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軟之父、陰謀論、加密貨幣,McAfee的狂野人生

買賣虛擬貨幣

「我預測,到 2020 年底比特幣將至少達到 50 萬美元。如果我錯了,我將直播吃我的 XX(敏感詞)。」

早在 2017 年,McAfee 就曾放出比特幣有望達到 50 萬一枚的豪言壯語,一段時間後他更將目標價修正為 100 萬美元。從當時至今,比特幣的價格也早已從當年的數千美元漲到數萬美元,僅管將來能否達到 50 萬美元我們仍不得而知,但確定的是,McAfee 永遠沒有機會見到 50 萬美元的比特幣了——他很有可能已經過世了。

6 月 23 日,McAfee 被西班牙司法機構裁定將被引渡到美國。他曾在引渡審判的第一次聽證會上告訴西班牙高等法院,「我相信這些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

6 月 24 日,多家外媒報道了他的死訊,在報道中,這位曾經發誓自己不會自殺的知名 KOL,「在西班牙獄中自殺」。

此前,因涉嫌逃稅等多項罪名,McAfee 被美國執法機構通緝。今年 3 月,美國 SEC 指控他隱瞞了超過 2300 萬美元的加密貨幣收入。若各項指控落實,他將面臨最高 30 年的監禁。在多年的逃亡生涯後,McAfee 於 2020 年 10 月在西班牙被捕。

約翰·邁克菲 (John McAfee) 是世界上第一個商業化運營的防毒軟體 McAfee 創始人,在安全領域造詣頗深,被稱為防毒軟體之父。這是他最為著名的身份,此外,他還是兩次美國總統參選人、陰謀論者、加密貨幣擁躉。

此前,McAfee 一直因為其特立獨行的行事風格而飽受爭議。

在最早有媒體報道其死訊後僅約半小時左右,它的 Instagram 帳戶釋出了一張圖片。這令所有人感到詫異——逝者是不能玩手機的。這張圖片非常簡潔,白色背景上描繪了一個黑色的大寫字母「Q」。

「Q」的圖片,被許多人認為指向「QAnon」,進而人們懷疑他的自殺另有隱情。
QAnon 是海外流傳廣泛的一種極右翼陰謀論,其相關論述最早來自於 4chan 中一個署名為 Q 的匿名使用者。該理論認為美國存在一個反對特朗普和其支持者的影子統治。QAnon 和他的支持者普遍追隨特朗普,被一些人斥之為「瘋狂的陰謀論邪教」。
銀行家與多國官方人員勾結、跨國秘密犯罪組織、兒童犯罪、宣傳機器、老牌媒體……這些都是 QAnon 頻頻提及的議題。他們相信美國被影子統治所操控,美式民主只是假象,世界最終將迎來「風暴和大覺醒」。
很快,#McAfeeDidntKillHimself 成為了推特熱搜,這一事件引起人們的熱議。尤其是那個神秘的 Q,更引發了陰謀論者的狂熱。國際激進化研究中心(ICSR)研究員 Marc-André Argentino 注意到,「有人說他知道希拉里不為人知的資訊,有人說他是愛潑斯坦 2.0,還有人懷疑他就是 Q。」
更為戲劇化的事情發生了。有網友發現,在他所釋出的「Q」圖片中隱藏了一串神秘字元:
「Instructions:FBMD23000965010000290400004b0400009d0400007a0c0000f90d0000af1000005e1200000414000068170000」
不久後,McAfee 的 INS 被關閉。這一字元引發眾多猜測,鑑於他的傳奇人生和離奇自殺,人們它的死亡背後另有隱情。而這串神秘字元,就是揭開這一切的密碼。甚至有人懷疑,破譯之後或許可獲得 McAfee 的比特幣私鑰。無論是中文網際網路還是英文網際網路,一場聲勢浩大的網路尋寶活動的大幕正在緩緩拉開。
但大幕還未完全拉開,就已戛然而止。
律動發現,該字串並非 McAfee 主動加入。字串「FBMD」意為「Facebook MetaData(Facebook 後設資料)」,這一資料由 Instagram 自動新增以便於圖片追蹤及資料統計,Instagram 中所有上傳圖片均會被新增同類資料。
公海逃犯:流亡古巴的總統參選人
McAfee 對體制高度的不信任。在過去數年中,McAfee 曾自稱存在大量針對他的陰謀,並獲得了陰謀論者的支援。或許因為其獨特的個性,McAfee 在推特擁有 111 萬的粉絲。
他曾多年生活在自己的遊艇上——將遊艇開到公海,不受任何司法管轄。

