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明星公鏈的困境與自救 |鏈捕手

買賣虛擬貨幣

霍夫曼在《穿越寒冬》中指出,很多創業者會使用ICO這種方式。這是一種非常成功的籌資方式,可以很輕鬆地讓你籌集到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但這種方式現在看起來已經越來越像是一個龐氏騙局。很不幸的是,有一些害群之馬濫用了整個系統,他們透過不斷地推高代幣的價值,從中賺取現金,卻沒有用所獲得的資金來創辦一家真正的企業。

區塊鏈作為ICO應用最多的行業,藉此東風吹出了不少公鏈,但他們中的大多數都在時間的沖刷下陣亡了。而對於多數創業失敗者而言,陣亡原因既是主觀的也是客觀的,在ICO浪潮以及以太坊的性感敘事引發熱錢關注的背景下,發幣+講故事無疑可以快速實現進賬,創業者根本不需要想好自己要解決市場的哪些問題,以及這些問題是否是真正的需求等問題。

者 | 雲隱


01

公鏈現狀

如果按照時間順序觀察區塊鏈行業,大致可以被概括成三個重要的發展階段,第一階段是延續至今的比特幣挖礦浪潮,第二階段是以太坊創新智慧合約帶來的ICO浪潮與萬鏈齊發,第三階段則是DeFi爆發以來,區塊鏈在真正意義上推進金融變革。後兩個階段的繁榮都離不開以太坊。

以太坊的推出將ICO浪潮推向頂點,這樣的背景下,湧現出一大批大敘事+容錯率高的公鏈,區塊鏈行業也在2018年迎來了公鏈元年。然而就如同霍夫曼所說,總有一些害群之馬存在,他們濫用了整個系統,透過不斷地推高代幣的價值,從中賺取現金,卻壓根不打算建立真正的企業。

霍夫曼的話既是經驗也是警示,應浪潮而生的上萬條公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隕落了90%以上,加上熊市週期的影響,那些僅存下來的公鏈也隨之光環不再,一度陷入落地難、資金緊張、人才流失的困境。

雖然如今的市場正處在牛市階段,但公鏈賽道仍是以太坊一家獨大的格局,雖然技術與場景上的瓶頸讓以太坊難以講完世界通用的超級計算機的故事,但鑑於其在創新上、資本運作上、治理機制上、經濟模式設計上以及開發者生態建設上的成功,以及DeFi護城河加持,金融屬性越發凸顯。

在以太坊的示範作用下,公鏈的發展越來越聚焦垂直領域。昔日的網紅公鏈EOS和波場開始在遊戲、娛樂等領域發力,而其他公鏈則相繼是在社交公鏈、物聯網公鏈、內容分享公鏈、AI公鏈等等領域做探索,同時以DeFi為入口為自身尋找突破口。

02

轉戰DeFi

在一眾轉戰DeFi的老牌明星公鏈中,比較典型的包括比原鏈、Zililqa、Algorand、Polkadot、Nervos、Conflux以及aelf等專案,他們所選路徑大致可劃分為兩種。

一種是承接以太坊擁堵帶來的DeFi溢位,他們一般做相容以太坊的二層網路或者跨鏈,同時在自己的生態開發DeFi應用;另一種是堅持原本的開發路徑,同時在以太坊上開發自己的DeFi應用。絕大多數公鏈都選擇前者,選擇後者的只有少數,aelf就是其中之一,這裡我們就透過剖析aelf來看看腰部明星公鏈發展現狀。

提及aelf,行業的基本認知就是雲端計算公鏈、高效能網路、跨鏈協議等。但在自我的定義方面,aelf一直很清晰——基於一個主鏈和多個側鏈的底層架構並且支援跨鏈的公鏈,側鏈可以透過跨鏈協議相互通訊,將來的目標則是讓每個人都能體驗高速區塊鏈。

作為國產明星公鏈之一,aelf背後有Galaxy Digital、火幣資本、幣安、FBG資本、德鼎創新基金、華創資本、節點資本、位元大陸等數十家知名投資機構的資金支援,總市值最高達到190億元,曾備受矚目。

雖然2019年前後,市場一直處在低谷期,aelf發展遭遇阻礙,但他們對自我的定義未曾改變。aelf早期投資者林曉告訴鏈捕手,創始團隊一直堅定地根據最初的路線圖推進業務,同時還在DeFi起勢之前就深入鑽研,去中心化交易所SashimiSwap就是他們的代表作。

