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鵬談泡沫、迷因幣及投資:想捐90%+財富 只持BTC、BNB

買賣虛擬貨幣

趙長鵬談泡沫、迷因幣及投資:想捐90%+財富 只持BTC、BNB

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創辦人兼執行長趙長鵬(CZ)17日接受《美聯社》專訪,暢談了他對加密貨幣市場、迷因幣、泡沫是否存在、個人投資等議題的觀點。

談迷因幣

今年以來,迷因幣熱潮興起,狗狗幣(Doge)、柴犬幣(SHIB)等動物幣的暴漲成為市場熱議話題。提及對迷因幣的看法,趙長鵬坦言,他並不瞭解狗狗幣,不過認為這種現象顯示了去中心化的力量。

趙長鵬表示:我的想法可能重要,也可能不重要。如果社群中有足夠多的人,因為可愛、喜歡迷因而重視狗狗幣,那麼它就有價值。狗狗幣已經存在了這麼多年,它的幣價上上下下,但它是持續存在的。現在又出現了柴犬幣,這也是一種迷因幣,如今已有更多的迷因幣出現,但是你猜怎麼著?要想讓某種幣有價值,你只需要有另外一個人想要購買它。

趙長鵬進一步表示:作為中立市場,某個幣要具有流動性,需要有大量的人想要買進或賣出它,一旦具有流動性,這種事物就有了價值,所以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作為一個平臺,幣安希望為世界上所有相對有價值的加密貨幣提供市場。

談泡沫是否存在

針對記者提問,當人們買幣只是因為下一個人會買,難道不是泡沫的跡象嗎?趙長鵬的迴應是:在某種程度上,是的,但這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

趙長鵬解釋道:泡沫沒有明確的定義,如果資產價格下跌超過80%就是泡沫嗎?比特幣的跌幅曾大於80%,但後來又回升了,亞馬遜股價也崩跌過(2000年初到2001年9月,亞馬遜股價跌幅超過90%),它是否經歷過泡沫呢?根據大多數門外漢的定義,這可能是泡沫,但對於貝佐斯來說,他可能不會同意。

因此,趙長鵬認為,重點是出現高度波動,但只要人們明白他們所持有的是什麼、具有什麼風險,那就沒問題。

至於為什麼加密貨幣價格如此不穩定、上下波動如此之快?趙長鵬則迴應,加密貨幣具有高度波動性,是因為其市場相對較小,比傳統資產小得多,資產的市場價值越大,波動性越小,這只是數學問題。

談波動性是否成為接受加密貨幣最大障礙

針對波動性是否是阻礙人們接受加密貨幣的最大障礙,趙長鵬則給出否定的答案,指如今在加密貨幣領域中,許多活躍交易者是為了投資獲利、投機交易,而這些人實際上更喜歡波動性。

趙長鵬認為,實際上,阻礙加密貨幣發展的最大因素是易用性,人們現在很難以安全的方式儲存加密貨幣,中心化交易所提供瞭解決方案,負責保管人們的加密貨幣,但如何安全地儲存人們的加密貨幣,仍是個基本的限制因素,目前還沒有足夠安全、易於使用的工具,但他認為,隨著行業發展,情況會變得更好。

談個人投資

提及個人投資,趙長鵬透露,其實他並不怎麼投資,可能是其他大多數人可以學習的壞榜樣之一,他在2014年買了一些比特幣(BTC),隨著時間推移,他花了一點,但大部分都沒有賣,而他持有的另一項資產、也就是他淨資產的大部分,就是幣安幣(BNB)。

趙長鵬表示,無論是加密貨幣、還是非加密貨幣,他個人不持有任何其他專案的股權,而他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不想有任何潛在的利益衝突,因此我非常,非常不多樣化,我實際上並不推薦專案給大多數人。

趙長鵬還透露,他打算把幾乎全部身家捐出來:就個人而言,我在財務上是自由的。我不需要很多錢,我可以用這種方式維持我的生活方式。我確實打算捐出我的大部分財富,就像洛克菲勒和許多富有的企業家或創辦人所做的那樣,我確實打算捐出我財富的90%、95%或99%。

談人們對加密貨幣觀點兩極化

目前,人們對加密貨幣觀點兩極化,許多要麼是狂熱信徒、要麼認為加密貨幣毫無價值。不過趙長鵬指出,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加密貨幣領域,中間立場已開始出現。

以運動員為例,趙長鵬表示:我與許多正在研究NFT的運動員交談過,他們現在意識到了加密貨幣的價值,他們可能不是死忠的加密貨幣粉絲,但是他們也不再對加密貨幣持超級懷疑態度。

趙長鵬進一步表示:即使是央行行長,當我一年前與他們交談時,他們也非常懷疑;但現在,當我和他們交談時,他們會說我們需要這個來促進我們的經濟成長,但是他們仍然對加密貨幣的某些方面有所顧慮。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