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比特幣礦業的領先地位將受到挑戰

中國在比特幣挖礦行業有很多優勢,不過這種優勢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因為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進入這個領域。新冠大流行擾亂了該行業在中國的供應鏈。根據最近的一份報告,與去年相比,中國的算力正在減少,但在世界其他地區卻在增長。

說到比特幣挖礦,就不得不說到中國。中國已經成為比特幣挖礦生態系統中的巨頭,擁有主要的礦場和礦池,快速、廉價的勞動力,並控制了世界上大部分的算力。那麼,我們是否應該去那裡建立礦場?這種做法是否利大於弊?中國是否真的對比特幣生態系統構成威脅?讓我們來看看中國挖礦的現狀。

迴歸基本面

在比特幣誕生之初,你可以簡單地利用你的膝上型電腦挖礦,或者在家裡安排幾個礦工來執行雜湊演算法。但隨著越來越多的礦工開始活動,比特幣挖礦難度上升,需要更高的算力和電力來解算方程並獲得回報。

只有有限數量的比特幣可以被挖出來—共計2100萬個代幣,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挖礦的難度會越來越大。礦工會不斷需要更好更快的硬體,而這也意味著更大的電力消耗。如今,挖礦業務正在轉移到大型資料中心,成千上萬的礦工在那裡日夜執行。

為什麼要提到這些呢?因為在大規模挖礦時,如果以創造利潤為目標,那麼電力成本、勞動力成本、獲取新硬體的速度和可持續性就會發揮作用,而中國在這些方面幾乎都有優勢。

在中國挖礦的現狀

2019年底,中國提供了全球近三分之二的雜湊算力。據報道,儘管加密貨幣的使用和交易所在中國被禁止,比特幣挖礦也一度面臨著被關閉的危險,但政府還是做出了改變,越來越多地接受區塊鏈技術在其主要行業中的使用—並允許比特幣挖礦的發展。

中國的比特幣挖礦是一個不斷髮展的行業,因為中國是全球貿易的中心之一,所以勞動力成本很便宜,週轉時間非常快,交貨時間和生產成本也低很多。由於用於挖掘比特幣的大部分硬體都是在中國製造的,因此礦機可以非常快速地升級。如果你想以較低的開銷和費用快速建立一個資料中心,就在中國進行。

礦工也可以用水電的形式獲得低廉的電力成本。因為比特幣挖礦在給礦機供電和給礦機冷卻的風扇供電之間需要大量的電力,所以資料中心需要以儘可能低的價格獲得電力。據報道,四川省的水電在雨季時每千瓦時低至0.02美元。中國政府現在鼓勵在該省挖礦,以便業務可以利用那裡的水電站。

但是,只有部分定位中國的挖礦業務使用了更清潔、更便宜的水電。大多數礦場使用的是汙染更嚴重、更貴的火力發電。在目前的主要能源中,水電是最便宜的,每千瓦時約為0.01至0.02美元,風能是另一個便宜的選擇,每千瓦時0.025美元。天然氣和煤炭是較貴的選擇,為0.03至0.035美分(加上傳輸成本和稅收)。因此,雖然勞動力和材料可能很便宜,但從成本和環境的角度來看,煤炭的使用使得挖礦作業不可持續。再考慮到在中國建立採礦業務的政治不穩定因素,你可能會想去其他地方看看。

中國可以保持領先優勢嗎?

想要建立規模化挖礦業務的人正在在越來越多地尋找北歐國家、加拿大和美國的地點。雖然這些地方可能需要較高的啟動費用和維護成本,但可持續的、具有成本效益的電力供應是一大優勢。此外,這些地區的政治比較穩定,政府在某一天決定關閉所有挖礦業務的威脅較小。事實上,加拿大在其新冠大流行導致的封鎖期間將挖礦業務視為“基本服務”。

這可能是全球算力發生遷移的原因。根據最近的一份報告,與去年相比,中國的算力正在減少,但在世界其他地區卻在增長。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中國的挖礦業在2020年受到了重創。新冠大流行擾亂了供應鏈,導致新硬體進入資料中心的時間大大推遲。在一個分秒必爭的行業,使用速度較慢的老舊礦機哪怕多用一天,都意味著失去金錢和優勢。此外,中國的檢疫規則使工人無法照料他們的礦機,進一步干擾了運營。

此外,今年5月發生了第三次比特幣減半,將挖礦獎勵減半,這使得礦工不得不對硬體進行重大升級,以保持競爭力。因為現在開採同樣數量的比特幣所需的算力是一年前的兩倍,所以挖礦業務不僅需要升級,還需要確保其能源成本保持高效。在減半之後,世界各地的許多礦工都選擇關機,因為這項工作不再有利可圖。

最重要的是,今年夏天的季風季節造成四川省洪水過多,導致電力短缺,使該地區的算力削減了20%。

儘管有這些重大挫折,但中國的挖礦業肯定會反彈。但隨著世界其他地區接受和鼓勵比特幣挖礦,以及其他地方提供的更大的可持續性,我們可能很快就會看到中國作為該行業巨頭的地位受到挑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