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字貨幣的崛起:DC/EP正在領跑全球

買賣虛擬貨幣

2020年8月24日,國際清算銀行(以下簡稱BIS)發表題為《央行數字貨幣崛起:驅動因素、方法和技術》的工作報告。報告認為,央行數字貨幣(以下簡稱CBDC)將極大改變人類未來的支付以及生活方式。在全球諸多經濟體中,中國人民銀行的數字貨幣DC/EP走在全球最前列。同時,報告呼籲全球各國央行互相借鑑經驗,以進一步提高國內及跨境支付的效率以及增強支付領域金融體系的穩定性。

報告旨在回答關於央行數字貨幣的三個關鍵問題:發行CBDC的經濟和制度驅動因素是什麼?所尋求的技術解決方案是什麼?各國央行是如何處理這些問題的?

零售型CBDC在創新能力高的地區發展更快

報告顯示,截至2020 年 7 月中旬,全球至少有 36 家中央銀行釋出了零售型或批發型的CBDC工作。包括厄瓜多,烏克蘭和烏拉圭在內的至少3個國家完成了零售型CBDC試點,6個CBDC零售試點正在進行中,包括巴哈馬、柬埔寨、中國、東加勒比貨幣聯盟、韓國和瑞典。

另外,有18箇中央銀行發表了關於零售型CBDC的研究,另有13家銀行宣佈正在進行批發型CBDC的研發工作。

圖:CBDC專案狀態

來源:BIS工作報告

報告認為,發行CBDC的經濟和制度動因會因國家和地區差異而異。根據BIS支付和市場基礎設施委員會2019年末對中央銀行的調查顯示,在發達經濟體中,中央銀行正在研究CBDC以促進安全性和穩健性,或國內支付效率。對金融穩定的擔憂也可能是研發工作的一個重要推動力。特別是在新興市場經濟體,金融包容性是一個重要的動機。

除此之外,新冠肺炎疫情也會加速一些國家和地區的CBDC程序。

BIS還透過開發CBDC專案指數(CBDCPI)和對正在研究和試點CBDC國家的共同因素進行實證調查,發現:更高的移動手機使用率(衡量一個經濟體整體數字化的指標)和更高的創新能力與一個國家目前正在研究或開發CBDC的可能性呈正相關。由此,報告稱,CBDC發展與更高的移動和網際網路使用率、更高的創新能力以及更高的政府效率密切相關。

其次,當討論可能影響CBDC需求的因素時,報告認為,CBDC專案在人均GDP、金融發展水平較高的地方發展更快。零售型CBDC則在創新能力高、非正規經濟規模較大的地區發展更快。因此,零售CBDC更有可能出現在非正規經濟規模較大的地區,而批發CBDC在金融發展程度較高的經濟體中發展更快。

沒有央行願意冒險使用無許可DLT技術

報告根據CBDC在法定債權結構和中央銀行儲存的記錄上的不同設計,將當前的CBDC解決方案分成四種不同的CBDC體系架構,分別是:直接CBDC、混合CBDC、中間CBDC和間接(或合成)CBDC。

在BIS調查樣本所覆蓋的不同國家CBDC專案中,架構、基礎設施、准入和跨境(零售或批發)互連的方法多種多樣。其中在架構方面,有4家央行正在考慮直接模式,這種模式通常是為了增強金融普惠,有7家央行正在考慮混合或中間選項,還有更多的央行尚未指定架構。

然而這項研究報告表明,沒有任何一家央行央行考慮使用間接/合成架構。

報告稱,“對於架構,人們可能會認為,在欠發達或金融普惠較低的經濟體中,直接或混合以及中介型架構選擇的可能性更大。事實上,我們發現的情況正好相反:可能是由於北歐國家、加拿大和中國的影響,我們發現收入較高的地區更有可能選擇直接、混合或中介架構,這些地區擁有更多的賬戶准入和更高的政府效率。”

在基礎技術選擇上,央行可以選擇基於傳統的集中式資料庫,也可以基於DLT技術(分散式賬本技術)。一些中央銀行就曾明確指出,與使用集中發行系統相比,DLT技術沒有任何基本優勢。

即便是目前選擇試驗DLT技術的央行,也都採用了許可型DLT,由運營商決定誰可以接入網路。沒有一家央行願意冒險使用無許可的DLT技術。

DC/EP是當前全球最先進的CBDC專案

面對各國央行差異化的解決方案,報告描述了三個目前較為先進的例項,分別是中國人民銀行的DC/EP專案、瑞典央行的e-克朗以及加拿大央行的CBDC應急計劃,分別位於亞洲、歐洲和北美。

其中,DC/EP試點的架構是“混合CBDC”模式:它的特點是CBDC是對中國人民銀行享有直接債權,但准入和實時支付服務是由中介機構(稱為“授權運營商”)運營的;中央銀行定期接收和儲存零售持有量和交易的副本。技術上,DC/EP採用了傳統集中資料庫和DLT技術的混合架構,以適用中國大型零售交易的高併發要求。

瑞典央行的電子克朗專案是世界上最早的CBDC專案之一。由於近年來瑞典現金使用量一直在下降,瑞典央行早已就向公眾提供中央銀行支付工具的問題進行社會討論。

隨著時間的推移,電子克朗專案取得了較大進展,並在2020年2月與埃森哲公司開展相關試點專案。目前瑞典正在進行電子克朗專案的概念驗證,它的架構也是混合型CBDC。瑞典央行的研究人員指出,正在進行的試點是一個“在任何給定時刻流通的所有電子克朗的分散資料庫,瑞典銀行在完成之前對所有交易進行核實。”並指出,這種設計將要求瑞典央行“在一個或幾個中介倒閉時提供應急解決方案,以防止出現大量終端使用者無法支付電子克朗的情況”。

加拿大的CBDC場景特別考慮了減少或完全取消使用實物現金的情況,以及私人加密貨幣或穩定貨幣作為支付手段取得重大進展的情況。如果要開發CBDC,則總體目標是將其作為加拿大中央銀行的數字負債,設計成一個具有良好彈性和可訪問性的數字附加功能。

報告還指出,在目前所有的CBDC專案中,中國人民銀行DC/EP專案處於最先進的發展階段。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和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引入CBDC可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除了為線上交易提供方便外,CBDC還將為目前移動支付雙頭壟斷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帶來更多的多樣性,這兩家公司總共控制著中國移動支付市場94%的份額。如果決定超越目前的試點階段,DC/EP將成為M0的補充,M0包括紙幣和硬幣,以及央行存託賬戶,但它並不打算完全取代實物現金。

在國際互聯方面,DC/EP會連線現有的零售及批發系統,包括即時支付結算系統。DC/EP的主要目標是國內零售使用。儘管如此,如果能夠與外國政府達成一致,非居民(例如遊客和商務旅行者)可以使用入門級錢包的外國手機號碼使用DC/EP。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