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第四次財富狂潮的思考,區塊鏈如猛虎出籠?

買賣虛擬貨幣

縱觀現代文明,沒有比“金融”更令人慾罷不能、又恨之入骨的矛盾了。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人們將過錯都歸於金融,它摧毀財富、毀滅工作、侵蝕銀行、瓦解繁榮,令無數人走投無路、窮困潦倒、自殺身亡。另一邊,金融歷史研究者們,為幫金融“正名”,奔走忙碌。金融史學家威廉·戈茲曼向全球呼籲:人類不能放棄金融,正是金融,使得文明的進步成為可能。

是的,人類五千年文明,金融扮演了重要角色。

它,推動了古美索不達米亞文字書寫的出現;

它,促進了希臘和羅馬的古典文化向帝國的轉變;

它,決定了中國古代王朝的興衰;

它,為引領歐洲走向世界的貿易擴張提供了保障。

五千年後的今天,金融這部時間機器,將把人類帶向何方?

金融學家一語道破:信用+槓桿+風險,即為金融;金融的未來,就看這三者。

2019年,在科技加持下,金融第一要素“信用”領域,正在經歷天雷鉅變。金融科技的急先鋒,區塊鏈,悍然登上了歷史舞臺。

暴富與赤貧,已不在一夕之間,只在一念之間。

01

區塊鏈:猛虎出籠


區塊鏈,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彷彿是“天書”。

分析師們在這一領域將“簡單事情複雜化”的本事發揮到了極致——“增大單個區塊包含數量,即連續出塊,genaro的spor+pos混合共識機制,利用spor來篩選可信節點,這些可信節點可以同時處理更多的交易,讓被選舉的共識節點連續出塊來提升genaro公鏈的效能。”如果你能看懂,已經打敗99%的業內人士了。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表示,對於區塊鏈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幾年了我也沒真正搞明白。

工行原行長楊凱生表示,現在對於區塊鏈似乎有越說越玄乎,越說越讓人不明白的趨向,而如果可以把複雜問題用簡單話語說清楚,才是真正有水平、有學問的表現。

在這一領域,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前所長姚前是一股清流,他說——

“區塊鏈是什麼,就看它的起源。”

區塊鏈起源於密碼學,1976年,密碼學家迪菲和赫爾曼提出,將原來的一個金鑰一分為二成一對金鑰,一個金鑰用於加密,一個金鑰用於解密。加密金鑰公開,稱為公鑰。解密金鑰不能公開,唯獨本人秘密持有,不能給別人知道,稱為私鑰。

比如,張三想給李四發資訊,張三要用李四的公鑰對資訊進行加密,只有李四的私鑰才能解開,其他任何人都解不開。1978年,這一金鑰設想又得到了提升。除了解決開放系統中金鑰大規模分發的問題,還帶來原來對稱密碼體制不具備的功能,那就是非常獨特的認證功能。比如,張三想給別人發資訊,張三不僅用別人的公鑰對報文進行加密,同時還可用張三的私鑰進行簽名,這樣別人就可以用張三的公鑰進行驗籤,判定報文是不是由張三發出。

1993年,此理論再次升級,稱為雜湊演算法。雜湊函式從輸入到輸出的計算非常快,迅速收斂數值,無須耗費巨大的計算資源,而從輸出倒推輸入又幾乎不可行。

比如,習以為常的人民幣冠字號碼,就可以理解為是由雜湊演算法產生的。日後,區塊鏈的理論基礎,皆來源於此。它一旦成型,落地應用,驚人威力將顛覆現行世界。

從會計學角度看,區塊鏈讓分散式賬本技術落地。不易偽造,難以篡改,開放透明,且可追溯,容易審計,還能自動實時完成賬證相符、賬賬相符、賬實相符,瞬時的資產負債表編製成為可能。換言之,會計、審計行業,或將消失。

從賬戶角度看,區塊鏈讓私鑰本地生成,從中匯出公鑰,再變換出錢包地址,自己給自己開賬戶,不需要中介,賬戶體系發生了變革,這在金融史上是一個非常重大的變化。換言之,擔任中介機構的銀行體系,或將消失。

從資產交易角度看,區塊鏈可以創造一種全新的金融市場模式,作為信任機器,資產交易可以去中介化。換言之,擔任資產交易中介和平臺的券商,或將消失。

從組織行為學角度看,區塊鏈使有效的分散式協同作業真正成為可能。沒有董事會,沒有公司章程,沒有森嚴的上下級制度,沒有中心化的管理者,大家共建共享,堪稱經濟活動組織形式的大革命。換言之,現代企業制度和組織,或將消失。

全世界對區塊鏈既敬又畏,不是沒有理由的。

“猛虎即將出籠,或殺敵必勝,或轉身反咬。”

區塊鏈這頭猛虎,放,還是不放?越來越多的國家、市場、企業,選擇“放”。

在危機中前行,在犧牲中開創,人類五千年文明史,不就是這樣闖出來的嗎?

