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區塊鏈產業發展集聚區,47家產業園搶跑

買賣虛擬貨幣

經濟學家張五常曾提出一個觀點,縣際之間的競爭,推動了整個中國經濟的增長。在區塊鏈領域,各地方政府正透過打造區塊鏈產業園的方式,聚集區塊鏈企業,試圖在這場新型科技戰中分一杯羹。

作者 | 王晟宇

近日,工信部及中央網信辦兩部門聯合釋出了《關於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應用和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到2025年,中國要打造3~5個區塊鏈產業發展集聚區。

作為孵化區塊鏈企業的重要陣地,區塊鏈產業園在各省和地區打造區塊鏈產業聚集區的過程中承擔了重任。

《鏈新》統計發現,截至2021年6月中旬,國內在北京、上海、杭州、雲南、廣州等地的區塊鏈產業園數量已達到47家。

地方政府爭相打造區塊鏈產業園

上海市是國內最早佈局區塊鏈產業園的城市,2016年11月,“中關村區塊鏈產業聯盟上海協同創新中心”和“天空區塊鏈孵化基地”同時落戶上海寶山的智力產業園區,是國內最早的區塊鏈產業園。

之後,隨著區塊鏈越來越火,上海市接連成立了4個區塊鏈產業園。

不過,在產業園的絕對數量上,上海排在浙江和廣東之後。

杭州是浙江區塊鏈產業發展的領頭羊,目前共擁有6家區塊鏈產業園。

2018年4月,杭州未來科技城管委會高調的啟動了“中國杭州區塊鏈產業園”,成立之初就有十家區塊鏈科技型專案集體簽約。

在打造區塊鏈產業園方面,杭州市多個區之間也互相競爭。

2017年,杭州西湖區就出臺檔案,打造西溪谷區塊鏈產業園,對入駐產業園的企業和個人提供政府扶持。

2018年5月,杭州市餘杭區出臺《中國杭州區塊鏈產業園政策》,吸引高層次人才安家落戶,購房補貼最高可達300萬元;對初創企業全面加強金融支援,透過評審的企業可申請最高500萬元創業貸、最高150萬元天使夢想基金支援。

2019年,杭州高新區(濱江)政府出臺檔案,提出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數字產業發展高地,大力發展區塊鏈等未來產業。

廣東省也不甘落後,2020年9月,廣東省出臺政策,明確提出要強化廣州區塊鏈國際創新中心、黃埔鏈谷、越秀國際區塊鏈產業園、深圳南山科技園等4家區塊鏈產業園區的服務能力,為區塊鏈企業提供天使投資、股權投資、投後增值等多層次服務。將“打造集孵化、加速、集聚、監管等於一體的全生命週期產業生態培育體系”列為廣東省發展區塊鏈產業的重點工作之一。

目前廣東落地的產業園有5家,據《中國區塊鏈企業發展普查報告(2020)》顯示,截至 2020年 11 月,註冊在廣東省的區塊鏈相關企業高達28523家,佔全國總數的44.52%。

此外,像湖南、重慶、雲南等地,也都透過出臺相關檔案,打造自己的區塊鏈產業園。

2020年3月15日,雲南省區塊鏈中心在昆明市五華科技產業園落地揭牌。

《鏈新》從雲南省區塊鏈中心瞭解到,2020年,雲南區塊鏈中心園區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346億元。

經濟學家張五常曾提出一個觀點,縣際之間的競爭,推動了整個中國經濟的增長。在區塊鏈領域,各地方政府正透過打造區塊鏈產業園的方式,聚集區塊鏈企業,試圖在這場新型科技戰中分一杯羹。

北京大資料研究院區塊鏈與隱私計算研究中心主任莫曉康,在接受《鏈新》採訪時表示,產業園是綜合性的,把相關的企業聚集在一起,對於區塊鏈行業整體的發展是很有幫助的,“因為它這種叢集效應相當於是把人才和資源集中在一個地方,他們之間會有一種共鳴的效應、互相促進的效果”。

區塊鏈產業園發展還處於初期

據《鏈新》不完全統計,截至2021年6月中旬,我國區塊鏈產業園數量已超過47家。

其中,25家產業園是由政府主導或引導建立。在企業或專案方面,國家網信辦公佈的區塊鏈資訊服務備案已達到1238個,其中7成集中在“北上廣浙”。

雖然一線城市領先優勢明顯,但中西部城市也希望能透過錯位競爭的方式打造具有自己特色的區塊鏈產業園。

湖南婁底市區塊鏈產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執行副主任謝緯告訴《鏈新》,目前全國區塊鏈產業園之間還談不上競爭。

謝緯認為,一方面全國的園區絕大部分是鬆散型的,各地政府由於對這個產業並不是十分了解,所以介入的不深;另一方面,區塊鏈行業還屬於很早期,整個產業還不完善,沒有到激烈競爭的地步。

相對於北上廣這些一線城市在財稅、補貼方面的支援,謝緯認為,由於在資金、技術等方面和一線城市有差距,像婁底這樣的三四線城市,更多的是在市場場景方面給予企業支援。

和實體經濟結合是關鍵

在各地打造區塊鏈產業園的政策中,都重點強調區塊鏈技術和實體產業相結合。

中國(杭州)未來區塊鏈創新中心拓展運營總監黃稚茗在接受《鏈新》採訪時表示:“園區目前多數都是區塊鏈研發企業,也有一些是能應用到區塊鏈技術的傳統企業,做區塊鏈和傳統產業結合的”。

黃稚茗介紹,園區估值達到或接近一億美金以上的準獨角獸企業,已經達到 5 家。

一位雲南省區塊鏈中心相關負責人告訴《鏈新》:“雲南省區塊鏈中心發展速度還是比較快,像本地一些農產品類、版權類企業和區塊鏈相結合的一些專案都已經落地,且取得了初步的成績。”

該負責人介紹,雲南省區塊鏈中心目前已經吸納了阿里、騰訊、華為等多家巨頭企業入駐。同時,像“孔雀碼”、“數字紫陶”、“文山三七碼”等雲南本土特色相結合的區塊鏈專案均已落地,並直接為企業帶來銷售額上顯著增長。

據行業人士透露,目前多數在產業園內做研發的企業還未實現盈利。而實現盈利的企業多為目前政策高度管控的涉及挖礦或虛擬貨幣企業。隨著政策落地,這些盈利企業將面臨轉型或清退。

如何把區塊鏈技術和實體產業相結合成為關鍵。

上述雲南省區塊鏈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了“文山三七碼”專案,並認為其是雲南區塊鏈賦能傳統行業的典型案例。

文山三七是雲南有名的特產中藥材,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底層管理,“文山三七碼”將種植、生產、加工、倉儲、銷售、監管等流通環節打通,透過三七生產流轉資料分散式記賬、供應鏈智慧合約、行業共識機制和多中心化節點設定等技術手段,為優質文山三七保真、保質、保品。

其透露,文山三七透過區塊鏈技術賦能,銷售額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以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