SashimiSwap是基於以太坊開發的DeFi應用,從上線之初的流動性挖礦平臺,到具備AMM 機制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再到透過 Investment 和 Vaults 理財提高使用者綜合收益,推出可供使用者實現借貸即挖礦的Sashimi Lending,開發團隊透過多元件間的互動完整地構建出了一個DeFi綜合平臺,其TVL一度高達5億美元,甚至得到以太坊社開發者社羣的認可。目前,SashimiSwap也在火幣生態鏈(HECO)和幣安智慧鏈(BSC)部署了智慧合約。

做Sashimi的過程中,我們很超前地意識到AMM存在資金利用率問題,一般情況下AMM的資金利用率為10%左右,這說明很多資金是被閒置的。aelf相關責人表示


因此,aelf團隊一方面將Sashimi Investment內建在AMM中,Investment是首個將交易池中的資金最大化利用起來的合約,該合約會將LP放入池中的資產透過不同的理財產品進行投資管理,從而提高LP的綜合收益;另一方面,部分資產也可以在Sashimi Vaults進行投資,Vaults相當於一個收益聚合器,可以把使用者質押的資產透過其他DeFi產品進行投資,並持續不斷地切換到最高收益的DeFi平臺上,保證收益最大化。


這樣下來,AMM的資金利用率達到了80%左右,大大提高了LP的收益。aelf相關負責人表示為了提高AMM的資金利用率以及流動性提供者的收入,Sashimi開發團隊構建了利用流動性池內的資金進行自動化策略投資的技術架構,且基於此開發經驗讓他們對在aelf主網上開發更多創新型DeFi產品充滿信心。

03

突破之路

據官方資訊顯示,aelf主網已順利部署完畢,目前正處於與中心化交易所打通的階段,使用者將很快可以在主網使用生態內的相關產品,在完全獲得交易所的支援後,aelf將徹底地成為一條無准入門檻的多鏈公鏈。

主鏈+側鏈,以及跨鏈的概念是我們創立之初就寫進白皮書裡的,這一直是我們致力於實現的目標,現在技術層面已經基本落地了,不久就會推向市場。該負責人告訴鏈捕手,aelf已經實現了波卡設想的所有功能,不僅主鏈可以正常執行,多條側鏈也已經可以運轉,加上跨鏈協議的成熟度較高,aelf現在已經可以實現資產在不同鏈之間進行轉移。

據aelf技術團隊成員回憶,做Sashimi的初衷,就是將以太坊上的資產向aelf遷移,然後透過aelf區塊鏈較高的效能以及多鏈結構無限的可擴充套件性成為以太坊的二層網路,解決以太坊目前存在的問題和痛點。所以,除了連線以太坊之外,aelf還能與幣安鏈、火幣鏈打通跨鏈通訊,創造更大的應用價值和空間。

除技術層面,該負責人補充表示,aelf在社羣治理、經濟模型設計與開發者建設等方面也將做出一系列改變與升級。

首先是社羣治理層面,aelf將會開啟節點競選,屆時將會進行全民公投,透過此方式決定主網的引數設計以及其他重要決策;


其次是開發者社羣建設層面,aelf會聚焦在產品層面,將在借貸、NFT、社交相關企業應用、公平的搖號系統、投票系統等方面做出便捷的產品,使用者不需要明白底層技術,只需要直接體驗應用的效能即可;


最後是經濟模型設計層面,過去aelf的代幣ELF主要用於付費資源支付及治理決策,其中付費資源包括智慧合約部署、升級及執行等操作(如交易手續費、跨鏈資料傳輸手續費等),治理決策包括記賬節點的選舉、系統新特性的審批及產品重大更新的決策。

不過,儘管進展頗多,但國內社羣對aelf仍存在諸多質疑,大多關乎aelf在熊市時核心成員離職、開發停滯等。當時正值市場低迷期,幾乎所有國產明星公鏈都在遭遇發展瓶頸,較知名的有星雲鏈、BUMO等。不過,相比aelf的持續更新,幣價回暖而言,不少公鏈都已信仰崩塌,消聲遺蹟。相比國內社羣,海外社羣對aelf的預期較高,推特上可見是加油,aelf!我是你的早期支持者,感謝看到你們的進展!

其實,丟擲老牌明星公鏈自身的努力,市場還是有一定預期的,普遍的觀點在於區塊鏈行業,除了比特幣和以太坊,其他公鏈是否還有機會跑的出來?

雖然是悲觀的發問,但反觀卻是一種期望,這種期望對於早期路線相對明晰且一直沒有放棄探索的公鏈而言是難得的機會,假如老牌明星公鏈可以在資金支援上、社羣建設上、技術創新與資產引進上持續發力,那麼時間或許會給出滿意的答覆。

作者:雲隱,來源:鏈捕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