02

數字貨幣:天使與惡魔

然而,有著“正經出身”的區塊鏈,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承受著汙名。

“詐騙”、“圈錢”,諸多罵名,不絕於耳。

區塊鏈的最大落地應用,數字貨幣,為此該負重大責任。

這也是人們對區塊鏈“看不懂”的最大理由:沒有大規模的落地應用,離人們生活太遠,“東西再好,對我又有什麼用呢?”

數字貨幣,一枝獨秀,成為了區塊鏈落地的“急先鋒”。比特幣,堪稱急先鋒中的“先頭部隊”。

2008年,中本聰發表了經典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提出了一種全新的去中心化的電子現金系統。比特幣橫空出世,自此登上全球金融舞臺,大展身手。

中本聰將比特幣的顛覆性創新一語道破:攻擊者如果不掌握全網50%以上的計算資源,就無法攻擊這套簿記(連結)系統!

換言之,透過比特幣,以前人們隔著萬水千山做不到的點對點交易,現在不依賴銀行等中介機構而僅靠分散式賬本就可以實現。而且,安全性遠遠高於傳統銀行等中介機構。這套極其超前的系統讓全球金融專家措手不及——

“過去數千年來最令民眾害怕的銀行擠兌潮將一去不復返?”

“甚至已經不再需要銀行?”

“人們不用再害怕錢被偷?不用再存錢?”

諸多銀行對它恨之入骨,又欲罷不能:一方面,銀行害怕被它顛覆;一方面,銀行又迫切需要加密貨幣所提供的屬性和工具,尤其是其底層技術,區塊鏈。害怕,即意味著毫無辦法。從比特幣拔腿狂奔的那一天起,限制其發展的唯一要素只有:想象力。

一部分極富遠見和魄力的人們,開始擁抱這一瘋狂事物。

2012年10月,比特幣基金會成立;

2013年10月,溫哥華部署了世界上第一臺比特幣atm機;

2016年,日本國會批准比特幣監管新法案,認定比特幣為財產,隨後迅速正式合法化;

2017年,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方式的實體企業達到8207個,此後平均季度漲幅在5%以上;

2017年,比特幣登入全球最大期貨交易所,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從此,與大豆、黃金、石油等明星實物,同臺競技。

擁有先天優秀條件的比特幣,曾經不負眾望,站在老百姓的立場上,一次次力挽狂瀾。2013年,塞普勒斯銀行危機凸顯了國家信用的無力,深具避險屬性的比特幣,危難之中為塞普勒斯人民牢牢託底,拯救了無數家庭。塞普勒斯銀行危機中,政府無力救助,塞普勒斯儲戶人人自危,爭先把本國貨幣換成比特幣,隨後比特幣價格從30美元飆升至265美元,人們躲過一劫,甚至收穫頗豐!不禁讓外界瞠目結舌。

然而,從2016年起,比特幣進入主流視野之後,事情開始變得不尋常。

“2018年中國經濟網訊息:董事長炒幣鉅虧,上半年收入為0,公司主業停止。”

“2018年新浪科技訊息:247種新幣九成破發,底層投資者血本無歸。”

“2019年網信官微訊息:先鋒系創始人張振新身亡,投資比特幣鉅虧上百億。”

一位炒幣者曾坦言:比特幣要麼是天文數字,要麼一文不值,但只要能賺到錢,不犯法,不管它是什麼都行,畢竟,現在能快速賺錢的東西太少了。

更多的黑暗一面浮出水面。由於比特幣系統具有匿名性,同時可以不受國界限制全網流通,因此,有犯罪分子利用比特幣洗錢或進行非法交易。

“任何帶著理想而來的好事,碰上了人類慾望,都有惡化的可能。”

“惡化”比特幣的因素中,人類的投機欲、暴富欲,堪稱第一。這一慾望和投機行為讓比特幣搖身一變成了投資品。而人類對投資帶來的鉅額金錢回報,從來沒有抵抗力。

炒幣者、交易所、各國監管與輿論的交替,令比特幣的未來撲朔迷離。然而,市場沒有料到,一個從不參與口水戰的沉默巨頭,早已在這場全球金融風暴中,埋伏已久。

它就是:中國央行。

03

央行:守土有責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央行對比特幣的態度,都被外界誤解為“打壓”。

2013年12月5日,央行等五部委釋出《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規定包括銀行在內的金融和支付機構不得從事比特幣交易。當天,比特幣的價格應聲下跌,從7004元跌至4521元。

“中國說聲不,比特幣感冒。”

這也構成了2013年底至2015年底,比特幣價格下行的重要原因。很久以後,人們才發現,央行的目的並不在於“打壓”,而是為了保證包括比特幣在內的數字貨幣市場穩定健康地發展下去。每一個行業的發展初期,都是“群雄混戰”,最易滋生犯罪事件,監管者不僅要想辦法“開疆拓土”,更需“守土有責”,牢牢在“金融”領域穩住“中國發展”這艘風浪中開天闢地的巨輪。

事實上,央行對數字貨幣早有佈局。

早在2014年,在周小川的帶領下,央行便成立了專門的加密貨幣研究小組,負責制定數字貨幣dc/ep發行與操作的框架。

2016年1月,央行舉辦了一場數字貨幣研討會,肯定了官方認證數字貨幣的重要性。

2017年,央行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

2018年11月6日下午,央行釋出萬字長文,《區塊鏈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作者之一是時任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

2019年7月,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透露,國務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央行在組織市場機構從事相應工作;8月,央行密集宣佈數字貨幣的研發進展;近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直言,中國央行有可能在全球率先推出數字貨幣。

國家信用背書的數字貨幣,一旦落地,不啻為顛覆性鉅變!

