近期馬斯克在推特上頻頻談及虛擬貨幣,導致價格大幅波動。而前段時間各種“動物幣”行情的瘋狂中,有人一夜暴富,亦有人賠得傾家蕩產。

  由於虛擬貨幣交易所不區分合格投資者,無差別地為使用者提供高槓杆,每次行情大幅振盪,爆倉量都十分驚人。在5月19日的一輪跳水行情中,比特幣24小時內從4萬美元下探至3萬美元,最高跌幅達30%,第二大加密貨幣以太坊跌幅更是下探1900美元,24小時內最高跌幅達到46%。單日爆倉總金額為70.06億美元,摺合約460億元人民幣,為加密貨幣歷史上單日最大爆倉紀錄。

  5月22日,金融委會議的次日,火幣交易所表示,因行情波動較大,為保護投資者利益,針對部分國家和地區新使用者暫時不開通合約、槓桿、ETP等服務,這其中就包括中國使用者;不過,老使用者仍然可以加到最高125倍的槓桿,這還沒有納入平臺本身提供的借幣服務,理論上可以疊加出更高的槓桿。

監管困境

  雖然此次中國的監管表態層級前所未有之高,但面對虛擬貨幣這種去中心化的“創新”,現有的監管手段難免顯得力不從心。

  “很多礦場就把礦機裝在板車上,全是可拆卸可移動的,自帶水力發電裝置,用5G代替寬頻提供訊號,隨時可以撤退,等到檢查來的時候,什麼都見不到。”一位曾參與礦場調研的人士說。

  即使大礦場被清退,或出於安全原因主動“出海”,流入個人手中的礦機也難以清查。“比特幣挖礦可能會退回到2014年到2015年的狀態,小礦工在家裡放幾臺礦機挖,中礦工找個倉庫放幾十臺礦機挖,大礦工找個偏僻的、電賣不出去的小水電廠,放一兩千臺礦機挖。”前述礦池負責人分析稱。

  “監管部門肯定是想關,但問題是很難關。”一位業內資深研究人士有不同看法,“虛擬貨幣是有很多問題,但‘一刀切’整治有什麼用?只會前赴後繼。”

  他指出:“現在把礦場關了,可能過段時間就出現一種新的晶片或挖礦方式,可以用手機來挖礦,可以用任何終端裝置來挖礦,還有什麼辦法去管理呢?”

  一位業內人士則表示,礦場與地方利益有牽扯,甚至有些礦場就是當地領導的親戚開設的,“水很深”。“礦場對當地稅收、消納廢水廢電也是有貢獻的,可能檢查的時候撤掉了,等檢查組一走,又搬回來了。”

  礦場不易打擊,交易更是如此。事實上,這一輪動盪行情過後,Glassnode資料顯示,比特幣囤幣地址的數量連續攀升,達到歷史新高,這可能表明長期投資者在此次價格下跌過程中不斷抄底,比特幣價格也在大幅下跌後迴歸到了4萬美元附近的位置。

  “從2008年到現在,比特幣的價格波動率其實是越來越小的,雖然絕對水平很高,但大趨勢上波動率是一直在下降的。這說明越來越多的人認可比特幣的價值。”前述資深研究人士指出。

  雖然在監管部門看來,虛擬貨幣完全是一場炒作,並且風險在向缺乏辨別能力的投資者轉移,甚至已經滲透到不少中老年人群體;但在一些從業人士看來,虛擬貨幣仍屬創新前沿,如果中國全面打擊、迫使“出海”,或許會“失守陣地”。不少業內人士認為,“9·4公告”導致交易所“去中國化”,這一輪打擊,將引發挖礦的“去中國化”,今後中國監管政策對虛擬貨幣價格的影響會越來越小。

  虛擬貨幣監管是全球範圍內的難題。在美國,傳統上用於判斷是否為證券的標準為豪威測試,但近年來並未被嚴格執行,大量類證券的代幣並未落入美國證監會的管轄範圍。“如果合約發幣參照證券發行監管,很多專案就沒法做了。這也反映了美國過去幾年監管寬鬆的狀態。”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鄒傳偉指出。

  5月15日,上市不久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第一股Coinbase的執行長Brain Armstrong釋出推特表示,自己在華盛頓與多位國會議員、聯邦機構負責人會面,就加密貨幣的監管問題進行交流。他認為,美國完全可以透過安全港或監管沙盒的形式讓一部分初創企業先行先試,再慢慢摸索監管框架。

  不過,美聯儲目前對加密貨幣抱有一種更為擔憂的態度。5月24日,美聯儲理事Lael Brainard出席由Coindesk主辦的共識大會時發言表示,新形式的民間貨幣可能以新的方式將交易對手風險引入支付系統,這可能會引發消費者保護所面臨的威脅,甚至在更大範圍內帶來金融穩定風險。

  目前美國對虛擬貨幣尚未形成統一的監管框架,但零散的提案已經出現。 5月19日,美聯儲理事會副主席Randal Quarles和美國貨幣監理署(OCC)代理署長Michael Hsu表示,美聯儲、OCC和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正在考慮成立一個加密貨幣監管的“跨部門衝刺小組”;5月20日,美國財政部在一份稅收報告中表示,超過1萬美元的加密貨幣轉賬需向美國國稅局報告;5月26日,加里·根斯勒在參與國會聽證會時說,加密貨幣監管,需要讓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投資者享受到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或納斯達克平臺同等的保護才可以。

  對於虛擬貨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所言,比特幣市場是受心理學影響非常大的市場,儘管有科技參與其中,但這個市場的終極價值來源很模糊,所以他不會投資比特幣。目前來看,這個市場巨大的財富效應仍然主要來源於新資金的不斷湧入,而非其他。儘管有一些專案試圖走出鏈上資產的小圈子,作出了連結線下資產的嘗試,為實體公司提供試驗性的融資服務,但仍處於早期,規模較小,需進一步觀察。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