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比特幣的核心價值及其辯護理由(下)

手段 vs 目的

在問卷的最後,我想隨機提出幾個與比特幣的核心價值觀無關的問題。我的目的是,瞭解人們是否能夠辨別目的(我們為比特幣系統設定的目標)和手段(用來實現系統的機制)之間的區別。

這可能是整個問卷中最令人震驚的部分,相比 “比特幣應該實行固定供應量” 這一觀點,支援 “比特幣必須實行 PoW 機制” 這一觀點的人更多。正如我之前反覆強調的那樣,我將比特幣視為一組目標和共享規則(一種社會契約),而這種社會契約是透過軟體來實現自動化執行的。在 2008 年,中本聰提出 PoW 是解決這一難題的關鍵。但是,這並不意味著, PoW 本身就是比特幣的目標或核心價值觀之一。

實際上, PoW 是一種機制,旨在實現以下兩個目標:

1. 交易的免信任型分散式時間戳 —— 去中心化時鐘(中文譯本)
2. 透過安全且免信任的方式實現比特幣分配

如果有其它任何機制能夠更好地實現上述目標,並且像 PoW 那樣久經考驗,或者說 PoW 出現很大的漏洞,我就不會反對更換這一機制。然而,相比其它任何社羣來說,比特幣社羣對於 PoW 機制的立場非常堅定,因為隨著越來越多 PoS 網路上線,比特幣使用者決心 “寸步不讓”。

這裡要澄清的一點是,我認為比特幣在根本上無需懼怕 PoS 代幣。但是,支援 PoS 的論點(更加環保、沒有來自中國的威脅、可以識別並懲罰攻擊者)具有很高的敘事價值,另外我認為大多數比特幣持有者至少在潛意識上有擔憂。

至於另外兩個問題,調查結果跟我預期的一樣。受訪者認為當前區塊大小限制或當前核心開發團隊本身並非 “手段”,而是用來實現比特幣核心價值觀的手段的結果。

例如,區塊大小上限旨在確保比特幣全節點能夠負擔得起成本,因為全節點需要驗證整個區塊鏈的歷史,並與所有新挖出的區塊保持同步。另外,區塊大小上限還能確保區塊補貼耗盡時區塊空間的稀缺性。這樣一來,來自使用者的交易需求會為礦工帶來足夠的交易費收入。
 
比特幣的投票治理
 
我真正想要指出的是,每個問題下面有多少人會劃定界限,並表示 “這不是我心中的比特幣”。一方面,這表明我們確實找到了比特幣的核心價值觀;另一方面,這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麼

1. 比特幣的協議開發沒什麼進展(很難就任何事情達成共識)。
2. 很難將有風險的改動引入比特幣。從這一點來說,企業和開發者可以放心地在比特幣上進行構建。

當然了,這次調查結果並不意味著他們在使用錢包進行投票時會做出同樣的選擇。而且我強烈懷疑,在比特幣擴充套件爭論中堅持使用比特幣的人,是不是真的想要跟儘可能多的人達成共識來保護比特幣的網路效應

如果你像我一樣,你可能也認為我們應該保護比特幣的長期可持續性,透過徵收安全稅或增加供應量等方法 —— 當然了,在沒有出現問題之前,我們不會採取這些方法。儘管這一點沒有討論過,我認為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是將其視為 “潘多拉魔盒”(slippery slope,原意為 “滑坡謬誤”,但作者在這裡對該詞的用法不太符合其原有的用法,故改譯成 “魔盒”)。

說它是魔盒,是因為對這些問題的細微妥協,最終可能導致非常糟糕的變化,例如,這樣做會緩慢地腐蝕掉比特幣的抗通脹價值。為了防止開啟魔盒,比特幣使用者建立了謝林圍牆(Schelling fence)——這個概念實際上很好地解釋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現象。
 
謝林圍牆和社會訊號
 
謝林圍牆(由 Scott Alexander 率先提出)指的是讓人們預先作出的可信承諾成為謝林點,就好像是具有約束力的合約一樣。我們最熟悉的一個例子是,別抽第一根菸,否則後果遠超你的想象。

回到上文通脹的例子,潘多拉魔盒指的是,一旦我們接受了 0.01% 的緩慢通脹,可能會接受 0.02% 的緩慢通脹,然後逐步放寬底限,直到比特幣變得跟法幣一樣為止。因為我們不能相信未來的自己,所以我們承諾絕不抱有通脹的念頭,哪怕這意味著要與比特幣共存亡。
這些預先承諾就是預防比特幣誤入歧途的第一道防線,但是它還具備很多其它功能:

1. 使用者不斷向其他比特幣持有者重申這些預先承諾,既能表明他們依然處於正確的軌道,又能增強社羣內其他成員之間的共識。

2. 在遭受攻擊或其它不良事件時,所有人都 “知道該怎麼做” 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們已經有了關於想要守護的價值觀和如何守護它們的預先承諾。

3. 讓新使用者能夠切實感受到無形的預先承諾具有極大的價值。對於那些不熟悉比特幣相關知識和歷史的人來說,現有社羣對捍衛比特幣協議核心價值觀的決心越堅定,他們持有、使用比特幣並在比特幣區塊鏈上進行構建的安全性就越高。

敬告讀者
 
為謹慎負責起見,我必須指出這類 “社科” 實驗存在的幾點固有風險。

1. 本文涉及的所有分析都是主觀的,不代表比特幣社羣中的所有觀點,因為比特幣社羣中的大多數成員都不關注我的推特。

2. 問卷調查的問題在於,受訪者是未來使用者的一小部分,對於比特幣以及謝林圍牆的觀點可能迥然相異。這就類似於這樣一個觀點,所有強烈支援自由主義的人都已經成為了比特幣使用者,因此未來加入比特幣的使用者會越來越少關注其價值觀,而是更多聚焦於其日常應用。

3. 雖然人們可能很討厭 “作者意圖論”,但是中本聰給我們留下了很多他關於比特幣社會契約的原始論述。比特幣使用者是否會堅守中本聰的意向該另當別論。但是,中本聰的意向至少是一個天然的謝林點。

4. 比特幣並非民主制,大多數人的投票並不重要。歸根結底,我們之所以支援比特幣,是因為我們相信自由市場能夠催生出比法幣更優越的貨幣。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並不比市場聰明,而且最終會聽從市場的需求。因此,如果社羣成員在比特幣的核心價值觀上有了衝突,我能夠想象大多數人會繼續(例如,以分叉或預測市場的形式)堅守市場認為最有價值的東西,並用來傳達他們自己的觀點。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