央行數字貨幣有望成為區塊鏈最大的一個應用場景,以國家信用背書的數字貨幣,將會大大降低法幣的發行成本。與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方式相比,央行數字貨幣的支付也將會更簡單方便,即便是在沒有網路的情況下,也可以用手機輕鬆支付!

04

全球入局:財富狂潮

就在中國央行出手的同時,更多力量看到了這一市場,時局變得更為撲朔迷離。

facebook的libra stablecoin,在比特幣誕生十年之後,悍然進軍加密貨幣行業。目的十分驚悚:顛覆現有金融體系,至少建立自己內部的無現金經濟。從本質上講,這家社交媒體巨頭正尋求成為替代性的世界央行!

英國央行行長馬克·卡尼表示,類似於libra的數字貨幣可能取代美元成為世界儲備貨幣,雖然,這並非易事。被觸動了“利益蛋糕”的各方巨頭爭相抨擊與阻撓。美國總統特朗普、歐盟反壟斷監管機構等勢力一擁而上,試圖撲滅這恐怖的星星之火。

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facebook的libra,更像是一針催化劑,將掌控財富、權利的巨頭們長久以來的恐懼點燃——

“如果除了現行貨幣之外,出現了新的‘一般等價物’,現行貨幣、外匯將何去何從?”

“如果比特幣正本溯源、迴歸價值,具有交易屬性與增值的潛在空間,又該如何對待?”

“全球貿易、財富流動,是否會重新分配?”

“新的行業是否即將崛起?最初掌握新技術的人們,是否將佔儘先機?”

落實到個人,其帶來的後果,則更為洶湧。歷史一次次見證類似迴圈——

1978年,住房商品化、土地產權開始理論化;1998年,房地產金融化開發階段開啟大幕。此後三十年,房地產在中國“城鎮化”、“國際化”、“智慧化”、“產業化”、“金融化”方面,擔起了舉足輕重的角色。第一批“下海”投入房地產浪潮的老百姓,日後多人橫掃中國首富排行榜。

1984年,中央4號檔案正式提出發展鄉鎮企業的概念;90年代初,在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鄉鎮企業異軍突起,在當地gdp中“三分天下有其一”。最初“摸著石頭過河”的農民們,擔著“國有資產流失”的罪責風險,抵押房產、賭上全部身家,奮力一搏。此後,他們有了另一個身份,“鄉鎮企業家”。多年之後,當中的大批公司上市,大批鄉鎮企業家成為了中國民營經濟的擔當。

1990年-1992年,中國股市作為資本市場“新生兒”,歷時2年半的持續上揚,從96.05點開始,一舉達到1429點的高位!就在大部分人抗拒“炒股”這件事的時候,最先進入股市的投資者,一夜之間翻身成了百萬富翁。

中國經濟四十年,湧現的“歷史發展必然紅利”、能讓普通老百姓實現財富飛躍的機會,僅有三次。或許有人說,不對,還有網際網路浪潮紅利啊。那麼,讓我們來看一組資料:

馬化騰不會告訴你,他的父親是鹽田港上市公司董事,騰訊的第一筆投資來自李澤楷,李澤楷與鹽田港母公司啥關係無需多說;

王興則表示,“錢壯慫人膽”,擁有年產超過200萬噸水泥廠的原生家庭,給他帶來的除了敏銳的商業嗅覺,還有與物質抗衡的十足底氣;

至於馬雲的父親馬來法,則是曲藝界元老、浙江省曲協領導,根本不是雞湯文裡瞎寫的“一個蹬三輪車的”;

活躍在網際網路界的李彥巨集、張朝陽等,在當年“上大學”仍然是個稀罕事的年代,已經無一不是海歸人士。

換言之,後來賦予老百姓的成功機會,已經無形中設定了“進入門檻”。草根要抓住機會,進入飛躍的行業,難上加難。

至此為止,人們開始理解區塊鏈的狂熱魅力!

也許,它將顛覆舊產業、造就新興產業,讓最先掌握新興技術的人們佔盡先機;

也許,它將助力市場、監管、個體的全面重塑,未來更公平、更透明;

也許,它將扭轉“脫實向虛”的經濟發展弊端,助力實體經濟再現輝煌;

也許,它就是第四次實現財富飛躍的機會!

普通老百姓如何抓住這第四次機會?理解它、看透它、為機會來臨之時做準備!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