McAfee 和他的「自由號」遊艇
McAfee 甚至在海上參加了美國總統選舉。
他曾在 2016 年的總統選舉中獲得自由意志黨的提名,但最終並未成為總統候選人,他敗給了另一位參選者。在失敗後,他宣佈將繼續參加下一屆總統選舉。2018 年,他履行了自己的承諾,正式宣佈將參與 2020 年大選。
2019 年,McAfee 陷入美國國稅局的調查,他表示將透過「流亡」來繼續他的競選活動——在公海上居住和辦公。在公海生活了一段時間後,他表示已將競選總部遷往古巴哈瓦那。大約在同一時間,McAfee 開始在推特上發表支援切·格瓦拉及相關意識形態的言論,並對美國官方大肆批評。這些言論導致其受到了自己所支援的美國自由意志黨的批評。
在 McAfee 的競選議題中,非常重要的一項就是促進加密貨幣的使用。
McAfee 一直是加密貨幣的支持者和推廣者,並將自己的總統競選和加密貨幣聯絡起來。在籌備 2020 年大選時,他曾表示,如果自由意志黨不再接納自己,他將自建黨派。「我將建立自己的黨派,我相信這可以更好的為加密社羣服務。」
軟體大亨到加密新秀
McAfee 對加密世界一直持有深厚的興趣。即使是競選活動,依然與加密貨幣有關。為籌備第二次競選,他成立了自己的個人品牌,並推出「McAfee Redemption Unit」計劃,宣佈發行有實物收藏品對應的代幣,並以該計劃的收入來支援自己的競選活動。
早在 2014 年,McAfee 就曾創立了 Future Tense,這是一家致力於構建名為「D-Central」的去中心化網路的初創公司。這是一種可以匿名傳送訊息和檔案的網路。
在 2016 年,McAfee 曾加入一家名為 MGT Capital Investments 的科技公司就任 CEO,該公司主營社交遊戲。在他的遊說下,MGT 進入了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挖礦領域。次年,McAfee 辭去了他在 MGT 的 CEO 職位,全新投入加密世界。在一家名為 Luxcore 的 to B 領域區塊鏈公司出任 CEO。
繼安全專家之後,他已將自己的形象轉換為加密領域的專家。2019 年,McAfee 也曾推出過一個名為「McAfee Magic」的加密貨幣交易平臺。
但在加密領域,他也飽受爭議。
聯邦檢察官曾指控他,在一個山寨幣專案中涉嫌欺詐投資者的資金。檢察官認為,McAfee 和他的團隊在這個專案中購買了大量山寨幣,並「透過虛假和誤導性的宣傳」在網上以人手段抬高其市場價格,「以掩蓋其真實、自利的動機」。
「McAfee 團隊成員從他們的山寨幣專案中總共賺取了超過 200 萬美元的非法利潤,」司法部聲稱。大陪審團的起訴書認為,這一團隊從投資者那裡獲得了「超過 1100 萬美元的未公開收益。」
甚至,在近期 NFT 大潮興起之時,他還籌備了自己的個人 NFT。

在 McAfee 個人官網的分欄中,第一欄即是「MCAFEE NFT」。只是,其發行日期恐怕只能永遠的「COMING SOON」了。
從軟體大亨、安全專家,再到加密貨幣新秀。我們難以評價這個飄忽不定的人。
早在 1994 年,McAfee 就從自己創立的 McAfee 公司離職,但他後續卻成了 McAfee 最有力且知名的批評者,他認為這一軟體正變得不再以使用者為本。而在加密世界,McAfee 同樣飽受爭議。有人說他是狂熱的佈道者,有人說他是聲名狼藉的騙子,我們無法準確的定義 McAfee。
但 McAfee 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在他的個人 NFT 中,他是這樣描述自己的:「很少有人像 John McAfee 一樣在這個星球上留下了如此之多的痕跡。McAfee 狂野、歇斯底里的旅程將我們從神靈通向惡魔,…… 槍支、年輕女孩和 drug 讓他精力充沛,但他的騙術和幽默感讓他感受還活著。從他的訴訟,到他神秘的埃斯科瓦爾式的生活,再到他自己的死亡,我們開始了一場充滿 drug、欺詐、性、暴力和謀殺的過度冒險。」
6 月 16 日,75 歲的他發表了一條推特,這條推特說明他的近況並不算好。「美國認為我隱藏了加密貨幣。我的剩餘資產都被沒收了,我的朋友們因為害怕被牽連而消失了,我一無所有。」但他依然決絕的說道。
「然而,我無怨無悔。」

*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更多區塊鏈行業資訊,歡迎掃碼訪問官網--


作者:0xCC,來源:區塊律動BlockBeats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